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本佳与广州一诺餐饮管理有限公司特许经营合同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2021年1月13日真实案例271字数 5115阅读模式

广州市白云区人民法院

特许经营合同纠纷一审判决书

原告:陆本佳,男,汉族,1990年12月2日出生,身份证住址广西横县,
委托诉讼代理人:陈世华,广西双贺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广州一诺餐饮管理有限公司,住所地广东省广州市白云区白云湖。
法定代表人:黄婷。
委托诉讼代理人:冯元健,公司法务。

当事人围绕诉讼请求依法提交了证据,本院组织当事人进行了证据交换和质证。对相关证据和事实,本院查明认定如下:
2019年9月2日,被告(甲方)与原告(乙方)签订《合作协议书》,约定内容包括:甲方旗下品牌的体系是甲方运营并管理的餐饮销售和服务机构。甲方授权乙方在广西南宁市使用“”(南壶诗为竖向排列较小字体)项目的企业标识从事甲方提供的经营和服务,未经甲方同意,乙方不得使用甲方品牌超出授权地址范围从事本协议指定项目或其它跟甲方相关项目的经营。合作费用的使用范围和支付方式:甲方持有商号、注册商标、企业标识的使用费,甲方系统的专业技术工艺培训费,甲方提供的运营指导、新品研发和其它服务费用,甲方提供的专业生产设备及其配件(详见附件),乙方签约时,一次性支付甲方旗舰店投资费用(含品牌使用、技术培训、生产设备及配件)79800元,年度运营管理费5000元,合计84800元,经由甲乙双方正式确认,签约后此费用不予退还。甲方的权利包括甲方的注册商标、商号及企业标识归甲方所有;甲方的义务包括提供本协议指定的项目标识及经营管理规范给乙方使用,为乙方提供专业的技术培训、并免费负责该人员后期技术升级的相关培训,为乙方提供长期的运营指导、项目咨询及技术升级服务。乙方的权利包括获得甲方合作项目标项下的使用权,获得甲方在日常经营管理中的专业指导和后期技术升级服务。协议期限自2019年9月2日起至2022年9月1日止,有效期三年。等等。
合同签订后,原告于2019年8月26日、27日、9月2日分三次向被告缴纳合同款30000元、20000元、34800元共计84800元,被告分别出具收据予以确认;于同年9月18日、21日向被告分5次支付核心物料款20000元、10000元、11119元、1949.5元、239.6元,共计13308.1元;于同年9月27日、10月12日支付运费2120元、50元,共计2170元,被告对上述款项的支付无异议,确认实际收到合同款及物料款,已经实际发送了相关物料。
诉讼中,原告主张其为履行涉案合同租赁商品并进行了装修,提供下列证据证明装修及租赁费用的支付情况:
1.广西颜欧璟贸易有限公司销售单,日期2019年9月21日,显示管道电线等费用金额为585.92元;
2.上海吉祥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发货清单,日期为2019年9月22日,显示为:木方、钢排钉等费用金额为1745元;
3.广西颜欧璟贸易有限公司销售单,日期2019年9月23日,显示线管等费用金额为80.4元;
4.深圳市永和盛建材有限公司的收据及微信转账记录,日期2019年9月24日,显示水泥板等货款共计980元。
