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步(北京)软件有限公司与印步软件有限责任公司不正当竞争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

2021年1月5日真实案例3675690字阅读模式

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

不正当竞争纠纷二审判决书

上诉人(原审被告):印步(北京)软件有限公司,住所地中华人民共和国北京市朝阳区。
法定代表人:李文娟,总经理。
委托诉讼代理人:文圆清,北京市安理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祝海云,北京京航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施耐德电气软件有限责任公司(SchneiderElectricSoftware,LLC),住所地美利坚合众国加利福尼亚州森林湖市兰乔大道**。
法定代表人:詹姆斯·格里菲斯,副总裁。
委托诉讼代理人:矫鸿彬,北京市金杜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张超,北京市金杜律师事务所律师。

一审法院认定事实:施耐德公司的前身印步软件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印步软件公司)于2006年5月9日向美国专利商标局申请注册了eDNA商标,申请的商品和服务类别为:可下载的计算机程序,用于访问以及合并不同数据库中的信息;注册号为:3391907;注册日期为:2008年3月4日。2006年12月22日,印步软件公司以“eDNA历史服务”为作品名称在美国版权局办理了软件著作权登记。
2004年至2011年,印步软件公司与中国天津市、四川省、安徽省、上海市、山西省、辽宁省等多家电力企业签署了大量软件许可协议。
2007年5月4日,印步软件公司与印步北京公司签订了软件许可协议,印步软件公司授予印步北京公司在中国范围内宣传、推广及销售eDNA软件。
印步北京公司分别于2006年9月11日、2009年7月29日,将印步实时数据系统软件[简称:eDNA]V3.0、印步实时数据系统软件[简称:eDNA]5.0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版权局办理了软件著作权登记。
印步北京公司于2011年5月31日申请注册eDNA图形商标,申请号为9539682,申请注册的商品项目为:计算机软件(已录制)、计算机程序(可下载软件)等。2012年12月11日,原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局核准第9539682号商标转让,受让人为武汉印步软件公司。
2011年4月28日,印步软件公司向印步北京公司最后一次提供销售eDNA软件的代码,之后不再向其提供、并终止授权印步北京公司代理销售eDNA软件。印步北京公司确认自2011年不再实际销售eDNA软件,但具体月份无法确定。

