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CL实业控股股份有限公司与佛山市南海区和顺鸿熙商店侵害商标权纠纷一案民事一审判决书

真实案例559字数 3949阅读模式

佛山市禅城区人民法院

侵害商标权纠纷一审判决书

原告:TCL实业控股股份有限公司,住所地广东省惠州仲恺高新区惠风三路**TCL科技大厦**,统一社会信用代码:91441300MA529HEL43。
法定代表人:李东生,董事长。
委托诉讼代理人:马彩霞,广东群豪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孔颖姿,广东群豪律师事务所实习律师。
被告:佛山市南海区和顺鸿熙商店,住所地广东省佛山市南海区***********,注册号440********4612。
经营者:张程基,男,汉族,1966年7月30日出生,住广东省高州市***********,公民身份号码440************811。

根据采信的证据,结合当事人陈述,本院查明如下事实:
TCL集团有限公司系第1792882号“”注册商标的注册人,该商标核定使用商品为第9类传真机、电话机、电视机、电子字典、电熨斗等,注册有效期限自2002年6月21日至2012年6月20日,该商标于2004年2月3日变更注册人名义为TCL集团股份有限公司,目前注册有效期续展至2022年6月20日。
TCL集团股份有限公司系第4190928号“”注册商标的注册人,该商标核定使用商品为第9类监视器、计算机、电话机、电视机等,注册有效期限自2007年1月7日至2017年1月6日,目前注册有效期续展至2027年1月6日。1999年,注册使用在电话机、电视机商品上的“TCL”商标被国家工商行政管理局商标局认定为驰名商标。TCL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在其网站www.tcl.com中展示销售其TCL王牌电视。
2020年2月5日,TCL集团股份有限公司经工商部门核准变更登记名称为TCL科技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同时该公司出具商标授权委托书,将含上述案涉注册商标在内的多个注册商标授权给原告使用,许可方式为普通许可,并明确原告有权以自己的名义采取民事诉讼等维权行为,授权期限自2018年9月17日至2022年12月31日。2020年7月9日,第1792882号“”、第4190928号“”注册商标变更注册人名义为TCL科技集团股份有限公司。
2019年9月2日,TCL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向广东省江门市五邑公证处申请对购买相关产品的行为进行证据保全公证。2019年9月3日,该公证处派出公证员、公证人员各一名与该公司的委托代理人欧阳志杰来到位于佛山市南海区******名为“鸿熙冷气”的店铺(该店铺有另一招牌为“和顺康宝万家乐厨电专营店”)。在公证员、公证人员的监督下,欧阳志杰在该店铺内以微信支付方式付款购买了一件货品(收款方“佛山市南海区和顺鸿熙商店”,金额250元),并获得一张《佛山市南海区和顺鸿熙冷气收款收据》(NO.0004555,金额250元)、一张“张镇品”名片。公证人员对上述环境进行拍摄,并对所购商品及单据、名片进行拍照封存。广东省江门市五邑公证处针对上述公证过程出具(2019)粤江五邑第6402号公证书及附件,证明公证书所附的照片内容与实际情况相符。
经当庭查验,公证封存实物的封条印鉴完整。拆封后内有电视机一台、使用说明书一份、《佛山市南海区和顺鸿熙冷气收款收据》一张、名片一张及遥控器、配件,与公证书所附照片一致。上述物品均未标注生产商信息,其中,电视机屏幕下方标有“TGL王牌”标识。原告认为,被控侵权产品使用的被诉标识与原告主张的第1792882号、第4190928号注册商标构成近似。被告确认被控侵权产品是其销售,认为两者商标标识不相同也不近似。
另查明,被告系于2004年9月27日成立的个体工商户,经营者为张程基,经营范围为零售家用电器、日用小百货。
诉讼中,原告明确其主张的赔偿金额中包含经济损失40000元及合理费用10000元,均请法院酌定,其中合理费用包含律师费6000元、公证费800元、购买侵权产品费250元,剩余为前期调查取证所产生的差旅费、误工费、交通费、住宿费等。另原告针对佛山区域内侵害其注册商标专用权的行为,在本院同期提起含本案诉讼案件数十宗。

