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音像著作权集体管理协会、大同市钱柜餐饮娱乐有限责任公司著作权权属、侵权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

2021年1月11日真实案例419字数 3106阅读模式

山西省高级人民法院

著作权权属、侵权纠纷二审判决书

上诉人(原审原告):中国音像著作权集体管理协会。
法定代表人:周某,系该协会理事长。
委托诉讼代理人:赵某,北京盈科(太原)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高某,北京盈科(太原)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原审被告):大同市钱柜餐饮娱乐有限责任公司。
法定代表人:刘某1。
委托诉讼代理人:刘某2,天津东法律师事务所律师。

事实与理由:1.一审法院部分事实认定错误,法律适用错误。本案不存在著作权侵权行为,钱柜公司与音集协之间的纠纷应当是著作权许可合同纠纷。钱柜公司基于与音集协的合作,合法地享有音集协管理的作品的使用权。
(1)钱柜公司未缴纳2019年版权使用费不是故意侵权,系漏缴年度版权使用费,且漏缴原因不能归责于钱柜公司。钱柜公司自成立以来,每年都向山西天合文化传播有限公司(简称山西天合公司)缴纳著作权许可使用费(版权使用费),山西天合公司每年派专人来收取,收费后出具一张收据。2019年山西天合公司没有同往年一样来收费,也没有任何单位向钱柜公司提示过如何缴费、缴费给谁。尽管音集协在一审中提交了一份《律师函》及快递单。但是实际上,钱柜公司没有收到过任何函件,音集协提交的快递记录没有显示出该份快递邮寄的就是《律师函》,上面所载的签收只是快递员自行填写的,至于签收的是什么物品,没有任何记载。该份证据不能证明音集协向钱柜公司提示过缴纳著作权许可使用费。钱柜公司与音集协之间虽然没有书面合同,但是存在交易行为和交易习惯,音集协也没有书面通知钱柜公司解除合同。钱柜公司使用音集协管理的歌曲的行为不是未经授权,而且漏缴许可使用费,漏缴许可使用费的原因不能归责钱柜公司。

(2)一审法院未综合考虑钱柜公司与音集协未签订书面著作权许可使用合同的原因,该原因不能归责于钱柜公司。依据《著作权集体管理条例》第二十三条著作权集体管理组织许可他人使用其管理的作品、录音录像制品等,应当与使用者以书面形式订立许可使用合同。第三十四条使用者认为著作权集体管理组织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可以向国务院著作权管理部门检举:(一)著作权集体管理组织违反本条例第二十三条规定拒绝与使用者订立许可使用合同的。音集协负有与钱柜公司签订书面合同的义务,双方合作多年却没有签订书面合同的过错在音集协。天合文化集团有限公司自2008年起一直受音集协委托,收取卡拉OK经营行业著作权使用费。上述委托纠纷正在北京知识产权法院审理中,尚未作出生效判决。天合集团受音集协委托收取著作权许可使用费长达十年之久,现双方出现纠纷导致管理混乱,该结果不能让卡拉OK经营者一方承担。
2.一审法院判决的赔偿数额过高,缺乏事实与法律依据。(1)钱柜公司实际经营的包间数不足65间,对外营业的包间为三层和四层,共计45个。音集协所提交的包间数的证据系“向该KTV的工作人员询问KTV的包间数,得到答复65间”,该证据不是直接证据,系询问得来,不应当作为计算赔偿数额的依据。本案中计算赔偿数额所依据的包间数应当是KTV实际经营的包间,而钱柜公司的经营场所中并非所有包间都具备营业条件,音集协前来消费的包间也是三楼的311号房间,也能印证钱柜公司处开放的包间只有三层和四层。
(2)一审法院没有综合考虑音集协的服务情况。无论是钱柜公司按时缴纳版权费的期间,还是2019年漏缴费的期间,钱柜公司始终没有得到过音集协的任何服务。
(3)钱柜公司的经营场所不是处于当地的繁华地段,且盈利微薄。钱柜公司的经营场所位于普通居民楼附近,既没有临近商业街也没有临近古城旅游区。音集协提交的场所消费单48元,也可以证明钱柜公司场所消费水平不高。而且,钱柜公司开业以来一直盈利微薄,2019年己经处于亏损状态。本案诉讼正处于新冠疫情发展的特殊时期,疫情以来停业近四个月,餐饮娱乐业受影响特别严重,钱柜公司经营确有困难。请贵院对此情况给予考虑。
音集协己经先后起诉了本地区众多卡拉OK经营者,在此疫情期间卡拉OK行业可以说是苦苦支撑,不仅要如数缴纳房租,还要承担员工工资以及相应的社会责任。若再让钱柜公司以及其他幸存卡拉OK经营者又承担本案如此巨额的赔偿款,本地区的卡拉OK行业一定会遭受巨创。钱柜公司一直都愿意与音集协签订合法的著作权使用协议,只是一直受限于行业经营粗放,著作权权利人、音集协以及其授权公司天合集团的纠纷难以解决的客观事实。钱柜公司也同意按照合理合法的标准,向音集协缴纳著作权许可使用费。

