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CL实业控股股份有限公司与滨海县天场乡敬开五金店侵害商标权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2020年12月17日真实案例4414979字阅读模式

江苏省盐城市中级人民法院

侵害商标权纠纷一审判决书

原告:TCL实业控股股份有限公司,住所地广东省惠州仲恺高新区惠风三路17号TCL科技大厦22层。
法定代表人:李东生,该公司董事长。
委托诉讼代理人:张伟,江苏天哲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朱俊文,江苏天哲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滨海县天场乡敬开五金店,住所地滨海县天场乡马套街
经营者:郭敬开。

本院经审理查明:
TCL公司成立于2018年9月17日,经营范围为股权投资,不动产租赁,会务服务,软件开发,研发、生产、销售:通讯设备、音视频产品、LCD电视产品、空调、洗衣机、家用电器,提供市场推广服务。
1999年3月14日,TCL集团公司经核准注册第1255062号“”商标,核定使用商品为第9类:计算机、监视器(计算机硬件)、计算机周边设备、电脑字典、成套无线电话、电话机、电话设备、光通讯设备、收音机、录像机、录像带、电视机、照像机(摄影),影碟机,电源材料(电线、电缆)、变压器(电)、集成电路、插头、插座及其他接触器,稳压电源、电子报警器、电池。注册有效期限自1999年3月14日至2009年3月13日,经续展有效期至2029年3月13日。2002年7月19日,该商标经核准变更商标注册人名义为TCL集团股份有限公司。
2002年6月21日,TCL集团有限公司经核准注册第1792882号“”商标,核定使用商品为第9类:传真机、电话机、电脑软件(录制好的)、电视机、电子字典、电熨斗、调制解调器、光通信设备、计算机、计算机周边设备、录像带、录像机、收音机、影碟机、照相机(摄影)。注册有效期限自2002年6月21日至2012年6月20日止,经续展有效期至2022年6月20日。2004年2月3日,该商标经核准变更商标注册人名义为TCL集团股份有限公司。
2007年1月7日,TCL集团股份有限公司经核准注册第4190928号“”商标,核定使用商品为第9类:监视器、计算机移动存储器、MP3播放机、继电器、计算机;计算机周边设备、笔记本电脑、电话机、手机、网络通讯设备、电视机、录像机、照相机(摄影)、复读机、CD播放机、DVD视盘机、机顶盒、功放机、扩音器喇叭、音箱、电源材料(电线、电缆)、变压器、插头插座及其他接触器(电接头)、稳定电源、电开关、电池充电器。注册有效期限自2007年1月7日至2017年1月6日止,经续展有效期至2027年1月6日。
2020年2月5日,TCL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变更企业名称为TCL科技集团股份有限公司。
