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CL实业控股股份有限公司与江海区腾达电器商行侵害商标权纠纷一案民事一审判决书

真实案例372字数 3525阅读模式

江门市江海区人民法院

侵害商标权纠纷一审判决书

原告:TCL实业控股股份有限公司,住所地:广东省惠州市仲恺高新区**********科技大厦22层。
法定代表人:李某1。
委托诉讼代理人:汤文意,广东弘新君睿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何文慧,广东弘新君睿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江海区腾达电器商行,住所地:广东省江门市江海区**********之一。
经营者:岑振宁。

根据当事人陈述和经审查确认的证据,本院认定事实如下:TCL公司向本院提交的第4190928号商标注册证显示,“”商标的注册人系TCL集团股份有限公司,核定使用商品(第9类)电视机等,注册有限期限自公元2007年1月7日至2017年1月6日止。后该商标续展注册有效期至2027年1月6日。2020年2月5日,TCL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变更名称为TCL科技集团股份有限公司。2020年2月5日,TCL科技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与TCL公司签订《商标授权委托书》,该委托书约定TCL公司有权以自己名义对任何侵犯TCL科技集团股份有限公司的商标权及不正当竞争的行为采取维权行动,TCL公司以自己名义维权的,自侵权行为开始实施日起的全部侵权损害赔偿归其所有,授权期限自2018年9月17日至2022年12月31日。
1999年1月5日,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工商管理总局商标局作出商标监(1999)39号《关于认定“TCL”商标为驰名商标的通知》,认定TCL集团有限公司注册并使用在电话机、电视机等商品上的“TCL”商标为驰名商标。
(2020)湘永宁证字第3250号《公证书》载明:TCL集团有限公司委托永州汉和知识产权代理有限公司代理人曾斌于2020年4月3日来到公证处,申请对相关人员向商家购买涉嫌侵权产品的行为进行保全证据公证。2020年4月11日,公证处公证员张双文与工作人员李学军以及曾斌来到广东省江门市江海区***********东南方向160米附近一家名为“恒达电器”商店(店内营业执照名称为江海区腾达电器商行),曾斌进入该商店以普通消费者身份购买了“王牌”电视机一台,微信支付人民币400元。上述过程,张双文、李学军使用手机进行了拍摄。离开商店后,李学军对所购物品进行拍照、密封,之后将上述密封好的物品交由曾斌保管。该《公证书》上附有照片十三张。
本院经当庭拆封(2020)湘永宁证字第3250号《公证书》封存实物,内含“TGL牌”电视机一台。TCL公司主张,公证商品正面底部标注有“TGL王牌”标识,侵权商品标识的中文文字“王牌”和“TGL”字样与第4190928号“”中的“王牌”及“TCL”除字形存在差别外,从语种文字构成、排列读音整体含义上均相同,TCL公司认为结合“TCL商标”的显著性和知名度,以相关公众的一般注意力容易对标识指示的商品来源产生混淆与误认,故侵权标识整体上与TCL公司主张的涉案注册商标构成近似。腾达商行经本院合法传唤无正当理由未到庭应诉,视为其放弃举证和质证的权利。TCL公司在本案中主张的合理开支包括律师费2000元,并向本院提供律师费发票予以佐证。
TCL公司在(2020)粤0704民初2605号、(2020)粤0704民初2606号案中均主张腾达商行出售的涉案商品侵犯了第1255062号注册商标权、第1792882号注册商标权,分别主张腾达商行向其支付赔偿经济损失30000元。

