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莞市昱星电子制品有限公司等与舒尔特控股有限公司其他二审行政判决书

2020年11月22日法律文书2461896字阅读模式

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

行政二审判决书

(2020)京行终3851号

上诉人(原审被告):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知识产权局,住所地中华人民共和国北京市海淀区蓟门桥西土城路**。
法定代表人:申长雨,局长。
委托诉讼代理人:方莉园,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知识产权局审查员。
上诉人(原审第三人):东莞市昱星电子制品有限公司,住所地中华人民共和国广东省东莞市东城街道余屋工业区勿松路**。
法定代表人:王小迪,执行董事。
委托诉讼代理人:温百春,广东泽正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舒尔特控股有限公司,住所地瑞士联邦卢塞恩沃克霍夫大街**。
法定代表人:拉尔夫·安东,首席执行官。
法定代表人:埃里希·汉加特纳,首席财务官。
委托诉讼代理人:胡刚,男,汉族,1973年4月22日出生,中国国际贸易促进委员会专利商标事务所商标代理人,住中华人民共和国北京市西城区。
委托诉讼代理人:魏晓萍,女,汉族,1982年10月5日出生,中国国际贸易促进委员会专利商标事务所商标代理人,住中华人民共和国北京市西城区。

北京知识产权法院查明:
一、诉争商标
1.注册人:东莞昱星公司。
2.注册号:10150374。
3.申请日期:2011年11月4日。
4.核准注册日期:2012年12月28日。
5.专用期限至2022年12月27日。
7.核定使用商品(第9类):计算机器、曝光计、测量装置、复径计(光学)、电线圈架、半导体、电导体、保险丝、合金丝(保险丝)、热调节装置。

北京知识产权法院认为:诉争商标的申请注册违反了2001年《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简称2001年商标法)第三十一条的规定,被诉裁定对此认定有误,应予纠正。
北京知识产权法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七十条第一项、第二项之规定,判决:一、撤销被诉裁定;二、国家知识产权局重新作出裁定。
本院认为:因诉争商标于2013年修正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简称2013年商标法)施行前已经核准注册,故本案实体问题应适用2001年商标法,程序问题应适用2013年商标法。
2001年商标法第三十一条规定,申请商标注册不得损害他人现有的在先权利,也不得以不正当手段抢先注册他人已经使用并有一定影响的商标。该法律规定是基于诚实信用原则,旨在对已经使用并有一定影响的未注册商标予以保护。该条款的适用一般应满足下列要件:他人未注册商标在诉争商标申请日之前已经使用并有一定影响;诉争商标与他人商标相同或近似;诉争商标指定使用的商品与他人商标核定使用的商品相同或类似;诉争商标申请人具有恶意。
本案中,舒尔特公司提交的公司介绍及国外商标注册信息、自力迅达公司的官方登记信息、舒尔特公司授权自力迅达公司的授权书等证据能够相互印证,形成较为完整的证据链条证明舒尔特公司在诉争商标申请日前已经许可自力迅达公司及清洗电器厂使用涉案S图形商标。舒尔特公司提交的自力迅达公司连续多年参展的相应合同与照片、中国质量认证中心出具的强制性产品认证印刷/模压标志批准书以及相关媒体报道等证据能够证明舒尔特公司及其被许可人在“保险丝、连接器”等商品上使用涉案S图形商标,并具有一定知名度。涉案S图形商标与诉争商标在图形构成及整体视觉效果等方面相近,构成使用在同一种或类似商品上的近似商标。同时,东莞昱星公司与舒尔特公司属同行业经营者,且与舒尔特公司的授权制造商清溪电器厂所处地域较近,故东莞昱星公司申请注册诉争商标主观上难谓正当。同时,涉案S图形商标在先使用的保险丝等商品与诉争商标指定使用的商品在功能、用途等方面相近,已构成类似商品。因此,诉争商标的核准注册违反了2001年商标法第三十一条的相关规定,国家知识产权局及东莞昱星公司的相关上诉主张缺乏事实与法律依据,本院不予支持。
因诉争商标的申请注册已违反2001年商标法第三十一条后半段所规定的情形,故该商标使用情况本院不予考虑,东莞昱星公司的相关上诉主张缺乏依据,本院不予支持。
综上所述,原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应予维持。国家知识产权局及东莞昱星公司的上诉理由缺乏事实及法律依据,本院不予支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八十九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一审案件受理费人民币一百元,由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知识产权局负担(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七日内交纳);二审案件受理费人民币一百元,由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知识产权局与东莞市昱星电子制品有限公司各负担人民币五十元(均已交纳)。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判长陶钧
审判员孙柱永
审判员曹丽萍
法官助理薛黎明
书记员张梦娇

2020-10-14

本文来自于网络公开的文档,相关人员如有异议可联系我们删除。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