通过印步北京公司在其他诉讼或律师函中的公开陈述,印步北京公司认为其享有软件著作权的eDNAV3.0及以后升级的eDNA5.0系统软件,均为其自主开发。印步软件公司亦表示,印步北京公司的上述软件与印步软件公司的eDNA软件并非同一商品。印步北京公司提供的证据5“业绩表”中,罗列了eDNAV3.0及eDNA5.0软件的销售业绩,但销售时间不详。印步软件公司提供了印步北京公司2007年至2010年期间数份买卖合同和发票复印件,记载有货物名称为印步实时数据系统软件、规格为eDNAV3.0,单价在人民币65万元至115.8万元不等;2010年至2013年期间数份买卖合同和发票复印件,记载有货物名称为印步实时数据系统软件、规格为eDNAV5.0,单价在人民币30万元至75万元不等。
2013年11月8日,印步软件公司的委托代理人张源来到中华人民共和国北京市方圆公证处,请求公证人员使用公证处计算机进行了一系列证据保全行为。操作人员进入客户端”“eDNA服务端”等子栏目。还在网页中查询到如下文字内容:“印步(北京)软件有限公司的产品eDNA实时/历史数据系统,得到广大用户的认可。为了让eDNA用户最大地实现软件的应用价值,印步(北京)软件有限公司提供各种各样的技术服务,包括维护、培训、实时、开发等等”“世界上许多具有领导地位的核电、火电、水电生产商正广泛地使用eDNA”;“自从1995以来的设备与环境定制报告解决方案,印步软件解决了如何从你已有的许多软件系统中获取信息的问题”;“印步软件公司是GSA承包商……印步软件公司是GSA公认的合作伙伴”;“印步软件公司是国际权威发行量认证机构……系统内各部分和其他为美国政府机关提供相关的信息科技服务通过美国军队军团的工程师的赞助,使用BPA能够真正从合约和管理上节约成本”;“sion(SFPUC)检查SanFrancisco地区水供应的收集,处理,运输以及发配”;“WQB经历过的解决数据障碍的道路已经被印步软件公司的eDNA软件和支持找到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北京市方圆公证处对上述查询过程进行了全程监督,出具(2013)京方圆内经证字第40625号《公证书》。
阿里云网页查询打印件显示,域名为cn的注册信息中,印步北京公司是该域名所有者。注册日期为2009年9月14日;到期日期为2019年9月14日。
印步软件公司委托北京市金杜律师事务所代理维权事宜,支付律师费人民币416468.91元。印步软件公司为提供证据,支付翻译费人民币12944元。
一审法院认为:归纳本案的争议焦点为:一、印步北京公司是否存在1993年反不正当竞争法第五条第二项禁止的仿冒行为;二、印步北京公司是否存在1993年反不正当竞争法第九条第一款禁止的虚假宣传行为。
一、印步北京公司是否存在1993年反不正当竞争法第五条第二项禁止的仿冒行为。首先,印步软件公司与印步北京公司都属于在中国境内销售软件的同业经营者,属于我国反不正当竞争法调整的对象。其次,印步软件公司经过对eDNA软件长期、广泛的销售行为,使eDNA软件在中国电力行业内享有较高的知名度。通过在中国境内销售时间、销售区域等情况综合判断,可以认定eDNA软件具有一定市场知名度,为相关公众所知悉的商品,属于1993年反不正当竞争法第五条第二项规定的“知名商品”。印步软件公司的软件名称eDNA早在境外获得注册商标权的保护,作为商品名称具有一定显著性。印步软件公司通过广泛的商业使用,已使eDNA名称与其紧密相连。故印步软件公司的eDNA计算机软件名称属于1993年反不正当竞争法第五条第二项保护的“知名商品特有的名称”。印步软件公司在中国虽然未取得eDNA的注册商标权,但在先使用eDNA作为计算机软件的名称。故印步软件公司合法的在先权利应当获得我国反不正当竞争法保护。第三,虽然印步北京公司在中国注册了eDNA图文商标,但该商标与印步软件公司在境外在先注册使用的eDNA图文商标相同。而且,印步北京公司代理销售印步软件公司的eDNA软件多年。在印步软件公司终止授权印步北京公司代理销售eDNA软件后,印步北京公司申请注册并商业使用eDNA图文商标的行为,明显缺乏善意。在双方代理关系结束后,印步北京公司仍在其经营的网站页面显著位置大量使用印步软件公司的eDNA名称,同时销售印步北京公司的eDNAV3.0及eDNA5.0软件,足以使相关公众对商品的来源产生误认,造成市场混乱,损害竞争对手商业利益,已构成1993年反不正当竞争法第五条第二项禁止的不正当竞争行为。最后,虽然印步北京公司在买卖合同和票据中,将eDNAV3.0或eDNA5.0标记于规格栏而非货物名称栏,但这种商业性使用行为仍具有指示商品来源的作用。结合合同货物名称为印步实时数据系统软件,以及计算机软件行业对版本标识的通用方法,这种使用行为会使相关公众误认为eDNA软件与eDNAV3.0及eDNA5.0软件是关联商品,商品来自同一经营者,从而侵害印步软件公司的商业利益。故,印步北京公司在买卖合同和票据中使用eDNAV3.0或eDNA5.0的行为,也构成1993年反不正当竞争法第五条第二项禁止的不正当竞争行为。
二、印步北京公司是否存在虚假宣传的行为。在印步软件公司自2011年4月即终止授权印步北京公司代理销售eDNA软件的情况下,印步北京公司仍在其经营的网站上大篇幅介绍印步软件公司及eDNA软件。同时印步北京公司在其网站上虚假表述eDNA软件是印步北京公司的产品并由印步北京公司提供各种技术服务等,上述行为使相关公众误以为其仍有权销售eDNA软件并提供eDNA软件的技术服务,从而侵害印步软件公司的商业利益,扰乱市场秩序。故,印步北京公司的上述行为已构成1993年反不正当竞争法禁止的引人误解的虚假宣传行为。
