广州伟才科教技术开发有限公司与珠海市香洲区东方幼儿园侵害商标权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真实案例531字数 9884阅读模式

-12-

广东省广州市南沙区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5)穗南法知民初字第122号

原告:广州伟才科教技术开发有限公司,住所地广州市番禺区东环街迎宾路**番禺节能科技园天安科技产业大厦**。

法定代表人:罗骇浪,该公司董事长。

委托代理人:贾远鸿,广东经纶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珠海市香洲区东方幼儿园,住所地珠海,住所地珠海市九洲大道中****>

举办者:黄鹂。

委托代理人:易煜灯,广东大同(珠海)律师事务所律师。

原告广州伟才科教技术开发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伟才公司)诉被告珠海市香洲区东方幼儿园(以下简称东方幼儿园)侵害商标权、不正当竞争纠纷一案,本院受理后,依法由代理审判员梁颖适用简易程序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伟才公司的委托代理人贾远鸿,被告东方幼儿园的委托代理人易煜灯到庭参加了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伟才公司诉称:2011年7月26日,原告伟才公司与被告东方幼儿园签订《合作办园合同》(以下简称合同),合同约定原、被告东方幼儿园双方合作在珠海市香洲区莲花山路合作创办幼儿园,幼儿园建筑面积约3769平方米,幼儿园投资人及法定代表人为被告东方幼儿园的举办者黄鹂。合同有效期为自合同签订之日起至幼儿园开园满8个学年(16个学期)止。后因被告东方幼儿园违约,原告伟才公司于2012年9月5日向广州市南沙区人民法院提起诉讼。后在南沙法院的主持下,原告伟才公司与被告东方幼儿园达成调解,南沙法院于2013年8月23日作出(2013)穗南法知民初字第307号《民事调解书》。该调解书第一项约定“自本调解书生效之日起,原、被告东方幼儿园双方于2011年7月26日签订的《合作办园合同》予以解除”、第二项约定“被告东方幼儿园同意自《合作办园合同》解除之日起立即停止使用原告伟才公司的“香港伟才国际教育集团”品牌及“伟才”商标名称、形象标识。”。被告东方幼儿园签收前述调解书后,不仅并未按调解书约定停止使用原告伟才公司的“香港伟才国际教育集团”品牌及“伟才”商标名称、形象标识,而且原告伟才公司发现被告东方幼儿园擅自在其官方网站(网址:www.dfyey.net)使用原告伟才公司所有的第6206808号注册商标以及“香港伟才国际教育集团”、“广州伟才科教技术开发有限公司”和“伟才”品牌进行经营、宣传活动。原告伟才公司虽要求被告东方幼儿园停止使用,但被告东方幼儿园一直不予理会。依据以上事实和相关法律规定,可以清楚地看到,被告东方幼儿园在与原告伟才公司解除双方签订的《合作办园合同》并承诺停止使用原告伟才公司“香港伟才国际教育集团”及“伟才”商标名称、形象标识的情况下,严重违背诚信原则,擅自使用原告伟才公司第6206808号注册商标、“香港伟才国际教育集团”、“广州伟才科教技术开发有限公司”和“伟才”品牌进行经营、宣传活动,严重侵害了原告伟才公司的合法权益;同时,被告东方幼儿园的该行为也给不明真相的幼儿家长造成混淆和误解,误以为被告东方幼儿园系原告伟才公司加盟园所,从而把小朋友送到被告东方幼儿园处就读。被告东方幼儿园前述侵权行为主观恶意相当明显,应依法追究其法律责任,故请求判令被告东方幼儿园:1.停止使用原告伟才公司第6206808号注册商标;2.停止使用原告伟才公司的“香港伟才国际教育集团”、“广州伟才科教科技开发有限公司”名称;3.停止使用“伟才”品牌;4.在珠海市范围内登报道歉并承担相关费用;5.向原告伟才公司支付公证费用550元;6.支付律师费用10000元;7.向原告伟才公司支付赔偿金人民币98600元;8.承担本案的诉讼费用。