本院认为,本案系侵害商标权纠纷。根据原、被告双方的诉辩意见以及本案庭审的情况,本案的争议焦点是:一、腾达商行是否侵犯涉案注册商标专有权;二、腾达商行应否向TCL公司承担相应的侵权赔偿责任。
TCL科技集团股份有限公司是第4190928号“”注册商标的专用权人,依法享有上述注册商标的商标专用权,上述商标尚在有效期内,TCL科技集团股份有限公司的合法权益应当受我国法律保护。(2020)湘永宁证字第3250号《公证书》载明,被控侵权的电视机系由腾达商行销售的,虽然进行公证证据保全的商店对外以恒达电器商店名义经营,但该商店的工商营业执照显示的经营主体为腾达商行,故本院对腾达商行系被控侵权商品销售者事实予以确认。现有证据显示,涉案商标的专有权人TCL科技集团股份有限公司授权TCL公司进行维权,TCL公司基于涉案商标侵权行为有权提起本案诉讼。
第一,关于腾达商行是否侵犯涉案注册商标专有权的问题。《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商标民事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条规定:“人民法院依据商标法第五十二条第(一)项的规定,认定商标相同或者近似按照以下原则进行:(一)以相关公众的一般注意力为标准;(二)既要进行对商标的整体比对,又要进行对商标主要部分的比对,比对应当在比对对象隔离的状态下分别进行;(三)判断商标是否近似,应当考虑请求保护注册商标的显著性和知名度。”经比对,本案中被控侵权商品屏幕正面底部突出使用的“TGL王牌”中的“TGL”和“王牌”字样,与第4190928号“”注册商标从语种、文字构成、读音、整体含义上均基本相同,以相关公众的一般注意力容易对标识指示的商品来源产生混淆和误认故应判定为近似标识;涉案被控侵权产品为电视机产品,与涉案注册商标核定使用商品范围相同,腾达商行未经TCL科技集团股份有限公司许可,擅自销售侵犯其注册商标权的商品,故被控侵权的电视机应认定为侵犯了TCL科技集团股份有限公司注册商标专用权的商品,TCL公司主张腾达商行停止涉案侵权行为于法有据,本院予以支持;但TCL公司未能举证证明腾达商行还保有被控侵权产品的库存,其主张腾达商行销毁库存商品缺乏事实依据,本院不予支持。
二、腾达商行应否向TCL公司承担相应的侵权赔偿责任的问题。《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商标民事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六条规定:“侵权人因侵权所获得的利益或者被侵权人因被侵权所受到的损失均难以确定的,人民法院可以根据当事人的请求或者依职权适用商标法第五十六条第二款的规定确定赔偿数额。人民法院在确定赔偿数额时,应当考虑侵权行为的性质、期间、后果,商标的声誉,商标使用许可费的数额,商标使用许可的种类、时间、范围及制止侵权行为的合理开支等因素综合确定。当事人按照本条第一款的规定就赔偿数额达成协议的,应当准许。”第十七条规定:“商标法第五十六条第一款规定的制止侵权行为所支付的合理开支,包括权利人或者委托代理人对侵权行为进行调查、取证的合理费用。人民法院根据当事人的诉讼请求和案件具体情况,可以将符合国家有关部门规定的律师费用计算在赔偿范围内。”本案中,TCL公司为维权支出了律师费2200元并提供了相关发票予以佐证,本院对上述费用中的合理部分予以酌情支持。TCL公司未向本院提供充分证据证明腾达商行侵权行为导致的实际损失情况或腾达商行因侵权行为的实际获利数额,故本院综合考虑涉案商标的知名度和影响力,腾达商行的经营规模、侵权方式、主观过错、侵权后果,被控侵权商品的性质、售价、侵权期间以及权利人为制止侵权行为支付的合理开支等因素,虑及TCL公司就涉案同一侵权商品对腾达商行提起三个商标侵权赔偿诉讼的情况,本院酌情确定腾达商行应赔偿TCL公司的经济损失为10000元(含维权支出的合理费用)。
综上所述,腾达商行经本院合法传唤无正当理由拒不出庭应诉,本院依法缺席审理。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商标民事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条、第十六条、第十七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四十四条的规定,判决如下:

一、江海区腾达电器商行在本判决生效之日起立即停止销售侵犯TCL科技集团股份有限公司第4190928号“”注册商标专有权的电视机商品;
二、江海区腾达电器商行在本判决生效之日起七日内赔偿TCL实业控股股份有限公司经济损失10000元(含维权支出的合理费用);
三、驳回TCL实业控股股份有限公司的其他诉讼请求。
如果江海区腾达电器商行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案件受理费600元,适用简易程序减半收取300元,由江海区腾达电器商行负担200元,TCL实业控股股份有限公司负担100元。TCL实业控股股份有限公司多预缴的案件受理费200元,本院予以退还;江海区腾达电器商行自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向本院补缴案件受理费200元。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广东省江门市中级人民法院。

审判员江继业
法官助理邓芸菲
书记员卢咏琤

2020-12-03

(本文来自于网络,相关当事人如有异议,请短信联系我们删除)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