5.门面出租经营合同,合同约定原告为乙方,甲方为麦创新,租赁期限为三年,自2019年10月1日至2022年9月30日止,乙方交房租押金5000元,在签订合同时付清一个季度租金7500元,以后每季度以收条为据收取房租,在第二季度时应提前十天交清后一个季度租金。
6.账单详情,显示2019年9月14日,转账给“黄冰丹铺面”金额为12500元;12月31日,转账给“唐德贤”金额7500元。
7.收款收据三张,其中两张显示日期均为2019年9月14日,一张显示“铺面租金(从2019年10月1日至2020年1月1日止)”,金额7500元;另一张为“铺面押金”,金额5000元。显示日期为2020年1月1日的收款收据显示为“铺面租金(2020年1月1日—4月1日”,金额7500元。
8.收据,拟证明2020年1月至4月的保管费每月300元,共计1200元。
原告主张上述证据第1-4项为店铺装修费用,共计3391.32元。证据第5-7项为租金损失。原告陈述其除支付涉案合同款项外,还购买了经营奶茶店所需的一些设备、原材料,聘请员工,然后租赁商铺装修奶茶店;租赁店铺已经装修装到一半,还没开始营业,从2020年4月1日将涉案商铺转让给案外人。
经过庭审质证,被告对上述证据的三性均无异议,但主张原告已经实际开业经营,自2019年9月至12月一直都在开业经营,被告已经发送相关物料及设备,原告主张的物料费是后期经营期间的补充物料费用。
庭审中,原告主张因被告违反《商业特许经营管理条例》第二十二条的规定,被告应该提供原告注册商标情况,注册商标是原告开展后续经营行为的一个核心资源,被告许可给原告使用的是一个申请中的商标,其根据监管局的责令整改通知书,该商标不会获得审核通过。为证明其陈述情况,原告提交《南宁市江南区市场监督管理局责令改正通知书》(南市监江责改字[2019]941223号),主要内容为,经查,你在南宁市××区××号开办奶茶店,未经“益禾堂”商标所有人许可授权,使用“益禾堂(益禾堂南壶诗)”作为标识在门头,饮料杯子和店内装潢等从事奶茶、饮料现场制作及销售的行为,属《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第五十七条第(二)款所指的商标侵权行为,依据并提交下列证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第六十条第(二)款的规定,现责令你立即予以改正,日期为2019年12月23日。
经过庭审质证,被告对上述通知书的真实性无异议,但主张,被告已经按照合同约定履行,提供“益禾堂南壶诗”商标,设备物料和技术,原、被告之间的合同为有效合同,权利义务已经履行完毕,不同意接受退回物料。
关于诉讼请求,原告主张解除其与被告2019年9月2日签订的《合作协议书》;被告退还投资费用84800元并赔偿经济损失,经济损失包括:核心物料费43308.1元、运费2170元,店铺装修材料费3390.92元;铺面租赁押金5000元、租金15000元;物料保管费1200元。
另查:广州一诺餐饮管理有限公司为有限责任公司(自然人投资或控股),成立日期为2017年12月8日,注册资本为300万元,经营范围为食品经营管理、餐饮管理、企业管理咨询服务等。
以上事实,有合作协议、大礼包单、收据、支付凭证、物料单、收据、销售单、租赁合同、责令整改通知书、照片以及当事人陈述等证据予以证实。

