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波市福达刀片有限公司与响水县凯元轴承机电销售有限公司侵害商标权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2021年1月5日真实案例3862670字阅读模式

江苏省盐城市中级人民法院

侵害商标权纠纷一审判决书

原告:宁波市福达刀片有限公司,住所地浙江省宁波市江**金山路**。
法定代表人:项福定,该公司董事长。
委托诉讼代理人:邹晓虹,江苏华晓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响水县凯元轴承机电销售有限公司,住,住所地盐城市响水县城灌河东路水大酒店对面)。
法定代表人:葛凯。
委托诉讼代理人:周禹,响水县新区法律服务所法律工作者。

根据当事人陈述和经审查确认的证据,本院认定事实如下:
1997年7月21日,福达公司经核准注册第1056900号“”商标,核定使用商品为第16类文具刀、铅笔刀、切纸刀,商标有效期限自1997年7月21日至2007年7月20日,后该商标有效期经续展至2027年7月20日。
2019年10月29日,福达公司委托代理人邓康向江西省南昌市洪城公证处申请证据保全公证。同年11月1日,该公证处公证员殷某1公证人员陈某,4与福达公司的委托代理人洪磊一起来到位于江苏省盐城市响水县金海路4-5、4-6号的“凯元机电”商铺,洪磊以普通消费者的身份购买了刀片2盒,洪磊用微信支付的方式付款人民币10元,该店出具了“票据”和名片各1张。公证员殷某1公证人员陈某,4对洪磊的上述购买过程进行了现场监督并对该店铺的外观进行拍照。购买行为结束后,洪磊将上述所购刀片2盒及“票据”、名片一并交由公证员殷某1公证人员陈某,4保管。公证人员从某,4管的上述物品中抽取1盒刀片进行封装及贴封,并进行拍照。上述保全行为结束后,公证员殷某2封装、贴封完整的证物及其他物品交由洪磊收执。上述购买及封装过程拍照取得照片11张,取得洪磊发至公证员手机的微信支付截图1张,共计图片13张。2019年11月11日,江西省南昌市洪城公证处出具(2019)赣洪城证内字第15534号公证书,证实了上述过程和事实。
庭审中,在确认涉案证据保全公证书所附封存物品封存完好的情况下,对其进行了拆封。刀片外包装盒正面和侧面标有“啄木乌刀片”字样,其中“啄”字少了一点。福达公司的正品盒装刀片里有九个银刀片加一个黑刀片,而凯元公司销售的盒装刀片里全部是银刀片。福达公司正品刀片上的“”图形中,啄木鸟没有爪子,而福达公司销售刀片上的“”图形中,啄木鸟有爪子。
另查明,凯元公司成立于2006年6月13日,注册资本50万元,法定代表人葛凯,住所地响水××××东路(响水大酒店对面),经营范围:轴承、轴承座、轴承套、润滑油、电机、五金制品、劳保用品、化工配件、水暖器材、建筑设备、钢材、橡胶制品、包装制品批发与零售。
本案的争议焦点:1.凯元公司是否实施了侵犯福达公司“”注册商标专用权的行为;2.凯元公司合法来源抗辩能否成立;3.若凯元公司构成侵权,应承担何种法律责任。

本院认为:
一、凯元公司实施了侵犯福达公司“”注册商标专用权的行为
福达公司系涉案第1056900号“”注册商标的权利人,其依法享有的商标专用权应受法律保护,未经其许可,任何人不得在同一种商品或者类似商品上使用与其注册商标相同或者近似的标识,或者销售侵犯其注册商标专用权的商品。本案中,被控侵权产品为刀片,与涉案注册商标核定使用的商品为同种商品,且被控侵权产品的外包装盒及刀片上均使用了与福达公司“”注册商标近似的图文标识,因该产品并非来源于福达公司,故应认定案涉刀片系侵害福达公司注册商标专用权的商品。凯元公司销售侵害注册商标专用权的商品,亦侵犯了福达公司的注册商标专用权。
凯元公司辩称,其主观上不存在过错,故不构成商标侵权。本院认为,在商标侵权判定中,是否构成商标侵权,不以侵权人主观过错作为要件。只要侵权人实施了商标法规定的侵权行为,即构成商标侵权。本案中,凯元公司无论主观上是否存在主观过错,只要其客观上存在销售侵犯注册商标专用权的商品的行为,即构成商标侵权。
二、凯元公司合法来源抗辩不能成立
《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第六十四条第二款规定,销售不知道是侵犯注册商标专用权的商品,能证明该商品是自己合法取得并说明提供者的,不承担赔偿责任。合法来源抗辩的条件有三:(1)销售者不具有主观故意,不知道商品侵犯注册商标专用权;(2)要证明商品是通过合法取得;(3)指出商品提供者。
凯元公司辩称,案涉刀片系案外人提供,其构成合法来源抗辩。本院认为,凯元公司虽提供了润钢美工刀销货清单、微信聊天记录截图,但该销货清单并无供货主体的签名或盖章,如果供货主体是个人,凯元公司应提供个人的身份信息;如果供货主体是法人或其他组织,凯元公司应提供法人或其他组织的工商登记信息,仅根据销货清单,本院无法确定商品的提供者。因此,凯元公司所提供的证据不足以证明其具有合法来源抗辩,依法不能免除赔偿责任。
三、凯元公司应当承担停止侵权、赔偿损失等相应的侵权责任。
凯元公司销售了侵犯涉案“”注册商标专用权的商品,其行为侵犯了福达公司的注册商标专用权,依法应当承担停止侵害、赔偿损失等民事责任。
关于本案的赔偿数额,福达公司未提供凯元公司在侵权期间因侵权所获得利益的证据,亦未提供其在侵权期间因被侵权所受到损失的证据,其请求法院适用法定赔偿,本院予以支持。综合考虑涉案商标知名度、侵权行为的性质、侵权产品的价格、凯元公司经营规模以及福达公司为制止侵权所支出的合理费用等情节,本院酌定凯元公司赔偿福达公司经济损失及合理费用共计10000元。
综上所述,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第五十七条第第(三)项,第六十三条第一款、第三款,《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商标民事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六条第一款、第二款,第十七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四十二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被告响水县凯元轴承机电销售有限公司立即停止销售侵犯原告宁波市福达刀片有限公司第1056900号“”注册商标专用权的商品;
二、被告响水县凯元轴承机电销售有限公司自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赔偿原告宁波市福达刀片有限公司经济损失及合理费用共计10000元。
如被告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案件受理费300元,由被告响水县凯元轴承机电销售有限公司负担。
如不服本判决,可以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照对方当事人或者代表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江苏省高级人民法院。同时根据《诉讼费用交纳办法》的有关规定,向该院预交上诉案件受理费。

审判长贾娟
人民陪审员江勤
人民陪审员刘利丽
法官助理李丹丹
书记员江嘉曜

2020-12-11

(本文来自于网络,相关当事人如有异议,请短信联系我们删除)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