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飞娱乐股份有限公司与绍兴市上虞区雅风伞业有限公司著作权权属、侵权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真实案例481字数 1871阅读模式

绍兴市上虞区人民法院

著作权权属、侵权纠纷一审判决书

原告:奥飞娱乐股份有限公司,住所地广东省汕头市澄海区文冠路中段奥迪工业园,统一社会信用代码91440500617557490G。
法定代表人:蔡东青,系董事长。
委托诉讼代理人:高嘉航,广东继晟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绍兴市上虞区雅风伞业有限公司,住所地浙江省绍兴市上虞区崧厦新下湖村,统一社会信用代码913306040641531535。
法定代表人:郭军。

综上,根据上述审查确认的证据以及当事人的陈述,本院认定事实如下:
2013年9月16日,广东省版权局对名称为“玩具-Donnie(飞机形态)、“玩具-Dizzy(机器人形态)、“玩具-Jerome(机器人形态)”、“玩具-Jerome(飞机形态)”、“玩具-Jett(机器人形态)”、“玩具——Paul(机器人形态)”、的美术作品进行了著作权登记,登记证号为:粤作登字-2013-F-00004092、粤作登字-2013-F-00004083、粤作登字-2013-F-00004087、粤作登字-2013-F-00004085、粤作登字-2013-F-00004089、粤作登字-2013-F-00004114均载明作者为李信业,著作权人为广东奥飞动漫文化股份有限公司,首次出版日期为2013年2月1日。2016年3月8日,广东奥飞动漫文化股份有限公司变更企业名称为奥飞娱乐股份有限公司。
2020年4月23日,根据原告举报,绍兴市上虞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对被告的实际经营位置上虞区崧厦街道沥河路太平庵工业园区进行检查,在其厂房内,发现印有“超级飞侠”卡通人物图样成品伞131把,执法人员对该131把成品伞进行扣押,并将《实施行政强制措施决定书》以及《场所、设施、财务物品扣押清单》进行送达。2020年6月8日,因上述行为涉嫌侵犯著作权,不属于绍兴市上虞区市场监督管理局管辖,故该局将案件以及扣押物品移送至绍兴市上虞区文化广电旅游局,绍兴市上虞区文化广电旅游局根据调查作出(虞)文罚字【2020】8号行政处罚决定书,认为雅风公司在未取得著作权人奥飞公司的许可的情况下,所销售的童伞上印制的图案与奥飞公司享有著作权的六种美术作品构成实质性相似等,作出没收侵权复制品131把童伞以及罚款1500元的行政处罚。
另查明,原告为本案诉讼,已支出律师差旅费1403元。

本院认为:原告系涉案美术作品的著作权人,且该作品已公开发表,其权利受我国法律保护。经庭审比对,被诉侵权产品上的形象,在整体造型与原告涉案美术作品的形象基本相同,构成著作权法意义上的实质性相似。被告未经原告许可,销售被诉侵权产品,侵害了原告相关美术作品的复制权、发行权,应承担侵权的民事责任。关于被告是否涉案侵权产品生产者。本院认为,涉案侵权产品系在被告厂区内查获的,且被告的营业执照中包含“伞制造、加工、销售”,虽然被告法定代表人在调查笔录里称涉案侵权产品系其从案外第三人处购得,但其未能提供相应进货票据予以证实,故本院认定被告系案涉侵权产品的生产者。被告应承担停止侵权并赔偿损失的民事责任。原告明确主张按照法定赔偿计算,本院综合考虑涉案作品的知名度、被告侵权行为的性质、主观过错程度、原告为制止侵权所支出的合理费用等因素酌定赔偿数额为25000元。被告经本院传票传唤,无正当理由未到庭,依法可作缺席判决。综上,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第九条、第十条、第四十八条第(一)项、第四十九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著作权民事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七条第一款、第二十五、第二十六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款、第一百四十四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被告绍兴市上虞区雅风伞业有限公司立即停止生产、销售侵犯原告奥飞娱乐股份有限公司涉案美术作品著作权的产品;
二、被告绍兴市上虞区雅风伞业有限公司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五日内赔偿原告奥飞娱乐股份有限公司经济损失(含为制止侵权支出的合理费用)25000元;
三、驳回原告的其他诉讼请求。
如果被告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案件受理费5800元,依法减半收取2900元,由原告负担1330元,被告负担1570元。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浙江省绍兴市中级人民法院。

审判员王琳
书记员诸佳怡

2020-11-24

(本文来自于网络,相关当事人如有异议,请短信联系我们删除)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