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欣妃化妆品有限公司等与国家知识产权局二审行政判决书

法律文书414字数 3561阅读模式

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

行政二审判决书

(2020)京行终3067号

上诉人(原审原告):秀黛美妆有限公司,住所地英属维尔京群岛托托拉岛。
法定代表人:胡达H卡坦,董事。
委托诉讼代理人:王亭入,北京市铭盾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金涟伊,北京市铭盾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原审第三人):浙江欣妃化妆品有限公司,住所地中华人民共和国浙江省义乌市。
法定代表人:孙卫星,执行董事兼总经理。
委托诉讼代理人:陶建武,北京王伦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李志坚,北京王伦律师事务所律师。
原审被告: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知识产权局,住所地中华人民共和国北京市海淀区。
法定代表人:申长雨,局长。
委托诉讼代理人:暴红侠,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知识产权局审查员。

北京知识产权法院经审理查明:
一、诉争商标
1.注册人:义乌市聚禧化妆品有限公司。
2.注册号:19558623。
3.申请日期:2016年4月7日。
4.注册公告日期:2017年5月21日。
5.专用期限至:2027年5月20日。
6.标志
7.核定使用商品(第3类类似群0301;0302;0304-0310):肥皂;去渍剂;研磨剂;香精油;化妆品;香水;牙膏;香;动物用化妆品;空气芳香剂。

