泸州老窖股份有限公司与乐陵市斐升副食超市侵害商标权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真实案例465字数 3248阅读模式

山东省德州市中级人民法院

侵害商标权纠纷一审判决书

原告:泸州老窖股份有限公司,住所地四川泸州国窖广场。
法定代表人:刘淼,董事长。
委托诉讼代理人:杨鲲鹏,北京市京师(大连)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乐陵市斐升副食超市,经营场所乐陵市财富家园小区**商铺**。
经营者:刘斐升,经理。

当事人围绕诉讼请求依法提交了证据,根据当事人陈述和经审查确认的证据,本院认定事实如下:
一、原告享有涉案商标专用权的事实
原告泸州老窖股份有限公司于2014年6月21日注册取得第1719182号、第6767472号、第11982878号商标专用权,核定使用在果酒(含酒精);烧酒;蒸馏饮料;葡萄酒;烈酒(饮料);酒精饮料浓缩汁;酒精饮料(啤酒除外);含水果酒精饮料;米酒;黄酒(截止)第33类商品上,有效期至2024年6月20日。
二、被告实施被控侵权行为查明的事实
2020年5月22日原告委托代理人在拼多多“刘斐升”店铺购买了名称为“百年老窖1921浓香型国产白酒52度500ml6整箱特价”的商品,支付358元。整个购买过程在公证处专项工作室由原告委托代理人在其所持有的手机上完成。2020年5月25日,上述购买商品包裹邮寄至公证处。2020年5月27日对该包裹拆封,查看、破拆包裹内所购商品、重新密封包裹,加盖公证封签并拍照。2020年6月15日辽宁省大连市西岗区公证处出具(2020)辽大西证民字第568号公证书,对前述过程予以证实,并封存了被控侵权商品。
开庭时,原告确认被控侵权链接已删除。本院当庭对公证处封存的物品进行拆封,(2020)辽大西证民字第568号公证书项下的封存物品为整箱装“百年老窖1921浓香型国产白酒52度500ml”一箱,内有“百年老窖1921浓香型国产白酒52度500ml”六瓶,整箱外包装、瓶装外包装盒、酒瓶瓶身、瓶装内置收藏证书上均有第1719182号、第6767472号、第11982878号(图标替换)近似标识。被控侵权商品并非原告公司或原告授权的厂商生产。
拼多多上述店铺入驻人为乐陵市斐升副食超市,经营者为刘斐升。被告提交订货平台演示视频一份,提交订单信息截图及付款交易截图证明被告是在惠直购平台上购入的百年老窖白酒,有合法的进货渠道。另提供拼多多店铺管理页截图证明涉案白酒已在拼多多上下架。
三、关于赔偿数额查明的事实
(2020)辽大西证民字第568号公证书所附照片记载,原告的代理人在公证购买案涉侵权产品的链接显示,共计销售16件,拼单价格120元。被告提供拼多多店铺管理页截图显示其累计销量21,库存10971。原告泸州老窖股份有限公司为本案支付公证费1000元。

