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治市城区天宝纯唱娱乐会所与中国音像著作权集体管理协会著作权权属、侵权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

真实案例556字数 3366阅读模式

山西省高级人民法院

著作权权属、侵权纠纷二审判决书

上诉人(一审被告):长治市城区天宝纯唱娱乐会所。住所地:长治市长兴街**综合楼地下**天宝量贩KTV。
经营者:李伟。
委托诉讼代理人:赵晋耀,山西雷风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一审原告):中国音像著作权集体管理协会。。住所地:北京市朝阳区呼家楼京广中心商务楼**
法定代表人:周某,该协会理事长。
委托诉讼代理人:师某,北京盈科(太原)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王某,北京盈科(太原)律师事务所律师。

主要事实与理由:1.一审判决认定事实不清。被上诉人举证主张的事实是,上诉人侵犯了其拥有著作权的十首MV作品的播放权,并非上诉人的所有曲目都侵犯了被上诉人的著作权,但一审判决认定上诉人所有曲目都侵犯了被上诉人的著作权,这与客观事实不符。2.一审判决适用法律错误。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第四十九条的规定,法院裁量赔偿数额的前提是“权利人的实际损失或者侵权人的违法所得不能确定的”,如果前两种数额可以确定的情况下,要优先适用前两个标准之一。而本案上诉人合法经营、照章纳税,纳税证明就是其合法经营额度和获利水平的合法证明。被上诉人应当自行搜集或申请法院调取申请人的纳税材料,以证明其经营所得。客观上可以取证而被上诉人主观上怠于积极取证,应当承担举证不能的责任,而不是径直适用“由人民法院根据侵权行为的情节,判决给予五十万以下的赔偿”的规定。另外,山西省高级人民法院下发《关于审理卡拉OK著作权纠纷案件的指导意见》第四条第二款对于山西地区主张侵权的赔偿数额5-6元/包房/天,是假设所有包房全部曲目都属于侵犯著作权曲目的情况下的赔偿参考额度,而不是只要有侵权行为,就按这个标准判罚。对侵权规模不加区分的做法,不符合山西省高院出台《指导意见》本意,也不符合法律的一般原则。被上诉人主张的十首曲目,在上诉人的曲目库里只是一小部分,一审判决却按照所有曲目都侵犯了被上诉人著作权加以处罚,显然是对法律的错误理解和适用。
音集协辩称:1.本案上诉人并非首次因此类案件涉诉,属于二次侵权。2017年,双方就著作权许可费用缴纳产生过纠纷,并由长治中院作出判决,之后进入执行阶段,因此上诉人明知应当向被上诉人支付版权费。本次判赔为2018年上诉人未缴纳版权费用,一审法院按4元/包房/天,进行经济损失判赔并支持合理费用,已低于山西正常收费标准;2.卡拉OK著作权纠纷案件的收费同取证歌曲数量无关。根据《著作权集体管理条例》、《著作权法》的相关规定,以及结合省高院出台的指导意见,以5-12元/包房/天侵权判赔替代歌曲计算赔偿,切实解决长期以来人民法院在审理同类案件中裁判标准不统一的问题,因此请求二审法院驳回上诉人上诉请求。
音集协向原审法院提出的诉讼请求:1.判令被告停止侵权,立即从曲库中删除侵权作品;2.判令被告赔偿原告经济损失52560元;3.判令被告承担原告为本案诉讼而支付的合理支出费用,包括公证费500元,交通住宿餐饮费47.6元(此为长治地区取证14家场所的交通住宿餐饮费667元的均数),场所消费36元,共计583.6元;4.判令被告承担本案全部诉讼费用及原告为本案所支付的律师费。

