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士顿科技(中国)有限公司与清原满族自治县胡光小电器摊床侵害商标权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真实案例374字数 3832阅读模式

辽宁省丹东市中级人民法院

侵害商标权纠纷一审判决书

原告:金士顿科技(中国)有限公司。住所地:北京市朝阳区景华南街****(07)801。
法定代表人:曾惠怡(TSENGHUI-YIN),总经理。
委托诉讼代理人:赵影,辽宁斐然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清原满族自治县胡光小电器摊床。。住所地:辽宁省抚顺市清原满族自治县清原镇新世界商城)。
经营者:胡光,业主。

经审理查明,经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局核准,金士顿科技公司注册了第10060266号人头图形商标,核定使用的商品为第9类:计算机移动存储设备;存储器模块;快速存储器;U盘;闪存盘;固态硬盘。注册有效期限自2012年12月7日至2022年12月6日。金电科技公司注册了第2024537号“KINGSTON”字母商标,核定使用的商品为第9类,包括存储器扩充插件;存储器扩充模块;微处理器升机插件;便携式磁盘驱动器等,注册有效期限自2002年12月14日至2012年12月13日。2008年12月1日,经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局核准,第2024537号商标变更注册人为金士顿科技公司,经核准,该商标续展注册有效期自2012年12月4日至2022年12月13日。
2018年1月25日,金士顿科技公司(授权方)向原告金士顿公司(使用方)出具《商标许可及维权授权书》,其中主要载明:授权方将其合法拥有的第2024537号注册商标和第10060266号注册商标授权使用方使用;授权使用的商品为商标核定使用的商品;授权使用的范围为中华人民共和国境内;授权期限为自授权书授权之日起至所使用商标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失效日止;未经授权方同意,使用方不得将授权方授予的商标权许可第三方使用;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境内发生授权方的商标权被侵权时,授权方授权使用方可以以自己的名义或者委托他人以使用方的名义针对该类行为进行维权(包括但不限于鉴定、调查取证、申请公证、行政查处、民事诉讼、刑事控告等);授权方不再就同一侵权行为另行提起诉讼,因诉讼获得的经济赔偿均归使用方所有。该授权书由金士顿科技公司的授权代表JohnTu签字。2018年1月25日,美国加利福尼亚州奥兰治县公证员SilviaD.Nelson证明JohnTu在公证员面前签署了商标许可及维权授权书,并声明在其职权范围内使该文书生效。2018年3月7日,美国加利福尼亚州奥兰治县县
书记员-记录员HughNguyen证明SilviaDNelson的公证员身份及授权,该证明由副
书记员CindyMora签发。2018年3月8日,美国加利福尼亚州州务卿出具附加确认书,证实附随公文上的签名、签名人士身份的真实性以及公文上印章或印鉴的真实性。该附加确认书加盖了美国加利福尼亚州的印章及出具人签字。中华人民共和国驻洛杉矶总领事馆证实上述证明中美国加利福尼亚州政府的印章和官员ALEXPADILLA的签字均属实。
为证明购买过程的真实性,2019年7月15日,金士顿公司向北京市盈科(大连)律师事务所申请对证据保全进行见证。2019年7月25日,金士顿公司的委托代理人管宏杰、张勇会同田安国律师、田智宇律师前往位于辽宁省清原满族自治县数第一个西门内“新世界小电器(临界招牌)青苹果(柜台上悬挂招牌)”(取证当天现场招牌显示)门店。管宏杰以普通消费者的身份和二位见证律师一起走进该店铺,并在二位见证律师的现场监督下,以55元的价格购买了外观标有“Kingston”商标标识的闪存盘(32G)一个,因该购买行为取得印章为“清原满族自治县新世界小电器经销部专用章”的收款收据一张,室内悬挂营业执照名称为“清原满族自治县胡光小电器摊床”。后原告的委托代理人管宏杰和二位见证律师走出该店铺。金士顿公司的委托代理人张勇用智能手机(该智能手机经见证律师事先检查,未发现与本次取证有关的内容)对该店铺的外观进行现场拍照。之后,委托代理人管宏杰将所购买的上述商品和工商服务业统一收款收据交给二位见证律师进行分类保管。北京市盈科(大连)律师事务所于2019年7月25日作出(2019)盈大连律见字第[DL1076-131]号律师见证书,证明上述购买过程的真实性、见证书所附照片系购买店铺、产品及凭证的真实反映,封存产品系现场购买取得并将封存产品交由管宏杰保管。
庭审中,将封存物品当庭拆启,内含闪存盘(32G)一个,2019年7月25日出具的加盖“清原满族自治县新世界小电器经销部”专用章的专用收款收据一张。被控侵权U盘外包装使用了“Kingston”标识头图案商标,被控侵权商品上也使用了“Kingston”标识。正品金士顿U盘外包装背面含有人头图案标签防伪和保证卡防伪,不同角度观看有颜色变化,而被控侵权商品外包装上保证卡和人头图案标签没有颜色变化。
胡光小电器摊床于2010年6月4日注册成立,系个体工商户,经营者为胡光,经营范围为:通信终端设备零售。
金士顿公司为维权支付了律师代理费3000元、律师见证费400元、购买侵权产品费用55元。
另查明,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中未查找到登记为“清原满族自治县新世界小电器经销部”的主体。
本院确认的上述事实,有商标注册证、核准续展注册证明、商标许可及维权授权书、公证书、律师见证书及所附封存物、正品金士顿产品、“金士顿闪存产品”防伪标贴的鉴别方法、律师费用发票、见证费发票、收款收据存根联及当事人陈述等在案佐证,本院予以采信。