被告东方幼儿园辩称:一、关于事实方面。原、被告的合作是在2013年8月23日终止。在此日期后,被告东方幼儿园已经撤换了所有伟才的标识。关于网站的问题,由于设立该网站员工离职,导致网站被疏忽和遗忘,除网站外,被告东方幼儿园没有其他侵犯伟才品牌的行为。被告东方幼儿园从未收到原告伟才公司的任何提示需要删除网站的内容。之前基于纠纷和解后,被告东方幼儿园没有主观故意使用原告伟才公司的商标和名义进行牟利。相关网站上的信息,属于被告东方幼儿园疏忽,相应的被告东方幼儿园网络人员已纠正,于2014年年初已经停止使用。二、关于赔偿的问题。被告东方幼儿园承认在该网站上出现了有关伟才的内容没有及时删除,违反了法律规定,但是相关的赔偿恳请法院考虑以下因素:1.主观恶意。被告东方幼儿园没有主观侵犯原告伟才公司权利,也没有因侵犯原告伟才公司而获得的利益。2.被告东方幼儿园的行为方式。被告东方幼儿园在2013年8月23日之后,拆除了有关伟才的固定标识,更换了幼儿园的宣传简介,重新制作了招生简章,并在相关的各类亲子活动中没有使用任何有关伟才的信息,只是由于工作的疏忽将网络遗忘了,需要特别指出的是原告伟才公司指出的侵权网站在2014年年初就已经停止使用了。3.是否造成原告伟才公司的损害。被告东方幼儿园是珠海一家优质的幼儿园,从被告东方幼儿园提供的照片看,悬挂在们口的荣誉众多,口碑好,没有实际损害到原告伟才公司的商誉、形象。原告伟才公司在珠海地区也没有其他以伟才形式加盟的幼儿园,不存在竞争。4.被告东方幼儿园的获利。被告东方幼儿园已经主动撤除了除网络的信息,没有借用伟才的品牌而获利。5.原告伟才公司在本案中没有对被告东方幼儿园进行友善的提示,导致案件损害的发生扩大应当承担相应的责任。6.原告伟才公司的赔偿计算方式是按照假定实际使用而可能发生的服务费计算,而服务费依据原、被告东方幼儿园双方之前的合同,不仅包括了对于伟才相关信息的使用,也包括了原告伟才公司应当提供相应的服务支持和其他内容。综上所述,被告东方幼儿园不否认存在过失,也愿意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但是恳请法院考虑以上六点以及实际情况公正裁判。对于被告东方幼儿园在网络上原有的伟才商标以及对伟才的相关介绍没有更换是有过失的,被告东方幼儿园对商标侵权认可,但对于不正当竞争不予认可,理由是原、被告不存在同一地区,且珠海内没有伟才幼儿园,不存在竞争关系。

经审理查明:伟才公司(甲方)与东方幼儿园(乙方)于2011年7月26日订立合作办园合同,约定伟才公司将其经“香港伟才国际教育集团”授权的第6206809号注册商标,以及技术资源与东方幼儿园合作开办幼儿园。合同第六条第一点品牌及技术输出费约定:签约时乙方向甲方一次性支付品牌及技术输出费88000元。第二点品牌使用费约定:1.乙方从合作幼儿园的实际收费额中提出一定比例,作为甲方的品牌使用费。每学期结算一次,乙方分别于每年的七月底前及十二月底前分两次支付甲方。(3)月实际收费额:800以上-900元/生,按5%-4.5%提取。第九条第二点约定:本合同正常履行到期后双方协商续约,在双方未能达成续约的情况下,乙方须立即停止一切使用有关“香港伟才国际教育集团”品牌及“伟才注册商标”的行为活动,否则乙方将构成侵权,须支付甲方罚金人民币陆拾万元。嗣后双方就该合作办园合同产生纠纷,伟才公司为此对东方幼儿园提起诉讼,案号为(2013)穗南法知民初字第307号。该案件在审理过程中,经本院主持调解,双方当事人自愿于2013年8月23日达成调解协议,该协议约定:一、自本调解书生效之日起,原、被告双方于2011年7月26日签订的《合作办园合同》予以解除。二、被告同意自《合作办园合同》解除之日起立即停止使用原告的“香港伟才国际教育集团”品牌及“伟才”商标名称、形象标识。根据2012年5月8日至5月11日的广州伟才巡园(督导)服务反馈表显示,东方幼儿园在册幼儿人数为116人,保教费为850元/月。

