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音像著作权集体管理协会与浑源县浩天音乐广场著作权权属、侵权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

真实案例327字数 2745阅读模式

山西省高级人民法院

著作权权属、侵权纠纷二审判决书

上诉人(原审原告):中国音像著作权集体管理协会。
法定代表人:周某,系该协会理事长。
委托诉讼代理人:赵某,北京盈科(太原)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高某,北京盈科(太原)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浑源县浩天音乐广场。
负责人:李某。

综上所述,一审法院认定事实不清,适用法律错误,请贵院在查明事实的基础上,依法对一审判决予以纠正,支持上诉人的全部诉讼请求,促进涉案行业在山西省内裁判的统一,以实现相对的公平。
中国音像著作权集体管理协会向一审法院提出诉讼请求:1.判令被告停止侵权,立即从曲库中删除侵权作品;2.判令被告赔偿原告经济损失26280元;3.判令被告承担原告为本案诉讼而支付的合理支出费用,包括公证费500元,交通住宿餐饮费41.99元(此为大同地区取证23家场所的交通住宿餐饮费用965.7元的均数),快递邮寄费9元,场所消费50元,共计600.99元;4.判令被告承担本案全部诉讼费用及原告为本案所支付的律师费。
原审法院查明,中国音像著作权集体管理协会系经民政部核准成立的社团法人,其业务范围包括开展音像著作权集体管理工作、咨询服务、法律诉讼、国际版权交流、举办研讨、交流及与本会宗旨一致的相关业务活动。2012年3月6日,原告与滚石国际音乐股份有限公司签订了《音像著作权授权合同》,该合同的有效期限顺延至2020年12月31日,合同内容包括:滚石国际音乐股份有限公司同意将其依法拥有的音像节目的放映权、出租权(前述二者仅限卡拉OK经营场所)广播权信托原告管理,以便上述权利在其存续期间及在本合同有效期内完全由甲方行使。原告有权以自己的名义向使用者收取使用费,根据使用情况向滚石国际音乐股份有限公司分配使用费。同时,原告有权以自己名义向侵权使用者提起诉讼。
专辑《流行歌曲经典·中国音像著作权集体管理协会会员作品精选集(第二辑)》内页标注有滚石国际音乐股份有限公司为著作权人。该专辑中收录了包括《伤心太平洋》、《心太软》等10首涉案作品在内的音乐电视作品。
2019年12月6日,公证员张东鹏、公证人员黄丹青与申请人的代理人赵某、朱宇涛一起来到位于山西省大同市××县浩天歌城,以普通消费者的身份进入该KTV进行消费。在公证人员的监督下,赵某、朱宇涛办理了消费手续并向该KTV的工作人员询问KTV的包间数,得到答复12间,后在203包间内使用该包间内的歌曲点播设备依次点播了10首歌曲,并全程使用摄像机摄制。消费结束后,该KTV出具消费票据一张。2020年1月7日,山西省太原市城西公证处就以上事实出具了(2019)晋并西证民字第47510号公证书。经比对,公证书所附光盘中记载的歌曲及画面内容与原告所主张权利的《伤心太平洋》、《心太软》等10首音乐电视作品一致。且原告为维护自身合法权益,支出公证费500元、交通住宿餐饮费41.99元、快递邮寄费9元、场所消费50元,共计600.99元。
另查明,被告浑源县浩天音乐广场系2010年11月04日成立,负责人为李某,经营范围为KTV服务,包间数为12间。

原审法院认为,涉案音乐电视作品系以电影作品和类似摄制电影方式创作的作品,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第十一条第一、四款的规定:著作权属于作者,本法另有规定除外;如无相反证明,在作品上署名的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为作者。依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著作权民事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七条的规定:当事人提供的涉及著作权的底稿、原件、合法出版物、著作权登记证书、认证机构出具的证明、取得权利的合同等,可以作为证据。在作品或者制品上署名的自然人、法人或者其他组织视为著作权、与著作权有关权益的权利人,但有相反证明的除外。本案中,在原告提供的包含有涉案音乐电视作品的《流行歌曲经典·中国音像著作权集体管理协会会员作品精选集(第二辑)》原版专辑的内页上明确记载著作权人为滚石国际音乐股份有限公司,且被告亦未提供相反证据予以证明,故该院依法确认滚石国际音乐股份有限公司对涉案音乐电视作品享有著作权。原告中国音像著作权集体管理协会经授权,享有许可卡拉OK经营者以复制、放映等方式使用涉案音乐电视作品并收取相关费用的权利,并有权以自己的名义向侵权者提起诉讼的方式主张权利,故原告对涉案《伤心太平洋》、《心太软》等10首音乐电视作品的放映权和诉权应受著作权法保护。被告未经权利人许可,以营利为目的,在其卡拉OK经营场所内以点播方式向公众放映涉案音乐电视作品,系侵犯了作品的放映权,应当承担停止侵权和赔偿损失的民事责任。原告请求判令被告停止侵权,立即从曲库中删除侵权作品,根据《山西省高级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卡拉OK著作权纠纷案件的指导意见》第8条的规定,人民法院在案件裁判判项中,不再判决卡拉OK经营者停止侵权、删除涉案侵权音乐作品等无法执行的内容,仅对使用费或者侵权赔偿作出判决。故对原告的该项诉讼请求,该院不予支持。关于赔偿数额,由于原告无法提供证据证明其因侵权所受损失或被告因侵权而获利之事实,且其在诉讼中明确主张适用法定赔偿,故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第四十九条第二款之规定:权利人的实际损失或者侵权人的违法所得不能确定的,由人民法院根据侵权行为的情节,判决给予五十万元以下的赔偿。依据《山西省高级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卡拉OK著作权纠纷案件的指导意见》的相关规定,考虑涉案作品的著作权类型、侵权地消费水平、包间数、主观过错程度、侵权行为的情节和维权成本等诸因素,确定被告应承担的赔偿数额为12(间)×3(元)×300(天)=10800(元)。
本院认为,对卡拉OK著作权纠纷案件赔偿数额多少的认定,既要考虑到鼓励音乐创作人员的积极性,又要考虑到促进著作权使用市场的健康繁荣发展。赔偿数额过高,不利于促进著作权使用市场的健康繁荣发展;赔偿数额过低,起不到鼓励音乐创作人员的积极性。原审法院综合考虑浑源县的消费水平、包间数,主观过错程度,侵权行为的情节和维权成本等诸因素,并参照《山西省高级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卡拉OK著作权纠纷案件的指导意见》,确定被上诉人应承担的赔偿数额为12(间)×3(元)×300(天)=10800(元),并无不妥。

综上,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一审案件受理费按一审判决执行。二审案件受理费202.02元,由上诉人中国音像著作权集体管理协会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判长宋霞
审判员张烁
审判员文劼
法官助理雷杨华
书记员王宇飞
 

2020-12-02

(本文来自于网络,相关当事人如有异议,请短信联系我们删除)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