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自达汽车株式会社、广州市马自达贸易有限公司侵害商标权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

2019年3月19日真实案例428字数 32627阅读模式

中华人民共和国

广州知识产权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7)粤73民终1164号

上诉人(原审原告):马自达汽车株式会社,住所地日本广岛县xxxxxx。

法定代表人:小饲雅道。

委托诉讼代理人:田晓东,北京市安伦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李瑞峰,北京市安伦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原审被告):广州市马自达贸易有限公司,住所地中华人民共和国广东省广州市越秀区xxxx。

法定代表人:王树庆,该公司总经理。

委托诉讼代理人:苏祖耀,广东经纶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冉茜,广东经纶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马自达汽车株式会社(以下简称马自达株式会社)因与上诉人广州市马自达贸易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广州马自达)侵害商标权纠纷一案,不服广东省广州市越秀区人民法院(2015)穗越法知民初字第34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于2017年8月22日立案后,依法组成合议庭进行了审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马自达株式会社上诉请求:1.判令广州马自达在实体店经营中立即停止侵犯马自达株式会社“马自达”注册商标专用权的行为,具体侵权行为是:(1)广州马自达在实体店铺招牌上使用“马自达公司”字样、在名片上使用“马自达纯牌机油总代理”、“马自达纯牌配件广州代理”字样、在右侧雾灯总成、刹车组件、冷气格、气囊上使用“马自达公司”标签以及在机油上标注“马自达公司纯牌机油”字样侵害马自达株式会社第4545260号、第3028061号、第4545271号、第3027862号“马自达”注册商标专用权;(2)广州马自达在机油上标注“马自达公司纯牌机油”字样同时侵害了马自达株式会社第964429号“”、第3499716号“”注册商标专用权。2.判令广州马自达承担本案一审及二审诉讼的全部费用。事实与理由:马自达株式会社在本案主张的是广州马自达构成侵害商标权的行为,不主张广州马自达的行为构成不正当竞争,也不涉及驰名商标认定问题。除了一审判决已认定的侵权以外,广州马自达在实体店经营中,在店铺招牌、名片宣传以及商品上突出使用“马自达”标识,足以使相关公众产生混淆,其行为侵犯了马自达株式会社的涉案注册商标专用权,一审法院对此未予认定构成侵权,存在明显错误。

广州马自达对马自达株式会社的上诉请求辩称:马自达株式会社的上诉请求既无事实依据,也无法律依据。1.广州马自达的公司名称于1994年12月获得广州市工商行政管理局名称核准,系合法取得,马自达株式会社涉案的“马自达”中文商标申请注册时间均在广州马自达公司名称核准时间之后,故广州马自达在实体店经营中使用“马自达”字号是正当行为,没有侵犯马自达株式会社的商标权。2.马自达株式会社在一审中已明确本案主张的是商标权,不涉及不正当竞争,其没有主张禁止广州马自达使用自己的企业名称和字号。3.广州马自达与马自达株式会社于1995年开始合作,马自达株式会社明知广州马自达的企业名称和字号;且广州马自达在实体店中早已开始使用“马自达公司”的名称,至马自达株式会社起诉时已经超过二十年,即使认定构成侵权,也超过了诉讼时效。4.广州马自达仍然有马自达株式会社的合法商品库存,为了在销售中描述和说明客观的情况,也必须使用马自达字样,这是一种善意的使用行为。

广州马自达上诉请求:1.撤销一审判决第一项至第十二项,并改判为驳回马自达株式会社的全部诉讼请求;2.一审和二审的诉讼费用由马自达株式会社承担。事实与理由:1.广州马自达有权在授权书范围内使用马自达株式会社的商标标识,不构成商标侵权;广州市工商行政管理局作出的《行政处罚决定书》(穗工商市分经处字[2007]012号)从形式上不具有合法性,且已被撤销,对广州马自达不具有法律效力,不应作为本案定案证据。2.一审法院未能全面分析双方当事人之间长达十几年的往来文件等相关证据,结合双方当事人十几年来合作的情况交易习惯,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四十九条表见代理的规定,广州马自达有理由相信万事得汽车(南中国)有限公司就是马自达株式会社的代表,2004年之后根据万事得汽车(南中国)有限公司的授权,广州马自达有权在授权书范围内使用马自达株式会社的商标。3.一审法院认定马自达株式会社公证购买的机油格、右侧雾灯、刹车组件、冷气格、气囊、火花塞、发动机润滑油七项商品构成商标侵权的依据不足,上述商品与公证书中发票附单上型号不一致,一审法院对相关事实认定错误,应予纠正。4.广州马自达已经证明了上述涉案七项商品的合法来源,即使侵权也不需要承担赔偿责任。5.一审判令广州马自达承担赔偿金额人民币200万元,并承担马自达株式会社的律师费等费用,无事实依据。

马自达株式会社对广州马自达的上诉请求辩称:1.一审法院关于马自达株式会社与广州马自达之间的合同关系认定正确,广州马自达在2004年9月30日双方合作终止后无权使用马自达株式会社的注册商标,广州马自达却仍然使用马自达株式会社的注册商标,已构成侵权;并且,广州马自达擅自生产、销售假冒注册商标的商品,该行为显示了广州马自达的恶意,也构成侵权。2.一审已经查明穗工商市分经处字[2007]012号行政处罚决定书认定广州马自达侵犯马自达株式会社“”注册商标的专用权,这是正确的。3.广州马自达主张涉案被诉侵权商品具有合法来源的抗辩理由不能成立。4.一审法院关于广州马自达应承担200万元的侵权损害赔偿、合理费用以及公开发表致歉声明的判决内容,符合案件事实与法律规定,应予维持。

马自达株式会社于2014年12月26日向一审法院起诉请求判令:1.广州马自达立即停止侵犯马自达株式会社注册商标专用权的行为,包括停止制造、销售、出口、使用带有“mazda”、“”、“马自达”涉案商标或类似字样的侵权产品,具体商标信息包括:(1)注册号为4545260“马自达”商标;(2)注册号为956111“”商标;(3)注册号为3499713“”商标;(4)注册号为964429“”商标;(5)注册号为3499716“”商标;(6)注册号为1017086“”商标;(7)注册号为1113848“”商标;(8)注册号为4545329“”商标;(9)注册号为3028061“马自达”商标;(10)注册号为4545346号“”商标;(11)注册号为4545271“马自达”商标;(12)注册号为135803“”商标;(13)注册号为4402910“”商标;(14)注册号为3027862“马自达”商标。2.广州马自达在店铺招牌、店内装潢以及彩页、名片等宣传资料上停止使用“mazda”、“”、“马自达”商标。3.广州马自达立即停止通过“微信商城”的“马自达汽配”、“高等级壳牌”店铺许诺销售侵犯马自达株式会社上述商标专用权的商品,删除相关侵权商品销售链接,停止使用“马自达汽配”的店铺名称,并判令停止在这些店铺页面装潢上使用“mazda”、“”、“马自达”商标。4.广州马自达立即销毁现存的侵权产品及其包装、宣传资料等。5.广州马自达在“羊城晚报”、“汽车杂志”刊物上发表公开声明,消除其侵权行为的影响。6.广州马自达赔偿马自达株式会社包括为制止广州马自达侵犯马自达株式会社合法权益的行为而支付的合理开支在内的经济损失共计人民币300万元。7.广州马自达承担本案的全部诉讼费用。

