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门子股份公司(SIEMENS AKTIENGESELLSCHAFT)、西门子(中国)有限公司与史文北、惠州市西门子投资有限公司侵害商标权纠纷一案民事二审判决书

2020年12月20日真实案例4665850字阅读模式

广东省惠州市中级人民法院

侵害商标权纠纷二审判决书

上诉人(原审原告):西门子股份公司(SIEMENSAKTIENGESELLSCHAFT),住所:德国慕尼黑维尔纳-冯-西门子路**。
代表人:沃克玛·邦博士(Dr.VolkmarBonn)和诺伯特·莫里茨博士(Dr.NorbertMoritz)。
上诉人(原审原告):西门子(中国)有限公司,住所:北京市朝阳区望京中环南路**。
法定代表人:赫尔曼(LotharHerrmann)。
上述两上诉人的共同委托诉讼代理人:孙锐锋、孙建鸽,广东权科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惠州市西门子投资有限公司,住所:惠州市惠州大道东平段**海燕绿岛商场********。
法定代表人史文北。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史文北,男,汉族,1975年10月9日出生,身份证住址为江西省吉安市。

一审法院认定事实:西门子股份公司成立于1847年6月18日,西门子中国公司成立于1994年10月6日,注册资本为9亿欧元,是西门子股份公司在中国设立的全资子公司,经营范围包括从事电气、电子和机械产品的制造经营活动。目前,西门子中国公司在中国设立了多家以“西门子”为字号的全资或者合资子公司。西门子股份公司于1995年3月在中国注册了“SIEMENS”系列商标,于2007年在中国注册了“西门子”系列商标。西门子股份公司在中国注册的第G637074号注册商标“西门子”核定使用在第7、9、11类商品上,注册有效期自2007年4月11日至2027年4月11日其中核定使用的第9类商品包括低压设备连接器和整套设备、导体和电线、通讯电缆等;第11类商品包括工作区灯光照明器具、照明灯及其部件、用于照明的灯光反射镜、灯具和红外线发光器等;西门子股份公司在中国注册的第G683480号注册商标“SIEMENS”核定使用在第7、9、11类商品上,注册有效期自1995年3月21日至2025年3月31日,其中核定使用的第9类商品包括电缆和导线、电缆接管和套管、电缆柜、强电流电缆线和导线、胶合线和带状电缆、电热器导线和电缆、电插座、带开关电插头、扬声器插座和接合插座、接口插头和插座等;第11类商品包括照明器具及其零件、照明器具用镜面反射器、工作区域照明设备等。自清末、民国至今,中国的报纸期刊对于“西门子”品牌进行了持续的宣传报道。清末、民国时期的《申报》、《协和报》、《新世界》等媒体大量报道了西门子公司的信息。2012年以来,西门子中国公司曾荣获“2012年度商业模式创新典范奖”“2013年度最具影响力十大研发中心”“2013年度中国最受尊敬企业”“2012-2013年度中国最受尊敬的企业”“2014年度创新榜跨国企业创新TOP**”“博爱捐助银匾”“第五届2015中国公益节中国公益奖”“2016年中国建材家居百家品牌企业”“2016年中国建材家居消费者信赖品牌”“2017年全国电器附件行业知名品牌”“2017年度中国家装优秀合作材料商品牌”等奖项。2010年,两原告以东莞市西门子电梯有限公司为被告向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侵害商标权纠纷。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2010)穗中法民三初字第168号民事判决书,该判决查明,2008年8月,西门子中国公司支付给北京恒美广告有限公司的广告费超1000万元。