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建省南安市天天纸业有限公司侵害商标权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

真实案例389字数 6418阅读模式

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

侵害商标权纠纷二审判决书

上诉人(原审被告):福建省南安市天天纸业有限公司,住所地福建省南安市洪梅镇。
法定代表人:范重阳,董事长。
委托诉讼代理人:郇小莉,北京东岩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谢忱,北京东岩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金佰利(中国)有限公司,住所地上海市黄浦区。
法定代表人:张海婴,董事长。
委托诉讼代理人:张宏,北京正理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李淑华,北京正理律师事务所律师。
原审被告:北京搜斗士信息技术有限公司。

北京知识产权法院认定事实:
第892494号“高洁丝”商标于1996年11月7日核准注册,核定使用商品为第5类的用于卫生或经期目的的卫生巾等,原注册人为金伯利克拉克公司。2003年3月21日,经核准该商标转让给金佰利国际公司,经续展,商标专用期限至2026年11月6日。
第5545518号“高洁丝”商标于2009年10月21日经核准注册,核定使用商品为第5类的卫生巾等,注册人为金佰利国际公司。经续展,商标专用期限至2019年10月20日。
第6481414号“高洁丝”商标于2010年3月28日经核准注册,核定使用商品为第5类的卫生巾等,注册人为金佰利国际公司。经续展,商标专用期限至2020年3月27日。
第6999927号“高洁丝”商标于2010年7月28日经核准注册,核定使用商品为第5类的卫生巾等,注册人为金佰利国际公司。经续展,商标专用期限至2020年7月27日。
金佰利国际公司与金佰利公司系关联公司。2016年9月7日,两公司签订《商标使用许可合同》,约定金佰利国际公司将包括上述四件商标在内的多件商标许可金佰利公司在我国区域内以独占方式使用。该合同注明的签署地是“上海”。之后,金佰利公司又补充提交了对该合同的公证、认证材料。
根据国家图书馆科技查新中心对在我国大陆地区报纸、期刊进行检索后出具的《检索报告》显示,从2006年开始,“高洁丝”品牌卫生巾已经在我国大陆地区上市。《中国工商时报》等多家媒体对“高洁丝”品牌卫生巾进行了广泛、持续地报道。从时间上看,媒体的报道主要集中在2015年以前。另外,由“中国生活用纸信息网”公布的“2007年综合排序前15位的卫生巾/卫生护垫生产商”中,金佰利公司的“高洁丝”“舒尔美”两个品牌位列第7位。2014年12月20日,“高洁丝”品牌被《中国质检报刊社》评选为“年度魅力品牌”。2016年1月,“高洁丝”品牌卫生巾被上海市商标协会等单位评选为“2015畅销金品”。2015年1月22日,上海轩诚会计师事务所对金佰利公司2007年5月至2009年12月“高洁丝”个人护理用品、卫生巾和卫生用品进行审计,并出具了《专项审计报告》。该报告认定2007年5月至2007年12月产品收入为17649万元,2008年产品收入为33024万元,2009年产品收入为35487万元。
天天纸业公司成立于2007年7月,经营范围包括生产、销售卫生用品、卫生巾。搜斗士公司成立于2006年11月,经营范围包括互联网信息服务、网上零售日用品等。