一审法院认定事实:一、关于马自达株式会社的权利来源及产品知名度部分。马自达株式会社是1920年1月30日在日本登记成立的企业,主要经营汽车等运输用机械器具、内燃机及其他动力机械器具以及零部件等业务,在企业名称中含有“马自达”字号。经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局(以下简称“国家商标局”)核准,马自达株式会社分别在中国注册了以下商标:(1)注册号为4545260的“马自达”商标,核定使用商品为第1类的工业用苯酚、汽车燃料化学添加剂、制动液、引擎冷却液、工业用粘合剂、轮胎粘合剂等,注册有效期自2008年7月28日至2018年7月27日;(2)注册号为956111的“”商标,核准使用商品为第1类的刹车液、冷却剂、催化剂、灭火剂、轮胎用防漏气制剂、充气轮胎粘合剂等,经核准续展有效期自2017年3月7日至2027年3月6日;(3)注册号为3499713的“”商标,核准使用商品为第1类的车辆引擎冷却剂、制动液、液压系统用液、轮胎粘合剂等,经核准续展有效期自2015年1月28日至2025年1月27日;(4)注册号为964429的“”商标,核定使用商品为第4类的工业油、工业用腊、石油、工业用脂、润滑剂等,经核准续展有效期自2017年3月21日至2027年3月20日;(5)注册号为3499716的“”商标,核定使用商品为第4类的汽车燃料、挥发性燃料混合物、工业用腊、润滑剂、发动机油等,经核准续展有效期自2014年12月7日至2024年12月6日;(6)注册号为1017086的“”商标,核定使用商标为第7类的发动机叶片、发动机拉链器、空气过滤器(用于发动机)、发动机用启动器、燃油过滤器等,经核准续展注册有效期自2007年5月28日至2017年5月27日;(7)注册号为1113848的“”商标,核定使用商品为第7类的金属加工机械、油过滤器、活塞环、活塞(机械或发动机零件)等,经核准续展有效期自2007年9月28日至2017年9月27日;(8)注册号为4545329的“”商标,核定使用商品为第7类的轮胎成型机、化学工业用电动机械、压力机、机械转动装置、净化冷却空气用过滤器、过滤机、油滤清器、燃料滤清器等,注册有效期自2010年12月28日至2020年12月27日;(9)注册号为3028061的“马自达”商标核定使用商品为第7类的金属加工机械、金属加工机床、马达、燃料过滤器和引擎用风扇皮带、活塞环、活塞、制动器等,经核准续展有效期自2013年6月28日至2023年6月27日;(10)注册号为4545346号的“”商标,核定使用商品为第11类的照明器械及装置、车辆照明设备、车辆转向指示灯、车辆用空调器、干燥设备等,注册有效期自2007年12月21日至2017年12月20日;(11)注册号为4545271的“马自达”商标,核定使用商品为第11类的照明器械及装置、车辆照明设备、车辆转向指示灯、车辆用空调器等,注册有效期自2012年2月7日至2022年2月6日;(12)注册号为135803的“”商标,核定使用商品为第12类的汽车发动机、船舶发动机、汽车、汽车部件和附件(汽车用灯、信号灯)等,首次注册时间是1980年3月25日,经核准续展注册有效期自2010年3月25日至2020年3月24日;(13)注册号为4402910的“”商标,核定使用商品类别为第12类的汽车、两轮摩托车、车轮、陆地车辆离合器、车辆方向盘、车辆轮胎、车辆刹车垫、气囊等,注册有效期自2007年8月7日至2017年8月6日;(14)注册号为3027862的“马自达”商标,核定使用商品类别为第12类的汽车、陆地车辆用离合器片、车辆喇叭、车轮、车辆悬挂装置、陆地车辆悬置减震器等,经核准续展注册有效期自2013年3月7日至2023年3月6日。马自达株式会社在中国注册上述商标后,先后分别与一汽轿车股份有限公司、中国第一汽车股份有限公司于2005年1月18日在长春登记成立了“一汽马自达汽车销售有限公司”。此外,马自达株式会社与海南汽车投资有限公司于1992年2月25日成立了海南马自达汽车有限公司;马自达株式会社在江苏南京与重庆长安汽车股份有限公司于2013年6月19日也成立了“长安马自达汽车有限公司”。2005年1月4日,马自达株式会社作为独资股东在上海成立了“马自达(中国)企业管理有限公司”。其中“一汽马自达汽车销售有限公司”主要批发经汽车生产企业授权的国产及进口马自达汽车、零配件、维修工具设备和附件及标注马自达商标的促销品给签约马自达经销商等业务。“长安马自达汽车有限公司”主要经营生产、销售和出口自产乘用车及其零件,向指定马自达品牌经销商批发由车辆生产商授权的进口马自达品牌车辆、备件、维修所用的服务工具和设备、配件以及提供售后服务等业务。“马自达(中国)企业管理有限公司”主要是受马自达株式会社的委托,为其关联企业提供投资经营决策服务、市场营销服务、财务管理服务等业务。此后,马自达株式会社先后授权“一汽马自达汽车销售有限公司”、“长安马自达汽车有限公司”、“马自达(中国)企业管理有限公司”以及“一汽轿车股份有限公司”、海南马自达汽车有限公司使用涉案商标。马自达株式会社及其旗下产品(包括汽车及零配件)进入中国市场后,马自达株式会社及其关联公司通过有关媒体、杂志以及车展等商业活动上大量使用涉案“”、“”、“马自达”商标进行广告宣传以及使用,同时凭借产品的自身质量,使马自达株式会社旗下的汽车产品、汽车零配件以及“马自达”字号在中国汽车市场上获得较高的知名度和影响力,并为相关消费人群所熟知。另,根据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作出的(2013)一中知行初字第2450号、第2451号行政判决书以及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评审委员会作出的商评字(2012)第34297、34299、重审第01830号异议复审裁定书载明马自达株式会社注册的“”商标被评定为驰名商标。

二、关于广州马自达的权利来源及其知名度部分。广州马自达是2012年3月14日登记成立的有限公司,注册资本为500万元,主要从事小轿车连锁经营、销售、汽车及汽车零部件、摩托车及其零部件、发动机总成、车身总成、发电机、汽车照明电器、五金、交电、轮胎、金属材料、建筑材料、自营或代理出口商品。经国家商标局核准,广州马自达在核定使用商品第1类的发动机燃料化学添加剂、防冻剂、引擎脱碳用化学制剂、液压系统用液、制动液、动力操纵液、传动液、工业用粘合剂等商品上注册了“椭圆内置圆形”的图形商标,注册号为第9634571,注册有效期自2012年7月21日至2022年7月20日。此外,在核定使用商品第1类的发动机燃料化学添加剂、防冻剂、引擎脱碳用化学制剂、液压系统用液、制动液、动力操纵液、传动液、引擎冷却剂等商品上同样注册了“椭圆内置棱形”的图形商标,注册号为第9634554,注册有效期自2012年11月14日至2022年11月13日。另,广州马自达在核定使用商品第4类的工业用油、润滑油、传动带油脂、发动机油、燃料油、除尘制剂、矿物燃料、传动带用蜡、照明用蜡等商品上注册了“IOK”商标,注册号为6737480,注册有效期自2010年5月14日至2020年5月13日;在核定使用商品第7类的汽门与汽门座研磨机、车辆清洗装置等商品上也注册了“IOK”商标,注册号为第6737398,注册有效期自2010年6月21日至2022年6月20日;在核定使用商品第11类的灯、空气冷却装置、消毒设备等商品上也注册了“IOK”商标,注册号为第6737394,注册有效期自2010年6月14日至2020年6月13日。广州马自达的法定代表人王树庆也在核定使用商品的第4类上注册了第5298754号“椭圆内置棱形”的商标,核定商品有工业用油、润滑油、发动机油等。广州马自达为证实其生产的马自达公司纯牌机油(福美来普力马M6专用油SM10W40)、马自达纯牌齿轮油75W90、马自达纯牌防冻冷却液、马自达纯牌制动液DOT4、纯牌自动变速箱油、纯牌机油全合成SMOW40符合国家质量标准出示了机械工业油品检验评定中心出具的对应五份《检验报告》,报告时间自2009年11月18日至2011年6月17日,报告结论显示上述五种产品均符合国家质量标准。马自达株式会社在一审质证中认为上述五份《检验报告》显示仅对送检的样品负责,不能证明广州马自达生产或销售的机油、齿轮油、防冻冷却液、制动液、变速箱油产品全部符合国家质量标准。另,广州马自达为提升其生产销售的“马自达纯牌机油”亦分别在广东电视台、广东南方电视台、南方卫视、珠江电影频道进行广告宣传,也在汽车零部件展览会上进行推销。

三、关于马自达株式会社与广州马自达之间的合同关系。1995年12月20日,马自达株式会社向广州市振兴汽车运输服务中心配件部(广州马自达前身)及广州马自达的法定代表人王树庆出具一份《万事得汽车商标[MAZDA]使用许可书》,订明:“贵经销中心在中国经销万事得汽车零件及用品时,万事得汽车公司许可使用日本所有商标[MAZDA],但属非独占权利,使用范围是为扩销零件、用品、仅限于使用在广告宣传用店牌、广告宣传纸、电车等室外张贴的广告以及万事得零件及用品的销售店的说明图等,本使用许可书对于贵店仅一年有效,而不可将[MAZDA]商标转让其他店使用等”。马自达株式会社据此向广州马自达颁发一块《马自达纯正部品特约经销中心》牌匾。另,万事得汽车(南中国)有限公司亦向广州马自达出具一份《万事得汽车商标[MAZDA]使用许可书》,订明:“广州马自达在中国经销万事得汽车零件及用品时,在广告宣传用店牌、广告宣传纸、电车等室外张贴的广告以及万事得零件及用品的销售店的说明图等,本使用许可书对于贵店仅一年有效,而不可将[MAZDA]商标转让其他店使用等”。2001年10月12日,万事得汽车(南中国)有限公司又向广州马自达出具一份《万事得汽车的商标“MAZDA”使用许可书》,订明:“广州马自达为我公司在中国的马自达纯牌零件特约经销商,并向贵店赐予使用万事得汽车(日本)所有的商标“MAZDA”的权利等”。据此,万事得汽车(南中国)有限公司亦向广州马自达颁发一块《马自达纯牌零件特约经销商》牌匾。2003年1月2日,万事得汽车(南中国)有限公司再次向广州马自达出具一份《万事得汽车的商标“MAZDA”的使用许可书》,订明:“贵店在中国境内销售万事得汽车用零部件和用品之际,现向贵店赐予使用万事得汽车公司(日本)所有的商标MAZDA、马自达、的非独家性权利,使用范围仅限于零部件和用品的促销用招牌,广告书,标签以及万事得零部件用品销售店的引路图等宣传广告用途,本使用许可书仅对贵店有效,贵店不能将MAZDA商标的使用权转让给别的店,望贵店尽力开展万事得汽车用零部件和用品的促销活动等”。

另,广州马自达为证实其与马自达株式会社存在马自达纯正零部件的供销关系,出示一份《关于马自达纯正零部件的供销合同》,其中甲方为广州马自达(签约代表是王树庆),乙方为马自达株式会社海外市场服务部(以下简称“马自达海外服务部”,签约代表是古月克司),证明人为万事得汽车(香港)有限公司(签约代表是黄xx),主要内容为:“马自达纯正零部件由马自达海外服务部制作或调集,通过马自达海外服务部指定的丰田通商株式会社以及万事得汽车(香港)有限公司向广州马自达提供用于马自达车的零部件,马自达海外服务部拥有MAZDA、马自达及商标,并认可广州马自达在中国国内非垄断式地销售马自达纯正零部件,但不包括MAZDA6及以后引进中国并销售的车型的专用零部件,广州马自达通过丰田通商株式会社及万事得汽车(香港)有限公司购买马自达纯正零部件,双方之间的交易条件由各方另行约定;向广州马自达提供的马自达纯正零部件的价格完全由马自达海外服务部独自决定,广州马自达在合同有效期内,对马自达海外服务部拥有的商标进行非垄断使用,广州马自达对商标的使用仅限于促销用的招牌、名片、海报、粘贴标记及销售店的介绍图片之广告宣传用,广州马自达的公司名或商号不可使用马自达海外服务部拥有的商标,本合同自2006年1月1日起有效期为一年,在合约到期后,广州马自达必须立即终止对合同约定商标的使用,双方在履行合同过程中发生争议的,应在日本按国际商事仲裁协会的规则解决等”。广州马自达的法定代表人王树庆在甲方一栏处签名,马自达海外服务部签名是外文,无法确定是“古月克司”。万事得汽车(香港)有限公司的签约代表是黄xx。马自达株式会社在质证中认为广州马自达获得“MAZDA”、“马自达”及“”商标的使用权只是在1995年12月20日至2004年9月30日的合作期间,但双方的合作关系已于2004年9月30日终止,且马自达株式会社与万事得汽车(南中国)有限公司、万事得汽车(香港)有限公司没有任何关系,上述两公司无权在中国许可广州马自达使用涉案商标。至于广州马自达所举的《关于马自达纯正零部件的供销合同》,因该合同没有马自达株式会社的盖章,实际上也没有实际履行,故该合同是不成立的,对马自达株式会社没有任何约束力。