两原告在2009年5月、6月《周末画报》,2009年5月25日、6月1日、6月15日的《三联生活周刊》,2009年第21期、23期、24期《瞭望》,2009年6月《环球企业家》,2009年4月《南风窗》,2009年底300、301期《新周刊》,2009年6月第239期《财经》,2009年5月25日、6月3日、4日、8日、15日《第一财经日报》,2009年5月25日、6月3日、4日、8日、15日《人民日报》,2009年5月25日、6月1日、15日《经济观察报》,2009年5月25日《新民晚报》,2009年5月25日《解放日报》等传统纸质媒体上以及在2007年、2008年间在腾讯网、新浪网等多家网络媒体投放广告。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认定西门子股份公司在第九类控制器商品上注册的“SIEMENS”以及“西门子”商标为驰名商标。2013年,原告西门子股份公司以潘龙为被申请人向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评审委员会提出对第5367819号“西门子XIMENZI1981及图”商标撤销注册申请。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评审委员会作出商评字[2015]第0000049080号关于第5367819号“西门子XIMENZI1981及图”商标无效宣告请求裁定书,裁定:争议商标予以无效宣告。另外,该裁定还认定原告“西门子”商标已在中国大陆地区享有较高知名度,“SIEMENS”已成为第11类柜式和箱式冷冻机商品上的驰名商标。2019年8月14日,西门子中国公司委托上海凯正律师事务所向上海市新虹桥公证处申请证据保全公证,公证员万晓雯、公证处工作人员冯嘉隆随同上海凯正律师事务所委派人员贺苏劼到位于上海市闵行区*******虹桥万科中心T2LG1快递代收处收取运单号码为********的中通快递包裹,未发现该快递包裹由拆封痕迹,在公证员及工作人员的监督下,贺苏劼将上述快递包裹带回公证处打开,公证处工作人员对其中的物品进行拍照,之后密封并加贴封条。随后,在公证员及工作人员的监督下,由贺苏劼使用公证处已连接互联网的计算机点击进入1688主页,完成登录,随后点击“已买到货品”,查看订单详情,并查看商品及店铺相关信息,并截图保存,公证人员将上述操作过程进行记录公证,并于2019年8月20日制作(2019)沪新虹桥证经字第2127号公证书。该公证书截图显示,所查询的商家名称为惠州西门子投资有限公司,该店铺网页均标有惠州西门子投资有限公司字样。为此原告支付公证费2000元。庭审时,本院当庭拆封公证书所附物证箱,物证箱所封存的快递箱显示,寄件人史文北,拆开快递箱内有四盒外包装标有SIEMENS标识的开关插座,每盒十个,同时外包装袋印有德国西门子(香港)电器有限公司字样,拆开外包装,开关插座的面板上印SIEMENS标识。两被告确认公证书所附封存物系被告销售。但被告称,除原告取证的产品外,其余产品基本都是刷单所产生,并提交了与交易记录时间一致的被告向买受人的转账记录予以佐证。根据原告的申请,本院向支付宝公司调取被告在阿里巴巴平台的而销售记录,共计355条,其中两条为第二被告向阿里巴巴平台账户充值的记录、24条付款时间为空白,经核算,扣除账户充值金额及未显示付款时间的金额65064.21元,第一被告在阿里巴巴平台的销售金额为1425443.79元,原告称,其中1228609元的交易金额系刷单产生,经核算,其中与交易记录时间一致的被告向买受人转账的金额共计1180624.28元。被告惠州西门子公司成立于2016年9月18日,经营范围为销售电器产品开关、插座、LED照明产品、日用百货、卫生洁具、电子产品的技术开发与销售,国内贸易,货物及技术进出口,实业投资。西门子股份公司、西门子中国公司主张其为制止侵权而支出律师费68500元,并提交增值税发票为证,但未提交委托代理合同。以上事实有营业执照、商标注册证(第G637074号、G683480号)、公证书、奖牌、奖杯、荣誉证书、报纸、判决书、商标无效宣告请求裁定书、庭审笔录等证据予以佐证。

