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蓝柚伞业有限公司、深圳减字科技有限公司著作权权属、侵权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

真实案例445字数 3634阅读模式

浙江省绍兴市中级人民法院

著作权权属、侵权纠纷二审判决书

上诉人(原审被告):浙江蓝柚伞业有限公司,住所地浙江省绍兴市上虞区崧厦镇崧镇南路**。
法定代表人:朱兆伟,系执行董事。
委托诉讼代理人:罗钢,浙江泽厚(绍兴)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深圳减字科技有限公司,住,住所地广东省深圳市南山区粤海街道麻岭社区深南大道**汉京金融中心1401
法定代表人:马龙,系董事长。
委托诉讼代理人:李莹莹,广东广信君达律师事务所律师。
原审被告:朱兆伟,男,1991年12月30日出生,汉族,住安徽省利辛县。

一审法院认定事实:2017年4月6日,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版权局对减字公司的美术作品“伞图案(浅妃)”进行了作品登记,登记号为国作登字-2017-F-00378943,创作完成时间为2014年10月30日,首次发表时间为2015年4月24日。2017年11月15日,广东省广州市海珠公证处出具了(2017)粤广海珠第39711号《公证书》,内容是对减字公司的委托代理人李美红浏览、打印网页的过程进行证据保全公证。该公证书显示,李美红在淘宝网站上搜索“蕉下官方旗舰店:三通”,该店铺曾于2015年5月4日销售了一款名为“BananaUmbrella蕉下小黑伞太阳伞防紫外线伞遮阳伞”的产品,颜色分类为浅妃色,售价为1049元,该产品的伞内面使用了前述《作品登记证书》登记的“伞图案(浅妃)”。。减字公司为该次公证支出公证费660元。2019年8月8日,广东省广州市南粤公证处出具了(2019)粤广南粤第18960号《保管证书》,对减字公司的委托代理人李莹莹使用该公证处“公证云”电子数据保管平台的“见证实录”功能进行电子数据保管。电子数据显示:李莹莹登陆阿里巴巴网站上名为“浙江蓝柚伞业有限公司”的店铺工商注册信息与被告蓝柚公司一致,经营范围包括伞及伞配件、雨具、帐篷、旅游休闲用品的制造、加工,销售,经营模式为生产厂家等。在涉案雨伞的销售页面中显示有“价格”、“起批量”和“成交量”等信息,产品单价根据购买数量的递增相应减少,商品的库存显示有1110966把可售。网页中显示李莹莹购买了该店铺销售的名为“创意站立免持C型汽车反向伞双层直杆广告伞商务伞雨伞可定制LOGO”的雨伞共5把,颜色分类分别为新树叶、粉菊、樱花草、枫叶、琉璃、樱花、花妖;售价为人民币21元/把,运费为19元,货品金额共计人民币161元。该笔交易的订单号为524661218285239713,供应商为被告。减字公司为该次公证支出公证费200元。减字公司提交的(2019)粤广南粤第17630号《公证书》显示,其转委托代理人李美红于2019年7月12日向广东省广州市南粤公证处申请对其收取行为办理证据保全公证。2019年7月13日,一位快递员将快递单号“×××66”的货物包裹送至该处。李美红在该处公证员吴某、工作人员张晓荧的监督下,拆开上述货物包裹,该处公证员吴某、工作人员张晓荧对该货物包裹进行了拍摄,然后将货物包裹内的有关产品以及快递物流单一并封存,交由李美红保管。减字公司为该次公证支出公证费800元。上述订单详情单显示:交易的订单号为524661218285239713,运单编号×××66。一审庭审中,在确认公证封存实物完好后,该院当庭进行了拆封,内有七款雨伞,其中一款“粉菊”的雨伞,经比对,与减字公司主张权利的美术作品“伞图案(浅妃)”的图案近似。另查明,蓝柚公司为2017年3月2日成立的有限责任公司(自然人独资),被告朱兆伟为法定代表人,注册资本壹仟万元整,经营范围包括伞及伞配件、雨具、帐篷、旅游休闲用品的制造、加工,销售等。