针对广州马自达出示的上述证据,马自达株式会社就讼争双方的供销关系出示一份《关于马自达纯正零部件的供给及销售的备忘录》,主要内容为:“马自达株式会社与广州马自达于2015年12月20日签订一份《关于马自达纯正零部件销售的协议书》,在原协议书有效期间内,广州马自达为马自达特约零部件销售店,原协议书第8条规定的有效期结束后仍然按照与原协议书规定的相同条件继续进行交易,本备忘录中更改原协议书的有效期至2004年9月30日,协议书以该期限到期为终止等”。据此,马自达株式会社认为讼争双方的合作期限已于2004年9月30日终止。

四、关于马自达株式会社指控广州马自达的侵权行为部分。2013年4月17日,马自达株式会社委托上海拥智商务咨询有限公司作为其全权代表,有权向公证部门办理知识产权侵权证据保全公证事宜,授权有效期至2016年3月31日等。根据上海市卢湾公证处于2014年8月13日作出的(2014)沪卢证经字第2237号《公证书》记载:申请人上海拥智商务咨询有限公司于2014年7月24日向该处申请办理保全证据公证,同日,该处公证员及工作人员会同申请人的代理人何XX一同前往位于广东省广州市广园东路的马自达汽配店,现场监督何XX在其中购买了机油格、前杠雾灯带框、挡泥板、编码为GGYB-26-48ZL2的刹车片(后)、冷气格、编码为SM-
SAE-5W-40的机油(合成4.4L)、编码为GGYB-26-48Z的刹车片(后)、气囊、编码为SM-5W-40机油(合成4L)各两件,火咀八个的全过程。何XX付款后取得单号为165305的《发票附单》和名片各一张;兹证明上述过程由该处公证人员现场监督,与公证书相粘连的单号为165305的《发票附单》的复印件与原件相符,与公证书相粘连的照片共七十八张与实际情况相符,购买所得商品由该处贴封后交申请人自行保管等。该公证书所附《发票附单》显示盖有“广州市马自达贸易有限公司发票专用章”。在公证书所附照片显示涉案商铺的招牌上使用了“马自达公司”、“”、“”文字及图形标识。在服务台上使用了“”标识;在名片上使用了“”、“”标识。经一审当庭查验,公证封存物的封存状态良好,没有被拆封的痕迹。经一审当庭拆封,公证封存商品与公证书记载的购买商品能对应一致。经一审当庭比对,马自达株式会社认为(1)机油格,在外包装上使用了“”、“”标识,标签上标注的生产国为日本,但产品上却标注生产国为英国;(2)右侧雾灯总成,在外包装上使用了“”、“”标识,该标签是广州马自达模仿马自达株式会社正品标签设计,马自达株式会社正品上不会标注“马自达公司”文字信息,且被诉侵权产品中使用的螺丝形状、颜色和材质与马自达株式会社正品完全不同;(3)刹车组件,在产品外包装标签上使用了“”、“”标识,被诉侵权产品外包装盒上的标签是模仿马自达株式会社正品标签设计,且被诉侵权产品的四个部件上均设置有金属片,且金属片上均有图案,而正品的四个部件中有两个部件上没有设置金属片,两个部件上设置有金属片,但金属片上没有图案;(4)冷气格,在外包装上使用了“”、“”标识,该包装盒上的标签是模仿马自达株式会社正品标签来设计的,马自达株式会社正品的标签上不会标注“马自达公司”文字信息;(5)气囊,在外包装标签上使用了“”、“”标识,被诉侵权气囊外溢,与正品安装方式不同,且材料亦不相符,马自达株式会社正品标签上不会标注“马自达公司”;(6)火花塞,在外包装上使用了“”、“”标识,被诉侵权火花塞在金属部分的颜色、尾部部件的弧度与正品不一致;(7)发动机油,马自达株式会社正品不会标注“马自达公司”;(8)发动机润滑油,在外包装上使用了“”、“”标识,标注原产地为韩国,但马自达株式会社的正品油不是韩国制造的,被诉侵权润滑油的型号为G0540SM44,而该型号早在2013年6月马自达株式会社已废止的,且被诉侵权润滑油标注的生产日期却是2014年5月,此外,该包装的英文拼写存在多处错误。据此,马自达株式会社指控认为上述封存的八件汽车零部件均为假冒产品,已侵犯马自达株式会社主张的涉案14个注册商标专用权。针对马自达株式会社的比对意见,广州马自达确认封存的产品数量与公证书记载的一致,但认为封存的汽配商品与广州马自达销售给马自达株式会社的商品不一致,有可能被掉包,故对马自达株式会社的比对意见不予确认。此外,被诉侵权商品均有合法来源,广州马自达没有侵犯马自达株式会社主张的涉案14个注册商标专用权。

根据上海市卢湾公证处出具的(2014)沪卢证经字第3220号公证书记载:“申请人上海拥智商务咨询有限公司于2014年10月14日向该处申请办理保全证据公证;同日,在该处公证员及工作人员冯X的监督下,申请人的代理人黄X使用该处提供的iPadmini上进行了如下操作:一、开机,进入主操作界面;二、点击打印件第2页页面中的“微信”图标,进入“微信”,对所显示内容同时按电源键和截屏键并自动保全;……;五、使用微信“扫一扫”功能扫描(2014)沪卢证经字第2237号公证书附件中“王树庆”名片背面名为“公众号:马自达汽配”的二维码;六、点击关注;随后分别点击页面中的马自达公司图片进入、我要采购、产品分类、一汽马自达、长安马自达、保养套餐、海马汽车、老款汽车配件、昭和高等级壳牌机油、热销产品、新品上市、在线订购、经销专区、公司简介、我的订单、供应商等页面;……;二十五、返回打印件第5页,使用微信“扫一扫”功能扫描“王树庆”的名片背面名为“公众号:高等级壳牌”的二维码,对所显示内容进行截屏保存;二十六、点击关注;二十七、点击页面下方的“品牌机油”下的“马自达/百乐”,对显示内容同时按截屏键自动保存,随后对“马自达/百乐”项下的十二个产品依次进行浏览,并截屏保存……;四十一、将上述过程中截屏保存的图片传输至该处计算机上并打印,兹证明上述过程由该处公证员刘某工作人员冯X现场监督,与公证书相粘连的附件共九十六页与上述过程中实际所见页面内容相符。在上述公证书所附网页打印件显示微信平台有“马自达汽配商城”,在联系我们页面显示开办单位是“广州马自达贸易有限公司,经营地址:广州市越秀区xxxx首层”。在“马自达汽配商城”网页显示有多款汽车零配件以及机油、防冻液、冷却液、制动液等汽配商品,且使用“马自达”“”、“”的标识,同时使用“微信马自达助理更发达”和“微信马自达让你更发达”的宣传用语。据此,马自达株式会社认为广州马自达在微信商城上开设“马自达汽配”及“高等级壳牌”店铺,许诺销售侵权商品,且在宣传页上大量使用“马自达”文字信息、“”、“”标识,足以让消费者误认为是马自达株式会社开设的商铺,或者与马自达株式会社存在特定联系,对马自达株式会社正品构成极大冲击。广州马自达在一审质证中认为微信商城是其自行注册,并经过微信官方认证,对于消费者而言,具有足够的分辨度,不会构成混淆。此外,微信商城内的商品均是马自达正常的产品,包括从马自达株式会社处购进经销的产品以及广州马自达自己生产的产品,由于马自达株式会社与广州马自达存在购销关系,积压了大量库存的老款汽车配件,故微信商城的主要经营重心是销售老款车零部件,但销售金额非常低。

一审法院再查明,根据马自达株式会社出示的[穗工商市分经处字(2007)012号]广州市工商行政管理局行政处罚决定书显示,广州马自达于2005年7月间,在广州市天河区xxxx首层该公司住所内购进并销售侵犯“”注册商标专用权的汽车配件。2005年7月18日,该局执法人员现场查扣了尚未出售的侵犯“”注册商标专用权的刹车片、避震支架等汽车配件107件,并责令广州马自达立即停止侵权行为,并处没收、销毁侵犯“”注册商标专用权的刹车片、避震支架等汽车配件107件。但广州马自达在一审质证中否认有收到上述行政处罚决定书,并请求一审法院予以核实。一审法院为查清案件事实,明辨是非,依法向广州市工商行政管理局专业市场管理分局发出《协助调查函》。根据广州市工商行政管理局专业市场管理分局复函以及所附档案材料显示,广州市工商行政管理局专业市场管理分局于2007年4月25日作出编号为[穗工商市分经处字(2007)012号]行政处罚决定书,认定广州马自达购进并销售的汽车配件侵犯马自达株式会社享有对“”注册商标的专有权,遂作出责令广州马自达立即停止侵权行为,并处没收、销毁侵犯“”注册商标专用权的刹车片、避震支架等汽车配件107件。复函所附侵权照片中显示广州马自达的店铺招牌处使用了“马自达”文字信息以及“”、“”标识;在侵权配件商品的外包装上也使用了“”标识。该局执法人员于2007年7月6日向广州马自达送达上述行政处罚决定书时,广州马自达拒绝签收。在一审庭审质证中,马自达株式会社对上述复函及行政处罚决定书的真实性、合法性、关联性均没有异议。广州马自达则认为行政查扣的时间是2005年7月18日,但在2007年4月25日才作出行政处罚,且在2007年7月6日才向广州马自达送达,故该行政执法行为存在瑕疵,不应作为本案裁判的依据。针对广州马自达的辩解,马自达株式会社认为广州马自达在行政管理机关作出责令停止侵权行为的行政处罚后,并没有停止侵权行为,反而继续生产、销售侵犯马自达株式会社注册商标专用权的产品。在本案诉讼过程中,广州马自达仍然在店铺招牌、装潢、名片、微信商城上继续使用“马自达”文字以及“”、“”标识,进行误导性宣传,可见广州马自达的侵权行为是十分恶劣的。