本院认为,案涉第1792882号“”、第4190928号“”注册商标已由商标局核准注册,且在注册有效期内。原告经商标注册人授权许可,是上述注册商标的普通使用被许可人,并经原告明确授权有权以自己的名义提起诉讼,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第六十条“有本法第五十七条所列侵犯注册商标专用权行为之一,引起纠纷的,……商标注册人或者利害关系人可以向人民法院起诉”及《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商标民事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四条第四款“普通使用许可合同的被许可人经商标注册人明确授权,可以提起诉讼”的规定,原告有权提起本案诉讼。
本案中,被控侵权产品系案涉注册商标核定使用范围内的商品(电视机),被诉侵权标识的使用客观上亦起到识别商品来源的作用,属于商标性使用。经比对,被诉侵权标识“TGL王牌”与第4190928号注册商标均由英文字母与汉字“王牌”组成,“TGL”与“TCL”相似,两者均使用了“王牌”文字,两者在文字的构成要素、组合方式及视觉效果上相近,同时前者的王字与案涉第1792882号注册商标的文字、字形视觉上基本无差别,综上,相关公众施以一般注意力极易基于被诉侵权标识而对商品来源产生误认或认为其来源与案涉注册商标的商品存在特定联系,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商标民事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九条第二款“商标法第五十二条第(一)项规定的商标近似,是指被控侵权的商标与原告的注册商标相比,其文字的字形、读音、含义或者图形的构图及颜色,或者其各要素组合后的整体结构相似,或者其立体形状、颜色组合近似,易使相关公众对商品的来源产生误认或者认为其来源与原告注册商标的商品有特定的联系。”的规定,上述被诉侵权标识与案涉第1792882号、第4190928号注册商标构成商标法意义上的商标近似。综上,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第五十七条“有下列行为之一的,均属侵犯注册商标专用权:……(二)未经商标注册人的许可,在同一种商品上使用与其注册商标近似的商标,或者在类似商品上使用与其注册商标相同或者近似的商标,容易导致混淆的;(三)销售侵犯注册商标专用权的商品的;……”的规定,并结合在案证据未反映案涉被控侵权产品系相关商标权利人授权生产的情况下,被告所销售的被控侵权产品属于侵犯原告第1792882号、第4190928号注册商标专用权的侵权产品,被告销售被控侵权产品的行为已侵犯了原告上述注册商标专用权。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十五条第一、六项的规定,被告就其上述侵权行为应承担停止侵权、赔偿损失的民事责任,本院对原告要求被告停止销售侵权产品的诉请予以支持;对于原告要求被告销毁库存产品,鉴于在案证据无法显示库存商品数量及存放等情况,因此原告该诉请缺乏事实依据,本院不予支持。关于本案的赔偿数额,《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第六十三条第一款、第三款规定:“侵犯商标专用权的赔偿数额,按照权利人因被侵权所受到的实际损失确定;实际损失难以确定的,可以按照侵权人因侵权所获得的利益确定;权利人的损失或者侵权人获得的利益难以确定的,参照该商标许可使用费的倍数合理确定。对恶意侵犯商标专用权,情节严重的,可以在按照上述方法确定数额的一倍以上五倍以下确定赔偿数额。赔偿数额应当包括权利人为制止侵权行为所支付的合理开支。……权利人因被侵权所受到的实际损失、侵权人因侵权所获得的利益、注册商标许可使用费难以确定的,由人民法院根据侵权行为的情节判决给予五百万元以下的赔偿。”本案中,当事人未举证证实原告因商标侵权所受之实际损失或被告因侵权之获利,亦未有商标许可使用费的证明,故综合考虑被告侵权行为的性质、主观过错程度、期间、后果,包括考虑被告经营时间、经营规模、所处地段、主营业务等情节,原告商标知名度,以及原告为制止侵权行为支出的合理费用,原告已举证证明其为本案支出了购买被控侵权产品费用250元、公证费800元,并有实际聘请律师出庭参加诉讼,故本院将根据案情、诉讼请求、原告批量案件起诉等情况在维权费用支出的必要性及合理性范围内进行酌定。综上,本院确定被告赔偿原告经济损失及维权合理开支共计14000元。原告超出上述数额的部分请求,本院不予支持。
综上所述,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第五十七条第三项、第六十三条第三款、《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十五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商标民事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九条、第十条、第十六条第一、二款、第十七条及《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款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被告佛山市南海区和顺鸿熙商店于本判决发生法律效力之日起立即停止销售侵犯原告TCL实业控股股份有限公司第1792882号“”、第4190928号“”注册商标专用权的电视机产品;
二、被告佛山市南海区和顺鸿熙商店于本判决发生法律效力之日起十日内向原告TCL实业控股股份有限公司赔偿经济损失及合理费用合共14000元;
三、驳回原告TCL实业控股股份有限公司的其他诉讼请求。
如被告未在判决确定的期间履行给付义务,则应当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的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案件受理费1050元,由原告TCL实业控股股份有限公司负担600元,被告佛山市南海区和顺鸿熙商店负担450元。
如不服本判决,当事人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广东省佛山市中级人民法院。

审判长林燕萍
人民陪审员周红军
人民陪审员宁亚保
书记员李晓雯

2020-11-25

(本文来自于网络,相关当事人如有异议,请短信联系我们删除)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