本院认为:关于原、被告签订的《合作协议书》的性质。从原告与被告签订的上述协议的内容看,被告授权原告使用“”(南壶诗为竖向排列较小字体)项目的企业标识从事被告提供的经营和服务;原告向被告支付合作费用,合作费用包括被告持有商号、注册商标、企业标识的使用费,被告系统的专业技术工艺培训费,被告提供的运营指导、新品研发和其它服务费用,被告提供的专业生产设备及其配件等。根据《商业特许经营管理条例》第三条的规定,所谓商业特许经营是指拥有注册商标、企业标志、专利、专有技术等经营资源的企业以合同形式将其拥有的经营资源许可其他经营者使用,被特许人按照合同约定在统一的经营模式下开展经营,并向特许人支付特许经营费用的经营活动。根据该规定,商业特许经营的基本特征是特许人许可被特许人使用其拥有的经营资源,被特许人在合同约定的经营模式下开展经营并向特许人支付特许经营费。上述合同条款符合特许经营的法律特征,故《合作协议书》性质上属于特许经营合同,本案为特许经营合同纠纷。
关于原、被告签订的《合作协议书》的效力问题。《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三十二条规定,当事人采取合同书形式订立合同的,自双方当事人签字或盖章时合同成立;第四十四条规定,依法成立的合同,自成立时生效;故涉案合同自成立时生效。关于涉案合同是否可解除的问题。根据《商业特许经营管理条例》第七条第一款规定,特许人从事特许经营活动应当拥有成熟的经营模式,并具备为被特许人持续提供经营指导、技术支持和业务培训等服务的能力。第二十二条规定,特许人应当向被特许人提供以下信息:(二)特许人的注册商标、企业标志、专利、专有技术和经营模式的基本情况。第二十三条规定,特许人向被特许人提供的信息应当真实、准确、完整,不得隐瞒有关信息,或者提供虚假信息……特许人隐瞒有关信息或者提供虚假信息的,被特许人可以解除特许经营合同。上述条款是根据特许经营法律关系主体双方的特殊性所作的明确、具体规定,目的在于平衡资源、地位不对等的特许人和被特许人的权利义务。本案中,被告在与原告签订、履行特许经营合同过程中未披露其不享有“”注册商标的重要信息,导致原告未知悉与该项目有关的全面、真实、完整的情况下加入了被告的经营体系,涉案合同履行中,原告因使用被告提供的“”项目标识涉嫌侵权而被市场监督管理局责令停止侵权而影响其经营,现原告因无法使用“”项目标识而导致其合同目的无法实现,要求解除合同的诉讼请求于法有据,本院予以支持。
关于原告主张返还投资费用及年度运营管理费款项84800元并赔偿经济损失70069.02元(原告明确的经济损失包括:核心物料费43308.1元、运费2170元,店铺装修材料费3390.92元;铺面租赁押金5000元、租金15000元;物料保管费1200元)的诉讼请求的认定问题。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九十七条规定,合同解除后,尚未履行的,终止履行;已经履行的,根据履行情况和合同性质,当事人可以恢复原状、采取其他补救措施,并有权要求赔偿损失。本案原告在合同解除后要求被告返还品牌使用费并赔偿损失的诉讼请求于法有据,本院予以支持。关于品牌使用费,考虑到原告在签订合同过程中未充分审核特许人资质及涉案品牌经营状况便贸然签约,其行为属于怠于行使其自身权利,也存在一定过错,且签约后,原告亦经营了一段时间,实际利用了被告的经营资源,故本案综合双方的履约表现、合同履行期限等因素,酌情确定被告应返还原告的投资费用及年度运营管理费为80000元,原告诉请超过部分,本院不予支持。关于原告主张的经济损失,本院以已采信的因合同而产生的损失为认定基础,结合原告、被告的履约表现,双方的过错情况进行具体认定:关于原告主张的租金损失,原告提供的现有证据可以证实原告实际承租了店铺并向案外人支付了租金的事实,考虑到原告实际经营期间的情况,且停止经营后涉案店铺转租等经营空挡期等因素,本院酌情判令被告需赔偿原告上述租金损失金额为5000元;关于原告主张的押金损失,涉案店铺已经转租,且合同约定押金在合同终止时退还,无证据证明原告存在房租押金损失,原告的该项诉讼请求缺乏事实依据,本院不予支持;关于原告主张的店铺装修材料费损失,鉴于原告已实际开店,且原告实际支付的修费用并提供装修合同等证据予以佐证,考虑到原告的装修费在经营中存在折旧的实际情况,本院酌情认定原告主张的装修费用损失为2000元;关于原告主张的物料款、运费、物料保管费损失部分,上述费用属于合同解除而产生的损失,因原告已经实际经营了一段期间,必然利用了部分物料,故本院综合双方的过错及履约表现,认定被告应赔偿原告的物料款、运费、物料保管费为30000元,超出部分本院不予支持。综上,被告应赔偿原告的经济损失共计37000元,原告诉请超过部分,本院不予支持。
综上所述,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九十四条、第九十七条、第一百零七条、第一百一十四条,《商业特许经营管理条例》第三条第一款、第七条第一款、第二十三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款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原告陆本佳与被告广州一诺餐饮管理有限公司于2019年9月2日签订的《合作协议书》予以解除;
二、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五日内,被告广州一诺餐饮管理有限公司向原告陆本佳返还投资费用及年度运营管理费为80000元;
三、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五日内,被告广州一诺餐饮管理有限公司向原告陆本佳赔偿损失37000元;
四、驳回原告陆本佳的其他诉讼请求。
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本案受理费3397元,由原告陆本佳负担757元,被告广州一诺餐饮管理有限公司负担2640元(上述诉讼费用已由原告预交,其中由被告负担部分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五日内向原告直接支付,本院不再予以退回)。
如不服本判决,各方当事人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广州知识产权法院。

审判员梁梅
法官助理吕明洲
书记员谭丽霞

2020-11-25

(本文来自于网络,相关当事人如有异议,请短信联系我们删除)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