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蓬与石敏、吴钰萍特许经营合同纠纷一案民事二审判决书

真实案例743字数 5478阅读模式

广东省江门市中级人民法院

特许经营合同纠纷二审判决书

上诉人(原审被告):黄蓬,女,1988年10月5日出生,汉族,住广东省江门市蓬江区。
委托诉讼代理人:叶健红,广东国晖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石敏,男,1980年10月9日出生,汉族,住江苏省无锡市南长区。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吴钰萍,女,1982年2月14日出生,汉族,住江苏省无锡市南长区。
两被上诉人的委托诉讼代理人:陆燕妮,广东广瀚律师事务所律师。
两被上诉人的委托诉讼代理人:肖洁仪,广东广瀚律师事务所律师。

石敏、吴钰萍辩称,一审法院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应当维持原判。1.关于加盟金的问题,根据加盟商共同反映,签订《特许经营加盟协议书》、交付加盟金时黄蓬均要求各加盟商缴纳现金,并且要求各加盟商将现金带到黄蓬指定的地方进行交付,并且嘱咐各加盟商在支付加盟金时不得采取任何的录音录像措施,黄蓬收取加盟金后也不会向各加盟商出具相关的收据,由此可见,黄蓬的目的是显然易见的,其就是为了规避相关的法律风险,并且达到逃避责任的目的,根据市场的一般交易习惯,如此大金额的交付一般应采取银行转账或者收款人收到款项后应当出具相关的收据以及正规发票,并且在双方交易的合同上备注确认案涉的交易金额,但是黄蓬均没有做到上述的义务,所以石敏、吴钰萍认为认定加盟金金额时黄蓬应当有一定的举证义务,并且因为其收取加盟金时存在一定的过错,所以石敏、吴钰萍认为一审法院所认定的加盟金金额符合事实。2.虽然黄蓬多次在“日落黄事件”后采取了一定措施,但是不可否认的是“日落黄事件”是因为黄蓬提供的原材料不符合标准而导致的,即使黄蓬在该事件发生后采取一定措施但不可避免该事件对各加盟商的经营所带来的严重影响,因此黄蓬在履行案涉合同的过程中存在一定的过错。3.在案涉合同的履行期限内黄蓬在没有通知各加盟商的情况下擅自注销黄府臻宴公司,在注销该公司时也没有对“日落黄事件”进行妥善的处理以及说明,黄蓬的上述行为在一定程度上剥夺了各加盟商的知情权,也存在影响交易安全的风险,黄蓬的上述行为明显存在一定的过错。4.黄蓬在个别案件中提及到的案涉之外的加盟商在合同履行期满后仍存在继续使用黄蓬的商标的情况,石敏、吴钰萍认为上述情况属于个别情况,而且黄蓬所述的个别加盟商与案涉加盟商不存在关联性,另外黄蓬所提及的加盟协议期满石敏、吴钰萍依然可以使用因加盟获得的资源进行经营的说法与事实不符,各加盟商在加盟协议履行的过程中有权使用黄蓬的商标,并且在加盟协议履行过程中黄蓬是指定石敏、吴钰萍采用其提供的原料,如果协议不再履行,加盟商是无法继续使用黄蓬的商标,而且因为没有得到相应的原料,各加盟商不可能继续制作相关的饮品,所以各加盟商认为在加盟协议解除或者到期之后各加盟商是无法再利用黄蓬所谓的加盟资源进行继续经营的。综上所述,石敏、吴钰萍认为黄蓬在履行合同过程中存在过错,应当按照法律规定向石敏、吴钰萍退还相应的加盟金。
石敏、吴钰萍向一审法院起诉请求:1.解除石敏、吴钰萍与原“江门市蓬江区黄府臻宴餐饮管理有限公司”于2018年3月21日签订的《特许经营加盟协议书》;2.判令黄蓬向石敏、吴钰萍退还加盟金100000元;3.本案诉讼费由黄蓬承担。
一审法院查明:2019年度,一审法院审结多宗以黄蓬为被告的特许经营合同纠纷案件,相关案件经一审、二审作出民事判决,已经发生法律效力。生效判决认定黄蓬系“素匠泰茶”系列商标的注册人。黄府臻宴公司是黄蓬设立的自然人独资有限责任公司,2015年8月21日登记成立,黄蓬作为“素匠泰茶”系列注册商标的专用权人将上述注册商标授权给黄府臻宴公司使用。
2018年3月21日,石敏(乙方)与黄府臻宴公司(甲方)签订《特许经营加盟协议书》,约定解除于2017年8月2日签订的《特许经营加盟协议书》。新的《特许经营加盟协议书》约定由甲方给予乙方使用其开发、完善的经营技术资产、公司商标的权利。乙方依据原《特许经营加盟协议书》支付的加盟金转为新协议的加盟金,但协议书中没有写明加盟金金额。协议书第九条第4款规定:“不论是本协议期满,还是中途解约或因自然灾害、政府行为、其它不可抗拒因素等任何原因,加盟金均不予返还。”第十三条规定:“甲方因经营策略调整有权利单方解除协议,甲方仅须退还乙方所缴纳的加盟金(不含税及利息)而无须作其他补偿。”协议期限从2018年3月21日起至2019年8月1日止,期满后可以申请续约,续约费为每年10000元。
2017年8月2日,石敏、吴钰萍通过转账支付了227000元加盟金给黄蓬。石敏、吴钰萍述称当天还交纳了加盟金现金23000元给黄蓬,但没有为此提供证据。石敏、吴钰萍支付加盟金后,依照《特许经营加盟协议书》正常经营。
2018年8月10日,深圳市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公布《2018年食品安全抽样检验情况通报(第三十期)》通报深圳市龙华区素匠泰茶餐饮店的奶沫泰味奶茶及泰式珍珠奶茶检测不合格,该两类奶茶中被检测出含有“日落黄”。
2018年8月21日,黄蓬通过微信群向加盟商发送《给加盟商的一封信》,其主要内容是针对深圳龙华加盟店发生奶茶产品被检测出含有“日落黄事件”后公司采取的应对工作。
2018年11月1日,黄府臻宴公司通过微信群向加盟商发送《重大事项通知》,通知内容包括:“一、成立新公司作为业务主体:成立河南素匠泰餐饮管理有限公司作为品牌今后的业务主体。各合作伙伴与江门市蓬江区黄府臻宴餐饮管理有限公司、广东素匠泰茶餐饮管理有限公司签署的协议书中的权利义务由河南素匠泰餐饮管理有限公司无条件承接。各合作伙伴可于本通知下发后的15个工作日(即11月21日24点前)内与新公司重新签署合作协议,超过15个工作日仍未与新公司重新签署协议导致的一切损失,由其自身承担,与公司及河南素匠泰餐饮管理有限公司无关。”
2018年11月5日,黄蓬注销了黄府臻宴公司的工商登记。

