詹莉莉与国家知识产权局二审行政判决书

2020年11月30日法律文书3292669字阅读模式

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

行政二审判决书

(2019)京行终10112号

上诉人(原审原告):希莱坡有限公司(SIRAP,INC.),住所地美利坚合众国。
法定代表人:杰瑞米斯科特,首席执行官、董事。
委托诉讼代理人:王中廉,北京市中伦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知识产权局,住所地中华人民共和国北京市海淀区。
法定代表人:申长雨,局长。
委托诉讼代理人:孟原玉,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知识产权局审查员。
原审第三人:詹莉莉,住中华人民共和国广东省揭阳市。

北京知识产权法院查明:
一、诉争商标
1.注册人:詹莉莉。
2.注册号:3653969。
3.申请日期:2003年7月30日。
4.核准日期:2006年3月28日。
5.专用权期限至:2026年3月27日。
6.标志:
7.核定使用商品(第25类):服装;婴儿全套衣;游泳衣;足球靴;鞋;帽;袜;手套(服装);领带;腰带。
二、被诉决定:商评字[2017]第31018号《关于第3653969号“JEREMYSCOTT詹米·索古及图”商标撤销复审决定书》。
作出时间:2017年3月30日。
原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评审委员会(简称商标评审委员会)以诉争商标在2012年7月28日至2015年7月27日期间(简称指定期间)在服装商品上进行了真实、有效的商业使用,在其他商品上未进行真实、有效的商业使用为由,决定:诉争商标在服装商品上的注册予以维持,在其余商品上的注册予以撤销。
三、其他事实
希莱坡公司不服被诉决定,在法定期限内向北京知识产权法院提起行政诉讼。
在行政阶段,詹莉莉提交了以下证据材料:1.詹莉莉与河南省公路局服装厂签订的《商标使用授权合同》;2.河南省公路局服装厂与郑州丹璐服装销售有限公司签订的《服装销售合同》及发票;3.冠以诉争商标的女装商品图片。
在原审诉讼阶段,希莱坡公司提交了三份证据:1.《购置执法制式服装、执法装备采购项目一标段中标无效公告》,用以证明詹莉莉证据一中的被许可人河南省公路局服装厂曾在招标中提供虚假证件,该被许可人信用度存疑,其提供的证据真实性存疑。2.郑州丹璐服装销售有限公司主页打印页,用以证明詹莉莉证据二中的买方,即郑州丹璐服装销售有限公司的主页上列举了该公司旗下商标,并未显示使用诉争商标。3.詹莉莉名下商标列表、部分商标打印页和其抄袭抢注的品牌介绍页,用以证明詹莉莉申请注册了大量抄袭抢注他人知名商标的商标,詹莉莉不具有使用商标的真实意图。
在原审诉讼阶段,国家知识产权局提交了三份证据:1.诉争商标档案,用以证明该商标申请、注册日期、商标图样、指定使用商品等情况。2.撤销复审答辩通知书,用以证明被诉决定的作出程序合法。3.詹莉莉提交的撤销复审申请书及希莱坡公司提交的相关证据材料,用以证明被诉决定是依据当事人的理由和证据进行评审的。

北京知识产权法院认为,本案的争议焦点是:诉争商标在2012年7月28日至2015年7月27日期间是否进行了有效的商业使用。本案中,詹莉莉在商标评审阶段提交的证据1显示,詹莉莉与河南省公路局服装厂于2014年1月1日签订了《商标使用授权合同》,授权河南省公路局服装厂在第25类商品上使用诉争商标。证据2显示,河南省公路局服装厂与郑州丹璐服装销售有限公司于2014年3月15日签订《服装销售合同》,购买诉争商标品牌的女装20件,总价人民币2000元,并有证据3的发票予以佐证。证据4显示了诉争商标品牌的女装商品。前述证据能够形成完整的证据链证明詹莉莉于指定期间内在服装商品上对诉争商标进行了真实、合法、有效的商业性使用。
本院认为,基于当事人的诉辩主张,本案二审的争议焦点为诉争商标于指定期间内在核定使用的服装商品上是否进行了商标法意义上的使用。本案诉争商标的指定期间为2012年7月28日至2015年7月27日,该三年期间的起算点,即考察商标注册人是否存在商标使用行为的起算点,处于2001年修正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简称2001年商标法)施行期间,故本案的实体问题应适用2001年商标法。
2001年商标法第四十四条规定,连续三年停止使用注册商标,由商标局责令限期改正或者撤销其注册商标。根据2002年9月15日起施行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实施条例》第三条的规定,商标的使用包括将商标用于商品、商品包装或者容器以及商品交易文书上,或者将商标用于广告宣传、展览以及其他商业活动中。根据上述规定,2001年商标法第四十四条规定的“使用注册商标”,应当是对商标在核定商品或服务上公开、真实、合法的使用行为,使商标发挥区分商品或服务来源的作用。商标使用是实现商标识别、区分商品来源功能的前提,也是维持注册商标有效的条件。连续三年停止使用注册商标的撤销制度,是为了鼓励和督促商标注册人使用其商标、发挥商标在市场上区分商品或服务来源的作用。
本案中,詹莉莉为证明诉争商标的使用情况在行政阶段进行了举证,关于诉争商标是否属于连续三年停止使用应被撤销的情形,需要根据在案证据就诉争商标于指定期间内在核定使用商品上是否进行了公开、真实、合法的使用作出认定。具体而言,詹莉莉提交的证据1为其与河南省公路局服装厂签订的《商标使用授权合同》,授权河南省公路局服装厂在第25类商品上使用诉争商标,合同期限为2014年1月1日至2014年12月31日。该证据证明河南省公路局服装厂获得了诉争商标的使用授权。证据2、3为河南省公路局服装厂与郑州丹璐服装销售有限公司于2014年3月15日签订的《服装销售合同》,销售的商品为带有诉争商标的女装,并有发票予以佐证。证据4为带有诉争商标的女装商品图片。上述证据形成完整的证据链,可以证明詹莉莉于指定期间内在服装商品上对诉争商标进行了真实、合法、有效的商业性使用。原审判决和被诉决定的认定并无不当,本院予以确认。希莱坡公司主张上述使用证据的真实性存疑,但其提交的证据不足以否定诉争商标在指定期间内的使用情况,故希莱坡公司相关上诉理由不能成立。对其上诉主张,本院不予支持。
综上所述,原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程序合法。希莱坡公司的上诉请求及其理由均缺乏依据,本院不予支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八十九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一、二审案件受理费各人民币一百元,均由希莱坡有限公司(SIRAP,INC.)负担(均已交纳)。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判长王东勇
审判员吴静
审判员郭伟
书记员王婉晨

2020-10-09

本文来自于网络公开的文档,相关人员如有异议可联系我们删除。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