经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工商行政管理局商标局(以下简称:国家商标局)核准,香港伟才国际教育(集团)有限公司在第41类“学校(教育);培训;幼儿园”等服务项目上注册了第6206808号“徫才GREATMAN”商标,注册有效期自2010年6月14日至2020年6月13日止,该商标于2014年9月13日核准转让予伟才公司。

伟才公司对其“伟才”品牌在国家商务部进行了备案,根据网站的备案信息显示,备案公告时间为2014年1月26日,该“伟才”品牌涵盖了“6206808、6806809”两个注册商标,权利性质为“仅有使用权”,权利有效期至2020年6月13日。

香港伟才国际教育(集团)有限公司于2010年6月29日向伟才公司出具授权委托书,授权该公司为“香港伟才国际教育集团有限公司”驻中国大陆常设机构,拥有香港伟才国际教育集团有限公司在中国大陆地区的品牌、商标使用与授权权,全权代表香港伟才集团在中国大陆地区开拓教育市场、推广教研成果、处理相关法律事务。

为证明其企业、商标的知名度,伟才公司提供了以下证据证实:1.广东省企业联合会、广东省企业家协会于2011年5月20日作出的“广州伟才科教技术开发有限公司诚信公约会员单位”牌匾。2.中国国情调查委员会、中国保护消费者基金会于2012年4月作出的“最具市场影响力诚信品牌”牌匾。3.广东省企业联合会、广东省企业家协会于2013年4月23日作出的“广州伟才科教技术开发有限公司荣获广东省诚信示范企业(2010-2012连续三年)”牌匾。4.中国企业诚信与竞争力论坛活动组委会于2013年五月作出的“中国儿童教育最具竞争力领军品牌”牌匾。5.广东省连锁经营协会于2013年11月作出的“广东省十大特许经营品牌广州伟才科教技术开发有限公司(品牌名称:伟才教育)”牌匾。6.广州市工商行政管理局作出的“广州市著名商标证书(商标注册证号:6206809)”,有效期为2013.12-2016.12。7.广东省连锁经营协会于2014年1月26日作出的“商业特许经营备案企业”牌匾。8.广东省连锁经营协会于2014年6月作出的“2013年度广东连锁50强”牌匾。9.广东省著名商标评审委员会于2015年1月作出的“广东省著名商标证书(商标注册证号:6206809)”,有效期自2015年1月29日至2018年1月28日止。东方幼儿园对上述证据不予确认,认为绝大多数属于自治性商业性组织的评选,不具有合法性。

2015年4月10日上午,根据伟才公司证据保全的申请,广东省珠海市珠海公证处公证人员与伟才公司的委托代理人贾远鸿来到珠海市九洲大道中1025号23栋,由伟才公司的委托代理人贾远鸿指认了珠海市香洲区东方幼儿园,并对该幼儿园外观的相关情况进行了拍照。整个过程由公证人员进行现场监督。由公证人员制作了《现场记录》一份共一页。广东省珠海市珠海公证处对此作出了(2015)粤珠珠海第10315号公证书,并证实与该公证书相粘连的《现场记录》的复印件与原件相符;公证书所附照片共六张均为贾远鸿现场拍摄,与实际情况相符。现场拍摄使用的存储卡由该公证处封签后留该处存档。公证书所附照片显示建筑物最上方安设有“东方幼儿园”字样招牌;正门口悬挂多块牌匾,其中一块显示有“香港伟才国际教育集团”、“珠海伟才东方(国际)幼儿园”;此外公告栏显示有“香港伟才国际教育集团”、“珠海伟才东方(国际)幼儿园”,以及“伟才国际教育集团简介”、“幼儿园简介”等内容。

