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诉人武汉超好生物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与被上诉人江苏爱特福84股份有限公司、原审被告江苏苏宁易购电子商务有限公司、原审被告南京昔澳信息技术科技有限公司侵害商标权及不正当竞争纠纷一案的民事判决书

2020年11月15日法律文书271字数 3845阅读模式

江苏省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

民事二审判决书

(2020)苏01民终7162号

上诉人(原审被告):武汉超好生物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住所地湖北省武汉市江夏经济开发区大桥新区邢远长村黄家湖大道西。
法定代表人:王欣,该公司总经理。
委托诉讼代理人:余泽雄,湖北今天(东湖新技术开发区)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何纯,湖北多能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江苏爱特福84股份有限公司,住所地在江苏省金湖县陈桥镇。
法定代表人:沈开成,该公司董事长。
委托诉讼代理人:熊雰芬、单荣,江苏苏泓律师事务所律师。
原审被告:江苏苏宁易购电子商务有限公司,住所地在江苏省南京市玄武区玄武大道****。
法定代表人:侯恩龙,该公司总经理。
原审被告:南京昔澳信息技术科技有限公司,住所地在,住所地在江苏省南京市江宁区南京麒麟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创研路****楼****v>法定代表人:韩斌,该公司总经理。

一审法院经审理查明:
金湖县有机化工厂于1984年成立,主营84消毒液、洗涤剂、涂料,并分别于1992年7月、1999年1月成立江苏爱特福药物保健品有限公司、江苏爱特福气雾剂有限公司两家港资合资公司。2009年7月,江苏爱特福气雾剂有限公司吸收合并江苏爱特福药物保健品有限公司,后者解散注销。2009年9月,江苏爱特福气雾剂有限公司变更为江苏爱特福84股份有限公司即原告,经营范围为消毒剂、餐洗剂、杀虫气雾剂、蚊香、电蚊片生产销售等。
第1911757号注册商标“爱特福84”套写,系原江苏爱特福药物保健品有限公司于2004年3月7日经国家工商行政管理局商标局依法核准注册的商标,该商标核定使用在第5类消毒剂商品上。原告于2011年5月30日依法受让该注册商标后办理续展注册,有效期至2024年3月6日。
第4745517号注册商标“爱特福84”套写,系原江苏爱特福药物保健品有限公司于2009年1月7日经国家工商行政管理局商标局依法核准注册的商标,该商标核定使用在第5类卫生消毒剂、消毒剂、污物消毒剂商品上。原告于2011年5月30日依法受让该注册商标后办理续展注册,有效期至2029年1月6日。
2018年8月27日,江苏省南京市石城公证处根据原告的申请进行证据保全公证,并于同月29日出具(2018)宁石证经内字第6775号公证书(含视频光盘),公证费2000元。该份公证书记载公证人员在该公证处已接入互联网的计算机上进行操作取证过程,主要为:在页面搜索栏中输入“武汉超好生物科技股份有限公司阿里巴巴”后点击搜索结果的第五项,进入新页面点击“全店产品”,进入产品页面点击商家名称、“84消毒水(4)”,随后依次点击页面上四个商品图标并浏览打开的网页,并在浏览过程中打印上述相关网页32页。
同年10月10日,该公证处再次根据原告的申请进行证据保全公证,并于同年12月18日出具(2018)宁石证经内字第8882号公证书(含视频光盘),公证费1000元。该份公证书记载公证人员在该公证处已接入互联网的计算机上进行操作取证过程,主要为:进入苏宁易购网站,在一家“美舒洁旗舰店”的商户内,购买了“美舒洁84消毒液”6瓶,支付金额83.4元(含运费),并在浏览过程中打印上述购买商品的相关网页5张;该处公证人员在同月12日收到上述所购物品后,对箱及箱内物品拍摄照片4张并封存后交给原告保管。
另查明,第8710471号“美舒洁”注册商标,系王欣(武汉超好公司法定代表人)于2011年11月7日经国家商标局核准注册,核定使用商品类别第3类,有效期自2011年11月7日至2021年11月6日。2016年1月6日,王欣将第8710471号“美舒洁”注册商标转让给武汉超好生物科技有限公司(被告武汉超好公司的前身)。2017年9月5日,被告武汉超好公司获得湖北省卫计委颁发的消毒产品生产企业卫生许可证。
爱特福公司涉案第1911757号、第4745517号注册商标均为套写的红色数字“8”和“4”,“4”套写于“8”下半部并略小,“8”的上半部为红色实心(第4745517号为空心)并划有“一撇”延伸至“4”的上方,“一撇”中有“爱特福”标识。
一审庭审中,爱特福公司当庭出示被公证封存的涉案商品,被告武汉超好公司认可涉案商品系其生产,被告苏宁易购、昔澳科技公司认可该商品系其销售。被告昔澳科技公司、苏宁易购已将涉案商品下架,并删除网络链接。
爱特福公司的注册商标商品与武汉超好公司的注册商标商品经比对为:1.在商品标贴正面,原告的标贴上方为注册商标“爱特福84套写”,中间为“消毒液”字样,标贴背景为白色;被告武汉超好公司的标贴上方为红色“8”和“4”套写,“4”套写于“8”下半部并略小,“8”的上半部为红色实心,并划有“一撇”延伸至“4”的上方,“一撇”中有“专业消毒”字样,中间为水滴及盾牌图形,并有红色“美舒洁”字样,标贴背景为蓝色。2.商品外包装,原告的为白色圆柱形瓶装,规格为468毫升,主体设浅槽用于标贴,瓶底有对称凹槽,瓶颈设置闭环的波浪形凸起的波峰和波谷数个,瓶盖为向上翻启的红色圆柱体,标贴为白色背景;被告武汉超好公司的亦为瓶装,除规格为750毫升及高度、瓶盖颜色与原告的存在差异外,其余外形较相似。

