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好女儿酒业有限公司与国家知识产权局其他二审行政判决书

2020年12月4日法律文书2661812字阅读模式

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

行政二审判决书

(2020)京行终5052号

上诉人(原审原告):南京好女儿酒业有限公司,住所地江苏省南京市建邺区。
法定代表人:马飞,执行董事。
委托诉讼代理人:王炜,北京德和衡(邯郸)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国家知识产权局,住所地北京市海淀区。
法定代表人:申长雨,局长。
委托诉讼代理人:康陆军,国家知识产权局审查员。

北京知识产权法院审理查明:
一、诉争商标
1.申请人:好女儿公司。
2.申请号:31514307。
3.申请日期:2018年6月9日。
4.标志:
5.指定使用商品(第33类,类似群3301):鸡尾酒;白酒等(统称复审商品)。
二、引证商标
1.注册人:李清秀。
2.注册号:1655585。
3.申请日期:2000年8月9日。
4.注册公告日期:2001年10月21日。
5.专用期限至:2021年10月20日。
6.标志:
7.核定使用商品(第33类,类似群3301):米酒。
三、被诉决定:商评字[2019]第242975号《关于第31514307号“女儿国旗袍”商标驳回复审决定书》。
被诉决定作出时间:2019年10月14日。
国家知识产权局以诉争商标的申请注册构成2014年施行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简称2014年商标法)第三十条所指情形为由,决定:诉争商标在复审商品上的注册申请予以驳回。
好女儿公司不服被诉决定,在法定期限内向北京知识产权法院提起行政诉讼。

北京知识产权法院认为:诉争商标为中文文字商标“女儿国旗袍”,引证商标由图形及中文文字“女儿国”上下组合而成,诉争商标与引证商标相比对,诉争商标文字部分完整包含引证商标显著识别文字部分,相关公众在隔离比对状态下施以一般注意力不易区分,应认定为近似商标。诉争商标指定使用的“鸡尾酒;白酒”等商品与引证商标核定使用的“米酒”商品在生产部门、销售渠道、消费群体等方面相同或相近,属于同一种或类似商品。诉争商标与引证商标若共同使用在上述同一种或类似商品上,易造成相关公众混淆,从而对商品来源产生误认,已构成使用在同一种或类似商品上的近似商标。截至原审开庭审理时,引证商标的撤销程序尚未终结,对于引证商标稳定性尚无定论,不属于延期审理的当然依据。截至原审审理时引证商标仍为有效商标,仍构成诉争商标获准注册的障碍。好女儿公司的上述主张缺乏法律依据,不予支持。
本院认为:2014年商标法第三十条规定,申请注册的商标,凡不符合本法有关规定或者同他人在同一种商品或者类似商品上已经注册的或者初步审定的商标相同或者近似的,由商标局驳回申请,不予公告。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商标授权确权行政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二十八条规定,人民法院审理商标授权确权行政案件的过程中,商标评审委员会对诉争商标予以驳回、不予核准注册或者予以无效宣告的事由不复存在的,人民法院可以依据新的事实撤销商标评审委员会相关裁决,并判令其根据变更后的事实重新作出裁决。
国家知识产权局和原审法院认定诉争商标在指定使用的复审商品上与引证商标构成使用在类似商品上的近似商标虽无不当,但引证商标在全部商品上的注册被撤销,不再成为诉争商标在指定使用复审商品上申请注册的权利障碍。由于诉争商标在指定使用复审商品上是否应予核准注册的事实基础发生根本性变化,故对被诉决定及原审判决应予撤销。好女儿公司的相关上诉理由具有事实及法律依据,本院对此予以支持。同时,上述事实发生在二审诉讼中,并非国家知识产权局及原审法院的审理依据,故本案案件受理费应由好女儿公司承担。
综上,被诉决定和原审判决虽无不妥,但基于影响诉争商标注册的重要事实发生变化,国家知识产权局仍须就诉争商标的注册申请是否违反商标法的相关规定重新进行审查。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八十九条第一款第二项、第三款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撤销北京知识产权法院(2020)京73行初310号行政判决;
二、撤销国家知识产权局作出的商评字[2019]第242975号《关于第31514307号“女儿国旗袍”商标驳回复审决定书》;
三、国家知识产权局就南京好女儿酒业有限公司针对第31514307号“女儿国旗袍”商标提出的驳回复审申请重新作出决定。
一、二审案件受理费各一百元,均由南京好女儿酒业有限公司负担(已交纳)。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判长亓蕾
审判员俞惠斌
审判员闻汉东
书记员季依欣

2020-10-13

本文来自于网络公开的文档,相关人员如有异议可联系我们删除。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