印步北京公司的上述不正当竞争行为,损害了印步软件公司的经济利益。对印步软件公司请求印步北京公司停止侵害、赔偿损失、消除影响的主张,应予以支持。但是印步软件公司以印步北京公司违反1993年我国反不正当竞争法禁止仿冒及虚假宣传的规定,请求印步北京公司赔礼道歉,缺乏法律依据,不予支持。对于印步软件公司主张印步北京公司删除著作权登记证书表述的诉讼请求,由于缺乏法律依据,亦不予支持。综上所述,一审法院对于印步软件公司请求印步北京公司停止侵害、赔偿损失、消除影响的主张予以支持。
本院认为,本案二审的争议焦点在于:一、一审法院是否存在程序违法的情形;二、印步北京公司实施的被诉侵权行为是否构成擅自使用知名商品特有名称的不正当竞争行为;三、被诉侵权行为是否构成虚假宣传的不正当竞争行为。
一、一审法院是否存在程序违法情形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条规定:“诉讼代理人的权限如果变更或者解除,当事人应当书面告知人民法院,并由人民法院通知对方当事人。”第六十四条第一款规定:“当事人对自己提出的主张,有责任提供证据。”根据第八十五条第一款规定,“送达诉讼文书,受送达人有诉讼代理人的,可以送交其代理人签收”。
本案中,印步北京公司主张一审法院送达开庭传票程序违法、未告知变更合议庭成员及施耐德公司变更诉讼代理人的情况,施耐德公司提交的证据未经印步北京公司质证。二审诉讼中,印步北京公司虽提交了《解除委托授权通知》及其原委托诉讼代理人所在律师事务所的情况说明,但在案证据均不能证明印步北京公司于一审开庭前将其解除诉讼代理人的事项书面告知一审法院。一审法院根据印步北京公司提交的委托诉讼代理人手续依法向其代理人送达开庭传票,符合法定程序。根据在案一审开庭笔录及送达回证等材料,一审法院已于2017年6月29日开庭时,当庭宣布变更后的合议庭成员、印步软件公司的委托诉讼代理人情况,并对在案证据进行了证据交换和举证质证,一审判决的作出程序符合法律规定。印步北京公司关于一审判决的作出违反法定程序的主张,缺乏事实及法律依据,本院不予支持。
二、印步北京公司实施的被诉侵权行为是否构成擅自使用知名商品特有名称的不正当竞争行为
根据1993年反不正当竞争法第五条第二项的规定,经营者擅自使用他人知名商品特有的名称,造成和他人知名商品相混淆,使购买者误以为是该知名商品的,属于不正当竞争行为。《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不正当竞争民事案件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一条规定:“在中国境内具有一定的市场知名度,为相关公众所知悉的商品,应当认定为反不正当竞争法第’。人民法院认定知名商品,应当考虑该商品的销售时间、销售区域、销售额和销售对象,进行任何宣传的持续时间、程度和地域范围,作为知名商品受保护的情况等因素,进行综合判断。原告应当对其商品的市场知名度负举证责任。”第二条规定,“具有区别商品来源的显著特征的商品的名称、包装、装潢,应当认定为反不正当竞争法第五条第二项规定的‘特有的名称、包装、装潢’”。
本案中,首先,根据施耐德公司提交的其于2004年至2011年在中国销售软件的许可协议、自2007年授权印步北京公司宣传推广和销售eDNA软件的许可协议、印步北京公司经施耐德公司授权销售eDNA软件的合同及发票等证据,可以证明施耐德公司属于在中国境内从事销售软件的经营者。其次,经过施耐德公司在中国境内长期授权、推广和销售eDNA软件,使得eDNA软件在电力等行业内具有较高知名度,已与施耐德公司建立起紧密联系,具有识别商品来源的作用,属于1993年反不正当竞争法第五条第二项规定的知名商品特有的名称。第三,施耐德公司自2011年4月起即终止授权印步北京公司销售eDNA软件后,印步北京公司未经施耐德公司同意擅自在其销售的软件上及网站页面上使用eDNA名称,足以导致相关公众对商品或者服务的来源或者不同经营者之间是否具有关联关系产生混淆误认,已构成不正当竞争行为。印步北京公司曾经长期作为施耐德公司eDNA软件的代理商,明知施耐德公司的知名商品特有的名称“eDNA”,其擅自使用并在计算机软件(已录制)等商品上申请注册“eDNA”商标的行为,难谓善意。原审判决的相关认定印步北京公司实施的被诉侵权行为构成1993年反不正当竞争法第五条第二项规定的擅自使用知名商品特有名称的不正当竞争行为,于法有据,本院予以支持。印步北京公司的相关上诉理由缺乏依据,本院不予支持。
三、被诉侵权行为是否构成虚假宣传的不正当竞争行为
1993年反不正当竞争法第九条规定:“经营者不得利用广告或者其他方法,对商品的质量、制作成分、性能、用途、生产者、有效期限、产地等作引人误解的虚假宣传。”
本案中,印步北京公司在施耐德公司已终止授权其代理销售eDNA软件的情况下,仍在其经营的网站上大篇幅介绍印步软件公司及eDNA软件,并且宣称eDNA软件是印步软件公司的产品并由印步北京公司提供各种技术服务,上述陈述容易使相关公众对相关软件商品的生产者等信息产生误解,印步北京公司的上述行为已构成虚假宣传。原审判决的相关认定并无不当,本院予以支持。印步北京公司的相关上诉理由缺乏依据,本院不予支持。

综上所述,印步北京公司的上诉请求不能成立,应予驳回;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应予维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一审案件受理费人民币5800元,由印步(北京)软件有限公司负担(于本判决生效后七日内交纳);二审案件受理费人民币5800元,由印步(北京)软件有限公司负担(已交纳)。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判长周波
审判员苏志甫
审判员俞惠斌
书记员李晓琳

2020-12-07

(本文来自于网络,相关当事人如有异议,请短信联系我们删除)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