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知识产权局等与美国网件公司其他二审行政判决书

法律文书416字数 2532阅读模式

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

行政二审判决书

(2020)京行终3688号

上诉人(原审被告):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知识产权局,住所地中华人民共和国北京市海淀区蓟门桥。
法定代表人:申长雨,局长。
委托诉讼代理人:杨丰璟,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知识产权局审查员。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美国网件公司,住所地美利坚合众国加利福尼亚州,圣祖斯,普南米阿径东350号。
法定代表人:布莱恩·布塞,知识产权与诉讼部副总裁。
委托诉讼代理人:张家绮,北京市金杜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徐慧雯,北京市金杜律师事务所律师。
原审第三人:刘磊,男,汉族,1977年9月10日出生,住中华人民共和国山东省济南市历下区。

北京知识产权法院查明:
一、诉争商标
1.注册人:刘磊。
2.注册号:12632724。
3.申请日期:2013年5月23日。
4.核准日期:2016年3月28日。
5.专用期限至2024年10月13日。
6.标志:“NETGEAR”。
7.核定使用商品(第9类):电子防盗装置、报警器、太阳能电池、电解装置、电站自动化装置、电影摄影机、摄像机、电视摄像机、自动广告机。
二、引证商标一
1.注册人:美国网件公司。
2.注册号:3393142。
3.申请日期:2002年12月4日。
4.专用期限至2024年3月13日。
5.标志:“NETGEAR”。
6.核定使用商品(第9类):电源材料(电线、电缆);集成电路块;计算机界面卡;连接器(数据处理设备);智能卡(集成电路卡);信息处理机(中央处理装置);光通讯设备;接线盒(电);电线连接物;电线圈架。
三、引证商标二
1.注册人:美国网件公司。
2.注册号:3456094。
3.申请日期:2003年2月10日
4.专用期限至2028年2月27日。
5.标志:“NETGEAR”
6.核定使用商品(第9类):计算机、软盘、计算机外围设备、计算机周边设备、计算机软件(已录制)、数据处理设备、已录制的计算机操作程序、笔记本电脑、密码磁卡、智能卡(集成电路卡)。

北京知识产权法院认为:美国网件公司提交的现有证据不足以证明诉争商标的注册对中国的社会公共利益或公共秩序产生消极、负面的影响,故不构成2013年商标法第十条第一款第八项规定的情形。同时,诉争商标的申请注册亦未违反2013年商标法第三十二条、第四十四条第一款规定的情形。
另,诉争商标与引证商标一、二已构成2013年商标法第三十条所指的使用在同一种或类似商品上的相同商标,被诉裁定相关认定有误,应予纠正。
综上,北京知识产权法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七十条第一项的规定,判决:一、撤销被诉裁定;二、国家知识产权局重新作出裁定。
本院认为:2013年商标法第三十条规定,申请注册的商标,凡不符合本法有关规定或者同他人在同一种商品或者类似商品上已经注册的或者初步审定的商标相同或者近似的,由商标局驳回申请,不予公告。商标法意义上的近似商标,系以是否容易造成相关公众混淆为判断标准,通过综合考量商标标志的近似程度、商品的类似程度、引证商标的显著性和知名度、相关公众的注意程度以及诉争商标申请人的主观意图等因素作出判定。
判断商品是否类似,应当考虑商品的功能、用途、生产部门、销售渠道、消费群体等是否相同或者具有较大的关联性。《类似商品和服务区分表》可以作为判断类似商品或者服务的参考,但并非唯一判断标准。
本案中,诉争商标与引证商标一、二在字母构成、整体视觉上近似程度较高,基本无差别。同时,诉争商标核定使用的“电子防盗装置、报警器、太阳能电池、电解装置、电站自动化装置、电影摄影机、摄像机、电视摄像机、自动广告机”等商品与引证商标一核定使用的“集成电路块、计算机界面卡、信息处理机(中央处理装置)、光通讯设备”等商品、引证商标二核定使用的“计算机、软盘、计算机外围设备、计算机周边设备、数据处理设备”等商品在功能、用途、销售渠道、消费对象等方面存在较大关联。根据美国网件公司提交的证据,可以证明在诉争商标申请注册日前,引证商标一、二在其核定使用的商品上具有一定知名度,在刘磊并未合理说明其申请注册诉争商标具有合理事由的情况下,其主观上难谓善意。因此,诉争商标与引证商标一、二共同使用在上述商品上,易使相关公众误认为诉争商标指定使用的商品与引证商标一、二核定使用的商品来源于同一主体,或认为两者之间存在特定联系,进而对商品的来源产生混淆误认,构成2013年商标法第三十条所规定的近似商标。刘磊仅凭《司法鉴定意见书》尚不足以证明相关公众对诉争商标与引证商标一、二客观上能够进行区分,不致发生混淆误认。原审判决相关认定正确,本院予以确认。
国家知识产权局、美国网件公司及刘磊并未对原审判决的其他认定提出异议,经审查并无不当,本院予以确认。
《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三十七条规定,原告可以提供证明行政行为违法的证据。原告提供的证据不成立的,不免除被告的举证责任。根据上述法律规定,人民法院对被诉行政行为合法性进行审查时,原告可以在诉讼过程中出示在行政程序中并未提交的证据,但是为了避免行政相对人消极懈怠进行举证,将能够在被诉行政行为作出时提供而无合理事由并未提交的证据,在后续的行政诉讼程序中进行提交,导致国家行政资源的不当浪费,人民法院若接受该证据并据此对被诉行政行为作出否定性认定时,应当由该行政相对人承担案件受理费。本案中,美国网件公司在原审诉讼中补充提交的部分证据形成于被诉裁定作出之前,在其并未说明在行政诉讼程序中进行补充提交具有合理事由的情况下,美国网件公司应当就其迟延补充证据承担本案的一、二审案件受理费。
综上所述,原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程序合法,应予维持。国家知识产权局的上诉理由不能成立,对其上诉请求,本院不予支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八十九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一审案件受理费人民币一百元,由美国网件公司负担(已交纳);二审案件受理费人民币一百元,由美国网件公司负担(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七日内交纳)。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判长陶钧
审判员孙柱永
审判员曹丽萍
法官助理薛黎明
书记员张梦娇

2020-10-13

本文来自于网络公开的文档,相关人员如有异议可联系我们删除。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