2015年5月5日,公证人员根据伟才公司办理网页证据保全的申请,在广东省广州南方公证处,在公证人员的现场监督下,由伟才公司的委托代理人陈某使用该处保全证据专用电脑,进行了相关操作。广东省广州南方公证处对此作出了(2015)粤广南方第32378号公证书,并证实与该公证书相粘连的附件共21页为伟才公司委托代理人陈某在公证人员的监督下通过现场上述操作实时打印取得,网页文件内容与当时网页的实际状况相符。网页文件一份及对上述操作拍摄所得的视频经刻录成光盘一份留存于该公证处。根据上述网页文件内容的打印件显示,在百度搜索栏中输入“伟才东方幼儿园”,显示有搜索结果,点击打开“伟才东方幼儿园”的链接www.dfey.net,显示有相关网页内容。网页内容显示:网页最上方固定显示有“徫才GREATMAN珠海市伟才东方(国际)幼儿园”;首页“新闻动态”栏目显示有“新闻快报”最后的更新时间为2014年3月2日;页面底部显示有“伟才东方(国际)幼儿园”、访问人数为5167人;点击页面上访横向排列的栏目条“园所简介”,显示有“珠海伟才东方(国际)幼儿园简介”;点击页面左侧纵向排列的栏目条“教育集团简介”,显示有“香港伟才国际教育集团简介”,该简介内容亦带有对伟才公司的介绍。东方幼儿园对该公证书予以确认,并确认在网站上使用“伟才”品牌,但认为网站内容于2014年3月2日以后就没有更新过,其没有主观侵权故意,仅为疏忽过错。经比对东方幼儿园网站上显示的“徫才GREATMAN”与伟才公司的第6206808号“徫才GREATMAN”商标,二者在视觉上基本无差别。伟才公司为该公证支付公证费550元。

对于其主观上没有侵犯伟才公司知识产权的故意,事实上也没有在经营过程中使用“伟才”标识和名称牟利,东方幼儿园提供了以下证据证实:1.莲花山小区物业管理处负责人出具的《情况说明》;2.网站截图;3.被告现状照片;4.东方幼儿园2013年、2014年亲子活动邀请函及照片。伟才公司对于证据1、3、4三性不予认可,对于证据2真实性予以认可,关联性不予认可,认为不能证明东方幼儿园从2014年3月2日起在网站上就不使用“伟才”标识,该网站上的“珠海东方国际幼儿园招生简章”落款同样使用了“伟才东方(国际)幼儿园”字样。

庭审中,伟才公司明确在本案中指控的是东方幼儿园侵害其第6206808号注册商标专用权以及不正当竞争的行为。其中诉讼请求第1项侵害注册商标专用权的行为具体体现在东方幼儿园在其网站上使用了该商标进行宣传。诉讼请求第2项不正当竞争的行为具体体现在东方幼儿园在其网站上擅自使用他人企业名称“香港伟才国际教育集团”、“广州伟才科教科技开发有限公司”,以及“伟才”品牌进行宣传,使不明真相的幼儿家长误以为东方幼儿园为伟才公司的被特许经营者;明确其“伟才”品牌包括:伟才公司第6200808号、6200809号注册商标,以及“香港伟才国际教育集团”、“广州伟才科教科技开发有限公司”的商号与商誉。诉讼请求第7项的赔偿依据为:根据2012年春学学期东方幼儿园在园幼儿数116人,其教保费为850元每人每月,参照合同第6条第2款第1项第3点的规定,按照5%提取品牌使用费,2012年春学学期的品牌使用费为24650元一学期(计算公式:116人*850人/月*5%);从2013年秋学期至今,按照这个标准计算到2015年6月,计算4个学期品牌使用费为98600元。商标许可费没有在特许经营合同中单列,是统一收取的费用。伟才公司还主张律师费1万元,并对此提供了代理合同及发票证实。

以上事实,有商标注册证、公证书、合同、民事调解书、企业注册基本资料等证据及庭审笔录在案佐证,应予认定。

本院认为:一、东方幼儿园是否构成对伟才公司第6206808号商标的商标侵权行为

伟才公司为第6206808号“徫才GREATMAN”商标的权利人,该商标核准在第41类“学校(教育);培训;幼儿园”等服务项目上使用,且处于有效保护期内,故伟才公司在核定使用范围内依法对该商标享有注册商标专用权,应受法律保护。东方幼儿园作为幼儿园服务的提供者,与第6206808号商标核定使用服务项目相同。根据伟才公司提供的(2015)粤广南方第32378号公证书显示,东方幼儿园在其经营管理的网站www.dfey.net中,在每一页面顶部均使用了“徫才GREATMAN”的标识,该标识与第6206808号“徫才GREATMAN”商标比对,二者在视觉上基本无差别,构成商标相同。东方幼儿园在网站中使用上述标识,除了标示其所提供服务的来源,亦具有提高其网店公众认知程度及品牌推广的广告宣传作用,故其上述使用“徫才GREATMAN”标识的行为,可认定为广告宣传行为。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第四十八条规定:本法所称商标的使用,是指将商标用于商品、商品包装或者容器以及商品交易文书上,或者将商标用于广告宣传、展览以及其他商业活动中,用于识别商品来源的行为。第五十七条第(一)项规定:有下列行为之一的,均属侵犯注册商标专用权:(一)未经商标注册人的许可,在同一种商品上使用与其注册商标相同的商标的。据此,东方幼儿园未经商标权利人的许可,擅自在其管理的网站中使用“徫才GREATMAN”标识的行为,已构成对伟才公司第6206808号“徫才GREATMAN”商标之侵犯,应承担停止侵权、赔偿损失的法律责任,停止侵权的具体表现形式应为东方幼儿园对在其网站上显示有“徫才GREATMAN”标识的相关网页予以删除。

