浪莎针织有限公司与董剑波侵害商标权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2020年12月30日真实案例2621250字阅读模式

山西省运城市中级人民法院

侵害商标权纠纷一审判决书

原告:浪莎针织有限公司,住所地:浙江省义乌市。统一社会信用代码:×××50T。
法定代表人:翁荣金,公司董事长。
委托诉讼代理人:温海,山西宁丰(运城)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董剑波,经营场所:运城夏县。注册号:140828652176136。

本院认为,原告浪莎针织有限公司系第3059143号“”注册商标专用权人,该商标尚属保护期限内,其注册商标专用权应受法律保护。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第五十七条的规定,未经商标注册人许可,在同一种商品上使用与其注册商标相同的商标,属于侵犯注册商标权的行为,销售侵犯注册商标专用权商品的,亦属侵犯商标权的行为。本案中,被告销售的袜子属于原告第3059143号注册商标核定使用的商品。袜子的标签正反面使用了“”的标识,与原告第3059143号“”注册商标相同,且经原告鉴定该产品非其生产的产品,容易导致相关公众对相关商品来源的混淆误认,属于侵犯原告商标专用权的商品。被告销售被诉侵权商品的行为属于商标法所规定的侵权行为,被告无证据证明被诉侵权商品有合法来源,应承担停止侵权及赔偿损失的民事责任。
关于赔偿损失的问题。《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第六十三条规定,侵犯商标专用权的赔偿数额,按照权利人因被侵权所受到的实际损失确定;实际损失难以确定的,可以按照侵权人因侵权所获得的利益确定;权利人的损失或者侵权人获得的利益难以确定的,参照该商标许可使用费的倍数合理确定。对恶意侵犯商标专用权,情节严重的,可以在按照上述方法确定数额的一倍以上三倍以下确定赔偿数额。赔偿数额应当包括权利人为制止侵权行为所支付的合理开支。本案中,原告未能举证证明其受到的实际损失以及被告因侵权所获得的利益,故综合考虑涉案商标的知名度、影响力,侵权行为性质、持续时间、影响范围以及被告经营地点、经营规模,同时考虑原告为制止侵权行为所支付的合理费用等因素,酌定本案赔偿数额为3000元。
综上,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第五十七条、第六十三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商标民事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六条、第十七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四十四条规定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被告董剑波立即停止销售侵犯原告浪莎针织有限公司第3059143号“”注册商标专用权的商品;
二、被告董剑波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五日内向原告浪莎针织有限公司赔偿经济损失及合理维权费用3000元;
三、驳回原告浪莎针织有限公司的其他诉讼请求。
如果末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案件受理费175元,由被告董剑波负担。
如不服本判决,可以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照对方当事人或者代表人的人数提交副本,上诉于山西省高级人民法院。

审判长卫文学
审判员赵武平
审判员李俊骥
书记员卫骁戈

2020-12-03

(本文来自于网络,相关当事人如有异议,请短信联系我们删除)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