2020年2月5日,TCL科技集团股份有限公司(授权方)与原告TCL公司(被授权方)签订《商标授权委托书》,就授权方所拥有的商标许可被授权方使用并进行维权事宜达成一致意见,授权内容如下:一、授权商标为授权方所拥有的所有商标,包括但不限于TCL,TCL王牌,TCL王,王,XESS。三、许可方式:普通许可…,四、授权地域范围:中国大陆地区。五、授权期限:自2018年9月17日至2022年12月31日。六、特别授权:被授权方可以在中华人民共和国范围内就任何侵授权方商标权的行为,以被授权方自身名义,进行调查取证;证据保全公证;向有管辖权的人民法院提起诉讼、申请诉前或诉中财产、证据保全和诉前禁令;就涉嫌侵权产品出具真假产品的鉴定报告;独立参与调解、和解、提出、承认、变更放弃权利主张和诉讼请求并接受有关投诉、行政、司法文书和赔偿款项等与实施、保护该商标权有关的全部权利;委托律师等第三方处理前述商标侵权及不正当竞争行为。第1255062号“”、第1792882号“”、第4190928号“”注册商标在上述商标许可授权范围内。
1999年1月5日,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局商标监(1993)9号文件认定TCL集团有限公司注册并使用在电话机、电视机商品上的“TCL”商标为驰名商标。自2005年至2017年,“TCL”品牌及“TCL王牌”获得了一系列荣誉,具有较高知名度和美誉度。
2020年6月3日,TCL公司的委托代理人朱贵志向江苏省盱眙县公证处(以下简称盱眙公证处)申请证据保全公证。2020年6月5日12时15分,盱眙公证处公证员钟某,4、公证人员郑某1同朱贵志来到了位于盐城市××天××镇××路某门市,该门市门头含有“美的”字样,店内未见证照。在公证人员钟某,4、郑某2监督下,朱贵志在该店购买了1台电视机,随后用其支付宝支付货款450元,并取得1张收据,并将支付凭证和手机定位各截屏1张,朱贵志用其手机拍摄现场照片4张。上述物品交给公证人员保管。随后,于同日晚,在公证人员监督下,朱贵志在锦江××星××水黄河路酒店客房对上述物品拍照后封存。朱贵志在上述封存过程拍摄照片共19张。应朱贵志的要求,上述封存物品交由其保管。2020年6月19日,盱眙公证处出具(2020)苏眙证字第1339号公证书。
庭审中,在确认涉案公证购买实物封存完好的情况下,原告委托诉讼代理人对其进行了拆封,内有纸质包装盒,打开包装盒,内有电视机一台、凭证一张。被控侵权电视机外包装上有“”标识,电视机表面底部有“”标识;被控侵权电视机接通电源后,电视机的开机画面显示“”,由“”、“”、“牌”三部分组成,商品外包装盒和商品表面均没有标注生产厂商的信息。原告认为,拆封后电视机上的标识侵犯了其享有的第1255062号“”、第1792882号“”、第4190928号“”注册商标专用权。购物凭证上加盖了“滨海县天场乡红太阳家电城业务专用章”,被告认可其使用过该章印,但认为还有其他店铺使用过该章印。
另查明,敬开五金店系个体工商户,经营者郭敬开,注册日:2006年12月13日,经营场所:滨海县天场乡马套街,经营范围为日用五金、家用电器零售等。
原告TCL公司为购买被控侵权商品支出人民币450元。
上述事实,有(2017)深盐证字第7702号、(2018)深前证字第014254号、(2019)厦鹭证内字第36689号、(2018)厦鹭证内字第41420号、(2018)厦鹭证内字第41421号、(2018)厦鹭证内字第41422号、(2017)深证字第101977号、(2020)苏眙证字第824号公证书、工商登记信息及本案庭审笔录等证据予以证明。
本案的争议焦点是:一、被告敬开五金店是否侵害了涉案注册商标专用权;二、被告敬开五金店的合法来源抗辩是否能够成立。二、如果构成侵权,被告敬开五金店应当承担何种法律责任。