2015年1月12日,金佰利公司的委托代理人在北京市东方公证处内使用计算机登陆“京东网”(网址www.jd.com),搜索“高柔丝卫生巾”后进行了浏览,并对相关页面截屏后保存。北京市东方公证处对该委托代理人的上述行为进行了公证,并出具了公证书。以上截屏的网页显示,在“京东网”上销售有“高柔丝”产妇卫生巾,包括L、M、S三种型号,销售价35元;在商品包装正反面均标注了“高柔丝”商标;在所附的商品质检报告上注明“受检单位福建省南安市天天纸业有限公司”。
2015年1月13日,金佰利公司的委托代理人在北京市东方公证处内使用计算机登陆“淘宝网”(网址www.taobao.com),搜索“高柔丝卫生巾”后进行了浏览,并对相关页面截屏后保存。北京市东方公证处对该委托代理人的上述行为进行了公证,并出具了公证书。以上截屏的网页显示,在“淘宝网”上的两家店铺正在销售“高柔丝”产妇卫生巾,包括L、M、S三种型号,促销价29.9元,成交记录216;在商品包装正反面均标注了“高柔丝”商标,并标注“制造商福建省南安市天天纸业有限公司”;在所附的商品质检报告上注明“受检单位福建省南安市天天纸业有限公司”。
2015年1月21日,金佰利公司的委托代理人在位于江苏省昆山市富士康路808号的“好又多”购物中心购买了“高柔丝”牌“瞬吸蓝”“炫彩夜用”“炫彩日夜”等多款卫生巾14包,售价164.9元。上海市东方公证处对该委托代理人的上述行为进行了公证,并出具了公证书。在购买的上述商品包装上使用了“高柔丝”商标,并标注“制造商福建省南安市天天纸业有限公司”。
同日,金佰利公司的委托代理人在位于江苏省昆山市城北灶桥路8号的“万客隆”城北店购买了“高柔丝”牌“瞬吸蓝夜用网”“炫彩夜用网”等多款卫生巾7包,售价84.1元。上海市东方公证处对该委托代理人的上述行为进行了公证,并出具了公证书。在购买的上述商品包装上使用了“高柔丝”商标,并标注“制造商福建省南安市天天纸业有限公司”。
同日,金佰利公司的委托代理人在位于江苏省昆山市张浦镇周港江南春堤步行街的新联华购物广场购买了“炫彩夜用”“炫彩日用”“干爽丝薄”等多款卫生巾7包,售价90.6元。上海市东方公证处对该委托代理人的上述行为进行了公证,并出具了公证书。在购买的上述商品包装上使用了“高柔丝”商标,并标注“制造商福建省南安市天天纸业有限公司”。
同日,金佰利公司的委托代理人在位于江苏省昆山市张浦镇永记路901号的“吴江大润发”卖场内购买了“炫彩夜用”“瞬吸蓝丝薄”等多款卫生巾4包,售价46元。上海市东方公证处对该委托代理人的上述行为进行了公证,并出具了公证书。在购买的上述商品包装上使用了“高柔丝”商标,并标注“制造商福建省南安市天天纸业有限公司”。
同日,金佰利公司的委托代理人在位于江苏省常熟市虞山镇莫城湖鹤村平桥路的“易买盛”卖场内购买了“瞬吸蓝柔棉”“炫彩夜用”等多款卫生巾8包,售价87.7元。上海市东方公证处对该委托代理人的上述行为进行了公证,并出具了公证书。在购买的上述商品包装上使用了“高柔丝”商标,并标注“制造商福建省南安市天天纸业有限公司”。
同日,金佰利公司的委托代理人在位于江苏省常熟市辛庄镇辛庄大道、罗浜路口的北京联华购物广场内购买了“瞬吸蓝”“炫彩”等多款卫生巾6包,售价54元。上海市东方公证处对该委托代理人的上述行为进行了公证,并出具了公证书。在购买的上述商品包装上使用了“高柔丝”商标,并标注“制造商福建省南安市天天纸业有限公司”。
2016年5月19日,金佰利公司的委托代理人在北京市东方公证处内使用计算机登陆“中关村在线”(网址www.zol.com.cn),搜索“高柔丝”后进行了浏览,并对相关页面截屏后保存。以上截屏的网页显示,在网站上销售有多款“高柔丝”产妇卫生巾,售价35元;在商品包装上标注了“高柔丝”商标。北京市东方公证处对该委托代理人的行为进行了公证,并出具了公证书。