原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评审委员会(简称商标评审委员会)认为,诉争商标不属于2014年实施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简称商标法)第十条第一款第七项、第八项所指情形。秀黛公司尚无充分证据证明诉争商标的注册采取了欺骗或不正当手段,违反了诚实信用原则,对秀黛公司关于诉争商标的申请注册构成商标法第四十四条第一款的主张不予支持。诉争商标的申请注册未构成侵犯秀黛公司在先字号权益或系以不正当手段抢先注册他人已经使用并有一定影响的商标之情形。秀黛公司主张的作品不构成著作权法意义上的实质性近似,诉争商标的注册未违反商标法第三十二条有关损害他人在先著作权的规定。综上,裁定:诉争商标予以维持。
三、其他事实
秀黛公司不服被诉裁定并提起诉讼,请求撤销被诉裁定。
秀黛公司主张在本案请求给予保护的享有在先著作权的标志“HUDABEAUTY”是美术作品。秀黛公司在无效宣告行政程序和原审诉讼阶段提交了经公证、认证的宣誓书、个人身份证明、往来邮件、设计草稿、转让证明、相关网站的网页打印件等证据。上述证据证明其主张著作权的标志由萨利艾拉曼于2010年受秀黛公司法定代表人委托创作完成,在创作完成后已转让给秀黛公司。中华人民共和国北京市长安公证处出具的(2017)京长安内经证字第16929号公证书证明网址为www.albawaba.com的网站在2015年2月25日发表过秀黛公司主张著作权的涉案标志。该公证处出具的(2018)京长安内经证字第58016号公证书证明秀黛公司于2012年7月9日在其官网上也发表过涉案标志。
原审法院另查,2018年10月,诉争商标原注册人义乌市聚禧化妆品有限公司(简称聚禧化妆品公司)与欣妃公司合并,合并后的公司名称即为欣妃公司。2019年3月20日,诉争商标经核准转让给欣妃公司。根据商标查询结果显示,欣妃公司从2014年至2019年,在第3类、第5类、第9类、第10类、第14类、第18类、第21类、第25类、第26类商品上共申请注册商标47枚,其中绝大部分为英文商标,包括“SECRET’PINK”“MAGICNIKKIE”“BIGNIKKIE”“NIKKIEART”“Funday好时”等。另外,聚禧化妆品公司从2015年至2018年,在第3类商品上申请注册商标13枚,均为英文商标,包括“COLOVRPOP”“Dermacol”“DOUCCE”等。
原审庭审中,秀黛公司明确表示只坚持适用商标法第七条、第三十二条关于申请商标注册不得损害他人现有的在先著作权以及第四十四条第一款的规定。
北京知识产权法院认为,秀黛公司主张的涉案标志仅是对相关英文字母进行了一定的美术化设计,从整体美观角度进行观察,不具有《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简称著作权法)要求的独创性,不构成受著作权法保护的作品。
本案中,欣妃公司在第3类、第5类、第9类、第10类、第14类、第18类、第21类、第25类、第26类等多个类别上先后申请注册了包含本案诉争商标在内的“SECRET’PINK”“MAGICNIKKIE”“BIGNIKKIE”“NIKKIEART”“Funday好时”等40余枚与他人知名商标相同或近似的商标,且绝大部分为英文商标。不仅如此,诉争商标原注册人聚禧化妆品公司在与欣妃公司合并之前也在第3类商品上申请注册了10余件与他人知名商标相同或近似的英文商标。结合本案情况来看,秀黛公司在第3类化妆品等商品上使用涉案标志的时间早于诉争商标申请日,而欣妃公司申请注册的诉争商标与之视觉无差异,其也未证明对上述绝大部分申请注册的商标进行了实际使用,故可以认定欣妃公司的上述系列商标注册行为具有明显的复制、抄袭他人商标的主观故意,其大量囤积商标的行为,明显超出企业经营范围的正常需求,扰乱了正常的商标注册管理秩序,违反公序良俗原则,损害公共利益。因此,诉争商标的注册已构成商标法第四十四条第一款规定之情形,应予无效宣告。被诉裁定认定有误,予以纠正。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七十条第二项之规定,判决:一、撤销被诉裁定;二、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知识产权局(简称国家知识产权局)重新作出裁定。
本院认为:商标法第三十二条规定,申请商标注册不得损害他人现有的在先权利。对于秀黛公司在本案中请求给予保护的在先著作权所指向的涉案标志,仅是对相关英文字母进行了一定的美术化设计,从整体美观角度进行观察,尚不具备著作权法对作品独创性要求,不构成受著作权法保护的作品。原审法院对此认定正确,本院予以维持。
商标法第四十四条第一款规定,已经注册的商标,违反本法第十条、第十一条、第十二条规定的,或者是以欺骗手段或者其他不正当手段取得注册的,由商标局宣告该注册商标无效;其他单位或者个人可以请求商标评审委员会宣告该注册商标无效。
该条款规定的立法精神在于贯彻公序良俗原则,维护良好的商标注册、管理秩序,营造良好的商标市场环境。“其他不正当手段”是指以欺骗手段以外的其他方式扰乱商标注册秩序、损害公共利益、不正当占用公共资源或者谋取不正当利益。在认定商标申请人采取大批量、规模性抢注他人具有一定知名度的商标等行为时,应当采取审慎原则。一方面,对确属以囤积商标进而通过转让等方式牟取商业利益为目的,大量申请注册他人具有较高知名度的商标,明显违背商标内在价值,并会对商标注册秩序产生消极影响,有碍于社会主义市场经济诚实守信经营秩序建立的行为,应当予以有效规制;另一方面,也应当考虑现行的商标注册制度,对于能够证明诉争商标申请人对其商标具有真实使用意图并实际投入商业使用的,可以根据具体情况,认定诉争商标不构成“以其他不正当手段取得注册”的情形。
本案中,欣妃公司提交的销售、广告、维权等证据,可以证明诉争商标通过聚禧化妆品公司和欣妃公司在化妆品商品进行了实际商业使用,特别是在出口销售方面,已经形成一定规模。上述事实在第28218号民事判决中亦得以确认。诉争商标的上述使用已经起到区分商品来源的作用,构成了商标法意义上的使用,应当认定为诉争商标的使用。秀黛公司虽主张欣妃公司提交的销售证据造假,但未提交具体的证据予以佐证,对秀黛公司的相应主张本院不予支持。虽然诉争商标原注册人聚禧化妆品公司和欣妃公司注册了50余枚与他人知名商标相近似的商标,但仅就本案诉争商标而言,欣妃公司作为从事实体经营的商事主体,主观上具有使用诉争商标的真实意图,客观上具有使用诉争商标的实际行为,其不同于通过囤积他人大量具有较高知名度商标,进而牟取不正当利益的商标注册申请人。因此,原审法院认定诉争商标的注册已构成商标法第四十四条第一款规定之情形欠妥,本院对此予以纠正。但鉴于本院因采信欣妃公司二审诉讼中提交的证据而对原审判决结论予以纠正,故二审案件受理费仍由欣妃公司负担。
综上,结合欣妃公司在二审诉讼中提交的证据,原审判决应予撤销。欣妃公司的上诉理由成立,对其上诉请求,本院予以支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八十九条第一款第二项、第六十九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撤销中华人民共和国北京知识产权法院(2019)京73行初8002号行政判决;
二、驳回秀黛美妆有限公司的诉讼请求。
一审案件受理费人民币一百元,由秀黛美妆有限公司负担(已交纳);二审案件受理费人民币一百元,由浙江欣妃化妆品有限公司负担(已交纳)。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判长谢甄珂
审判员孙柱永
审判员曹丽萍
书记员徐帆

2020-10-20

本文来自于网络公开的文档,相关人员如有异议可联系我们删除。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