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知识产权局等与伊美斯化妆品私人有限公司其他二审行政判决书

法律文书461字数 2363阅读模式

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

行政二审判决书

(2020)京行终2807号

上诉人(原审被告):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知识产权局,住所地中华人民共和国北京市海淀区。
法定代表人:申长雨,局长。
委托诉讼代理人:李泽然,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知识产权局审查员。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伊美斯化妆品私人有限公司,住所地澳大利亚联邦维多利亚州。
法定代表人:基兰·维特,董事。
委托诉讼代理人:黄天生,北京罗杰(广州)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赖志敏,北京罗杰律师事务所律师。
原审第三人:南宁金之衡贸易有限责任公司。

北京知识产权法院查明:
一、诉争商标
1.注册人:南宁金之衡贸易有限责任公司(简称金之衡公司)。
2.注册号:7938742。
3.申请日期:2009年12月23日。
4.核准注册日期:2011年2月28日。
5.专用权期限至:2021年2月27日。
6.标志:“伊索寓言AESOPSFABLES”
7.核定使用商品(第3类):家用除垢剂、皮革用蜡、研磨膏、玫瑰油、牙膏、使亚麻布发香用香粉、化妆品、洗发液、护发素、焗油制剂。
二、诉争商标使用证据提交情况
金之衡公司在商标评审阶段提交了以下主要证据(均为复印件):1.产品照片;2.金之衡公司与江门市昌大昌超级购物广场有限公司签订的购销合同及对应发票一张,发票号码为00248577;3金之衡公司与中山市优生活日用品制造有限公司签订的购销合同及对应的发票两张,发票号码为00281641、00281639。
原审诉讼中,伊美斯化妆品私人有限公司(简称伊美斯公司)提交了以下主要证据:1.化妆品备案查询信息;2.国家税务总局广西壮族自治区税务局网站的发票查询信息打印件,其显示:发票号码为00248577的发票疑为假票,发票号为00281641的发票为作废发票。
三、被诉决定:商评字[2018]第3810号《关于第7938742号“伊索寓言AESOPSFABLES”商标撤销复审决定书》。
被诉决定作出时间:2018年1月8日。
被诉决定认定:诉争商标在2013年4月19日至2016年4月18日内(简称指定期间)在“家用除垢剂、皮革用蜡、研磨膏、玫瑰油、牙膏、使亚麻布发香用香粉”商品上未使用,在“化妆品、洗发液、护发素、焗油制剂”商品上进行了公开、真实、合法的使用。故决定:诉争商标在“化妆品、洗发液、护发素、焗油制剂”商品上予以维持,在“家用除垢剂、皮革用蜡、研磨膏、玫瑰油、牙膏、使亚麻布发香用香粉”商品上予以撤销。
另查,根据中央机构改革部署,中华人民共和国原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局、中华人民共和国原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评审委员会的相关职责由国家知识产权局统一行使。

北京知识产权法院认为:本案的争议焦点在于诉争商标是否在指定期间在“化妆品、洗发液、护发素、焗油制剂”商品上进行了真实、合法、有效的商业使用。金之衡公司提交的产品照片未显示形成时间,不能证明诉争商标于指定期间在核定商品上使用并进入市场予以公开流通的情况。金之衡公司提交的证据2、3的购销合同和发票,均未提供原件用于比对,结合伊美斯公司原审诉讼中提交的发票查询结果,上述合同和发票的真实性无法确定,且该合同和发票数量较少,在案证据并未形成完整的证据链,不能证明诉争商标于指定期间在核定的化妆品等商品上进行公开、有效的商业使用,诉争商标在全部核定使用的商品上应予撤销。被诉决定对此认定有误,应予以纠正。伊美斯公司的主张具有事实和法律依据,对此予以支持。
本院认为,被诉决定系针对商标注册人对诉争商标是否构成“连续三年不使用”而作出的,而该三年期间的起算点,即考察商标注册人是否存在商标使用行为的起算点,处于2001年修正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简称2001年商标法)施行期间。故本案实体问题应适用2001年商标法。
2001年商标法第四十四条第四项规定,连续三年停止使用的注册商标由商标局责令限期改正或者撤销其注册商标。该条旨在清理闲置商标,促使商标真实地投入商业使用,发挥商标应有的功能与作用,实现商标的市场价值。根据该条规定,诉争商标应当在指定期间内进行合法、真实、有效的商业使用,实际发挥商标识别商品或服务来源的作用。零星、偶然发生、象征性的使用不能构成商标法意义上的使用。
本案中,金之衡公司为证明其于指定期间内对诉争商标在“护发素、化妆品”商品上的使用,提交了产品照片、销售合同2份及发票3张。具体来说,产品照片未显示形成时间,在缺乏其他证据的情况下,不能证明显示诉争商标在“化妆品”商品上进行了合法、真实、有效的商业使用。根据伊美斯公司提交的在案证据,销售合同的相对方为金之衡公司的关联公司,且相关发票信息经查询显示信息不一致或已作废,上述合同及发票的真实性无法确定。况且,上述证据仅能证明发生过的两笔交易,无论从销售对象、销售内容,还是商标使用规模等方面看,均显示金之衡公司对诉争商标的使用极其有限,与经营活动中对于商标的正常使用情况不符,此类零星、偶发的使用诉争商标的证据,不足以证明诉争商标已经进入流通领域并被消费者所认知,亦不能证明诉争商标在指定期间在其核定使用商品上进行了真实的、公开的商业使用。原审判决相关认定具有事实及法律依据,本院予以支持。国家知识产权局的上诉理由缺乏事实及法律依据,本院不予支持。
综上,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八十九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一审案件受理费人民币一百元,由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知识产权局负担(于本判决生效后七日内交纳);二审案件受理费人民币一百元,由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知识产权局负担(已交纳)。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判长杨柏勇
审判员苏志甫
审判员俞惠斌
法官助理孟津
书记员金萌萌

2020-09-30

本文来自于网络公开的文档,相关人员如有异议可联系我们删除。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