五、关于广州马自达抗辩认为涉案被诉侵权汽车零配件存在合法来源部分。第一,除广州马自达认为部分汽车零配件来源于马自达株式会社之外,广州马自达认为有部分零配件是获得“万事得汽车(南中国)有限公司”的授权,并从该公司进口至中国内地销售。对此,马自达株式会社否认“万事得汽车(南中国)有限公司”是其在香港设立的关联企业,也没有授权该公司使用涉案商标或转授权给他人,且广州马自达在诉讼过程中始终无法提交“万事得汽车(南中国)有限公司”的商事登记资料,也没有提供授权文件,无法证实涉案被诉侵权商品有合法来源。第二,针对广州马自达提交的购销合同、订单及黄埔海关增值税缴款单。马自达株式会社认为广州马自达提交的上述材料有部分单证是复印件,没有原件印证,且部分原件形成于国外,没有办理公证认证手续,故广州马自达提交的订单没有证明效力,而广州马自达曾作为马自达株式会社产品的经销商,更懂得对进口侵权汽配产品的辨别能力。经一审法院对广州马自达提交的购销合同及进口单证进行审查,并结合涉案被诉侵权的“机油格”、“右侧雾灯总成”、“刹车组件”、“冷气格”、“气囊”、“火花塞”、“发动机油”、“发动机润滑油”进行逐一核对,被诉侵权汽车零部件在型号、规格及获取时间上无法与上述单证对应一致。

六、其他查明事实。1.马自达株式会社提交的《产品销售价格单》显示,机油格的销售单价为人民币36元,右侧雾灯总成的销售单价为人民币282元,刹车组件的销售单价为人民币425.18元,冷气格的销售单价为人民币132.45元,气囊的销售单价为人民币2015元,火花塞的销售单价为人民币99元,发动机油的销售单价为人民币298元,发动机润滑油的销售单价为人民币328元。据此,马自达株式会社认为广州马自达生产、销售的涉案被诉侵权商品已对马自达株式会社产品造成较大冲击,使马自达株式会社遭受重大的经济损失,但因马自达株式会社没有向一审法院提供充分的损失证据,故请求一审法院在法定赔偿金额范围内酌定损失金额。2.马自达株式会社为制止广州马自达的侵权行为,支付了律师费人民币80000元、公证费人民币10000元、上海拥智商务咨询有限公司的服务费人民币8000元。马自达株式会社为此出示了北京市安伦律师事务所开具的编号为08679839的律师费结算发票、上海卢湾公证处开具的编号为10936223、03599938号公证费结算发票以及上海拥智商务咨询有限公司公司开具的编号为19381257号服务费发票。经一审审核,上述维权合理费用合计人民币98000元。

一审法院认为,根据我国国家商标局核发的注册号为4545260的“马自达”商标、注册号为956111的“”商标、注册号为3499713的“”商标、注册号为964429的“”商标、注册号为3499716的“”商标、注册号为1017086的“”商标、注册号为1113848的“”商标、注册号为4545329的“”商标、注册号为3028061的“马自达”商标、注册号为4545346号的“”商标、注册号为4545271的“马自达”商标、注册号为135803的“”商标、注册号为4402910的“”商标的注册人均为马自达株式会社,且上述注册商标均在有效保护期内,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第三条之规定,马自达株式会社享有的注册商标专用权依法受法律保护。虽然广州马自达质疑马自达株式会社的诉讼代理人没有获得马自达株式会社授权参与本案诉讼,但经一审法院审查,马自达株式会社提供了其商事登记的主体资料、法定代表人身份证明,授权委托书以及相应的中文译本,上述文书均经中华人民共和国驻大阪总领事馆认证,符合《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十一条、第十二条的规定,依法产生证明效力,故一审法院对马自达株式会社所提交的授权文件予以采纳,马自达株式会社有权为维护其合法的商标权利提起本案诉讼。广州马自达请求裁定驳回马自达株式会社起诉于法无据,一审法院对广州马自达的该项抗辩意见不予采纳。

根据广州市工商行政管理局于2007年4月25日作出,并已发生法律效力的穗工商市分经处字[2007]012号《行政处罚决定书》以及该行政处罚档案留存的侵权商品照片来看,广州马自达在其登记经营的商铺招牌上突出使用“马自达公司”的文字信息以及“”、“”标识,在刹车片和避震支架等汽车配件上使用“”标识。广州市工商行政管理局已对广州马自达作出责令停止侵权行为,并处没收、销毁侵犯“”商标专用权的刹车片、避震支架等汽车配件107件的行政处罚。虽然广州马自达否认有收到上述行政处罚决定书,但从工商行政管理部门复函一审法院的证据材料来看,是广州马自达拒绝签收上述行政处罚决定书。鉴于工商行政管理部门已没收、销毁有关侵权汽车配件,且该行政处罚决定书早已超过行政复议和提起行政诉讼的期限,故一审法院对广州市工商行政管理局作出的穗工商市分经处字[2007]012号《行政处罚决定书》查明的事实及行政处罚予以确认,并作为本案的定案证据之一。

另,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九条以及《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七十七条第(一)项之规定,经过法定程序公证证明的法律事实和文书,人民法院应当作为认定事实的根据,但有相反证据足以推翻公证证明的除外。本案中,马自达株式会社所举的(2014)沪卢证经字第2237号公证书以及(2014)沪卢证经字第3220号公证书所记载的保全证据过程及所附的交易凭证、照片、被诉侵权车辆配件实物以及网页打印件等证据均可相互印证,结合广州马自达承认销售了涉案被诉侵权的八件汽车零部件以及在微信平台开设了商城“公众号:马自达汽配、高等级壳牌”的陈述意见,上述证据已构成严密的证据链,足以证实广州马自达销售了涉案被诉侵权的汽车零部件商品以及在微信平台上设立的“马自达汽配、高等级壳牌”的网络商铺,故一审法院对马自达株式会社提交上述两份公证书的证明效力予以确认。经对照片及实物进行比对,一审法院确认以下事实:广州马自达登记经营的商铺招牌上仍然使用“马自达公司”的文字信息以及“”、“”图形标识。在服务台上使用了“”标识;在名片上使用了“”、“”标识。公证封存物中(1)机油格的外包装上使用了“”、“”标识;(2)右侧雾灯总成的外包装上使用了“”、“”标识;(3)刹车组件的产品外包装标签上使用了“”、“”标识;(4)冷气格的外包装上使用了“”、“”标识;(5)气囊的外包装标签上使用了“”、“”标识;(6)火花塞的外包装上使用了“”、“”标识;(7)发动机油的外包装上使用了“马自达公司纯牌机油”的文字信息;(8)发动机润滑油的外包装上使用了“”、“”标识,标注原产地为韩国。

在微信商城“马自达汽配、高等级壳牌”网店的网页上使用了“微信马自达”文字信息以及“”、“”标识。

广州马自达抗辩认为涉案被诉侵权汽车零部件商品存在合法来源问题。首先,马自达株式会社所举的《关于马自达纯正零部件的供给及销售备忘录》载明讼争双方原协议书(即1995年12月20日签订的《关于马自达纯正零部件销售的协议书》)的有效期至2004年9月30日终止。该协议能印证广州马自达所举的《万事得汽车商标[MAZDA]使用许可书》,证实广州马自达自1995年12月20日起获得马自达株式会社许可使用“”商标,使用范围是扩销零件、用品,仅限于使用在广告宣传店牌、广告宣传纸、电车等室外张贴的广告以及万事得零件及用品的销售店的说明图等。广州马自达应在协议期限(2004年9月30日)终止后,不能再使用马自达株式会社授权的“”注册商标。虽然广州马自达又分别出示了万事得汽车(南中国)有限公司、万事得汽车(香港)有限公司出具的使用许可证,但在马自达株式会社明确否认有授权给万事得汽车(南中国)有限公司及万事得汽车(香港)有限公司使用涉案商标的情况下,广州马自达并没有向一审法院提供上述两公司的商事登记资料以及获得马自达株式会社授权使用涉案商标的文件,故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二条之规定,由广州马自达承担不举证的法律后果。

至于广州马自达出示的《关于马自达纯正零部件的供销合同》的效力问题。因该合同没有马自达株式会社签章,且缔约主体是马自达海外市场服务部,特别是签约代表与马自达株式会社出示的《关于马自达纯正零部件的供给及销售的备忘录》对应的签约代表(古月克司)在签写习惯上明显不符,在马自达株式会社不予追认的情况下,一审法院对广州马自达出示的上述合同的真实性、合法性、关联性不予确认。

再结合广州市工商行政管理局于2007年4月25日对广州马自达作出了行政处罚,可见广州马自达在2004年9月30日已无权使用马自达株式会社许可的“”商标,故一审法院对马自达株式会社主张讼争双方的合作关系于2004年9月30日终止的意见予以采信,广州马自达抗辩认为存在合法来源的意见没有事实依据,一审法院对此不予接纳。

