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正点实业有限公司与杜耀美侵害商标权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真实案例594字数 3057阅读模式

湖北省咸宁市中级人民法院

侵害商标权纠纷一审判决书

原告:浙江正点实业有限公司,住所地浙江省金华市武义县百花山工业区。
法定代表人:郑世武,该公司董事长。
委托诉讼代理人:索俊芬,江苏鑫律联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杜耀美,女,1974年2月13日出生,汉族,住湖北省通城县。

本院查明认为,对原告提交的证据的真实性、合法性、关联性予以认定,可作为本案定案依据。庭审中,经当庭拆封公证处封存的杀虫气雾剂实物,可见被告销售的杀虫气雾剂瓶身正面显著地使用了原告的“”图形文字商标(商标注册号7666482)。
本院审理查明:原告正点公司于1996年11月29日成立,经营范围为蚊香、电热蚊香液、杀虫气雾剂等。1998年5月7日,原告注册了第1172265号“”商标,注册有效期至2028年5月6日。2002年2月7日,原告注册了第1708467号“正点”文字商标,注册有效期至2022年2月6日止,2010年11月28日注册了“”图形文字商标(商标注册号7666482),上述商标核定使用商品均为第5类,包含蚊香、杀虫剂等。原告经过一系列努力,其产品商标获得了较高的市场美誉和荣誉:2009年5月正点(蚊香)企业商号被延续认定为浙江省知名商号;第1172265号“”商标于2012年1月1日被延续确认为浙江省著名商标,12月13日被认定为金华市著名商标;2015年1月30日,正点(蚊香)企业商号被认定为浙江省知名商号;2013年12月27日,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局以商标驰字【2013】601号批复认定原告使用在第五类商品上的“”注册商标为驰名商标。
2019年7月31日,江苏省南京市秦淮公证处作出(2019)宁秦证经内字第2643号公证书。该公证书记载,申请人江苏鑫律联律师事务所受原告正点公司委托向该公证处申请对购买相关产品的全过程予以保全证据公证。2019年7月25日,该公证处公证员、公证员助理及申请人的委托代理人来到湖北省通城县兴贤门街30号的一处未悬挂任何招牌的店铺。公证人员对该店铺门头进行拍照。在该店铺内,申请人的委托代理人以普通消费者身份,用手机支付的方式以人民币拾元购买了标有“正点”标识的气雾剂一瓶。出店后公证人员对购买人手机支付的页面进行拍照。消费过程结束后,购买人向商家索要购物票据,虽有该店铺商家提供了销货计数单(注:票据加盖印章名称为:通城县个体工商户杜耀美),所购商品和销货计数单由公证人员当天带回住处宾馆编号(编号为25-4)、拍照、封存并对封存后的外观进行拍照。原告为制止侵权支付了相关合理费用,其中购买商品费10元、公证费1000元、本案律师代理费3000元。
另查明,被告杜耀美于2013年4月7日注册个体工商户,但根据工商信息查询显示,该个体户未取字号,经营范围为日用百货零售。

本院认为,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五十九条第一款的规定,在诉讼中,个体工商户以营业执照上登记的经营者为当事人。有字号的,以营业执照上登记的字号为当事人,但应同时注明该字号经营者的基本信息。本案中,被告杜耀美于2013年4月7日注册个体工商户,但根据工商信息查询显示,该个体户未取字号,依据上述法律规定,杜耀美作为营业执照上登记的经营者,应当为本案的适格当事人。
1.关于被告是否侵犯原告注册商标专用权的问题。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实施条例》第七十六条的规定,在同一种商品或者类似商品上将与他人注册商标相同或者近似的标志作为商品名称或者商品装潢使用,误导公众的,属于侵犯注册商标专用权的行为。《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第五十七条规定,销售侵犯注册商标专用权的商品的,属侵犯注册商标专用权。本案中,原告正点公司依法注册了第1708467号“正点”文字商标、第1172265号“”商标,第7666482号“”图形文字商标,核定使用商品均为第5类,包含蚊香、杀虫剂等,且均未超过注册有效期限,原告的上述商标专用权依法应受到保护。江苏省南京市秦淮公证处(2019)宁秦证经内字第2643号公证书能够证实被告销售了涉案侵权产品,被告销售的涉案杀虫气雾剂与原告注册商标核定使用的商品为同一类商品,即均系杀虫剂,且被告销售的杀虫剂瓶身正面的突出位置,直接使用了盾牌内加文字的商品标识,具有识别商品来源的显著目的,构成了商标性使用。从该图形的外观结构、盾牌图形在外,文字在内的布局、盾牌外侧曲线、盾牌使用黄色填充的装潢等,均与原告的第7666482号“”完全一致,且被告未提交证据证明自己所销售涉案商品的合法来源。被告作为市场销售者,对自己销售的商品是否侵犯他人注册商标专用权应尽到相应的注意义务,原告的“正点”商标具有较高的市场知名度,被告销售的杀虫气雾剂瓶身上突出使用了“”的标识,与原告享有注册商标专用权的第7666482号“”商标相同,让普通消费者对涉案商品来源产生误认,容易导致混淆,被告杜耀美的行为侵犯了原告的注册商标专用权。
2.关于被告应否承担赔偿责任及赔偿金额应如何确定的问题。被告的行为侵犯了原告注册商标专用权,原告要求被告停止侵权并赔偿损失的请求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十五条的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第六十三条规定,侵犯商标专用权的赔偿数额,按照权利人因被侵权所受到的实际损失确定;实际损失难以确定的,可以按照侵权人因侵权所获得的利益确定;权利人的损失或者侵权人获得的利益难以确定的,参照该商标许可使用费的倍数合理确定。赔偿数额应当包括权利人为制止侵权行为所支付的合理开支;权利人因被侵权所受到的实际损失、侵权人因侵权所获得的利益、注册商标许可使用费难以确定的,由人民法院根据侵权行为的情节判决给予五百万元以下的赔偿。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商标民事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六条规定,人民法院在确定赔偿数额时,应当考虑侵权行为的性质、期间、后果,商标的声誉,商标使用许可费的数额,商标使用许可的种类、时间、范围及制止侵权行为的合理开支等因素综合确定。因本案原告因侵权所受到的损失、被告侵权所获得的利益、注册商标许可使用费均难以确定,故综合考虑原告注册商标的声誉、被告门店销售规模及对侵权行为的认知、原告维权必然发生的合理费用等因素,酌定被告赔偿原告经济损失5000元(含合理维权费用)。
综上,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十五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第五十七条、第六十三条第一款、《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商标民事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六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四十二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五十九条第一款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被告杜耀美于本判决生效后立即停止销售侵犯原告浙江正点实业有限公司注册商标专用权的商品;
二、被告杜耀美于本判决生效后十日内赔偿原告浙江正点实业有限公司经济损失(含合理维权费用)5000元。
三、驳回原告浙江正点实业有限公司的其他诉讼请求。
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案件受理费300元,由被告杜耀美负担。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湖北省高级人民法院。

审判长何云泽
审判员涂海兰
审判员纪利军
书记员方冰

2020-12-10

(本文来自于网络,相关当事人如有异议,请短信联系我们删除)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