一审法院认为:案原告西门子股份公司系依照德国法律在德国设立的公司,故本案属于涉外民商事纠纷。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九条规定,在我国领域内进行涉外民事诉讼应当适用我国民事诉讼法。本案的争议焦点为:1、被告惠州西门子公司在经营过程中使用“西门子”字样是否构成不正当竞争;2、若被告构成不正当竞争,两被告应承担何责任。第一个焦点问题,被告惠州西门子公司在经营过程中使用“西门子”字样是否构成不正当竞争。一方面,“西门子”既是商标,又是两原告的企业字号,被告在其名称中使用“西门子”作为企业字号的重要部分,并进行商品宣传,且被告经营的商品与原告经营的商品类似,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商标民事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一条第(一)项“将与他人注册商标相同或者相近似的文字作为企业的字号在相同或者类似商品上突出使用,容易使相关公众产生误认的”规定,被告的行为属于给原告注册商标专用权造成其他损害的行为,构成商标侵权。另一方面,西门子股份公司自进入中国以来,“西门子”一直是西门子股份公司和西门子中国公司的企业名称中的字号及注册商标,且西门子中国公司在全国性的媒体上进行广告宣传,西门子中国公司以及其产品在中国获得大量的荣誉称号,西门子股份公司在第九类控制器商品上注册的“SIEMENS”以及“西门子”商标获得驰名商标称号,以上可见“西门子”系列产品以及“西门子”字号在全国范围内具有较高的知名度,并被相关公众知悉,西门子股份公司和西门子中国公司享有的在先权利受《中华人民共和国反不正当竞争法》的保护。惠州西门子公司成立在西门子股份公司和西门子中国公司之后,两者字号中的关键字“西门子”相同,两者经营范围又具有一定的重合性,惠州西门子公司在其企业名称中使用“西门子”字样,容易使相关公众误认为其与西门子股份公司和西门子中国公司存在某种联系,容易使相关公众对产品来源造成混淆和误认,损害了西门子股份公司和西门子中国公司的合法权益。《中华人民共和国反不正当竞争法》第六条规定,经营者不得实施下列混淆行为,引人误认为是他人商品或者与他人存在特定联系:其中第(二)项“擅自使用他人有一定影响的企业名称(包括简称、字号等)、社会组织名称(包括简称等)、姓名(包括笔名、艺名、译名)”、第(四)项“其他足以引人误认为是他人商品或者与他人存在特定联系的混淆行为”,根据上述法律规定,第一被告的行为对原告构成不正当竞争。第二个焦点问题,在确认第一被告的行为构成不正当竞争后,第一被告应承担停止不正当行为及赔偿损失的法律责任。关于赔偿数额,根据第一被告在阿里巴巴平台的销售记录显示,确实存在大量的刷单记录,该行为违反法律规定,除此之外,非刷单的交易金额也有244519.51元,而该金额不能认定为系第一被告的获利,同时考虑原告未能提供证据证明因惠州西门子公司实施不正当竞争行为而导致其所受的实际损失,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反不正当竞争法》第十七条第二款“经营者违反本法第六条、第九条规定,权利人因被侵权所受到的实际损失、侵权人因侵权所获得的利益难以确定的,由人民法院根据侵权行为的情节判决给予权利人三百万元以下的赔偿”的规定,综合考虑两原告字号的知名度及商业价值,第一被告实施侵权行为的性质、时间、后果以及主观过错程度、两原告公司为制止侵权而支出的律师费、公证费等因素,本院酌定被告惠州西门子公司应支付的赔偿款的数额为80000元(包含为制止侵权而支出的合理费用)。关于第二被告的责任问题。第一被告系自然人独资公司,第二被告是第一被告的唯一股东,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第六十四条“一人有限责任公司的股东不能证明该公司财产独立于股东自己财产的,应当对公司债务承担连带责任”的规定,第二被告未能举证证明其个人财产独立于公司财产,第二被告应对第一被告的本案债务应当承担连带责任。关于原告诉请的被告惠州市西门子投资有限公司停止经营活动,停止使用并注销在www.1688.com上开设的网店的请求,本院认为,第一被告变更企业名称后,企业名称中不再含有与“西门子”相同或近似的文字,原告无权要求第一被告停止经营活动及注销开设的网店,故,本院对原告的该项诉请不予支持。综上所述,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十五条第一款,《中华人民共和国反不正当竞争法》第二条、第六条第二项、第三项、第十七条第二款、《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款、第一百四十二条之规定,判决如下:一、第一被告惠州市西门子投资有限公司自本判决发生法律效力之日起停止侵害原告企业名称权及对原告的不正当竞争行为;二、第一被告惠州市西门子投资有限公司于本判决发生法律效力之日起十日内变更企业名称,变更后的企业名称中不得含有与“西门子”相同或近似的文字;三、第一被告惠州市西门子投资有限公司于本判决发生法律效力之日起十日内向原告西门子股份公司(SIEMENSAKTIENGESELLSCHAFT)、西门子(中国)有限公司支付赔偿款80000元(包含为制止侵权而支出的合理费用),第二被告史文北对第一被告的上述债务承担连带清偿责任;三、驳回原告西门子股份公司(SIEMENSAKTIENGESELLSCHAFT)、西门子(中国)有限公司的其他诉讼请求。
本院认为,本案系侵害商标权纠纷案件,争议焦点是:一审法院确定的赔偿数额是否合理。
《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第六十三条规定:侵犯商标专用权的赔偿数额,按照权利人因被侵权所受到的实际损失确定;实际损失难以确定的,可以按照侵权人因侵权所获得的利益确定;权利人的损失或者侵权人获得的利益难以确定的,参照该商标许可使用费的倍数合理确定。对恶意侵犯商标专用权,情节严重的,可以在按照上述方法确定数额的一倍以上五倍以下确定赔偿数额。赔偿数额应当包括权利人为制止侵权行为所支付的合理开支。权利人因被侵权所受到的实际损失、侵权人因侵权所获得的利益、注册商标许可使用费难以确定的,由人民法院根据侵权行为的情节判决给予五百万元以下的赔偿。本案中,由于上诉人的实际损失或被上诉人违法所得均难以确定,故一审法院根据被上诉人侵权的情节判定赔偿的数额,并综合参考本地的消费水平、行业的经营现状及被上诉人的经营时间、经营规模、过错程度,上诉人维权的合理费用等因素,酌定被上诉人赔偿数额为80000元,该认定并无明显不当,本院依法予以维持。

综上所述,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本院予以维持。上诉人上诉无理,对其请求本院予以驳回。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的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本案受理费人民币9620元,由上诉人西门子股份公司、西门子(中国)有限公司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判长丁晓鹏
审判员钟震强
审判员严丽芳
法官助理陈佳汝
书记员张婉婷

2020-11-26

(本文来自于网络,相关当事人如有异议,请短信联系我们删除)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