广州马自达在合作期限终止后,应立即停止使用“”标识,但广州马自达在广州市工商行政管理局作出处罚决定书后,仍然在实体店铺的招牌、店面装潢以及名片上使用的“”标识,特别是在微信商城上也使用“”标识,上述两标识与马自达株式会社注册的第956111号“”、第964429号“”、第1017086号“”、第135803的“”商标在视觉上基本无差别,两者构成相同,广州马自达未经马自达株式会社授权或许可,擅自在店铺招牌、店内装潢、名片上使用“”标识,已侵犯马自达株式会社享有对上述第956111号、第964429号、第1017086号、第135803号注册商标的专用权。此外,广州马自达在实体店铺招牌上使用“”以及在微信商城上使用“”、“”和“马自达汽配商城”、“微信马自达”文字信息用于促销汽车零配件,极易使相关消费公众误认为是马自达株式会社生产的产品或者认为其来源与马自达株式会社注册商标存在特定联系,鉴于马自达株式会社与广州马自达均从事汽车零部件的生产和销售业务,故广州马自达在实体店铺的招牌以及微信网页上使用上述标识和文字信息,侵犯马自达株式会社享有对4545260号“马自达”,第956111号“”、第3499713号“”、第964429号“”、商标第3499716号“”、第1017086号“”、第1113848号“”,第4545329号“”、第3028061号“马自达”、第4545346号“”,第4545271的“马自达”、第135803“”、第4402910号“”、第3027862号“马自达”注册商标的专用权。

对于涉案保全的汽车零部件是否侵犯马自达株式会社主张的商标专用权问题。一审法院分别评析如下:

(1)机油格,在外包装上使用了“”、“”标识,该产品落在马自达株式会社注册的第1017086“”商标(第7类),第1113848号“”商标(第7类)、第4545329号“”商标(第7类)核定商品(燃油过滤器、燃料过滤器)的保护范围内,广州马自达未经马自达株式会社授权和许可,擅自销售上述产品侵害了马自达株式会社主张的第1017086的“”,第1113848号“”、第4545329号“”注册商标的专用权。

(2)右侧雾灯总成,在外包装上使用了“”、“”标识,该产品落在马自达株式会社注册的第4545346号“”(第11类)核定商品(车辆照明设备)、第135803“”(第12类)核定商品(汽车用灯、信号灯)的保护范围,广州马自达未经马自达株式会社授权和许可,擅自销售上述产品侵害了马自达株式会社主张的第4545346号“”以及第135803“”注册商标的专用权。

(3)刹车组件,在产品外包装标签上使用了“”、“”标识;该产品落在马自达株式会社注册的第135803号“”(第12类)核定商品(汽车部件和附件)、第4402910号“”商标(第12类)核定商品(车辆刹车垫)的保护范围,广州马自达未经马自达株式会社授权和许可,擅自销售上述产品侵害了马自达株式会社主张的第135803的“”、第4402910号“”注册商标的专用权。

(4)冷气格,在外包装上使用了“”、“”标识;该产品落在马自达株式会社注册的第135803号“”(第12类)核定商品(汽车部件和附件)以及第4545329号“”商标(第7类)核定使用商品(净化冷却空气用过滤器)的保护范围内,广州马自达未经马自达株式会社授权和许可,擅自销售上述产品侵害了马自达株式会社主张的第135803“”、第4545329号“”注册商标的专用权。

(5)气囊,在外包装标签上使用了“”、“”标识;该产品落在马自达株式会社注册的第135803号“”(第12类)核定商品(汽车部件和附件)以及第4402910号“”商标(第12类)核定商品(气囊)的保护范围内,广州马自达未经马自达株式会社授权和许可,擅自销售上述产品侵害了马自达株式会社主张的第135803“”、第4402910号“”注册商标的专用权。

(6)火花塞,在外包装上使用了“”、“”标识;该产品落在马自达株式会社注册的第135803号“”(第12类)核定商品(汽车部件和附件)的保护范围,广州马自达未经马自达株式会社授权和许可,擅自销售上述产品侵害了马自达株式会社主张的第135803“”注册商标的专用权。

(7)发动机油(纯牌),在外包装上使用了“马自达公司纯牌机油”的文字信息。没有使用马自达株式会社指控的其他侵权商标。因广州马自达的企业名称中含有“马自达”字号,且外包装上也使用了广州马自达法定代表人王树庆注册的第5298754号“椭圆内置棱形”图形商标,对于一般消费公众而言,不可能构成混淆与误认,故广州马自达销售的涉案发动机油(纯牌)没有侵犯马自达株式会社主张的涉案14个注册商标专用权。

(8)发动机润滑油,在外包装上使用了“”、“”标识,标注原产地为韩国,但马自达株式会社的正品油不是韩国制造的。该产品落在马自达株式会社注册的第964429“”商标(第4类)(工业油、润滑剂)、第3499716号“”商标(第4类)核定商品(工业用油、润滑剂)的保护范围,广州马自达未经马自达株式会社授权和许可,擅自销售上述产品侵害了马自达株式会社主张的第964429“”,第3499716“”注册商标的专用权。

综合上述各项评析,广州马自达在实体店铺的招牌、店内装潢、名片与微信商城的网页、业务推广以及销售的汽车零部件实物上使用上述认定的侵权标识,已侵犯马自达株式会社主张的商标专用权,理应承担停止侵权及赔偿损失的民事法律责任。

至于马自达株式会社主张广州马自达存在制造及出口涉案侵权汽车零部件的诉求问题。因马自达株式会社没有就此项请求向一审法院提供证据,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二条之规定,由马自达株式会社承担举证不能的法律后果。一审法院对马自达株式会社的该项诉求不予支持。

至于马自达株式会社主张广州马自达销毁现存的侵权产品以及其包装、宣传材料的请求问题。虽然广州马自达没有按一审法院指定的期间提交库存侵权商品的数量及型号的库存清单,但鉴于一审法院已要求广州马自达停止涉案侵权行为,且马自达株式会社也没有举证证实广州马自达尚有库存侵权商品、侵权标识以及宣传材料的具体存在地点和数量,故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二条之规定,由马自达株式会社承担举证不能的法律后果。一审法院对马自达株式会社的该项诉求亦不予支持。

至于马自达株式会社要求广州马自达在《羊城晚报》、《汽车杂志》上刊登致歉声明的诉求问题。虽然商标专用权是财产权,但广州马自达的持续性侵权行为明显带有恶意,且已给相关消费公众造成混淆,为消除不良影响,广州马自达应在报刊上刊登致歉声明。但鉴于广州马自达的注册地和主要经营地在广州,故广州马自达仅需在《羊城晚报》除中缝位置外刊登声明,公开向马自达株式会社致歉,以消除侵权行为的不良影响。一审法院对马自达株式会社主张在《汽车杂志》上刊登声明的请求不予接纳。

至于赔偿金额的确定问题。因马自达株式会社所举证据无法证实广州马自达侵权行为致其遭受的实际损失以及广州马自达由此获得的利益。广州马自达作为实体店铺和微信商城的经营者,没有向一审法院提供财务账本、财务报表,也没有提供库存侵权商品的清单。据此,马自达株式会社请求一审法院在法定赔偿金额范围内予以酌定。一审法院综合考虑广州马自达在微信商城开设网店展示的商品数量、交易金额,结合马自达株式会社证据保全的产品以及广州马自达在本案诉讼过程中仍不断通过实体店铺及微信网络平台继续销售涉案侵权汽车零部件商品的行为,故广州马自达的侵权主观恶意明显,侵权持续时间长。同时考虑广州马自达的注册资本,马自达株式会社注册商标的知名度、正品零部件的零售价格以及马自达株式会社为制止侵权行为所支付的合理开支费用等因素,一审法院酌情广州马自达承担的赔偿金额为人民币2000000元,且广州马自达需承担马自达株式会社为制止侵权行为所产生的合理维权费用人民币98000元。马自达株式会社主张索赔数额超过上述酌定部分的诉讼请求,一审法院不予支持。

综上,一审法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第四十八条、第五十七条第(二)项、第(三)项、第(七)项,第六十三条以及《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商标法修改决定施行后商标案件管辖和法律适用问题的解释》第九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商标民事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六条第二款、第十七条第三款规定,判决:一、广州马自达立即停止在实体店铺招牌、店内装潢、名片及交易文件上使用涉案侵犯马自达株式会社享有对注册号为第956111号“”、第3499713号“”、第964429号“”、第3499716号“”、第1017086号“”、第1113848号“”、第4545329号“”、第4545346号“”、第135803号“”、第4402910号“”注册商标专用权的标识。二、广州马自达立即停止在微信商城上开设的“马自达汽配高等级壳牌”网店内使用涉案侵犯马自达株式会社享有对注册号为第4545260号“马自达”、第956111号“”、第3499713号“”、第964429号“”、第3499716号“”、第1017086号“”、第1113848号“”、第4545329号“”、第3028061号“马自达”、第4545346号“”、第4545271号“马自达”、第135803号“”、第4402910号“”、第3027862号“马自达”注册商标专用权的标识。三、广州马自达立即停止销售涉案侵犯马自达株式会社享有对第1017086号“”,第1113848号“”、第4545329号“”注册商标专用权的机油格商品。四、广州马自达立即停止销售涉案侵犯马自达株式会社享有对第4545346号“”、第135803号“”注册商标专用权的右侧雾灯商品。五、广州马自达立即停止销售涉案侵犯马自达株式会社享有对第135803号“”、第4402910号“”注册商标专用权的刹车组件商品。六、广州马自达立即停止销售涉案侵犯马自达株式会社享有对第135803号“”、第4545329号“”注册商标专用权的冷气格商品。七、广州马自达立即停止销售涉案侵犯马自达株式会社享有对第135803号“”、第4402910号“”注册商标专用权的气囊商品。八、广州马自达立即停止销售涉案侵犯马自达株式会社享有对第135803号“”注册商标专用权的火花塞商品。九、广州马自达立即停止销售涉案侵犯马自达株式会社享有对第964429号“”、第3499716号“”注册商标专用权的发动机润滑油商品。十、广州马自达应于判决发生法律效力之日起十日内,在《羊城晚报》除中缝位置外就涉案第4545260号“马自达”、第956111号“”、第3499713号“”、第964429号“”、第3499716号“”、第1017086号“”、第1113848号“”、第4545329号“”、第3028061号“马自达”、第4545346号“”、第4545271号“马自达”、第135803号“”、第4402910号“”、第3027862号“马自达”商标的侵权行为登文向马自达株式会社刊登致歉声明(声明内容需经法院审核,逾期不履行的,法院将在有关媒体公布判决主要内容,费用由广州马自达负担)。十一、广州马自达应于判决发生法律效力之日起十日内赔偿经济损失人民币2000000元给马自达株式会社。十二、广州马自达应于判决发生法律效力之日起十日内赔偿维权费人民币98000元给马自达株式会社。十三、驳回马自达株式会社的其他诉讼请求。案件受理费人民币30800元,由马自达株式会社负担人民币4630元,广州马自达负担人民币26170元。