二审中,黄蓬变更上诉请求:1.撤销一审判决第一、二项判决,依法改判驳回石敏、吴钰萍的诉讼请求;2.石敏、吴钰萍承担一、二审的诉讼费用。事实和理由补充如下:1.一审法院认为“日落黄事件”对于特许经营合同特许经营人有主要的责任,黄蓬认为此认定没有事实依据,存在明显错误,根据相关的证据可以表明黄府臻宴公司在“日落黄事件”后积极应对,降低影响,石敏、吴钰萍没有证据证明其主张的事实,应负举证不能的责任。2.一审法院认为“日落黄事件”发生在协议期内必然波及石敏、吴钰萍的营业额,因此依照已生效的判决酌定黄蓬一次性退回加盟金71400元不当。(1)一审法院已经认定加盟协议期限为2018年3月21日至2019年8月1日,石敏、吴钰萍起诉时期限已经届满,协议已经自然终止。由此可见,黄蓬与石敏、吴钰萍之间的加盟协议已期满终止,黄蓬履行了加盟协议的所有义务,协议的合同目的已经达到且已经履行完毕。根据《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商业特许经营合同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指导意见》第十三条的规定,除当事人另有约定外,被特许人是否营业不属于特许经营合同的根本目的。本案《特许经营加盟协议书》中并没有约定黄府臻宴公司对加盟店的盈亏负有义务,加盟店是否盈利不属于加盟协议的根本目的,在没有任何证据因黄府臻宴公司导致石敏、吴钰萍营业额下降的情况下,一审法院作出黄蓬要承担责任的判决没有事实和法律依据。此外石敏、吴钰萍在2017年8月2日第一次签订加盟协议且在当天支付了227000元加盟金至2020年4月起诉,时间长达2年8个月,即使在黄府臻宴公司于2018年11月5日注销以及加盟协议于2019年8月1日期满双方没有续约,石敏、吴钰萍没有另行支付任何费用的情况下其一直经营,足以证明黄府臻宴公司的注销不会对加盟店的经营造成任何影响,因此一审法院判定黄蓬退回部分加盟金没有事实和法律依据。3.一审法院认定黄蓬收取加盟金250000元没有事实依据,对于2017年签约的多个加盟商黄府臻宴公司都有给予加盟金优惠,石敏在2017年8月2日支付的227000元是优惠价,石敏以转账方式一次性支付所有的加盟金,没有必要另行支付现金,符合思维逻辑。一审法院推论加盟金250000元缺乏证据以及逻辑支持。4.一审法院适用法律错误,与前述意见一致。
本院认为,本案系特许经营合同纠纷。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六十八条“第二审人民法院应当对上诉请求的有关事实和适用法律进行审查”和《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三百二十三条“第二审人民法院应当围绕当事人的上诉请求进行审理。当事人没有提出请求的,不予审理,但一审判决违反法律禁止性规定,或者损害国家利益、社会公共利益、他人合法权益的除外”的规定,本院二审仅针对黄蓬的上诉请求进行审查,没有提出请求的,本院不予审理。二审各方当事人的争议焦点为:石敏、吴钰萍诉请黄蓬退还部分加盟金是否有事实和法律依据。
现有证据显示,案涉《特许经营加盟协议书》约定的期限为2018年3月21日至2019年8月1日,虽然由黄蓬个人独资的黄府臻宴公司在协议期间被注销登记,但黄府臻宴公司已按照涉案《特许经营加盟协议书》的约定授权许可石敏、吴钰萍使用“素匠泰茶”系列注册商标、服务标志,并履行了提供原料配方、店面装修设计图、设备明细表、店铺经营培训、推广活动模式等特许经营义务。结合案涉协议书第一条及第九条约定,加盟金是用于为加盟店开业而使用特许方经营技术资产、商标等特许权利的费用,不论是协议期满,或中途解约或因自然灾害、政府行为、其他不可抗拒因素等任何原因,加盟金均不予返还。一般而言,特许经营加盟费所体现的是特许人所拥有的商标、盈利模式、原料配方、培训支持、管理方式等经营技术的价值,而上述经营技术一旦由特许人授权被特许人知晓和掌握后,一般情况下不存在由特许人返还被特许人的情形。