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红与常州卡迪亚洗护科技有限公司、冯素萍特许经营合同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

真实案例513字数 3620阅读模式

江苏省常州市中级人民法院

特许经营合同纠纷二审判决书

上诉人(原审原告):于红,女,1986年10月9日生,住宜兴市。
委托诉讼代理人:徐大伟,北京盈科(上海)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常州卡迪亚洗护科技有限公司,住所地常州市武进区前黄镇前黄村,统一社会信用代码91320412MA1NG9132Y。
法定代表人:冯素萍。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冯素萍,女,1977年9月25日生,住常州市武进区。

一审法院认定的事实:2019年4月3日,卡迪亚公司作为甲方(特许方)、于红作为乙方(受许方)签订《合作协议》一份,该《合作协议》约定:特许经营期限与本合同期限自2019年4月3日起至2022年4月2日止,有效期3年。授权范围,甲方授权乙方于江苏宜兴市以甲方的商标、技术经营“卡迪亚洗护”连锁店。营业场地、店面装饰与配臵及人员配备:经甲乙方共同确认,甲方为“卡迪亚洗护”产品、知识产权及相关经营模式的合法所有者,甲方特许乙方在江苏省宜兴市开设“卡迪亚洗护”连锁店,乙方除为该门店拓展业务外不参与日常经营管理活动。该连锁店房租由甲乙双方各承担一半。相关费用的支付:(1)本合同订立时,乙方应向甲方一次性交纳保证金30万元及品牌使用费6万元,总计36万元。本合同解除或终止并经双方确认无经济纠纷后,保证金予以无息返还。(2)分红:本合同有效期内,以一年为周期,以该周期内本店营业额为基准进行分红。违约责任:(1)本合同履行期间,乙方应依照本合同约定履行付款义务,每逾期一日应向甲方支付保证金总额1%的违约金,逾期超过7日,甲方有权解除本合同。(2)本合同履行过程中,双方应严格履行本合同约定的己方义务,否则违约方应向守约方支付保证金总额1%的违约金。协议双方还对保密条款、争议解决等方面进行了约定。
《合作协议》签订后,于红依约支付了保证金30万元及品牌使用费6万元(2万元/年),并支付房租4.50万元。2019年8月,冯素萍与案外人签订了《房屋租赁合同》,所租房屋用于涉案店铺经营,年租金9万元。另于红提供微信聊天记录,用以证明自2019年9月始,卡迪亚公司的经营状况不善,存在劳资纠纷。并提供案涉店铺照片一张,照片中有“店面转让”字样及冯素萍的手机号码。
一审另查明,卡迪亚公司的图形商标、文字商标的申请日期为2018年11月22日,尚未取得商标注册证。另,卡迪亚公司因与案外人的同类合作项目,有数起案件在法院涉诉,多以解除合作协议为处理结果。
一审诉讼中,于红申请法院对卡迪亚公司、冯素萍的银行账户进行冻结,要求保全金额40万元。法院经审查裁定准许。
一审法院认为,本案中,于红诉请解除合作协议,并要求卡迪亚公司、冯素萍返还保证金及品牌使用费等。双方争议焦点:
一、于红与卡迪亚公司之间合作协议是否应予解除;二、如合作协议解除后,相关责任如何承担;三、冯素萍是否需要对卡迪亚公司承担补充清偿责任。
针对争议焦点一,于红与卡迪亚公司之间合作协议是否应予解除。涉案合作协议是双方当事人的真实意思表示,真实有效。现卡迪亚公司对涉案店铺进行了装修、管理,未注册图形商标及“卡迪亚洗护”文字等在该店铺被经营使用,于红实际利用了卡迪亚公司的经营资源。协议签订后,于红依约支付了相关款项。结合于红所提供的聊天记录内容,以及卡迪亚公司曾有多起类似加盟合作协议涉诉解除的情形,并结合冯素萍在案涉店铺张贴的店铺转让信息,可见双方的合作局面陷入困境,合作目的难以实现。现于红提出解除合作协议,如再维系双方的合作关系,恐与双方的初衷相去更远。综合分析以上情形,对于红诉请解除合作协议的主张,依法予以支持。
对于争议焦点二,如合作协议解除后,相关责任如何承担。本案中,涉案合作协议名为“加盟合作协议”,而实际日常经营管理方为特许(授权)方(卡迪亚公司),并非受许方(于红),受许方(于红)的主要权利义务为按营业额分红及投入款项。根据双方约定,合同解除后,保证金无息返还,故对于红要求返还保证金的诉请予以支持。对于品牌使用费的返还,商标的功能在于区分商品或服务的来源,其专用权的产生来自核准注册,但其价值来自使用。如果未注册商标经过使用具有一定影响时,其上所附着的商誉使其具有了财产价值,使其成为受法律保护的合法利益。故于红认为卡迪亚公司的商标“卡迪亚洗护”尚未经商标总局审批,卡迪亚公司无权收取品牌使用费的意见不能成立。鉴于双方对品牌使用费2万元/年的约定,本院结合于红与卡迪亚公司合作的时间跨度,核定协议解除后的返还数额。对于于红主张的上述两项款项的利息诉请,因无相关依据,不予支持。
对于争议焦点三,冯素萍是否需要对卡迪亚公司的债务承担补充清偿责任。本案中,于红自认其依卡迪亚公司的指示向冯素萍付款40.50万元及冯素萍租房用于双方合作,结合冯素萍系卡迪亚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又系该公司股东的情形。卡迪亚公司认可冯素萍收取款项的职务行为,故于红所提供的微信转账记录证据,不足以证明其所主张的冯素萍存在挪用、侵占公司资金的行为而承担补充清偿责任的诉请,故对于红的该主张不予支持,对冯素萍的辩称意见予以采纳。