一审法院认为,电影作品和以类似摄制电影的方法创作的作品的著作权由制片者享有。本案中涉及的音乐电视作品,属于摄制在一定介质上,由一系列有伴音或无伴音的连续画面组成,并需借助适当装置反映或以其他方式传播的作品,系以类似摄制电影的方法创作的作品,其著作权应由制片者享有。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第十一条第四款“如无相反证明,在作品上署名的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为作者”之规定,原告提供的《流行歌曲经典-中国音像著作权集体管理协会会员作品精选集(第三辑)》所附附件曲目录可以证实涉案10部音乐电视作品的著作权人为北京海蝶音乐有限公司。结合原告与北京海蝶音乐有限公司签订的《音像著作权授权合同》,可以认定原告依法取得对案涉音乐作品的放映权、复制权,并有权以自己的名义对侵权行为提起诉讼。被告以营利为目的,在未取得合法授权的情况下,擅自在其点歌系统中使用案涉音乐电视作品,已经侵犯了原告对案涉音乐电视作品享有的独家许可放映权、复制权,故应承担立即停止侵权、赔偿经济损失的责任。关于具体赔偿数额,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第四十九条“侵犯著作权或者与著作权有关的权利的,侵权人应当按照权利人的实际损失给予赔偿;实际损失难以计算的,可以按照侵权人的违法所得给予赔偿。赔偿数额还应当包括权利人为制止侵权行为所支付的合理开支。权利人的实际损失或者侵权人的违法所得不能确定的,由人民法院根据侵权行为的情节,判决给予五十万元以下的赔偿”之规定,本案中,权利人未提供实际损失的证据,也无法证明被告的违法所得数额,因此,结合被告的经营规模、所处地域、经营方式等因素,酌定按4元/包间/天计算损失,结合包间数24个,据此,被告应赔偿原告2018年损失为365天×4元/包间/天×24个包间=35040元。原告因本案诉讼支出的公证费、取证费,亦应得到赔偿,其中:1.公证费500元,凭票据予以认定;2.平均住宿交通餐饮费47.6元,系合理支出,予以认定;3.场所消费费用36元,系为查明本案支出的合理费用,予以认定。对于原告主张的律师费用,因原告并未提供证据证明该费用已实际支出,故本院不予支持。综上所述,被告长治市城区天宝纯唱娱乐会所的行为侵犯了原告中国音像著作权集体管理协会的著作权,本院对原告的诉讼请求部分予以支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第十一条第四款、第四十七条第一项、第四十九条之规定,判决如下:一、被告长治市城区天宝纯唱娱乐会所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赔偿原告中国音像著作权集体管理协会经济损失35623.6元;二、驳回原告中国音像著作权集体管理协会的其他诉讼请求。本案案件受理费1128.59元,由被告长治市城区天宝纯唱娱乐会所负担。

在二审期间,双方当事人均没有提交新的证据。
本院对一审法院认定的事实予以确认。
本院认为,本案的争议焦点为:一审判决对案涉侵权经济损失赔偿数额的判定是否合理。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第二十八条规定:“使用作品的付酬标准可以由当事人约定,也可以按照国务院著作权行政管理部门会同有关部门制定的付酬标准支付报酬。当事人约定不明确的,按照国务院著作权行政管理部门会同有关部门制定的付酬标准支付报酬。”本案中,上诉人天宝娱乐会所主张被上诉人音集协举证的案涉十首曲目,在天宝娱乐会所的曲库里只是一小部分,一审判决却按照所有曲目都侵犯了音集协著作权加以处罚明显不当,即使赔偿也应按照著作权法第四十九的规定确定赔偿数额。对此本院认为,国家版权局于2006年,已就卡拉OK经营行业著作权许可使用费公布了收费标准。而面对该类型案件不断涌现,侵权主体范围广和侵权音像作品数量众多等现象,为了公平合理平衡各方利益,促进版权使用费的规范收取,保障版权市场的健康发展,以及裁判尺度的统一,本院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和《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著作权民事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的相关规定,以及参照公布的卡拉OK著作权使用费收费标准,在此基础上,结合卡拉OK经营者歌城(厅)包房数量、应缴费的经营期间、地理、地理位置规模、权利人维权费用等因素,最终确定了侵害著作权赔偿数额的计算方法。据此,原审法院在当事人对案涉音像作品付费标准约定不明的情况下,综合案涉作品类型、发行时间、传播范围、经营规模、侵权情节以及制止侵权行为的费用等因素,酌定按4元/包间/天计算损失,同时结合音集协维权的合理开支,确定迪斯迪娱乐会所赔偿音集协经济损失35623.6元,该认定并无不妥之处,本院予以支持。
综上所述,天宝娱乐会所的上诉请求不能成立,应予驳回;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应予维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的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690.59元,由长治市城区天宝纯唱娱乐会所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判长张烁
审判员宋霞
审判员文劼
法官助理吴娟
书记员刘美微
 

2020-12-01

(本文来自于网络,相关当事人如有异议,请短信联系我们删除)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