一审法院认为,商标注册人享有商标专用权受法律保护。本案系因商标专用权而引发的侵权纠纷,双方争议焦点是被告是否构成侵权及是否应承担民事责任。
首先,三被告是否构成商标侵权。原告系第4745517号和第1911757号“爱特福84”套写注册商标的专用权人,上述商标根据具体特征和呼叫习惯而形成的主要识别特征为“84”和“爱特福84”,并且在原告多年推广宣传下已享有较高的知名度。上述商标核定使用产品类别均为第5类的消毒剂等,与三被告生产、销售的涉案商品消毒液属同类商品。被告武汉超好公司生产的涉案商品“美舒洁”消毒液,“美舒洁”标识系商标性使用,涉案商品瓶身显著位置标注的“美舒洁84”标识中,突出使用了“84”,经与原告的注册商标商品比对,“84”在文字的字形、读音式及含义上构成相同,整体上构成近似,容易造成一般消费者对商品来源产生混淆与误认,或者认为其来源与原告注册商标的商品有特定的联系,属于侵害原告注册商标专用权的商品。被告武汉超好公司将在核定使用商品类别第3类的“美舒洁”注册商标使用在属于第5类商品的涉案商品中,亦属对其注册商标的滥用,且与原告的上述两注册商标构成近似。根据法律规定,未经商标注册人的许可,在同种商品上使用与其注册商标近似的商标,或者在类似商品上使用与其注册商标相同或者近似的商标,容易导致混淆的;销售侵犯注册商标专用权的商品的行为,均属侵犯注册商标专用权。故一审法院应认定三被告的行为侵犯了原告的注册商标专用权。被告武汉超好公司以其使用的系其享有专用权的商标、84为通用名称等理由,抗辩不构成商标侵权,证据及法律依据不足,一审法院不予采纳;被告武汉超好公司以向商标评审委员会申请宣告第1911757号注册商标无效为由,抗辩本案应中止审理,法律依据不足,一审法院亦不予采纳。
其次,被告武汉超好公司的行为是否构成不正当竞争。依照法律规定,足以引人误认为是他人商品或者与他人存在特定联系的混淆行为,应当认定为存在不正当竞争行为。在本案中,原告已提供相应证据证明其生产的“84”和“爱特福84”相关产品在中国境内,尤其在江苏省境内具有一定的市场知名度,应认定为知名商品。通过比对,被告武汉超好公司的涉案商品与原告的注册商标商品,在瓶装标贴正面的显著位置上均有字体较大、引人注目的红色“84”字样,两者的主要区别在于前者的标贴正面没有“爱特福”字样,而是标有“美舒洁”字样。由于原告的注册商标经长时间、较大范围的宣传和实际使用后,取得了与“84”作为商品的通用名称无关的视觉效果与显著特征,被告武汉超好公司将红色“84”字样在涉案商品包装装潢中处于最为引人注目的显著位置,在整体视觉效果上,足以误导相关公众对商品的来源,包括误认为与原告之间具有许可使用、关联企业关系等特定联系。因此,被告武汉超好公司的行为构成不正当竞争。
最后,三被告在本案中各自应承担的民事责任。三被告生产、销售与原告第4745517号和第1911757号“爱特福84”套写注册商标近似的同类商品,侵犯了原告注册商标的专用权。其中,被告苏宁易购、昔澳科技公司作为销售方,在提供证据证明涉案商品的合法来源后,依法应承担停止侵害的责任,考虑到两被告在庭审期间已实际下架涉案商品及删除网站链接,故对原告主张其停止侵权的诉请已无判决之必要;而被告武汉超好公司作为涉案商品的生产者,应对原告承担停止侵权并赔偿经济损失责任。同时,被告武汉超好公司在与原告同类商品上使用与原告注册商标近似的标识,足以引人误认为是原告商品或者与原告存在特定联系,系攀附原告知名商品的行为,构成不正当竞争,应承担停止侵权、赔偿损失的民事责任。原告主张在法定赔偿标准范围内赔偿损失,于法有据,一审法院应予支持;至于具体的赔偿数额,一审法院结合原告的注册商标商品知名度、被告武汉超好公司的生产、销售涉案商品规模、数量、侵权时间长短及其自身知名度等因素,并考虑原告因维权而产生的合理费用等,确定赔偿数额为50万元。

二审中,上诉人和被上诉人均未提交新的证据。

审判长徐新
审判员雒强
审判员刘方辉
书记员付迪

2020-10-14

本文来自于网络公开的文档,相关人员如有异议可联系我们删除。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