卡迪亚公司、冯素萍对于红提供的证据质证认为:对证据1-4的真实性没有异议,但对证据2-4的证明目的不予认可。冯素萍的
行为系履行卡迪亚公司的职务行为。对证据5微信群聊天记录的真实性难以确认,对证明目的也不予确认。即使卡迪亚公司有拖欠工资的行为,也是劳资纠纷,与双方之间的合作没有任何关系。对证据6店面转让照片真实性不予确认,卡迪亚公司没有贴这样的照片。对证据7,对于冯鹏华的收款码及微信聊天记录不予确认,因与本案没有关联性。对证据8的证明目的不予认可。
一审法院对于红提供的证据1-4及证据8的真实性予以确认,对证据5和7,因未提供原件予以核实,对其真实性难以确认。对
于证据6,因照片中店面转让标示的联系电话系冯素萍使用、涉案店铺日常由冯素萍经营管理等,且冯素萍也未能举证证明张贴该照片信息另有他人,故对其真实性予以确认。
卡迪亚公司、冯素萍未有证据提交。
本院认为,一、关于于红上诉要求卡迪亚公司承担协议约定的分红义务问题。《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三百二十八条规定,在第二审程序中,原审原告增加独立的诉讼请求或者原审被告提出反诉的,第二审人民法院可以根据当事人自愿的原则就新增加的诉讼请求或者反诉进行调解;调解不成的,告知当事人另行起诉。双方当事人同意由第二审人民法院一并审理的,第二审人民法院可以一并审理。本案一审中于红未提出要求卡迪亚公司支付分红的诉讼请求,原审法院未作审理并无不当。现于红提起上诉时增加该项诉讼请求,但因卡迪亚公司经本院传票传唤未到庭参加诉讼,二审无法进行调解及一并审理,故本院在本案中不作处理,于红可依法另行起诉。二、关于冯素萍是否应当对卡迪亚公司的债务承担补充清偿责任问题。公司法司法解释三第十二条规定,公司成立后,公司、股东或者公司债权人以相关股东的行为符合下列情形之一且损害公司权益为由,请求认定该股东抽逃出资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四)其他未经法定程序将出资抽回的行为。第十三条第一款规定,股东未履行或者未全面履行出资义务,公司或者其他股东请求其向公司依法全面履行出资义务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第二款规定,公司债权人请求未履行或者未全面履行出资义务的股东在未出资本息范围内对公司债务不能清偿的部分承担补充赔偿责任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未履行或者未全面履行出资义务的股东已经承担上述责任,其他债权人提出相同请求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第十四条第二款规定,公司债权人请求抽逃出资的股东在抽逃出资本息范围内对公司债务不能清偿的部分承担补充赔偿责任,协助抽逃出资的其他股东、董事、高级管理人员或者实际控制人对此承担连带责任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本案一审中,对于冯素萍收取的款项,卡迪亚公司已明确表示系履行职务行为,于红认为冯素萍上述行为构成抽逃出资的主张,依据并不充分。根据公司法规定,股东应当按期足额缴纳公司章程中规定的各自所认缴的出资额。对于冯素萍出资问题,应按照卡迪亚公司章程的规定进行认缴,以认缴额对公司承担责任。在出资义务尚未到期的情况下,不属于出资期限届满而不履行出资义务的情形,不构成前述司法解释规定的“未履行或者全面履行出资义务”的情形。因于红未能提供卡迪亚公司章程及其他相关证据,故本院无法在本案中对冯素萍是否存在未按期足额履行股东出资义务的事实作出认定。综上,于红提出的上诉意见依据不足,本院不予支持。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本院予以维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6908元,由上诉人于红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判长杨成
审判员杨剑
审判员顾洋
书记员邓兰铭

2020-11-26

(本文来自于网络,相关当事人如有异议,请短信联系我们删除)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