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伟峰、东莞市厚街星光欢乐迪娱乐中心与上海灿星文化传媒股份有限公司著作权权属、侵权纠纷一案民事二审判决书

2021年1月3日真实案例528字数 2993阅读模式

广东省东莞市中级人民法院

著作权权属、侵权纠纷二审判决书

上诉人(原审被告):东莞市**星光欢乐迪娱乐中心,住所地为广东省东莞市*********旁的东莞市**富民时装体育用品有限公司AB栋第四层。
投资人:郭伟峰。
上诉人(原审被告):郭伟峰,男,1982年4月24日出生,回族,身份证住址为福建省泉州市丰泽区*******************,公民身份号码为350************31X。
两上诉人共同委托诉讼代理人:何树雄,广东辅安律师事务所律师。
两上诉人共同委托诉讼代理人:杜冠鹏,广东辅安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上海灿星文化传媒股份有限公司,住所地为上海市长宁区************。
法定代表人:田明,该公司总经理。
委托诉讼代理人:张飞军,广东洛亚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王昊,广东洛亚律师事务所律师。

一审判决认定的事实和理由详见广东省东莞市第二人民法院(2019)粤1972民初19607号民事判决。

本院认为,本案系著作权权属、侵权纠纷,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六十八条的规定,本院对上诉人上诉请求的有关事实和法律适用进行审查。本案二审的争议焦点是:一、灿星公司对案涉音乐电视作品是否享有合法的著作权;二、星光欢乐迪娱乐中心是否实施了侵权行为;三、如果构成侵权,侵权责任如何承担。对此,本院分析认定如下:
关于焦点一。《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实施条例》第二条规定:“著作权法所称作品是指文学、艺术和科学领域内具有独创性并能以某种有形形式复制的智力成果”。该条例第四条第十一项对以类似摄制电影的方法创作的作品进行了界定,即是指摄制在一定介质上,由一系列有伴音或者无伴音的画面组成,并且借助适当装置放映或者以其他方式传播的具有独创性的创作成果。本案中,《中国好歌曲》第一季、《中国好歌曲》第二季及《中国好歌曲》第三季、《蒙面唱将猜猜猜》第一季、《中国新歌声》第一季、《中国之星》系根据文字脚本、分镜头剧本,通过镜头切换、画面选择拍摄、后期剪辑等过程完成的综艺节目,其内容不仅包括歌手在舞台上演唱歌曲,还包括导师听歌时的表现、导师与歌手的互动、现场灯光与音乐的配合、乐队的演奏等,歌手的表演、画面、音乐等元素融合为一个整体形成完整的表达,体现出制片者的个性化特征,达到著作权法对作品的独创性要求,应认定为属于著作权法规定的以类似摄制电影的方法创作的作品。星光欢乐迪娱乐中心、郭伟峰提出《中国好歌曲》第一季、《中国好歌曲》第二季及《中国好歌曲》第三季、《蒙面唱将猜猜猜》第一季、《中国新歌声》第一季、《中国之星》不是独立作品的上诉理由不成立,本院不予支持。
关于焦点二。被诉节目系剪辑于《中国好歌曲》第一季、《中国好歌曲》第二季及《中国好歌曲》第三季、《蒙面唱将猜猜猜》第一季、《中国新歌声》第一季、《中国之星》节目中的画面片段,与灿星公司主张权利的作品中的相应歌曲的词、曲、音源、画面等内容基本一致,星光欢乐迪娱乐中心、郭伟峰通过点播系统放映设备公开播放被诉歌曲的行为,未经灿星公司许可,侵犯了灿星公司对案涉作品享有的著作权。星光欢乐迪娱乐中心、郭伟峰虽主张点播系统系第三方提供,但星光欢乐迪娱乐中心、郭伟峰未提交证据证明在其经营场所播放的案涉节目具有合法来源,本院对其主张不予支持。
关于焦点三。《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第四十九条规定:“侵犯著作权或者与著作权有关的权利的,侵权人应当按照权利人的实际损失给予赔偿;实际损失难以计算的,可以按照侵权人的违法所得给予赔偿。赔偿数额还应当包括权利人为制止侵权行为所支付的合理开支。权利人的实际损失或者侵权人的违法所得不能确定的,由人民法院根据侵权行为的情节,判决给予五十万元以下的赔偿。”本案现有证据无法查明权利人灿星公司的实际损失或星光欢乐迪娱乐中心因侵权所获利益,故适用法定赔偿。本院在综合确定赔偿数额时,主要考虑以下因素:(1)权利情况。本案主张权利并最终认定构成侵权的音乐作品共计125首;权利人未就涉案MV音乐作品的流行程度等反映知名度的情况进行举证证明。(2)侵权情况。本案侵权行为系在经营场所内提供可点播放映的MV音乐作品,侵权后果与现场点播经营模式密切相关,经营场所的规模可作为判断侵权情节的参考。(3)维权开支。灿星公司为制止侵权进行公证取证、委托诉讼代理人等,其已支付的维权开支的合理部分,应予支持。需要指出的是,本院在确定赔偿数额时还考虑到以下情况,即被诉侵权行为发生时,星光欢乐迪娱乐中心已与音集协签订《著作权许可合同》,并交纳了版权使用费。对此本院认为,星光欢乐迪娱乐中心与著作权集体管理组织签订许可使用合同并支付费用,说明其对于作品使用行为,主观上具有积极寻求获得版权许可的意志,客观上也确已支付了一定费用。与未经权利人许可也未与著作权集体管理组织签订许可使用合同的使用者相比,主观过错程度较小。
综上所述,本院酌情确定星光欢乐迪娱乐中心应赔偿灿星公司经济损失及合理维权开支共计22500元,星光欢乐迪娱乐中心的财产不足以清偿该赔偿债务的,由郭伟峰以其个人的其他财产予以清偿。