本院认为:
一、被告敬开五金店侵害了涉案注册商标专用权。
TCL科技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原TCL集团股份有限公司)系涉案第1255062号“”、第1792882号“”、第4190928号“”注册商标的权利人,其依法享有的商标专用权应受法律保护。未经其许可,任何人不得在同一种商品或者类似商品上使用与其注册商标相同或者近似的标识,或者销售侵犯其注册商标专用权的商品。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商标民事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四条第二款规定,普通使用许可合同的被许可人经商标注册人明确授权,可以提起诉讼。本案中,TCL科技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与原告TCL公司签订了《商标授权委托书》,许可TCL公司使用涉案商标,许可方式为普通许可,授权TCL公司在全国范围内对侵害商标的行为进行维权,故TCL公司有权以自己的名义提起诉讼。
《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第五十七条规定,有下列行为之一的,均属侵犯注册商标专用权:(二)未经商标注册人的许可,在同一种商品上使用与其注册商标近似的商标,或者在类似商品上使用与其注册商标相同或者近似的商标,容易导致混淆的;(三)销售侵犯注册商标专有权的商品的。
判断是否构成侵犯注册商标专用权,应判断被控侵权商品上的标识与该注册商标是否相同或近似,被控侵权商品或服务与注册商标核定使用的商品或服务项目是否相同或类似,并考虑是否造成相关公众的混淆和误认。本案中,被控侵权商品与原告注册商标核定使用商品类别相同。经比对被控侵权电视机上的标识与涉案注册商标,被控侵权电视机外包装上“”标识,电视机表面底部“”标识,系经过变形处理的文字标识,变形处理后的“”与第1792882号“”构成相同;电视机开机画面显示的“”由“”、“”、“牌”三部分组成,“TCL”与第4190928号“”注册商标字形、字母、顺序均一致,构成相同,变形处理后的“”与第1792882号“⺡”构成相同,“⺢”整体上与第4190928号“⺣”注册商标构成近似,据此,被控侵权电视机系侵犯注册商标专用权的商品。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九条规定:“经过法定程序公证证明的法律事实和文书,人民法院应当作为认定事实的根据,但有相反证据足以推翻公证证明的除外。”(2020)苏眙证字第1339号公证书公证程序合法,公证保全事项客观真实,内容详细,且无相反证据足以推翻该公证证明的保全事实,应当予以采信。根据该公证书记载的内容,被控侵权电视机在封存之前由公证员保管,且整个销售、封存过程都在公证员监督之下,公证书载明的内容应当作为认定事实的根据,据此,被告敬开五金店销售了被控侵权商品,亦侵害了涉案注册商标专用权。
二、被告敬开五金店的合法来源抗辩不能成立。
《商标法》第六十四条第二款规定,销售不知道是侵犯注册商标专用权的商品,能证明该商品是自己合法取得并说明提供者的,不承担赔偿责任。《商标法实施条例》第七十九条,下列情形属于商标法第六十条规定的能证明该商品是自己合法取得的情形:(一)有供货单位合法签章的供货清单和货款收据且经查证属实或者供货单位认可的;(二)有供销双方签订的进货合同且经查证已真实履行的;(三)有合法进货发票且发票记载事项与涉案商品对应的;(四)其他能够证明合法取得涉案商品的情形。
据此,销售者应当不知道被控侵权商品系侵犯注册商标专用权的商品,且在举证的过程中能够提供供货清单、发票等,并能达到以上证明标准,才能认定其“合法来源”抗辩成立。经查,被告敬开五金店提交的“微信记录”不能反映出被控侵权商品明确的供货主体,不能达到其证明目的,被告敬开五金店关于合法来源的抗辩,不能成立。
三、被告敬开五金店应当承担停止侵权、赔偿损失的民事责任。
被告敬开五金店实施了销售侵害原告注册商标专用权商品的行为,依法应当承担停止侵权、赔偿损失的民事责任。关于原告主张被告销毁库存的诉讼请求,原告并无证据证明其主张,故对该诉讼请求不予支持。关于具体赔偿数额的确定,因原告TCL公司未能举证证明商标权人及其因侵权所遭受的实际损失或敬开五金店因侵权所获得的利益,也没有提供涉案注册商标许可使用费的倍数标准供参考,原告TCL公司请求适用法定赔偿,本院依法准许。综合考虑涉案注册商标的知名度、涉案侵权商品销售价格、销售数量、当地经济发展水平、敬开五金店的经营地址、经营规模、经营时间、主观过错,酌定被告敬开五金店赔偿TCL公司经济损失及合理费用合计人民币20000元。
综上,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第五十七条、第六十三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商标民事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九条、第十六条、第十七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四十二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被告滨海县天场乡敬开五金店立即停止销售侵犯案涉第1255062号、第1792882号、第4190928号注册商标专用权商品的行为。
二、被告滨海县天场乡敬开五金店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赔偿原告TCL实业控股股份有限公司经济损失及合理费用合计人民币20000元。
三、驳回原告TCL实业控股股份有限公司的其他诉讼请求。
如被告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案件受理费1050元,由被告滨海县天场乡敬开五金店负担。
如不服本判决,可以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照对方当事人或者代表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江苏省高级人民法院。同时根据《诉讼费用交纳办法》的有关规定,向该院预交上诉案件受理费。

审判长潘虹
人民陪审员江蓝
人民陪审员丁丽华
法官助理李丹丹
书记员徐亚

2020-12-08

(本文来自于网络,相关当事人如有异议,请短信联系我们删除)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