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进高新区海乐迪娱乐城与上海灿星文化传媒股份有限公司侵害作品放映权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

真实案例246字数 3649阅读模式

江苏省常州市中级人民法院

侵害作品放映权纠纷二审判决书

上诉人(一审被告):武进高新区海乐迪娱乐城,经营地址江苏省常州市武进高新区安定路与常武路交汇处(武进购物中心**第**)。
经营者:管刚。
委托诉讼代理人:薛立文,男,汉族,1966年2月5日出生,户籍地址吉林省江源县。
被上诉人(一审原告):上海灿星文化传媒股份有限公司,住所地上海市长宁区广顺路******。
法定代表人:田明,该公司总经理。
委托诉讼代理人:高瑞琪、李杰,江苏泽晟律师事务所律师。

一审法院认定:
一、权利情况
国家版权局2017年1月6日登记的《作品登记证书》(登记号:国作登字-2017-I-00321747)载明:作品名称为《中国好歌曲》第一季,作品类别为电影和类似摄制电影方法创作的作品。作者和著作权人均为灿星公司,作品创作完成日期为2013年12月27日。
国家版权局2017年1月6日登记的《作品登记证书》(登记号:国作登字-2017-I-00321748)载明:作品名称为《中国好歌曲》第二季,作品类别为电影和类似摄制电影方法创作的作品。作者和著作权人均为灿星公司,作品创作完成日期为2014年12月20日。
国家版权局2016年12月28日登记的《作品登记证书》(登记号:国作登字-2016-I-00347350)载明:作品名称为《中国好歌曲》第三季,作品类别为电影和类似摄制电影方法创作的作品。作者和著作权人均为灿星公司,作品创作完成日期为2016年4月7日。
《中国好歌曲》第一、二、三季收录了《卷珠帘》等134部作品,《中国新歌声》收录了《只有为你》等24部作品,上述专辑外包装标注著作权人为灿星公司。
二、被诉侵权行为
江苏省南京市雨花台公证处(2019)宁雨证经内字第256号公证书载明:申请人南京超汇文文化发展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超汇文公司)接受灿星公司委托,指派其工作人员陈孩向江苏省南京市雨花台公证处申请办理证据保全公证,并指派陈某实施取证行为。2018年11月15日,公证处公证员张某、公证人员余某与陈某来到位于江苏省常州市武进区定安中路411号武进购物中心E区四楼的海乐迪量贩式KTV。应陈某要求,公证人员使用自己的手机对娱乐场所的门头及周边路牌标识牌进行拍照。随后,张某、余某随同陈某进入该场所,以普通消费者身份进入850包间进行消费。公证人员使用自己的手机对包间的标识牌和打火机进行拍照,并对陈某付款后其手机获取的账单详情进行拍照。陈某使用该包间的点歌器查找相关歌曲。开始摄像前,公证员张某将公证处专门用于证据保全的摄像机及格式化好的存储卡交由陈某,由陈某将存储卡装入摄像机。随后,陈某打开摄像机开始摄像。陈某使用点歌器,依次点播了相关歌曲,并对所点播歌曲的播放过程进行了摄像。结束后,陈某将摄像机和存储卡交给公证员保管。公证人员将存储卡中的视频文件及上述拍摄照片全部复制入专门用于证据保全的移动硬盘内。公证书所附照片系公证人员现场所拍照片的打印件,所附光盘系根据现场摄像刻录所得,光盘视频内容与现场摄像数据一致,所附歌曲清单系根据现场点播的歌曲整理所得,所附账单详情系照片打印件。
经比对,公证书所附光盘内涉案作品与灿星公司《中国好歌曲》第一季、第二季、第三季,《中国新歌声》的相应歌曲词、音源、画面等内容基本一致。
三、其他情况
海乐迪娱乐城成立于2011年4月2日,类型为个体工商户,经营者为管刚,经营范围为量贩式KTV;预包装食品、散装食品零售。