综上所述,上诉人星光欢乐迪娱乐中心、郭伟峰的上诉理由成立的,本院予以支持。一审判决适用法律部分错误,本院予以纠正。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二条第一款、第十五条,《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第四十八条、第四十九条、第五十三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二项及上述援引法律条文的规定,判决如下:
一、维持广东省东莞市第二人民法院(2019)粤1972民初19607号民事判决第一项。
二、撤销广东省东莞市第二人民法院(2019)粤1972民初19607号民事判决第三、四项及一审诉讼费负担部分。
三、变更广东省东莞市第二人民法院(2019)粤1972民初19607号民事判决第二项为:限东莞市**星光欢乐迪娱乐中心于判决发生法律效力之日起五日内赔偿上海灿星文化传媒股份有限公司经济损失(含维权费用)22500元。
四、东莞市**星光欢乐迪娱乐中心的财产不足以清偿前述赔偿债务的,由郭伟峰以其个人的其他财产予以清偿。
五、驳回上海灿星文化传媒股份有限公司的其他诉讼请求。
六、驳回东莞市**星光欢乐迪娱乐中心、郭伟峰的其他上诉请求。
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本案一审案件受理费1700元(上海灿星文化传媒股份有限公司已预交),由上海灿星文化传媒股份有限公司负担1197元,由东莞市**星光欢乐迪娱乐中心、郭伟峰共同负担503元。本案二审案件受理费1675元(东莞市**星光欢乐迪娱乐中心、郭伟峰已预交),由上诉人东莞市**星光欢乐迪娱乐中心、郭伟峰共同负担503元,由被上诉人上海灿星文化传媒股份有限公司负担1172元。被上诉人上海灿星文化传媒股份有限公司应缴交的二审案件受理费1172元,经东莞市**星光欢乐迪娱乐中心、郭伟峰同意,由上海灿星文化传媒股份有限公司迳行向东莞市**星光欢乐迪娱乐中心、郭伟峰支付,本院不再另行退、收。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判长苗卉卉
审判员陈锦波
审判员毛宇翔
书记员胡爱翎

2020-11-26

(本文来自于网络,相关当事人如有异议,请短信联系我们删除)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