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达空港生物技术有限公司与江苏康禾生物制药有限公司技术委托开发合同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

2020年12月22日真实案例456字数 4311阅读模式

江苏省高级人民法院

技术委托开发合同纠纷二审判决书

上诉人(原审被告):奥达空港生物技术有限公司,住所地北京市顺义区竺园四街****(北京天竺综合保税区A库西辅楼及A1库区)。
法定代表人:黎志良,该公司董事长、总经理。
委托诉讼代理人:彭志,广东卓信(东莞)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陈婉娇,广东卓信(东莞)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江苏康禾生物制药有限公司,住所地江苏省泰州市郁金路**。
法定代表人:钟正明,该公司董事长。
委托诉讼代理人:陈东,江苏戴维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华敏哲,江苏戴维律师事务所律师。

一、一审判决错误认定涉案项目第三阶段未能完成的原因是缺少细胞株,并以该错误认定得出对康禾公司主张返还全部研发费用部分支持的错误结论。根据一审法院的调查,只能确认没有细胞株无法完成第三阶段工作,说明没有细胞株是研发工作无法完成的必要条件,但不是充分必要条件。根据逻辑关系,根本无法得出第三阶段工作无法完成是因为没有细胞株的结论。但一审判决未能厘清上述逻辑关系,错误认定“涉案项目第三阶段研发工作未能完成的原因是缺少案涉细胞株”,并在此基础上对双方的权利义务进行详细论述,最终得出对康禾公司主张返还全部研发费用部分支持的错误结论。康禾公司之所以没有上诉并非服判,而是因为根据一审保全情况,奥达公司根本没有履行一审判决的能力,且2019年10月12日奥达公司被纳入失信名单,2019年11月15日奥达公司法定代表人被限制高消费。即便康禾公司提起上诉且能够依法改判,也只会增加康禾公司的诉讼成本和损失。
二、关于细胞株的购买谁应当承担主要责任的问题。康禾公司除了认同一审判决的全部有关内容外,重点说明,奥达公司认为的其与康禾公司商谈购买细胞株的时间起点远远超过合同约定的履行期间。根据合同约定,奥达公司最迟应于2017年12月18日完成第三阶段研发工作,而奥达公司的证据显示其认为最早商谈细胞株购买的时间是2018年2月8日,已经远远超过了合同约定的履行期间。康禾公司根据合同约定已经享有解除合同并要求奥达公司返还全部已付研发费用的权利。再根据细胞株培植时间以及后续研发工作需要,即便康禾公司不作任何回应立即付款且奥达公司有能力开展研发工作并研发顺利,第三阶段的工作最起码也要到2018年底,超过合同约定履行期限一年之久。奥达公司在合同明确约定了五个月履行期限的情况下,既未在合同履行过程中的合理期间提出购买细胞株的要求,又在诉讼中以寻找细胞株存在难度提出抗辩,这也足以说明奥达公司根本没有生物类似药的研发经验和研发能力,这也是康禾公司与奥达公司三个合作项目全部流产的根本原因。
三、关于奥达公司主张其已经履行了合同义务,因康禾公司怠于履行导致合同无法进行,以及一审判决奥达公司给付200万元是否公平合理的问题。康禾公司与奥达公司共计三个委托研发项目,奥达公司刚才提及的卡在康禾公司处的是K4和K7项目,并非本案项目,该两个项目一审尚未判决,合同无法履行系因奥达公司的研发成果不符合合同约定,且已经到了各个阶段的尾声,奥达公司敦促康禾公司是希望康禾公司对其研发成果不作严格审查并立即付款启动下一阶段研发工作,跟涉案项目不具有可比性。奥达公司并未完成涉案项目第三阶段工作,不管其工作成果是否符合合同约定,其没有向康禾公司提交任何工作成果。
康禾公司向一审法院提出诉讼请求:1.解除其与奥达公司于2016年l月14日签订的关于注射用重组人促甲状腺α仿制药的临床前开发的《技术开发合同》;2.奥达公司返还康禾公司已经支付的研发费用3600000元,并赔偿利息损失(以康禾公司已经支付的研发费用为基数,按照人民银行同期贷款利率,从康禾公司支付之日计算至奥达公司实际返还之日,现暂算至2019年3月28日);3.奥达公司赔偿康禾公司损失60524元。上述第3项诉讼请求系康禾公司一审当庭增加。

二、一审判决以主观分析否定奥达公司的证据错误。纵观全案判决,在康禾公司主张奥达公司应当向其提供细胞株购买方案没有提供任何证据佐证的情况下,一审判决采信了该说法,且奥达公司提供双方微信聊天记录证据证明,奥达公司就细胞株的购买问题已积极与康禾公司协商,并已提供明确的报价方案。一审判决却认为奥达公司未能提交证据证明因康禾公司不愿意支付费用而导致涉案细胞株未能购买。首先,奥达公司已经充分举证证明康禾公司不履行合同义务,康禾公司明显以自己的行为表明不履行主要义务,符合合同法第九十四条规定的当事人不履行义务的情形。其次,在实践中,即便康禾公司明确不想继续开展该项目,不愿意支付费用,也不会明确向奥达公司阐述,留下自身违约的证据。
三、一审判决适用法律存在错误,应当予以纠正。奥达公司为了研发工作的进行,向康禾公司提供了细胞株信息和第三方构建细胞株的报价,奥达公司已经全面履行了其合同义务,而康禾公司怠于履行合同义务,导致项目停滞,第一、二阶段的成果无法投入试验,明显合同停滞的责任在于康禾公司,康禾公司应当对其本身的过错负责。一审判决将康禾公司的过错归咎于奥达公司,系适用法律错误。
四、一审判决奥达公司退还200万元技术开发费用显然与其认定的事实不相吻合。本案一审法院认可第一、二阶段已经验收完成,而第三阶段奥达公司仅收取80万元费用,也实际开始了第三阶段的工作,一审判决要求其退还全部第三阶段的费用甚至包括第一、二阶段的120万元研发费用,显然是不合理的。
综上,对比双方的陈述和现有证据,奥达公司的陈述显然更符合客观事实,证据链更为完整充分,本案所涉项目之所以停滞,是康禾公司基于其市场理解及其他原因所致,也因此导致本案涉及的细胞株一直无法获得,责任应归于康禾公司。
康禾公司二审答辩称:奥达公司的上诉请求缺乏事实与法律依据,请求驳回上诉,维持原判。事实与理由为:

本案二审争议焦点为:一审判决奥达公司返还研发费用是否适当。
双方当事人二审中均未提供新证据。
一审判决查明的事实均有充分有效的证据予以证明,本院在此予以确认。
本院认为:一审判决奥达公司返还研发费用适当。
奥达公司主张,虽然涉案合同并未约定细胞株由谁负责购买,但合同约定康禾公司需负担细胞株的费用、提供开发所需物料、协助奥达公司的工作、及时验收并支付相关费用,而奥达公司的合同义务仅为研究工作,故可以确定康禾公司对涉案细胞株负有购买义务,奥达公司为了研发项目的继续进行和研发阶段时间的控制,与康禾公司一起寻找细胞株信息,以及在找到细胞株信息后向康禾公司提供购买方案,奥达公司的行为属于为了研发的加速进行而帮助康禾公司的行为,不能等同于奥达公司负有购买细胞株的义务或提供购买方案的义务。即便奥达公司对购买细胞株存在注意义务,奥达公司也已向康禾公司提供了细胞株信息和第三方培植细胞株的报价方案,全面履行了提供细胞株来源及价格的注意义务,奥达公司也多次通过电话、微信、邮件等方式与康禾公司就该问题进行沟通,但康禾公司置之不理,故涉案项目停滞的根本原因在于康禾公司对细胞株未履行购买义务。对此本院认为:
首先,涉案合同第1.3条约定,“a)由甲方(康禾公司,下同)负责提供项目α-促甲状腺素氨基酸序列,由乙方(奥达公司,下同)完成质量分析方法和标准的建立。b)除动物评价外,乙方负责该项目全部临床前研究工作。d)本项目由甲方负责向乙方支付提供研究经费,乙方负责按照本协议约定的技术、时间、方式和安排研究,进行技术开发,并及时将研究成果提交给甲方。第5.1条“甲方责任”约定,“甲方除提供下列物资、资料外,无其他物资、资料义务。a)项目启动时,书面确认所提供的α-促甲状腺素氨基酸序列b)细胞生物学活性检测所需细胞株购买费用由甲方承担……c)原研药,约65支……”。上述协议明确约定,奥达公司负责除动物评价之外的涉案项目全部临床前研究工作,而康禾公司除书面确认所提供的α-促甲状腺素氨基酸序列、承担细胞生物学活性检测所需细胞株的购买费用等外,并无其他提供物资、资料的义务,即涉案合同以排除例外或列举的方式对奥达公司应负责的研究工作和康禾公司应提供的物资、资料进行了明确约定,该合同并未详细约定寻找和购买细胞株的方式,而仅约定了康禾公司承担细胞株的付款义务,故奥达公司关于康禾公司应负责购买涉案细胞株的主张缺乏事实与法律依据,本院不予支持。
其次,如前所述,奥达公司负责除动物评价之外的涉案项目全部临床前研究工作,其作为技术开发合同的受托人,应依照涉案合同的约定完成技术开发工作并向康禾公司交付相关报告、中试工艺、最终产品等研究开发成果,奥达公司一审提交的微信聊天记录也显示其法定代表人黎志良曾向单建华发送过关于涉案细胞株报价的PDF文件,故一审法院关于奥达公司对包括涉案细胞株在内的涉案项目研究开发过程中所需试验物料的提供负主要责任的认定并无不当。奥达公司主张康禾公司未予理会奥达公司提供的细胞株报价信息,也不履行对细胞株的购买义务,但奥达公司提供的微信聊天记录仅反映康禾公司单建华收到黎志良误发送的PDF文件,黎志良明确告诉单建华“这是金斯瑞关于K4活性测定细胞株的报价”,但当单建华回复称“黎总,您刚发的是TSH的活性检测用细胞株”后,奥达公司未再予以答复,且奥达公司并未提供证据证明其多次通过电话、微信、邮件等方式与康禾公司就K6项目的细胞株购买事宜与康禾公司进行过商议并达成一致,也未提供证据证明其通知康禾公司付款但因康禾公司不愿意支付费用而导致其未能购买到涉案细胞株,故本院对奥达公司的上述主张亦不予支持。
再次,奥达公司还主张涉案项目第一、二阶段已经验收完成,而第三阶段奥达公司仅收取80万元费用,也实际开始了第三阶段的工作,一审判决要求其退还全部第三阶段的费用甚至包括第一、二阶段的120万元研发费用不合理。对此本院认为,涉案合同第11.3条已约定了具体的违约责任,一审法院依据该条款,并在综合考虑涉案合同的约定及履行情况的基础上,认定奥达公司对涉案细胞株的购买应承担主要的注意义务,判决其应向康禾公司返还开发费用200万元并无不当,本院予以支持。
综上,奥达公司的上诉理由无事实与法律依据,对其上诉请求本院不予支持。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应予维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人民币22800元,由奥达空港生物技术有限公司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判长刘莉
审判员史蕾
审判员张长琦
法官助理魏雯珺
书记员杨蕾

2020-11-26

(本文来自于网络,相关当事人如有异议,请短信联系我们删除)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