一审法院认为,电影作品和以类似摄制电影的方法创作的作品属于我国著作权法上的作品,受著作权法的保护。作品的著作权属于作者,包括著作人身权与著作财产权,如复制权、放映权等权利。我国著作权法上的放映权是通过放映机、幻灯机等技术设备公开再现电影和以类似摄制电影的方法创作的作品等的权利。如无相反证明,在作品上署名的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为作者。未经著作权人许可,通过复制、发行、放映等方式向公众传播其作品的,除法律另有规定的以外,均属于侵犯著作权的行为,应承担停止侵害、赔偿损失等民事责任。
本案中,灿星公司主张权利的《中国好歌曲》第一季、第二季、第三季及《中国新歌声》通过构思、摄影、合成等汇集了一系列具有创造性的劳动,具有独创性,属于我国著作权法意义上的以类似摄制电影的方法创作的作品。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第十一条第四款的规定,如无相反证明,在作品上署名的公民、法人或其他组织为作者。灿星公司提供的《作品登记证书》及音像出版物均能证实涉案作品的著作权归属于灿星公司,因此,在无其他相反证明的情况下,应认定灿星公司为涉案《中国好歌曲》第一季、第二季、第三季及《中国新歌声》作品的著作权人。
我国著作权法上的复制权是以印刷、复印、录音、录像、翻录、翻拍等方式将作品制作一份或者多份的权利。本案中,灿星公司虽提交证据证明海乐迪娱乐城在其经营的娱乐场所提供涉案音乐电视作品的点播服务,但对于海乐迪娱乐城点播系统中的上述音乐电视作品是否是由海乐迪娱乐城复制、添加,未能提交证据加以证明,故灿星公司要求海乐迪娱乐城停止侵犯其复制权的主张,不予支持。
海乐迪娱乐城在经营场所提供设备并通过供他人点播、放映涉案作品等方式营利的行为,侵犯了灿星公司对涉案作品的放映权,海乐迪娱乐城应承担立即停止侵权、赔偿损失等民事责任。对于海乐迪娱乐城应当承担的赔偿经济损失的数额,灿星公司并未提交证据证明其经济损失,或者海乐迪娱乐城因侵权行为所获得的利益,根据作品的类型、作品的数量、作品的知名度、传唱度,海乐迪娱乐城侵权行为的性质、经营规模、经营场所位置、当地经济发展水平、海乐迪娱乐城主观过错程度、灿星公司为制止侵权所支出的合理费用等因素,酌情确定本案的赔偿数额。海乐迪娱乐城经法院合法传唤无正当理由拒不到庭参加诉讼,其行为是错误的,应视为放弃诉讼抗辩权利,由此而产生对其不利的诉讼后果,应由其自负。
本院认为,关于灿星公司是否对于案涉作品享有著作权的问题。电影作品和以类似摄制电影的方法创作的作品属于我国著作权法上的作品,受著作权法的保护。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第十一条第四款之规定,如无相反证明,在作品上署名的公民、法人或其他组织为作者。灿星公司提供的《作品登记证书》及音像出版物均能证实涉案作品的著作权归属于灿星公司。海乐迪娱乐城上诉称灿星公司对于案涉作品不享有著作权,但未提供证据予以证明,故海乐迪娱乐城该上诉理由,本院不予支持。
关于案涉音像制品是否属于作品的问题。海乐迪娱乐城主张案涉作品本质上仍是录音录像制品,不属于著作权法规定的作品。灿星公司主张权利的《中国好歌曲》第一季、第二季、第三季及《中国新歌声》通过构思、摄影、合成等汇集了一系列具有创造性的劳动,具有独创性,属于我国著作权法意义上的以类似摄制电影的方法创作的作品。
关于海乐迪娱乐城播放案涉作品的行为是否构成侵犯灿星公司放映权的问题。作品的著作权属于作者,包括著作人身权与著作财产权,如复制权、放映权等权利。我国著作权法上的放映权是通过放映机、幻灯机等技术设备公开再现电影和以类似摄制电影的方法创作的作品等的权利。未经著作权人许可,通过复制、发行、放映等方式向公众传播其作品的,除法律另有规定的以外,均属于侵犯著作权的行为,应承担停止侵害、赔偿损失等民事责任。本案中,海乐迪娱乐城在经营场所提供设备并通过供他人点播、放映涉案作品等方式营利的行为,侵犯了灿星公司对涉案作品的放映权,海乐迪娱乐城应承担立即停止侵权、赔偿损失等民事责任。海乐迪娱乐城二审中提供的其与音集协2019年3月1日签订的著作权许可协议,由于灿星公司公证取证的时间是2018年11月,因此海乐迪娱乐城提交的上述协议不能证明其有权使用案涉作品。
关于一审认定的赔偿数额是否适当的问题。一审法院根据作品的类型、作品的数量、作品的知名度、传唱度,海乐迪娱乐城侵权行为的性质、经营规模、经营场所位置、当地经济发展水平、海乐迪娱乐城主观过错程度、灿星公司为制止侵权所支出的合理费用等因素,酌情确定海乐迪娱乐城赔偿灿星公司经济损失(含制止侵权的合理费用)15800元,并无不当。
一审期间,一审法院向海乐迪娱乐城的经营地址常州市武进高新区安定路与常武路交汇处(武进购物中心E区第四层)邮寄送达了本案的相关诉讼材料,后被邮局退回,一审法院上述送达行为并无不当。海乐迪娱乐城经一审法院合法传唤无正当理由拒不到庭参加诉讼,应视为放弃诉讼抗辩权利,由此产生的不利后果应由其自负。

综上,上诉人海乐迪娱乐城的上诉理由及上诉请求,不能成立;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应予维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的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案件受理费1675元,由上诉人武进高新区海乐迪娱乐城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判长杨成
审判员杨剑
审判员顾洋
书记员邹婷婷

2020-11-30

(本文来自于网络,相关当事人如有异议,请短信联系我们删除)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