本院经审理查明,除本院另查明的事实外,一审法院查明的其他事实基本清楚,本院予以确认。

本院另查明以下事实:

1980年3月25日,东洋工业株式会社申请注册了第135808号“馬自達”注册商标,核定使用商品是第19类汽车、汽车部件和附件、船舶、飞机,后核准分类转为第12类;1985年1月17日,商标注册人变更为马自达株式会社,该商标最新核准续展注册是2010年3月25日至2020年3月24日。第3027862号“马自达”商标是马自达株式会社于2001年11月30日申请,2003年3月7日被核准注册,续展后专用权期限是2013年3月7日至2023年3月6日;第3028061号“马自达”商标是马自达株式会社于2001年11月30日申请,2003年6月28日被核准注册,续展后专用权期限是2013年6月28日至2023年6月27日;第4545260号“马自达”商标是马自达株式会社于2005年3月17日申请,2008年7月28日被核准注册,专用权期限是2008年7月28日至2018年7月27日;第4545271号“马自达”商标是马自达株式会社于2005年3月17日申请,2012年2月7日被核准注册,专用权期限是2012年2月7日至2022年2月6日;第964429号“”商标是马自达株式会社于1995年7月5日申请,1997年3月21日被核准注册,续展后专用权期限是2017年3月21日至2027年3月20日。第4545271号“马自达”商标的核定使用商品第11类包括车辆照明设备、冷冻设备和机器、空气调节装置、车辆用空调器等。第3027862号“马自达”商标的核定使用商品第12类包括陆地车辆用制动装置、陆地车辆缓冲装置、安全装置等。

根据在香港特别行政区的公司注册处查册的记录,英之杰汽车服务有限公司于1947年4月24日成立,于1992年11月19日更名为万事得汽车(南中国)有限公司(MAZDAMOTORS(SOUTHCHINA)LIMITED),于2002年1月25日更名为万事得汽车(香港)有限公司(MAZDAMOTORS(HONGKONG)LIMITED),于2012年3月29日更名为英之杰汽车服务有限公司。英之杰香港有限公司于1976年5月11日成立,于1992年9月17日更名为万事得汽车(香港)有限公司(MAZDAMOTORS(HONGKONG)LIMITED),于2002年1月25日更名为万事得汽车(南中国)有限公司(MAZDAMOTORS(SOUTHCHINA)LIMITED),于2012年4月13日更名为英之杰南中国有限公司,于2016年8月31日更名为英之杰香港有限公司。马自达株式会社对于2004年以前与上述两公司存在合作关系予以认可;并称与万事得汽车(香港)有限公司的合作关系于2011年12月31日终止,但马自达株式会社称从未授权许可上述两公司享有许可他人使用马自达株式会社的商标的权利。

广州马自达于1995年5月8日成立,在2004年9月30日之前作为特约经销商获得马自达株式会社授权许可使用其商标。在1995年至2004年期间,直接由马自达株式会社签署的授权文件及协议包括:(1)1995年12月20日,马自达株式会社、广州马自达、万事得汽车(南中国)有限公司以及东棉自动车株式会社共同签订的《关于销售马自达纯正配件和用品的协议书》,约定广州马自达通过马自达株式会社指定的日本贸易商社东棉自动车株式会社购买马自达纯正配件和用品,有效期至1996年3月31日。(2)1995年12月20日,马自达株式会社向广州马自达出具一份《万事得汽车商标[MAZDA]使用许可书》,许可其使用马自达株式会社的商标,许可期限为一年;并且马自达株式会社向广州马自达颁发了一块《马自达纯正部品特约经销中心》牌匾。(3)2003年11月27日,马自达株式会社、广州马自达、万事得汽车(南中国)有限公司以及株式会社东棉共同签订的《关于马自达纯正零部件的供给及销售的备忘录》,主要内容是马自达株式会社与广州马自达于1995年12月20日签订一份“关于马自达纯正零部件销售的协议书”,在原协议书有效期间内,广州马自达为马自达特约零部件销售店,马自达株式会社通过日本的贸易商社株式会社东棉(2003年10月1日接替东棉汽车公司的地位)向广州马自达提供马自达纯正零部件,原协议书第8条规定的有效期结束后仍然按照与原协议书规定的相同条件继续进行交易,本备忘录中更改原协议书的有效期至2004年9月30日,协议书以该期限到期为终止等。至于万事得汽车(南中国)有限公司在1995年至2004年期间向广州马自达出具的文件及颁发的牌匾情况与一审法院查明一致。

在2004年9月30日之后,广州马自达辩称其为了经销马自达株式会社的商品,有权在店铺招牌、名片、交易文件以及微信商城的网店等继续使用马自达株式会社的商标,提交了以下证据:(1)《关于马自达纯正零部件的供销合同》,该合同约定有效期是自2006年1月1日起1年,其中甲方为广州马自达(签约代表是王树庆),乙方为马自达株式会社海外市场服务部(以下简称“马自达海外服务部”,签约代表是古月克司),证明人为万事得汽车(香港)有限公司(签约代表是黄xx)。广州马自达的法定代表人王树庆在甲方一栏处签名,马自达海外服务部签名是外文,无法确定是“古月克司”,万事得汽车(香港)有限公司的签约代表是黄xx。(2)2007年10月2日,万事得汽车(南中国)有限公司向广州马自达出具的《万事得汽车的商标‘MAZDA’的使用许可书》,内容包括“在贵店在中国境内销售万事得汽车用零部件和用品之际,现向贵店赐予使用万事得汽车公司(日本)所有的商标‘MAZDA’‘马自达’‘’的非独家性权利。”(3)2005年至2011年5月的合同及进口协议、单据等证据,广州马自达用以证明仍然不断从万事得汽车(香港)有限公司进口马自达汽车配件产品,最后一次进口马自达正品汽车配件的时间是2011年5月。广州马自达称至今仍然有上述库存的马自达正品汽车配件,并提供了记录部分库存商品的光盘。

根据(2014)沪卢证经字第2237号公证书及拆封实物,马自达株式会社于2014年7月24日购买了本案被诉侵权的8种商品,分别是机油格、右侧雾灯总成、刹车组件、冷气格、气囊、火花塞、机油、发动机润滑油。在购买同时发现广州马自达在登记经营的商铺招牌上使用“马自达公司”、“”、“”;在服务台上使用了“”标识;在名片上使用了“”、“”标识以及“马自达纯牌机油总代理”、“马自达纯牌配件广州代理”等字样。上述8种商品及其外包装包含以下被诉侵权标识:(1)机油格的外包装上使用了“”、“”标识,没有“马自达公司”标识;同时机油格上也有“”、“”标识。(2)右侧雾灯总成的外包装上使用了“”、“”标识,以及“马自达公司纯正部品”的标贴,其中“马自达公司”字体大于“纯正部品”字体,并且二者之间有空格。(3)刹车组件的外包装上没有使用“”、“”标识,使用了“马自达公司纯正部品”的标贴,其中“马自达公司”字体大于“纯正部品”字体,并且二者之间有空格。二审庭审中广州马自达对此认为,上述“马自达公司纯正部品”的标贴即使是广州马自达贴上去的,其用意也并非用于指示商品来源,仅用于表明广州马自达在销售该商品。此外,在刹车组件商品上有与长春一汽四环集团有限公司申请的第780597号图形商标基本相同的图形。(4)冷气格的外包装上使用了“”、“”标识,以及“马自达公司纯正部品”的标贴,其中“马自达公司”字体大于“纯正部品”字体,并且二者之间有空格。(5)气囊上使用了“”标识,外包装上使用了“马自达公司纯正部品”的标贴,其中“马自达公司”字体大于“纯正部品”字体,并且二者之间有空格。(6)火花塞的外包装上使用了“”、“”标识,没有“马自达公司”标识;并且火花塞上也有“”标识。(7)机油上正面显著位置放大突出使用了字体大小一致的“马自达公司纯牌机油”文字;(8)发动机润滑油上使用了“”、“”标识,没有“马自达公司”标识。广州马自达辩称公证书中的发票附单上的产品编码与拆封的实物编码不一致,认为(2014)沪卢证经字第2237号公证书不能作为本案的定案依据;马自达株式会社则认为广州马自达销售时出具的清单打印可能有错误,被诉侵权商品及其外包装要以拆封的实物为准。

结合马自达株式会社二审庭审陈述及庭后提交的代理词,马自达株式会社明确其主张涉案机油格上的侵权标识是“”、“”;右侧雾灯总成上的侵权标识是“马自达”、“”、“”;刹车组件商品上的侵权标识是“马自达”;冷气格上的侵权标识是“马自达”、“”、“”;气囊上的侵权标识是“马自达”、“”;火花塞上的侵权标识是“”、“”;机油上的侵权标识是“马自达公司纯牌机油”字样中的“马自达”;发动机润滑油上的侵权标识是“”、“”。

二审中,广州马自达辩称上述8种商品除了机油是广州马自达生产销售的以外,其余7种均有合法来源,分别是:(1)机油格购自海南成林贸易有限公司;(2)右侧雾灯总成购自广州天河区盛昌汽配有限公司;(3)刹车组件购自广州市征明汽配有限公司;(4)冷气格购自广州天河区盛昌汽配有限公司;(5)气囊购自广州市宜安贸易有限公司;(6)火花塞购自广州加忠贸易有限公司;(7)发动机润滑油购自海南成林贸易有限公司。广州马自达提交了发票和货物清单,但发票和货物清单上没有与7种被诉侵权商品对应的产品图样和产品型号;也没有其他证据证明广州马自达在购入以上商品时曾经审查过这些商品都是获得马自达株式会社授权合法使用涉案商标的正品,只是称其根据多年的经销马自达商品的经验进行购买的。