2017年3月22日,金佰利公司的委托代理人在北京市东方公证处内使用计算机登陆“淘宝网”(网址www.taobao.com),搜索“高柔丝卫生巾”后进行了浏览,并对相关页面截屏后保存。以上截屏的网页显示,在网站上销售有多款“高柔丝”产妇卫生巾,售价29.9元;在商品包装上标注了“高柔丝”商标。该委托代理人在线购买了“月子产后产褥期专用孕妇婴两用巾”超长大号4包,并付款89.7元。北京市东方公证处对该委托代理人的行为进行了公证,并出具了公证书。2017年4月5日,该委托代理人接收了购买的上述商品。北京市东方公证处将该商品封存后交由该委托代理人保管,并对以上行为进行了公证,出具了公证书。该公证书照片显示,所购买的商品上带有“高柔丝”商标,并标注“制造商福建省南安市天天纸业有限公司”。
金佰利公司在发现搜斗士公司在其经营的“马可波罗”网站(网址www.makepolo.com)上对外销售“高柔丝”卫生巾后,于2017年3月22日委托其代理人在北京市东方公证处内使用计算机登陆该网站,搜索“高柔丝卫生巾”后进行了浏览,并对相关页面截屏后保存。以上截屏的网页显示,该网站正在销售多款“高柔丝”卫生巾,标注的供应商是“福建省南安市天天纸业有限公司”。
2019年8月21日,金佰利公司的委托代理人在北京市国信公证处内使用计算机登陆互联网后进行了浏览,并对相关页面截屏后保存。以上截屏的网页显示,在“商务联盟”“慧聪网”“南国批发网”“正富百货微店铺”等网站上销售有多款“高柔丝”产妇卫生巾,在商品包装上标注了“高柔丝”商标,并标明“厂家直销”。北京市国信公证处对该委托代理人的行为进行了公证,并出具了公证书。
原审庭审中,金佰利公司出示了经公证购买的一包卫生巾(M/10片装),包装正反面均带有“高柔丝”商标,并标注“产褥期超熟睡卫生巾”“制造商福建省南安市天天纸业有限公司”。天天公司认可该商品系其生产。金佰利公司指控该商品为本案被控侵权商品。
另据金佰利公司提供的商标检索文档显示,天天纸业公司在第5类、第16类商品上申请注册了“抖音”“洛娃”“威猛先生”“妙洁”等50件商标。
天天纸业公司提交了原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评审委员会(简称商标评审委员会)针对其注册的第7893423号“高柔丝”商标作出的无效宣告裁定以及法院作出的行政判决书等三份证据。金佰利公司未提交其因被侵权受到的实际损失、天天纸业公司因侵权获得的利益以及商标许可使用费等证据。天天纸业公司亦未提交其销售涉案商品获得相关收益情况的证据。金佰利公司请求按照2014年施行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简称2014年商标法)中规定的法定赔偿方式计算经济损失,考虑的侵权行为情节包括“高洁丝”商标知名度较高、天天纸业公司的侵权行为持续时间长、侵权规模较大以及主观恶意明显。天天纸业公司对此不予认可。另外,金佰利公司为诉讼支出资料检索费9008元,公证费33812元,律师费20万元。
天天纸业公司在本案卫生巾上使用的商标系其于2009年12月7日申请注册的第7893423号“高柔丝”商标,该商标于2011年1月21日经核准注册,核定使用商品第5类医用药物、蛋白牛奶、净化剂、兽用洗涤剂、杀虫剂、牙齿粘胶剂、卫生巾、卫生垫。金佰利国际公司于2014年10月24日对该商标提出无效宣告申请,商标评审委员会作出裁定,以该商标的注册违反2001年施行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简称2001年商标法)第二十八条、第二十九条规定为由,对该商标在卫生巾、卫生垫两项商品上予以无效宣告。该裁定经行政诉讼程序后现已生效,并刊登在2017年12月27日第1581期《商标公告》上。
金佰利公司在原审庭审中表示,鉴于天天纸业公司的第7893423号“高柔丝”商标现已被宣告无效,故放弃其在原审起诉之时提出的适用2014年商标法第十三条第三款的请求。