本院认为,金士顿科技公司系第10060266号及第2024537号注册商标的商标权人,上述注册商标均在注册有效期内,商标权受法律保护。根据金士顿科技公司的授权,原告金士顿公司取得了上述两个注册商标的许可使用权,并有权以自己的名义对侵犯上述商标权的行为提起诉讼并要求赔偿,故金士顿公司作为本案原告主体适格。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第五十六条规定,注册商标的专用权,以核准注册的商标和核定使用的商品为限;第五十七条第二项、第三项规定,未经商标注册人的许可,在同一种商品或者类似商品上使用与其注册商标近似的商标的行为,以及销售侵犯注册商标专用权商品的行为,均属侵犯注册商标专用权。被控侵权商品属于金士顿科技公司的第2024537号、第10060266号注册商标核定使用的商品范围。在隔离状态下,将被控侵权商品及外包装上标识的“Kingston”字母及人头图形与第10060266号人头图形注册商标、第2024537号“Kingston”字母注册商标相比较,二者在视觉上基本无差别,构成相同;但被诉侵权商品外包装上的保证卡和人头图案标签没有颜色变化,应当认定是侵犯原告注册商标权的商品。虽然案涉收款收据上加盖的是“清原满族自治县新世界小电器经销部专用章”,与被告名称不符,但在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中未登记该经营主体,且律师见证书证明案涉店铺悬挂的是“清原满族自治县胡光小电器摊床”的营业执照,故应当认定案涉侵权产品系由被告胡光小电器摊床销售的,被告胡光小电器摊床应当承担停止侵权、赔偿损失的法律责任。
关于赔偿数额问题。《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第六十三条规定,侵犯商标专用权的赔偿数额,按照权利人因被侵权所受到的实际损失确定;实际损失难以确定的,可以按照侵权人因侵权所获得的利益确定;权利人的损失或者侵权人获得的利益难以确定的,参照该商标许可使用费的倍数合理确定。对恶意侵犯商标专用权,情节严重的,可以在按照上述方法确定数额的一倍以上五倍以下确定赔偿数额。赔偿数额应当包括权利人为制止侵权行为所支付的合理开支。权利人因被侵权所受到的实际损失、侵权人因侵权所获得的利益、注册商标许可使用费难以确定的,由人民法院根据侵权行为的情节判决给予五百万元以下的赔偿。本案中,原告既未能提供证据证明金士顿公司因侵权行为所受到的损失,又不能举证证明被告销售被诉侵权商品的获利数额。故本院综合被告的经营地点、经营规模、侵权行为的性质及后果、侵权主观过错、侵权商品种类和数量、涉案注册商标知名度以及金士顿公司为制止侵权行为所支付的律师费、见证费、购买侵权商品的费用等因素,酌情确定赔偿数额为10000元。
综上,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二条、第十五条第一款第一项及第六项,《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第五十六条、第五十七条第三项、第六十三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款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被告清原满族自治县胡光小电器摊床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立即停止销售侵害第2024537号、第10060266号注册商标专用权的商品;
二、被告清原满族自治县胡光小电器摊床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10日内赔偿原告金士顿科技(中国)有限公司经济损失及为制止侵权行为所支付的合理费用合计10000元;
三、驳回原告金士顿科技(中国)有限公司的其他诉讼请求。
如被告清原满族自治县胡光小电器摊床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限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的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案件受理费100元,由原告金士顿科技(中国)有限公司负担17元,被告清原满族自治县胡光小电器摊床负担83元。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或者代表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辽宁省高级人民法院。

审判长卢春雯
审判员曹振宇
审判员张晓丽
书记员董泽楠

2020-12-07

(本文来自于网络,相关当事人如有异议,请短信联系我们删除)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