二、东方幼儿园是否构成擅自使用伟才公司的“香港伟才国际教育集团”、“广州伟才科教科技开发有限公司”企业名称、“伟才”字号的不正当竞争行为

根据伟才公司提供的(2015)粤广南方第32378号公证书显示,东方幼儿园在其管理的网站www.dfey.net中,在“教育集团简介”栏目中显示有“香港伟才国际教育集团简介”,且该简介内容亦带有对伟才公司的企业名称以及介绍。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反不正当竞争法》第二条规定:经营者在市场交易中,应当遵循自愿、平等、公平、诚实信用的原则,遵守公认的商业道德。本法所称的不正当竞争,是指经营者违反本法规定,损害其他经营者的合法权益,扰乱社会经济秩序的行为。第五条第(三)项规定:经营者不得采用下列不正当手段从事市场交易,损害竞争对手:(三)擅自使用他人的企业名称或者姓名,引人误认为是他人的商品。第九条第一款规定:经营者不得利用广告或者其他方法,对商品的质量、制作成分、性能、用途、生产者、有效期限、产地等作引人误解的虚假宣传。根据双方于2013年8月23日达成的调解协议并经本院(2013)穗南法知民初字第307号调解书确认:自2013年8月23日当日起,双方于2011年7月26日签订的《合作办园合同》予以解除,东方幼儿园立即停止使用伟才公司的“香港伟才国际教育集团”品牌及“伟才”商标名称、形象标识。双方合同的第九条第二点亦约定了东方幼儿园停止使用“香港伟才国际教育集团”品牌及“伟才注册商标”的情形以及相应罚金。东方幼儿园虽曾经权利人伟才公司的许可合法使用其经营资源“香港伟才国际教育集团”、“广州伟才科教科技开发有限公司”企业名称、“伟才”字号等进行宣传、经营所用,但在双方合作办园合同于2013年8月23日解除后,东方幼儿园应按照双方达成的协议停止并无权继续使用伟才公司的上述经营资源。现东方幼儿园在合同解除后至今仍在网站上使用上述经营资源进行宣传,导致相关公众容易混淆伟才公司与东方幼儿园之间的服务来源,或认为二者之间具有某种特殊联系。因此,东方幼儿园擅自使用伟才公司的企业名称属于《中华人民共和国反不正当竞争法》第五条第(三)项规定的擅自使用他人企业名称行为,而使用伟才公司享有的“香港伟才国际教育集团”、“伟才”字号等经营资源等进行宣传则构成《中华人民共和国反不正当竞争法》第九条第一款规定的虚假宣传行为,应当承担相应的民事责任。至于东方幼儿园抗辩称其与伟才公司并非处于同一地区故不存在竞争关系没有依据,本院不予采纳。

三、东方幼儿园是否构成对伟才公司“伟才”品牌的侵权行为

当事人对其提出的诉讼请求必须具体、明确。伟才公司在本案中主张东方幼儿园构成侵害其商标权与不正当竞争行为,对于该“伟才”品牌,伟才公司明确其包括了第6200808号、第6200809号注册商标权、“香港伟才国际教育集团”、“广州伟才科教科技开发有限公司”的商号与商誉权合共四项综合权利,同时又认为东方幼儿园侵害其企业名称中的“伟才”字号。由于不同的知识产权各有其边界,而不同的具体权利、法律关系应归类于与其相应的法律法规予以保护、调整,归纳伟才公司的诉请,其主张的第6200808号、第6200809号注册商标权应由《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及相关法规予以调整,而“香港伟才国际教育集团”、“广州伟才科教科技开发有限公司”、“伟才”字号的相关知识产权权利则应由《中华人民共和国反不正当竞争法》及相关法规予以调整。对于第6200808号注册商标专用权、“香港伟才国际教育集团”、“广州伟才科教科技开发有限公司”企业名称权、“伟才”字号的侵权问题,本院已经分别作出认定。至于第6200809号注册商标,由于伟才公司没有提交相应的注册商标证书予以证实,故本院对此不予支持。