金佰利公司还以本案被控侵权商品使用的包装与其“高洁丝”卫生巾使用的彩虹包装近似,构成不正当竞争为由向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提起诉讼。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经审理后认为,金佰利公司在“高洁丝”卫生巾上使用的彩虹包装具有一定市场知名度,构成知名商品特有的包装;天天纸业公司在其“高柔丝”卫生巾上使用的商品包装与之近似,构成不正当竞争,故于2018年8月28日判决天天公司登报消除影响,并赔偿金佰利公司经济损失60万元及合理开支10万元。该判决经过二审程序后(即第2010号判决)现已生效。
北京知识产权法院认为:金佰利公司作为第892494号、第5545518号、第6481414号、第6999927号“高洁丝”商标的独占使用被许可人,有权以自己的名义对侵害该商标专用权的行为提起诉讼。上述四枚商标可视为“高洁丝”系列商标。金佰利公司提交的证据能够证明,至2015年“高洁丝”系列商标在卫生巾商品上已经具有较高的知名度,并占据了一定的市场份额。
天天纸业公司在第5类的卫生巾、卫生垫商品上曾被核准注册有第7893423号“高柔丝”商标,其在陈述中也明确表示在商标有效期内在卫生巾上对该商标进行了商业使用。金佰利公司原审当庭提交的卫生巾与公证书所附照片中的卫生巾在外包装上能够相互印证,从而证明该证据以及公证书照片的真实性。在该卫生巾外包装上带有金佰利公司指控侵权的“高柔丝”商标,据此认定金佰利公司原审当庭出示的卫生巾以及公证书照片中显示的卫生巾为本案被控侵权商品,并系天天纸业公司生产、销售。
涉案四件权利商标均为中文“高洁丝”,系臆造词,显著性较强;被控侵权商标为中文“高柔丝”,两商标仅一字之差,虽然标志字体也略有区别,但在整体视觉效果上无实质差异,构成商标近似。考虑到涉案四件权利商标的显著性以及在卫生巾上的知名度,被控侵权商品与之使用在相同商品上,易导致相关公众的混淆。虽然被控侵权商标曾系天天纸业公司在第5类卫生巾、卫生垫等商品上被核准注册的第7893423号“高柔丝”商标,但该商标现已被宣告无效。天天公司的该件注册商标视为自始即不存在。故天天纸业公司未经许可,在与涉案四件权利商标核定使用的相同商品上使用与权利商标近似的商标,构成对他人注册商标专用权的侵犯,应依法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对金佰利公司提出判令天天纸业公司停止侵权行为、赔偿损失及合理支出的请求,于法有据,予以支持。
鉴于天天纸业公司实施的涉案侵权时间较长,且在其注册商标被宣告无效以及金佰利公司起诉后仍实施侵权行为,其主观恶意明显,故对金佰利公司提出判令天天纸业公司刊登消除影响声明的请求亦予以支持。对于执行消除影响的具体方式,根据天天纸业公司实施的涉案侵权行为的范围和持续时间,以及可能造成的后果等因素予以确定。
关于侵权损害赔偿数额一节,本案中,金佰利公司未提供其被侵权所受到的实际损失和天天纸业公司实施侵权获得利益的证据,也没有提供关于商标许可使用费的证据,其选择按照法定赔偿方法计算赔偿数额,于法有据。原审庭审中,金佰利公司陈述其知道侵权行为的时间是2015年1月12日,故其应在2017年1月12日之前向人民法院起诉,而其是在2017年3月16日提起诉讼,按照民法通则的一般规定,应属超过了诉讼时效。但天天纸业公司在2017年3月22日在“淘宝网”“马可波罗网”,以及在2019年8月原审开庭前,在“商务联盟”“慧聪网”“南国批发网”“正富百货微店铺”等网站上仍在宣传、销售涉案侵权商品,证明涉案侵权行为一直持续至起诉以后,故对本案侵权损害赔偿数额的计算首先包括从2015年3月16日至2017年3月16日期间;不仅如此,鉴于天天纸业公司实施侵权行为已持续至原审开庭之时,故应将天天纸业公司在2017年3月16日至2019年8月期间的侵权行为计算在损害赔偿数额之内。因此,结合涉案权利商标的知名度、侵权商品价格、天天纸业公司实施侵权行为持续的时间、侵权规模、主观恶意程度等因素确定本案的侵权损害赔偿数额。同时,还注意到天天纸业公司就本案侵权商品的外包装因与金佰利公司商品包装近似构成不正当竞争一事,已被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生效判决给予金佰利公司损害赔偿,金佰利公司在本案中的损失从一定程度上已获得补偿,故在确定本案赔偿数额时应给予考虑。另外,对于金佰利公司提出的合理支出赔偿请求,根据支出的必要性、合理性因素予以确定。

在二审开庭审理中,天天纸业公司放弃“天天纸业公司的侵权违法所得远远低于原审判决的赔偿额115万元和第2010号判决的赔偿额70万元”的上诉理由。

审判长孔庆兵
审判员吴斌
审判员刘岭
法官助理焦光阳
书记员张倪

2020-11-30

(本文来自于网络,相关当事人如有异议,请短信联系我们删除)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