原审被告陈述称:首先,我与公司之间系相互独立。其次,公司所销售的伞布均是从市面上进行挑选,并不知道是否有产权的问题,市面上的销售者也不知道。最后,“蕉下”公司随便找明星拍一下广告就认为自己是知名企业、知名商品显然不当。
减字公司向一审法院起诉请求:1.判令蓝柚公司立即停止对涉案美术作品伞图案(浅妃)的侵权行为;2.判令蓝柚公司立即销毁侵权产品的库存以及相关的宣传资料,停止对侵权产品的任何商业宣传行为;3.判令蓝柚公司、朱兆伟连带赔偿减字公司因其侵权行为所遭受的经济损失及合理开支人民币3万元;4.判令蓝柚公司、朱兆伟承担本案的诉讼费用。
本院认为,二审应当围绕上诉人上诉请求所依据的事实和法律适用进行审理。根据双方当事人的诉辩情况,结合查明的案件事实,本案二审的争议焦点主要在于:一、减字公司是否系涉案美术作品著作权人;二、蓝柚公司是否实施了侵害涉案美术作品著作权的行为;三、若蓝柚公司侵权行为成立,则一审法院判决蓝柚公司承担相应赔偿责任是否合法合理以及判赔金额是否适当。
关于争议焦点一,蓝柚公司认为减字公司并非涉案美术作品著作权人的理由有二,一是仅作形式审查的《作品登记证书》不足以证明减字公司系权利主体,二是减字公司所提交的《作品登记证书》中的美术作品与减字控股有限公司“蕉下”伞具图案高度相似,结合二公司的成立情况以及减字控股有限公司持有“蕉下”系列商标情况,减字公司存在抄袭“蕉下”伞具图案的情况,其所登记的美术作品不具有独创性。首先,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著作权民事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七条,“当事人提供的涉及著作权的底稿、原件、合法出版物、著作权登记证书、认证机构出具的证明、取得权利的合同等,可以作为证据。在作品或者制品上署名的自然人、法人或者其他组织视为著作权、与著作权有关权益的权利人,但有相反证明的除外。”减字公司已就其系涉案美术作品著作权人完成初步举证责任,若蓝柚公司抗辩减字公司并非著作权人应当提交相应的反证证据,但其未能提供。其次,蓝柚公司认为《作品登记证书》所附美术作品与天猫网店销售情况公证书所载图案并不一致,对被上诉人是否系著作权人存疑。本院认为,减字公司所主张保护的系《作品登记证书》所附美术作品的著作权权利,其在一审中提交的天猫网店销售情况公证书系用以证明涉案美术作品的最早发行时间,且天猫网店的经营主体为深圳市兜满科技有限公司,该公司系由减字公司独资。最后,本案中并未涉及减字香港公司在减字公司之前存在销售印有涉案美术作品或与涉案美术作品相似伞具的证据,蓝柚公司所称减字公司存在抄袭“蕉下”伞具的可能性,进而认定减字公司并非涉案美术作品著作权人或所主张保护的美术作品无独创性的论述,均系是在减字香港公司成立时间与持有“蕉下”系列商标时间,在减字公司成立时间之前的情况下,所做的推论,并不能代替举证责任,故对该抗辩理由不予采信。一审法院认定减字公司系涉案美术作品著作权人符合法律规定,应予维持。
关于争议焦点二,蓝柚公司认为根据“接触+实质性相似”,其并未侵犯涉案美术作品著作权,且合法来源抗辩成立,不应当承担赔偿责任。本院认为,首先,蓝柚公司成立于2017年3月2日,经营范围包括伞及伞配件的制造、加工、销售,而涉案美术作品首次发表时间为2015年8月10日,且亦使用在伞具上,故蓝柚公司与减字公司系同行业企业,存在接触涉案美术作品的可能性。其次,将两件作品相比较减字公司所主张保护的作品内部花蕊呈黄色,蓝柚公司所使用的图案呈黑色,花瓣数量也有不同,整体上进行对比,二者均表现出花朵开放的形态,由内到外表现为四个部分,从形状上最里层为花蕊,第二、三、四部分均是花瓣,三层花瓣颜色均粉红色,整体视觉效果相差不大,构成实质相似。最后,蓝柚公司用以证明的合法来源的证据未被采信的理由已在认证部分予以详述,此处不再赘述,蓝柚公司的合法来源抗辩不能成立。故蓝柚公司关于其不构成著作权侵权以及涉案商品伞布存在合法来源的抗辩均不能成立。
关于争议焦点三,商品的使用价值虽然是决定价格的主要因素,但在商品上使用美术作品在一定程度上为商品价格带来美观附加值。将带有图案的伞面加工成伞具,该种带有一定修饰、美化效果的图案会提升伞具的销售金额以及销售数量。且本案中减字公司与蓝柚公司均未能就侵权损失或获利的情况予以举证证明,一审法院综合考虑涉案美术作品的知名度、蓝柚公司的主观过错、侵权行为的性质及后果,以及减字公司所委托律师出庭参加诉讼并为维权支付的公证费、购买侵权产品的费用等合理费用,酌定赔偿经济损失及合理费用并无不当。

综上,上诉人所提之上诉理由均无法成立,原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判处结果得当,依法应予维持。上诉人的上诉请求依据不足,本院不予支持。依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著作权民事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七条及《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的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本案二审案件受理费175元,由上诉人浙江蓝柚伞业有限公司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判长秦善奎
审判员夏鸿
审判员周荧
书记员许敏洁

2020-11-30

(本文来自于网络,相关当事人如有异议,请短信联系我们删除)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