2017年9月4日,广东省工商行政管理局作出粤工商复决字[2017]第104号行政复议决定书,认为广州市工商行政管理局作出的穗工商市分经处字[2007]012号《行政处罚决定书》存在事实不清、证据不足和程序违法的情形,依法撤销穗工商市分经处字[2007]012号《行政处罚决定书》。

本院认为,本案属于侵害商标权纠纷,根据双方当事人上诉及答辩的意见,二审审理的主要焦点问题为:1.本案认定被诉侵权行为的事实依据;2.广州马自达在8种被诉商品上是否存在使用涉案商标构成侵权的行为;3.广州马自达在实体店铺招牌、店内装潢、名片、交易文件以及微信商城的网店内是否存在使用涉案商标构成侵权的行为;4.在构成侵害商标权的情况下,广州马自达应承担何种的侵权责任以及广州马自达所作的诉讼时效抗辩是否成立。

一、关于本案认定被诉侵权行为的事实依据的问题。首先,穗工商市分经处字[2007]012号《行政处罚决定书》因存在事实不清、证据不足和程序违法的情形,已被广东省工商行政管理局撤销,因此上述处罚决定不应再作为本案的定案依据。其次,关于(2014)沪卢证经字第2237号公证书,虽然存在该公证书中发票附单上的产品编码与当庭拆封的实物编码不一致的情形,但是由于当庭拆封的实物与公证书中实物照片互相对应一致,而发票附单则是广州马自达在公证购买过程中单方开具的,当发票附单上的产品编码与实物编码不一致时,本案被诉侵权商品应当以公证购买的实物为准。因此,(2014)沪卢证经字第2237号公证书及公证购买的实物应作为本案的定案依据,对于广州马自达上诉认为(2014)沪卢证经字第2237号公证书不能作为本案的定案依据的意见,本院不予采纳。再次,关于(2014)沪卢证经字第3220号公证书,该公证书主要涉及2014年10月广州马自达在微信商城的网店是否存在使用涉案商标侵权的行为,因此也应作为本案的定案依据。综上,本院在二审中根据(2014)沪卢证经字第2237号公证书及公证购买的实物、(2014)沪卢证经字第3220号公证书,以其中所涉商标使用的情形分两部分审查一审法院认定广州马自达所构成的侵害商标权行为是否正确的问题,一是广州马自达在8种被诉商品上是否存在使用涉案商标构成侵权的行为,二是广州马自达在实体店铺招牌、店内装潢、名片、交易文件以及微信商城的网店内是否存在使用涉案商标构成侵权的行为。

二、关于广州马自达在8种被诉商品上是否存在使用涉案商标构成侵权的行为,经查,根据(2014)沪卢证经字第2237号公证书及公证购买的机油格、右侧雾灯总成、刹车组件、冷气格、气囊、火花塞、机油、发动机润滑油8种商品,其中以下商品及外包装上的标识一审法院查明有错误,本院予以纠正:一是刹车组件的外包装标签上没有一审法院查明的使用了“”、“”标识;二是气囊上使用了“”标识,但是气囊的外包装标签上没有一审法院查明的使用了“”标识。其中以下商品及外包装上的标识字样一审法院查明有遗漏,本院予以补充:右侧雾灯总成、刹车组件、冷气格、气囊4种商品的外包装上有“马自达公司纯正部品”的标贴,其中“马自达公司”字体大于“纯正部品”字体,并且二者之间有空格。

本案中,马自达株式会社上诉主张除了一审判决认定的侵权以外,广州马自达在上述右侧雾灯总成、刹车组件、冷气格、气囊、机油5种不同商品上使用“马自达”的行为侵害第4545260号、第3028061号、第4545271号、第3027862号“马自达”注册商标专用权,并且广州马自达在其生产销售的机油上使用的“马自达”除侵害以上商标权外,同时侵害了第964429号“”、第3499716号“”注册商标专用权,一审法院却对此未作侵权认定。

对此,本院认为,在进一步审查认定前首先要确定广州马自达上述行为应当依据商标侵权还是不正当竞争进行审查,如属于不正当竞争范畴的纠纷,不属于本案审理范围,则一审法院不予处理是正确的。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第四十八条、第五十七条的规定,直接侵害商标权的行为属于因商标使用而使相关公众对商品的来源产生误认或者认为其来源与权利人注册商标的商品有特定联系而容易导致混淆的侵权行为,其中商标使用必须发生在商业活动中,并发挥识别区分商品来源的功能。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第五十八条规定,将他人注册商标、未注册的驰名商标作为企业名称中的字号使用,误导公众,构成不正当竞争行为的,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反不正当竞争法》处理;该条规定的将商标作为企业名称中字号使用的行为,应作有别于具有识别商品来源功能的商标使用行为的理解,如规范使用企业名称全称的情形;若被诉行为属于商标使用行为,如将与他人注册商标相同或者相近似的文字作为企业的字号在相同或者类似商品上突出使用,则应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第五十七条第(七)项、《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商标民事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一条等规定,审查该商标使用行为是否侵害商标权。针对本案的具体情形,根据《企业名称登记管理规定》第七条、第二十条的规定,企业名称是由行政区划、字号、行业或者经营特点、组织形式等基本要素构成,一般情况下企业的印章、银行账户、牌匾、信笺所使用的名称应当与登记注册的企业名称相同。在涉案“”、“马自达”商标知名度很高的情况下,若广州马自达只是为了说明其属于右侧雾灯总成、刹车组件、冷气格、气囊商品的销售商或者涉案机油商品生产商的身份而使用自己的企业名称,至少应当在商品上谨慎地、规范地使用企业名称全称;假如广州马自达以规范方式使用企业名称,则广州马自达的行为是否仍然构成不正当竞争,不属于本案侵害商标权诉讼的审查范围。但是,右侧雾灯总成、刹车组件、冷气格、气囊外包装上的标识使用方式是“马自达公司”字体大于“纯正部品”字体,同时二者之间留有空格,明显突出了“马自达公司”的文字;而在机油商品正面显著位置放大突出使用“马自达公司纯牌机油”的文字,虽然机油上还有广州马自达注册的第5298754号“椭圆内置棱形”图形商标,并且“马自达公司纯牌机油”的文字大小一致,但是对于相关公众而言,以上文字容易被理解为“马自达公司纯正品牌机油”,同时鉴于涉案商标具有很高的知名度,机油商品正面显著位置的文字中的“马自达”具有商业标识的显著性并足以发挥区分商品来源的功能,容易导致相关公众误认为该机油商品来源于马自达株式会社。因此,以上商品使用的“马自达”均属于具有识别商品来源功能的商标法意义上的使用;即使其中存在广州马自达使用其字号的情形,也应属于仅保留企业名称中与涉案“马自达”商标相同的字号部分,将其它部分予以简化的不规范突出使用字号行为,应当根据商标侵权的路径进行审查。

(一)关于马自达株式会社上诉所涉的机油商品是否侵害马自达株式会社涉案商标权的问题,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商标民事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一条、第十二条的规定,结合商品的功能、用途、生产部门、销售渠道、消费对象等要素,以相关公众对商品的一般认识综合判断,广州马自达自己生产销售的机油与第964429号“”、第3499716号“”商标的核定使用商品第4类的工业油、机油等属于同类或类似商品,但与第4545260号、第3028061号、第4545271号、第3027862号“马自达”注册商标的核定使用商品均不构成同类或类似商品,由于本案马自达株式会社不主张驰名商标保护,因此广州马自达生产销售的机油上使用的“马自达”未侵害马自达株式会社的第4545260号、第3028061号、第4545271号、第3027862号“马自达”注册商标专用权。至于广州马自达在机油上使用的“马自达”是否侵害马自达株式会社第964429号“”商标权,涉及英文商标与中文标识的近似问题,本院主要考虑英文商标的知名度和显著性、英文商标与中文标识的对应性、权利人同时使用英文商标与中文标识的情况、相关公众对于英文商标与中文标识使用的认知能力和认可程度等要素进行判定。第一,从英文商标自身的知名度和显著性而言,第964429号“”商标早于1997年核准注册,而且马自达株式会社及其关联公司进入中国市场后在商业活动中在汽车、汽车配件等相关产品长期广泛使用“”、“马自达”等商标,并有“”商标曾被评为驰名商标的记录,虽然同一主体在不同类别上注册的相同标识的注册商标专用权是相互独立的,但商标所承载的商誉是可以承继的,同一主体在不同类别上注册的相同标识的注册商标的知名度可以产生幅射的效果,因此根据现有证据足以认定第964429号“”商标具有很高的知名度和显著性。第二,从英文商标与中文标识的对应性而言,“”英文与“马自达”中文的关联性和对应性可以从英译中和中译英两个角度的释义及发音进行考量,“”英文除了马自达汽车没有其他中文释义,两者的释义存在一一对应关系;同时根据发音习惯来看,“”无论是按英文朗读习惯还是汉语拼音来朗读均很容易与“马自达”形成对应关系,反之亦然,因此对于中国大陆地区的相关公众而言,英文“”商标与中文“马自达”之间属于稳定唯一对应关系。第三,马自达株式会社同时享有并长期广泛使用“”、“马自达”商标,且“马自达”同时也是其企业字号,通过使用为相关公众所熟知,相关公众很容易将二者直接对应起来。综上,当“”与“马自达”使用在同类或者类似商品上时,相关公众施以一般注意力,很容易误以为商品来自于同一主体或者两者之间存在特定联系而造成混淆。至于广州马自达辩称以上属于其在经营中正当使用其在先字号的行为,本院认为,第964429号“”商标于1995年7月5日申请,于1997年3月21日核准注册,故比起上述商标申请注册而言广州马自达成立在先,但是,即使广州马自达仍然能继续维持马自达株式会社的特约经销商身份至今,当广州马自达在商品上将“马自达”字号作商标使用时,至少也应当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第五十九条第三款的规定,仅应在其作为经销商的原有范围内使用;但是广州马自达却在自已生产销售的类似商品上使用与马自达株式会社近似的商标,明显属于超越经销商身份和原有使用范围的恶意使用行为,将破坏商标的识别功能,故广州马自达在其生产销售的机油上使用“马自达”侵害了马自达株式会社第964429号“”商标权,一审判决对该部分未认定为侵权行为有误,本院予以改判。至于马自达株式会社认为“马自达”标识与“”商标也构成近似、广州马自达的上述行为同时也侵害其第3499716号“”商标权的主张,依据不充分,本院不予采纳。