本院认为,原告泸州老窖股份有限公司是第1719182号、第6767472号、第11982878号商标的注册人,该商标在保护期内,泸州老窖股份有限公司享有的商标专用权,应当受到法律保护。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第五十七条第三项的规定,销售侵犯注册商标专用权商品的,属于侵犯注册商标专用权的行为。根据前述查明事实,乐陵市斐升副食超市在拼多多开设店铺销售“百年老窖1921浓香型国产白酒52度500ml6整箱特价”的行为可予认定。经比对,被控侵权商品白酒与涉案商标核定使用商品33类酒(饮料),酒精饮料相同,二者属于同种商品。被控侵权商品,酒箱、酒盒及酒瓶的显著位置,使用的百年老窖文字与11982878号百年泸州老窖字体相同,且包含了第11982878号商标中具有的识别性的百年老窖四个字,仅在组合方式上与该商标的文字组合不同。被控侵权商品在酒盒及酒瓶的显著位置使用的麦穗,包裹中心圆形上端开口,下端两侧有底座的图案,与第1719182号商标整体构图及组成元素相同两者内外结构,图案下方的底座相同,底座上方由麦穗向上延伸形成内圆,内部镶嵌图案组成,其区别仅在于内部包裹的文字。被控侵权产品酒盒下方的侵权标识河流、帆船图案于6767472号商标整体构图及组成元素相同均包含了第6767472号图形商标中的帆船和河流、屋顶等元素。上述元素的排列组合于该商标基本一致。由于第1719182号、第6767472号、第11982878号商标知名度较高,故容易引起相关公众的混淆构成近似。被控侵权商品系在同种类商品上使用与涉案注册商标近似商标的商品,属于侵犯商标专用权的商品。乐陵斐升副食超市未经原告许可,销售侵犯涉案注册商标专用权商品的行为,侵犯了泸州老窖股份有限公司的涉案商标专用权。
关于乐陵市斐升副食超市的责任问题。《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第六十四条第二款规定,销售不知道是侵犯注册商标专用权的商品,能证明该商品是自己合法取得并说明提供者的,不承担赔偿责任。销售者根据此款规定做合法来源抗辩的,需满足以下几个条件:(一)该商品是销售者合法取得的;(二)销售者通过供货合同、销货单、进货发票等能够说明提供者;(三)销售者在尽到审慎的注意义务的情况下,仍不知道销售的是侵犯注册商标专用权的商品。本案中,乐陵市斐升副食超市提交的视频及截图仅能证明其曾经在惠直购平台上购买过案涉被控侵权商品,从购买数量、时间来看,不能证明被控侵权商品均是从该惠直购平台购买取得。刘斐升转售盈利的是被控侵权商品,且明显低于市场上同类产品的价格,刘斐升作为销售者,不同于普通消费者,其应当有更高的注意、审查义务,也应该有更高的辩别能力,以保护消费者的合法权益。故乐陵市斐升副食超市主张其销售的白酒有合法来源的抗辩,本院不予支持。
关于赔偿数额问题。《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第六十三条第一款、第三款规定,侵犯商标专用权的赔偿数额,按照权利人因被侵权所受到的实际损失确定;实际损失难以确定的,可以按照侵权人因侵权所获得的利益确定;权利人的损失或者侵权人获得的利益难以确定的,参照该商标许可使用费的倍数合理确定。对恶意侵犯商标专用权,情节严重的,可以在按照上述方法确定数额的一倍以上三倍以下确定赔偿数额。赔偿数额应当包括权利人为制止侵权行为所支出的合理开支;权利人因被侵权所受到的实际损失、侵权人因侵权所获得的利益、注册商标许可使用费难以确定的,由人民法院根据侵权行为的情节判决给予三百万元以下的赔偿。《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商标民事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六条规定,侵权人因侵权所获得的利益或者被侵权人因被侵权所受到的损失均难以确定的,人民法院可以根据当事人的请求或者依职权适用商标法的规定确定赔偿数额。人民法院在确定赔偿数额时,应当考虑侵权行为的性质、期间、后果,商标的声誉,商标使用许可费的数额,商标使用许可的种类、时间、范围及制止侵权行为的合理开支等因素综合确定。本案中权利人的实际损失和侵权人的违法所得均不能确定,为此,本院参考涉案商标的知名度、被告侵权行为的性质、情节及原告泸州老窖股份有限公司维权合理开支等,将赔偿数额酌定为2.5万元。案涉白酒已在拼多多上下架,链接已经断开,原告对此予以认可。
综上所述,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第四十八条、第五十七条、第六十三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商标民事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三条、第十六条、第十七条规定,判决如下:

一、被告乐陵市斐升副食超市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赔偿原告泸州老窖股份有限公司各项经济损失及合理支出共计2.5万元;
二、驳回原告原告泸州老窖股份有限公司其他诉讼请求。
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案件受理费1050元,由原告泸州老窖股份有限公司负担840元,由被告乐陵市斐升副食超市负担210元。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

审判长刘玉福
人民陪审员吕学军
人民陪审员胡志明
法官助理史洪军
书记员王洁

2020-12-01

(本文来自于网络,相关当事人如有异议,请短信联系我们删除)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