四、东方幼儿园应承担的赔偿责任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第六十三条第一款、第三款的规定:侵犯商标专用权的赔偿数额,按照权利人因被侵权所受到的实际损失确定;实际损失难以确定的,可以按照侵权人因侵权所获得的利益确定;权利人的损失或者侵权人获得的利益难以确定的,参照该商标许可使用费的倍数合理确定。对恶意侵犯商标专用权,情节严重的,可以在按照上述方法确定数额的一倍以上三倍以下确定赔偿数额。赔偿数额应当包括权利人为制止侵权行为所支付的合理开支。权利人因被侵权所受到的实际损失、侵权人因侵权所获得的利益、注册商标许可使用费难以确定的,由人民法院根据侵权行为的情节判决给予三百万元以下的赔偿。《中华人民共和国反不正当竞争法》第二十条第一款规定:经营者违反本法规定,给被侵害的经营者造成损害的,应当承担损害赔偿责任,被侵害的经营者的损失难以计算的,赔偿额为侵权人在侵权期间因侵权所获得的利润;并应当承担被侵害的经营者因调查该经营者侵害其合法权益的不正当竞争行为所支付的合理费用。鉴于本案无法查清权利人因被侵权所受到的实际损失、侵权人因侵权所获得的利益,以及注册商标许可使用费,且东方幼儿园利润的获得,除了包含涉案注册商标或者企业名称等因素外,还应包括其自身人财物的投入、幼儿园硬件设施、经营管理、服务质量、广告宣传等因素,故本院综合考虑涉案商标及企业名称的知名度、侵权者的主观过错、侵权行为的性质、形式、期间、后果、网站访问人数、网站的性质与作用等,并结合《合作办园合同》中关于第六条第一点品牌使用费、第九条第二点罚则的约定,以及伟才公司为制止侵权行为的合理开支等因素酌定赔偿。综上,本院酌定东方幼儿园应赔偿伟才公司35000元(含合理费用)。

此外,由于伟才公司在本案中主张受到侵害是其财产权而非人身权,且东方幼儿园并没有对伟才公司的涉案商标及经营资源进行歪曲、丑化等行为,故伟才公司主张东方幼儿园进行赔礼道歉的依据不足,本院不予支持。

综上所述,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一百一十八条,第一百三十四条第一款第(一)、(七)项,《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第四十八条、第五十七条第(一)项、第六十三条第一款、第三款,《中华人民共和国反不正当竞争法》第五条第(三)项、第五条第(三)项、第九条第一款、第二十条第一款,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商标民事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九条第一款、第十六条第一款、第二款、第十七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被告珠海市香洲区东方幼儿园于本判决发生法律效力之日起立即停止侵犯原告广州伟才科教技术开发有限公司第6206808号商标注册商标权的行为,具体为停止在网站中使用第6206808号商标进行广告宣传并删除相关网页;

二、被告珠海市香洲区东方幼儿园于本判决发生法律效力之日起立即停止使用他人的企业名称与虚假宣传的不正当竞争行为,具体为停止在网站中使用原告广州伟才科教技术开发有限公司的企业名称并删除网站上虚假宣传内容;

三、被告珠海市香洲区东方幼儿园于本判决发生法律效力之日起十日内赔偿原告广州伟才科教技术开发有限公司35000元(包括经济损失及合理费用);

四、驳回原告广州伟才科教技术开发有限公司的其他诉讼请求。

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被告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案件受理费1242元,由原告广州伟才科教技术开发有限公司负担844元,由被告珠海市香洲区东方幼儿园负担398元。

如不服本判决,原、被告可在本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广州知识产权法院。

代理审判员 梁 颖

二〇一五年八月二十日

书 记 员 周海燕(广州知识产权律师网)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