(二)关于马自达株式会社上诉所涉的右侧雾灯总成、刹车组件、冷气格、气囊另外4种商品是否侵害涉案“马自达”中文商标权的问题,其中,右侧雾灯总成与第4545271号“马自达”商标核定使用商品第11类的车辆照明设备商品同类;刹车组件与第3027862号“马自达”商标核定使用商品第12类的陆地车辆用制动装置等商品类似;冷气格与第4545271号“马自达”商标核定使用商品第11类的冷冻设备和机器、空气调节装置、车辆用空调器等商品类似;气囊与第3027862号“马自达”商标核定使用商品第12类的陆地车辆缓冲装置、安全装置等商品类似。并且,根据广州马自达的陈述,(2014)沪卢证经字第2237号公证书所涉的机油格、右侧雾灯总成、刹车组件、冷气格、气囊、火花塞、发动机润滑油这7种商品并非来自于1995年至2004年双方合作期间马自达株式会社曾指定的正品提供商万事得汽车(香港)有限公司、万事得汽车(南中国)有限公司,不属于广州马自达与马自达株式会社合作期间留下的库存正品,而是广州马自达通过其他渠道购买的。因此,广州马自达必须证明其购入的这些商品属于马自达株式会社授权许可合法使用其商标的商品,否则在这些商品上使用马自达株式会社的商标构成侵权。本案中,广州马自达提供的关于以上7种被诉侵权商品来源的证据是发票和货物清单,但发票和货物清单上没有与这些被诉侵权商品实物对应的产品图样和产品型号,仅凭以上单据无法证明其来源于马自达株式会社或其授权许可的销售商。而且,更为关键的是,广州马自达曾作为马自达株式会社的特约经销商,对于经马自达株式会社授权许可使用其商标的正品所应附的商标证明材料应当非常清楚,但广州马自达却没有证据证明其在购入以上商品时,曾经审查过这些商品确属于马自达株式会社授权许可合法使用其商标的商品,仅仅称其根据多年经销马自达商品的经验进行购买的。因此,在广州马自达不能证明右侧雾灯总成、刹车组件、冷气格、气囊商品属于马自达株式会社授权使用涉案商标的商品时,无论“马自达公司纯正部品”的标贴是广州马自达购入时已附有还是广州马自达自行贴附的,广州马自达均不得依据商标权利穷竭原则进行抗辩,马自达株式会社上诉认为广州马自达未经其授权许可,擅自销售的右侧雾灯总成、刹车组件、冷气格、气囊商品侵害其上述涉案“马自达”商标的理由成立,本院予以支持;一审判决对该部分未认定为侵权行为有误,本院予以改判。

(三)除了马自达株式会社上诉所涉的以上侵权认定以外,关于广州马自达上诉所涉的一审判决已作认定的机油格、右侧雾灯总成、刹车组件、冷气格、气囊、火花塞、发动机润滑油这7种商品侵害涉案“”、“”商标权是否正确的问题,结合前述广州马自达不能证明这些商品属于马自达株式会社授权合法使用涉案商标的商品等理由,本院分别作出以下认定:1.机油格及其外包装上使用了“”、“”,一审判决认定的侵权行为正确,本院予以维持。2.右侧雾灯总成外包装上使用了“”、“”,一审判决认定的侵权行为正确,本院对该部分予以维持。3.刹车组件的外包装标签上虽然没有一审法院查明的使用了“”、“”标识,但根据前述关于英文商标与中文标识近似的认定理由,刹车组件外包装上使用的“马自达”与第135803号“”商标构成近似,因此一审判决认定广州马自达侵害第135803号“”商标权正确,本院对该部分予以维持;但一审判决认定广州马自达销售刹车组件侵害第4402910号“”商标权,依据不充分,本院予以改判。4.冷气格的外包装上使用了“”、“”,一审判决认定的侵权行为正确,本院予以维持。5.气囊上使用了“”标识,虽然气囊的外包装上没有一审法院查明的使用了“”标识。然而根据前述关于英文商标与中文标识近似的认定理由,气囊外包装上使用的“马自达”与第135803号“”商标构成近似,因此一审判决认定的侵权行为正确,本院对该部分予以维持。6.火花塞及外包装上使用了“”、“”,一审判决认定的侵权行为正确,马自达株式会社亦未对此上诉,本院予以维持。7.发动机润滑油上使用了“”、“”,一审判决认定的侵权行为正确,本院予以维持。

至于广州马自达就机油格、右侧雾灯总成、刹车组件、冷气格、气囊、火花塞、发动机润滑油7种商品所作的合法来源抗辩,根据前述内容,从客观上而言,广州马自达提供的发票和货物清单因没有产品图样和型号无法与被诉侵权商品实物相对应;从主观上而言,当没有证据证明这些商品已获得马自达株式会社的商标授权时,曾作为马自达商品经销商的广州马自达应当知道在商品或外包装上使用马自达株式会社的涉案商标构成侵权,因此广州马自达的合法来源抗辩不成立,本院不予采纳。

三、关于广州马自达在实体店铺招牌、店内装潢、名片、交易文件以及微信商城的网店内是否存在使用涉案商标构成侵权的行为,经查,马自达株式会社在一审诉讼请求中未提出关于交易文件存在商标侵权的主张,一审查明事实中也未涉及交易文件侵权的内容,因此一审法院判决广州马自达停止在交易文件上使用侵权标识的判项有误,本院予以纠正。根据(2014)沪卢证经字第2237号公证书,广州马自达在其登记经营的商铺招牌上使用“马自达公司”、“”、“”;在服务台上使用了“”标识;在名片上使用了“”、“”标识以及“马自达纯牌机油总代理”、“马自达纯牌配件广州代理”字样;根据(2014)沪卢证经字第3220号公证书,广州马自达在微信商城“马自达汽配、高等级壳牌”网店的网页上使用了“”、“”标识以及“马自达汽配商城”、“微信马自达”等文字信息。根据前面认定8种侵权商品部分已论述过的关于依据商标侵权还是不正当竞争进行审查认定的理由,结合《企业名称登记管理规定》第七条、第二十条的规定,广州马自达在实体店铺招牌、店内装潢、名片以及微信商城的网店内使用“”、“”、“马自达”的上述全部行为,均属于具有识别商品来源功能的商标法意义上的使用,应当根据商标侵权的路径进行审查;其中,在实体店铺招牌、店内装潢、名片以及微信商城的网店内使用“马自达”的行为属于仅保留企业名称中与涉案“马自达”商标相同的字号部分,将其它部分予以简化的不规范突出使用字号行为。

对此,广州马自达在上诉中辩称,结合双方当事人十几年来合作的情况交易习惯,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四十九条表见代理的规定,广州马自达有理由相信万事得汽车(南中国)有限公司就是马自达株式会社的代表,2004年之后根据万事得汽车(南中国)有限公司的授权,广州马自达有权在授权书范围内使用马自达株式会社的商标标识,广州马自达不构成商标侵权。本院认为,根据现有证据显示,广州马自达在2004年9月30日之前作为特约经销商获得马自达株式会社授权许可使用其商标,万事得汽车(南中国)有限公司和万事得汽车(香港)有限公司(以下统称香港万事得)也是马自达株式会社的合作方,向广州马自达提供马自达株式会社的正品配件。但是,涉及到涉案商标授权许可使用的问题,虽然1995年至2004年期间香港万事得曾向广州马自达出具过多份《万事得汽车商标[MAZDA]使用许可书》,但广州马自达仍然与马自达株式会社签订了1995年的《关于销售马自达纯正配件和用品的协议书》、《万事得汽车商标[MAZDA]使用许可书》、2003年的《关于马自达纯正零部件的供给及销售的备忘录》,对1995年至2004年期间的商标授权使用问题作出约定。在没有证据证明香港万事得享有许可他人使用马自达株式会社的商标的权利的情况下,根据1995年至2004年期间的授权过程,广州马自达应当清楚凡涉及到涉案商标授权许可使用的问题,必须经过马自达株式会社的签章许可才发生效力。因此,广州马自达以无法证明经过马自达株式会社有效签章的2006年《关于马自达纯正零部件的供销合同》、2007年香港万事得单方出具的《万事得汽车的商标‘MAZDA’的使用许可书》作为其主张继续获得商标授权许可的依据不成立,本院不予采纳。至于2004年9月30日之后直到2011年5月,即使广州马自达仍然从香港万事得购入合法使用马自达株式会社商标的商品,只能证明其可以依据商标权利穷竭原则作为普通销售商对外继续销售此类汽车配件正品以及为了说明其作为普通销售商身份而合理使用商标;但除此以外,在未经马自达株式会社授权许可的情况下,广州马自达不得在商业活动中超越普通销售商的范围擅自使用马自达株式会社的涉案商标,令相关公众产生广州马自达仍然是马自达株式会社的特约经销商、广州马自达销售的所有商品均来自于马自达株式会社等混淆可能。根据本案的证据,在2014年公证时,广州马自达早已不属于马自达株式会社授权的特约经销商,距离最后一次从香港万事得购入合法使用马自达株式会社商标的商品也已超过3年,双方没有再就商标授权事宜进行磋商达成新的授权;而广州马自达销售的商品除了其所述来自于马自达株式会社的库存正品外,还有其生产的机油商品以及另有其他来源的前述被诉侵权商品,因此广州马自达在实体店铺招牌、店内装潢、名片以及微信商城的网店内使用涉案商标的行为既已丧失商标授权许可的基础,也明显超越了普通销售者的合理范围,破坏了商标的识别功能,容易导致相关公众产生混淆,难言正当、合法、善意。

广州马自达又在上诉中辩称涉案第454(广州知识产权律师网)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