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省晚安家居实业有限公司与浏阳市大瑶镇梓暄时代家具店侵害商标权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2021年1月15日真实案例2962744字阅读模式

长沙县人民法院

侵害商标权纠纷一审判决书

原告:湖南省晚安家居实业有限公司,住所地:湖南省长沙市岳麓区车塘河路**。
法定代表人:曹泽云,董事长。
委托诉讼代理人:潘洪斌,北京市惠城(成都)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浏阳市大瑶镇梓暄时代家具店,经营场所:浏阳市大瑶镇南川社区友爱小区。
经营者:宋承敏。
委托诉讼代理人:谢惠,湖南声威律师事务所律师。

根据双方当事人的诉辩主张和举证质证情况及审理查明的情况,本院确认如下法律事实:
一、原告权利商标情况、被告经营情况
原告晚安公司申请的第1307873号“”商标于1999年8月28日经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局核准注册,核定使用在“床、弹簧床垫”等商品项目上,注册有效期自公元1999年8月28日至2009年8月27日止,后经核准续展注册有效期至2029年8月27日。该注册商标于2010年12月被评为湖南省著名商标。
原告晚安公司申请的第1685000号“”商标于2001年12月21日经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局核准注册,核定使用在“弹簧床垫、床垫、家具、床”等商品项目上,注册有效期自公元2001年12月21日至2011年12月20日止,后经核准续展注册有效期至2021年12月20日。该注册商标连续几届被评为湖南省著名商标,且于2008年12月份被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局认定为中国驰名商标。
原告晚安公司申请的第6179275号“”商标于2010年1月28日经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核准注册,核定使用在“家具、弹簧床垫、沙发”等商品项目上,注册有效期自公元2010年1月28日至2020年1月27日止,后经核准续展注册有效期至2030年1月27日。
原告晚安公司自成立以来获得多项荣誉证书,包括但不限于“中国家具行业领军企业荣誉称号”、“2013年度湖南省省长质量奖”、“中国知名床垫十佳品牌”、“2017年中国家具业最受传媒尊敬大奖”、“湖南市场十佳品牌”等。
被告梓暄时代家具店系个体工商户,注册日期为2017年7月25日,经营范围为家具的零售。
二、被诉侵权的相关事实
浏阳市市场监督管理局于2019年12月5日至被告店铺调查,现场照片显示被告在其店铺内摆放的床垫四个角上贴有“晚安宝贝”标识,在床垫表面贴有“晚の安”标识。
2019年12月5日,被告书写的《保证书》载明:“2019年12月5日经工商执法人员在我店(时代家具批发)查处晚安宝贝床垫一个,现场拆除标织,并保证今后不再卖类似产品”。签名处写明:时代家具批发店,并盖有被告梓暄时代家具店的公章。
另查明,原告湖南省晚安家居实业有限公司为本案诉讼支付了律师费及差旅费。
判决的理由与结果

本院认为:一、原告晚安公司系本案所涉商标第1307873号“”、第1685000号“”、第6179275号“”注册商标专用权人,被诉侵权行为发生时,上述商标尚在保护期限内,其商标专用权应受法律保护。
二、关于侵权认定。《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第五十七条规定,有下列行为之一的,均属侵犯注册商标专用权:……(二)未经商标注册人的许可,在同一种商品上使用与其注册商标近似的商标,或者在类似商品上使用与其注册商标相同或者近似的商标,容易导致混淆的;(三)销售侵犯注册商标专用权的商品的……,本案中,被诉侵权商品为床垫产品,与第1307873号、第1685000号、第6179275号注册商标核定使用的商品类别相同。被告辩称被控侵权产品只侵犯了第6179275号“”注册商标专用权,并未侵犯第1307873号“”、第1685000号“”注册商标专用权。本院审查认为,被控侵权产品使用的“晚の安”标识,其文字部分与原告主张保护的三枚注册商标相同,呼叫相同,极易造成消费者误认,属于近似商标;被控侵权产品使用的“晚安宝贝”标识,用较大字体突出使用了“晚安”两字,混淆意图明显,与原告主张保护的三枚注册商标均亦构成近似商标。综上,被诉侵权商品的标识与原告主张保护的三枚注册商标均构成近似商标,被诉侵权商品非晚安公司生产、销售或委托、授权生产、销售,故被控侵权商品系侵犯原告晚安公司注册商标专用权商品。
三、关于侵权责任。被告梓暄时代家具店在其经营的店铺内销售涉诉侵权产品,侵害原告晚安公司的注册商标专用权,应承担停止侵权、赔偿损失的民事责任。1.关于赔偿数额,本案中,原告晚安公司提交的证据无法证明权利人的实际损失和侵权人的实际获利,本院依法酌定赔偿数额。关于原告诉请的维权费用,原告作为湖南省企业,异地聘请律师虽然合法,但增加了不必要的差旅费等开支,并非合理的维权费用。被告辩称受疫情影响,经营困难,本院对此亦酌情予以考虑。考虑到涉案系列注册商标具有比较高的知名度、原告合理的维权费用、被告的经营规模、被告已承认错误并写下保证书等实际情况,本院酌情确定被告赔偿原告经济损失及合理开支共计5000元。2.关于停止侵权。原告第二项诉讼请求为,要求被告立即停止侵犯原告注册商标专用权的行为,即停止销售侵害原告第1307873号“”商标、第1685000号“”、第6179275号“”商标的商品。本院认为,原告的该项诉讼请求有事实和法律依据,本院予以支持。另,侵权标识与原告三枚注册商标构成近似的判定要素是共同的,即侵权标识中含有原告三枚注册商标中具有识别功能的“晚安”二字,且原告要求被告停止侵权行为系给付之诉而非确认之诉,故为表达简洁,判决主文中不罗列全部被侵权商标。
综上,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总则》第五十四条、第五十六条第一款,《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第三条、第四十八条、第五十七条第(二)、(三)项、第六十条第一款、第六十三条,《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十五条第一款第(一)、(六)项、第二款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限被告浏阳市大瑶镇梓暄时代家具店在本判决生效之日起五日内赔偿原告湖南省晚安家居实业有限公司经济损失(含合理费用)5000元;
二、被告浏阳市大瑶镇梓暄时代家具店立即停止销售侵犯原告湖南省晚安家居实业有限公司第6179275号“晚安”注册商标专用权商品的行为;
三、驳回原告湖南省晚安家居实业有限公司的其他诉讼请求。
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二十九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本案诉讼费550元,减半收取275元,由原告湖南省晚安家居实业有限公司负担35元,由被告浏阳市大瑶镇梓暄时代家具店负担240元。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湖南省长沙市中级人民法院。

审判员左登
法官助理粟宇
书记员粟宇(兼)

2020-12-10

(本文来自于网络,相关当事人如有异议,请短信联系我们删除)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