上诉人大同市钱柜餐饮娱乐有限责任公司在二审中向本院提交了七份新证据,1.楼层平面设计图,予以证明共计50个房间;2.公证书,予以证明14个包房没有点歌机;3.股东变更协议书,予以证明接收的点歌机为51个;4.2019年报,予以证明2019年10月进行股东变更;5.损益表、资产负债表、现金流量表,予以证明2019年经营处于亏损状态;6.营业情况说明,予以证明2019年10月8日至11月8日,12月24日至12月31日处于停业状态;7.裁判文书,予以证明漏交2019年版权使用费不具备主观恶意。中国音像著作权集体管理协会质证意见如下,第一份证据,钱柜平面图,复印件和原件不一致,复印件有四张,原件只有一张,并且是对方单方面提供,不能印证实际的包房数量,不认可其证明内容。第二份证据,三性均有异议,公证书时间是2020年,无法证明2019年的具体状况,从实际内容看,只是说明房间没有点歌器,但是点歌器是活动的可移动的,并不能说明2019年的经营状况,该公证书无法达到其证明目的。且公证时候没有通知我们,我方没有参加。审计表、负债表、现金流量表与本案无关,钱柜娱乐的经营状况好坏与需要交纳的费用和赔偿的损失没有关系。股东变更协议书,不予认可,与本案无关。即使进行了股东变更,2019年也是全年都在经营的。对方营业状况的说明,没有其他证据印证,不予认可,关联性也不认可。对方提供的民事裁定书,我们认为,音集协对版权收费是依据了著作权法28条的规定,可以委托他人代为收取版权费,也可以自行收取版权费,2019年,上诉人是通过自己山西联络站的人员进行收费,与天河没有关系。所以上诉人与天河文化公司的纠纷与本案没有事实和法律上的因果关系。本院二审查明的其他事实与一审法院查明的事实一致,本院予以确认。
本院认为,对卡拉OK著作权纠纷案件赔偿数额多少的认定,既要考虑到鼓励音乐创作人员的积极性,又要考虑到促进著作权使用市场的健康繁荣发展。赔偿数额过高,不利于促进著作权使用市场的健康繁荣发展;赔偿数额过低,起不到鼓励音乐创作人员的积极性。原审法院综合考虑大同市平城区的消费水平、包间数,主观过错程度,侵权行为的情节和维权成本等诸因素,并参照《山西省高级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卡拉OK著作权纠纷案件的指导意见》,确定被上诉人应承担的赔偿数额为65(间)×4(元)×300(天)=78000(元),并无不妥。上诉人大同市钱柜餐饮娱乐有限责任公司经一审法院合法传唤未到庭,视为对自己权利的放弃,二审中提供的新证据,本院不予采纳。
综上,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一审案件受理费按一审判决执行。二审案件受理费3173.72元,由上诉人中国音像著作权集体管理协会负担1423.72元,由上诉人大同市钱柜餐饮娱乐有限责任公司负担1750元。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判长宋霞
审判员张烁
审判员文劼
法官助理雷杨华
书记员王宇飞
 

2020-12-02

(本文来自于网络,相关当事人如有异议,请短信联系我们删除)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