石敏、吴钰萍虽不同意黄府臻宴公司将加盟协议书的权利义务转让给案外第三方公司,但石敏、吴钰萍在二审中自认其加盟店直至2020年1月18日停止营业,由此可见,在黄府臻宴公司注销后,石敏、吴钰萍仍依据案涉《特许经营加盟协议书》的相关内容继续进行经营,直至协议约定期限届满后才提起本案诉讼,要求解除案涉《特许经营加盟协议书》。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九十一条“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合同的权利义务终止:(一)债务已经按照约定履行……”的规定,案涉《特许经营加盟协议书》确定的主要内容已实际履行至协议约定的期限,相关权利义务已经终止,石敏、吴钰萍所提供的证据不足以证明案涉《特许经营加盟协议书》约定的义务未履行完毕或履行不符合约定,并造成其损失,虽然石敏、吴钰萍辩称案涉《特许经营加盟协议书》协议约定期限届满后继续续约,但黄蓬对此不予认可,石敏、吴钰萍亦未能提供相关证据予以证明,应承担举证不能的法律责任。
此外,本案石敏、吴钰萍认为案涉《特许经营加盟协议书》履行过程中,出现了其他加盟店出售的奶茶中被检测出含有“日落黄”的事件,导致加盟店的销售额因该事件而急剧下降,黄府臻宴公司未依约提供符合国家食品安全标准的原材料,导致石敏、吴钰萍无法经营,黄府臻宴公司和黄蓬对此存在过错,并在一审期间提交了新闻报道、抽检不合格信息、销售记录等予以证明。经审查,上述证据不足以证明石敏、吴钰萍的加盟店销售骤降而无法继续经营或黄府臻宴公司、黄蓬所提供的原材料不符合国家标准,且根据黄蓬所提交的《深圳市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食品安全抽样检验工作单》、《检验报告》、《重大事项通知》、新闻报道等显示,黄府臻宴公司、黄蓬在“日落黄事件”发生后能及时予以应对,降低负面影响,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九十条“当事人对自己提出的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或者反驳对方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应当提供证据加以证明,但法律另有规定的除外。在作出判决前,当事人未能提供证据或者证据不足以证明其事实主张的,由负有举证证明责任的当事人承担不利的后果”的规定,石敏、吴钰萍应承担举证不能的法律责任,一审法院认定“在协议履行过程中,个别加盟店的奶茶中被检测出含有‘日落黄’,经新闻报道后发酵,导致加盟店的销售量断崖式下降”以及“由于‘日落黄’事件发生在协议期内,必然波及石敏、吴钰萍的营业额”事实依据不足,本院予以纠正。据此,石敏、吴钰萍诉请黄蓬退还部分加盟金缺乏事实和法律依据,黄蓬上诉主张无需向石敏、吴钰萍退还部分加盟金于法有据,本院予以支持。一审法院判决黄蓬向石敏、吴钰萍退回加盟金71400元不当,本院予以纠正。

综上所述,黄蓬的上诉请求理据充分,应予支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九十一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九十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二项的规定,判决如下:
一、撤销广东省江门市蓬江区人民法院(2020)粤0703民初4659号民事判决;
二、驳回石敏、吴钰萍的全部诉讼请求。
一审案件受理费2300元,由石敏、吴钰萍负担。
二审案件受理费1585元(黄蓬已预交1585元),由石敏、吴钰萍负担。黄蓬多预交的二审案件受理费1585元,本院予以退回。石敏、吴钰萍应向本院补缴二审案件受理费1585元。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判长张海疆
审判员梁宇俊
审判员徐闯
法官助理杨倩瑜
书记员黄巧明

2020-11-25

(本文来自于网络,相关当事人如有异议,请短信联系我们删除)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