盖薇格瑞国际贸易(北京)有限公司等与国家知识产权局其他二审行政判决书

2020年11月12日法律文书2631817字阅读模式

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

行政二审判决书

(2019)京行终9900号

上诉人(原审原告):盖薇格瑞国际贸易(北京)有限公司,住所地中华人民共和国北京市朝阳区。
法定代表人:孙彦,总经理。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知识产权局,住所地中华人民共和国北京市海淀区蓟门桥西土城路**。
法定代表人:申长雨,局长。
委托诉讼代理人:李娇娜,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知识产权局审查员。
原审第三人:盖薇格瑞恩公司,住所地瑞典王国韦克舍市35245桑德维根**。
法定代表人:克里斯蒂安·尼尔森,常务董事。
委托诉讼代理人:王中廉,北京市中伦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闫莹,北京市中伦律师事务所律师。

北京知识产权法院审理查明:
一、诉争商标
1.注册人:盖薇格瑞国际公司。
2.注册号:10491634。
3.申请日期:2012年2月15日。
4.专用期限至:2023年5月27日。
5.标志:“盖薇格瑞GALVINGREEN”。
6.核定使用商品(第24类):织物;被子等。

北京知识产权法院认为:诉争商标与引证商标的字母构成完全相同,且该字母组合并非固有的词汇搭配,引证商标在诉争商标申请日之前已进行在中国大陆地区,以及全球多个国家和地区均进行了注册和使用,盖薇格瑞国际公司应当知晓引证商标,其虽然提出诉争商标系其独立构思形成,但并未就此作出合乎常理的解释。同时,盖薇格瑞国际公司及其关联公司还在第14类、第18类、第25类、第28类等商品类别上申请注册了包括“POWAKADDY”“UNUTZER”“JIMFURYK”“GLEICE”“七佰伴”“九佰伴”等具有显著特征的200余件商标,但其并未举证证明对该200余件商标均进行了实际使用,或具有真实使用的意图,已经超出了正常的经营需要。综合考虑上述因素,诉争商标的申请注册扰乱了正常的商标注册秩序,不当占用了社会公共资源,构成2014年商标法第四十四条第一款所指以不正当手段取得注册之情形。
本案的诉争商标与第3261号判决的争议商标相比,申请注册者均为盖薇格瑞国际公司,所涉案情亦比较近似,故在认定诉争商标的申请注册是否构成2014年商标法第四十四条第一款所指情形时,可以参照上述在先判决的认定。
北京知识产权法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六十九条之规定,判决:驳回盖薇格瑞国际公司的诉讼请求。
本院认为:2014年商标法第四十四条第一款规定,以欺骗手段或者其他不正当手段取得注册的商标,由商标局宣告该注册商标无效;其他单位或者个人可以请求商标评审委员会宣告该注册商标无效。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商标授权确权行政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二十四条规定,以欺骗手段以外的其他方式扰乱商标注册秩序、损害公共利益、不正当占用公共资源或者谋取不正当利益的,人民法院可以认定其属于商标法第四十四条第一款规定的“其他不正当手段”。
本案中,除诉争商标之外,盖薇格瑞国际公司还在第14类、第18类、第25类、第28类等商品或服务类别上申请注册了包括“POWAKADDY”“UNUTZER”“JIMFURYK”“GLEICE”“七佰伴”“九佰伴”“六佰伴”“五佰伴”“四佰伴”“三佰伴”“二佰伴”等在内的200余件商标。盖薇格瑞国际公司申请注册的上述商标中,部分商标属于与他人在先知名品牌相同或者近似的商标,且在案证据亦难以证明盖薇格瑞国际公司有将其名下商标投入商业使用的真实意图。因此,盖薇格瑞国际公司申请注册包括本案诉争商标在内的上述商标的行为,既构成大量囤积商标的行为,也构成攀附他人商誉、谋取不正当利益的行为,扰乱了商标注册秩序,损害了不特定商标申请人的利益,主观难谓善意。综合上述因素,诉争商标的注册构成2014年商标法第四十四条第一款规定的以不正当手段取得注册之情形。因此,原审法院相关认定并无不当,本院予以确认。盖薇格瑞国际公司的相关上诉理由均不成立,本院不予支持。
综上,原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审理程序合法,依法应予维持。盖薇格瑞国际公司的上诉理由不能成立,对其上诉请求,本院不予支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八十九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一、二审案件受理费各人民币一百元,均由盖薇格瑞国际贸易(北京)有限公司负担(均已交纳)。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判长亓蕾
审判员吴静
审判员闻汉东
书记员季依欣

2020-10-14

本文来自于网络公开的文档,相关人员如有异议可联系我们删除。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