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世纪超星信息技术发展有限责任公司等与北京大学出版社有限公司侵害作品信息网络传播权纠纷再审审查与审判监督民事裁定书

2020年11月18日法律文书444字数 2820阅读模式

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

民事再审裁定书

(2020)京民申4094号

再审申请人(一审被告、二审上诉人):北京世纪超星信息技术发展有限责任公司,住所地北京市海淀区。
法定代表人:付国明,执行董事。
委托诉讼代理人:娄俊,上海市君悦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申请人(一审原告、二审被上诉人):北京大学出版社有限公司,住所地北京市海淀区。
法定代表人:王明舟,社长。
委托诉讼代理人:吕志录,北京易准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胡琼丹,北京易准律师事务所实习律师,住北京市昌平区。
一审被告:绵阳市图书馆,住所地四川省绵阳市涪城区。
法定代表人:冯小平,馆长。
委托诉讼代理人:娄俊,上海市君悦律师事务所律师。

本院经审查认为:
一、关于北大出版社是否具备提起诉讼的主体资格
本案中,超星公司主张北大出版社提交的《出版合同》仅有数字出版内容,不能认定北大出版社取得了涉案作品的信息网络传播权,故北大出版社不具备提起本案诉讼的主体资格。
首先,关于北大出版社是否具有提起本案诉讼的主体资格问题,一审判决已有详细论述,而超星公司在二审期间对一审的相关认定并未明确提出异议,在无其他相反证据的基础上,再审期间其再次对北大出版社的主体资格问题提出异议,缺乏法律依据。其次,对合同的解释应遵循整体解释的原则,应结合合同关于当事人权利义务的约定,对相关术语作出符合合同目的的解释,而不宜依据该术语的字面含义径行作出认定。从《出版合同》的内容来看,虽其未直接提及“信息网络传播权”,但其第一条约定涉案作品作者授权北大出版社在授权区域“以纸质图书和数字形式(包括但不限于光盘、硬盘等有形载体和有线及无线网络传播)出版发行上述作品”特定文本的专有使用权,即该合同已明确约定北大出版社可以通过有线及无线网络传播等形式将作品公之于众。考虑到有线及无线网络传播等数字形式不受时间、地域范围限制的特点,不特定公众可以在任何时间和地点通过有线或者无线方式获取涉案作品,其实质上涵盖了信息网络传播权的内容。据此,可以认定涉案作品作者已将其信息网络传播权授予北大出版社。在此基础上,北大出版社具备针对侵害涉案作品信息网络传播权的行为提起诉讼的主体资格。
二、关于超星公司与北大出版社的关系认定
本案中,超星公司主张其与北大出版社之间是电子图书代理销售关系,而非附期限的作品信息网络传播权的许可关系,据此主张一、二审判决的相关认定错误。
合同的定性应当依据合同中关于当事人之间权利义务的具体内容加以判断,而如前所述,合同的解释应当遵循整体解释的原则。首先,根据《合作协议》第二项有关合作方式的规定“北大出版社授权并许可超星公司将其出版的纸质图书(具体品种由双方另行确定)以电子图书的形式通过互联网或局域网进行传播的非专有性权利”,上述有关权利客体、内容的约定使得不特定公众可以在任何时间和地点通过有线或无线的方式获得超星公司提供的作品,即其已涵盖了著作权法所限定的信息网络传播权的内容,据此超星公司获得了北大出版社授予的信息网络传播权。其次,《合作协议》约定了三年的期限,期限届满后,超星公司应当停止传播、复制、发行授权作品,即超星公司获得的信息网络传播权是有期限的。第三,在《合作协议》对北大出版社有关履行义务的唯一约定中,明确提出要求北大出版社保证已经获得所授权图书的著作权人的信息网络传播权授权,如因授权图书的版权问题而引起的纠纷及责任均由北大出版社承担。可见,北大出版社获得的信息网络传播权作为《合作协议》的核心已经构成双方履行《合作协议》的前提和基础。第四,《合作协议》在超星公司权利义务的约定中虽客观存在“销售”的字样,但根据该合同的整体解读,“销售”均系经北大出版社授权的信息网络传播权的具体实现路径。鉴于此,基于《合作协议》的有关约定,北大出版社与超星公司之间系附期限的作品信息网络传播权的许可关系,而并非超星公司所述的一般意义上的代理销售关系。
三、关于超星公司与绵阳市图书馆是否侵犯了北大出版社的信息网络传播权
本案中,超星公司主张其在《合作协议》有效期内将涉案作品销售给绵阳市图书馆,且在有效期后未再实施销售行为,故超星公司与绵阳市图书馆并未侵犯北大出版社的信息网络传播权。
首先,基于现有证据可知,涉案作品系存储在绵阳市图书馆的本地服务器中,而绵阳市图书馆与超星公司在二审诉讼程序中亦均认可超星公司系通过镜像技术将电子图书完全复制到绵阳市图书馆本地服务器,并持续提供更新服务,从而获得相应对价,最终使得涉案作品通过绵阳市图书馆的系统实现对外的在线阅读或下载,即涉案作品通过绵阳市图书馆与超星公司所实施的分工合作的上述行为处于不特定公众在其选定的时间和地点可以获得的状态,落入了信息网络传播权的权利范畴。其次,绵阳市图书馆与超星公司虽签订了《读秀更新服务费订置合同》,但该合同得以履行的基础在于超星公司通过《合作协议》获得的涉案作品的信息网络传播权。在《合作协议》终止的情况下,绵阳市图书馆未经许可继续对外提供在线阅读或下载服务的行为已经构成对北大出版社信息网络传播权的侵犯。第三,超星公司基于《合作协议》获得了涉案作品附期限的信息网络传播权。在超星公司明知其与北大出版社签订的《合作协议》即将于2016年11月20日到期的情况下,仍然于2016年6月与绵阳市图书馆签订为期两年的《读秀更新服务费订置合同》,且继续对涉案作品提供技术支持、售后服务,已经构成对北大出版社信息网络传播权的侵犯。绵阳市图书馆对涉案作品的来源等未经审查,亦未尽到最基本的注意义务,二者主观上均难言善意。鉴于此,超星公司与绵阳市图书馆的涉案行为共同侵犯了北大出版社所享有的信息网络传播权。
四、关于一审法院所确定的赔偿数额是否适当
本案中,超星公司主张,在北大出版社的侵权损失完全可以查明且有明确在先合作经济收益可作参照的情况下,一审法院依然使用法定赔偿标准确定畸高的赔偿数额,显然不当。但超星公司并未提交确切的证据证明北大出版社因被控侵权行为的实际损失或超星公司因被控侵权行为的实际获利,亦未提交相应的许可合同等供参考,据此一审法院综合考虑作品的类型、被控侵权行为的性质、后果等因素酌情确定赔偿数额,并无不当;二审判决对此予以维持,亦无不妥。超星公司的相关主张不能成立,本院不予支持。
超星公司的其他再审理由或缺乏事实依据,或与本案的审理并无必然的法律关系,且其在再审期间当庭补充提交的新证据与本案缺乏关联性,本院均不再详细评述。
综上,超星公司的再审申请不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条规定的情形,本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零四条第一款,《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三百九十五条第二款的规定,裁定如下:

驳回北京世纪超星信息技术发展有限责任公司的再审申请。

审判长孔庆兵
审判员吴斌
审判员刘岭
书记员赵静怡

2020-09-30

本文来自于网络公开的文档,相关人员如有异议可联系我们删除。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