维纳康佳阿拖拉公司与国家知识产权局其他二审行政判决书

法律文书153字数 2442阅读模式

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

行政二审判决书

(2019)京行终7283号

上诉人(原审原告):维纳康佳阿拖拉公司,住所地智利共和国圣地亚哥拉斯康德斯塔吉玛新闻大街**。
法定代表人:奥斯瓦多·索拉·贝内加斯,首席财务官。
法定代表人:恩里克·奥杜萨·瓦尔加拉,总顾问。
委托诉讼代理人:徐初萌,北京市君合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赵华峰,北京市君合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知识产权局,住,住所地中华人民共和国北京市海淀区蓟门桥西土城路**法定代表人:申长雨,局长。
委托诉讼代理人:杨磊,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知识产权局审查员。

北京知识产权法院审理查明:
一、诉争商标
1.申请人:阿拖拉公司。
2.申请号:24855606。
3.申请日期:2017年6月19日。
4.标志:
5.指定使用服务(第35类,类似群:3501-3503)广告;为零售目的在通讯媒体上展示商品;通过电子手段展示商品和服务以便于电视购物和居家购物;商业管理辅助;组织商业或广告展览;通过网站提供商业信息;进出口代理;市场营销;为商品和服务的买卖双方提供在线市场(统称复审服务)。
二、引证商标
1.申请人:湖州润兴酒业有限公司(简称润兴酒业公司)。
2.申请号:11440553。
3.申请日期:2012年9月3日。
4.专用期限至:2024年2月6日。
5.标志:
6.核定使用服务(第35类,类似群:3501-3503;3506;3508)替他人推销;替他人采购(替其他企业购买商品或服务);市场营销;商业管理辅助;货物展出;进出口代理;自动售货机出租;广告;市场研究;对购买定单进行行政处理。
三、被诉决定:商评字[2018]第198528号《关于第24855606号“干露集团GanLuJiTuan”商标驳回复审决定书》。
被诉决定作出时间:2018年10月29日。
原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评审委员会(简称商标评审委员会)以阿拖拉公司申请注册的诉争商标构成2014年施行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简称2014年商标法)第十条第一款第七项、第三十条所指情形为由,作出被诉决定,决定:驳回诉争商标的注册申请。
四、其他事实
原审法院另查,根据中央机构改革部署,商标评审委员会的相关职责由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知识产权局(简称国家知识产权局)行使。

北京知识产权法院认为:诉争商标为纯文字商标“干露集团GanLuJiTuan”,由汉字“干露集团”和拼音“GanLuJiTuan”组合而成,其显著识别文字为“干露集团”。诉争商标的申请人阿拖拉公司与“干露集团”存在明显差异,阿拖拉公司在指定使用的服务上使用诉争商标“干露集团GanLuJiTuan”,通常情况下,社会公众会对服务来源产生误认。阿拖拉公司提供的在案证据亦不足以证明阿拖拉公司与“干露集团”已不存在实质性差异,从而不会引起相关公众误认。故诉争商标构成2014年商标法第十条第一款第七项所规定之情形。
诉争商标的显著识别文字“干露集团”完整包含引证商标“干露”。二者在文字构成、呼叫发音等方面相近,整体不存在显著差异,容易引起相关公众混淆误认,故诉争商标与引证商标构成近似商标。诉争商标指定使用的“广告;为零售目的在通讯媒体上展示商品;市场营销”等复审服务与引证商标核定使用的“广告;市场营销”等服务在《类似商品和服务区分表》中属于同一类似群组。另外,诉争商标指定使用的上述服务与引证商标核定使用的上述服务在服务的目的、内容、方式、对象等方面相近,故构成类似服务。因此,若将诉争商标与引证商标同时使用在同一种或类似服务上,易使相关公众对服务的来源产生混淆和误认,故诉争商标与引证商标构成使用在相同或类似服务上的近似商标。
截至原审判决结束前,阿拖拉公司提交的证据不足以证明引证商标已被撤销或者无效,引证商标仍系合法在先商标,仍构成诉争商标申请注册的权利障碍,不属于必须中止或者暂缓审理情形。
本院认为:2014年商标法第十条第一款第七项规定,带有欺骗性,容易使公众对商品的质量等特点或者产地产生误认的,不得作为商标使用。
本案中,诉争商标标志由汉字“干露集团”、拼音“GanLuJiTuan”构成,拼音与汉字相呼应。由于诉争商标申请人将其公司名称翻译为“维纳康佳阿拖拉公司”,故与诉争商标标志的“甘露集团”有实质性差异。即使考虑阿拖拉公司的外文企业名称,但根据阿拖拉公司提交的在案证据,在诉争商标申请日前有部分中国报纸在相关报道中将“Conchaytoro”或者“VinaConchaytoro”译为“智利干露集团”或“干露葡萄酒集团”或“甘露集团”,有部分中国报纸在相关报道中仅提及了“干露集团”而无相应外文,故考虑到中国公众通常的认知水平,难以认定中国公众会将“甘露集团”与阿拖拉公司的外文企业名称相对应,进而与阿拖拉公司形成唯一对应关系。鉴于上述分析,由于诉争商标标志与其申请人名称在商号、公司形式等方面存在明显差异,诉争商标在复审服务上使用易使公众对服务来源产生误认,构成2014年商标法第十条第一款第七项规定的带有欺骗性的标志。原审法院对此认定并无不当,本院予以确认。
鉴于诉争商标的申请注册已违反2014年商标第十条第一款第七项的规定,关于诉争商标的申请注册是否违反了2014年商标法第三十条的规定,原审判决的相关认定并无不当,本院对此予以确认,不再评述。阿拖拉公司关于中止审理等其他相关上诉理由亦不能成立,本院不予支持。
综上所述,原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程序合法,应予维持。阿拖拉公司的上诉理由均不能成立,对其上诉请求,本院均不予支持。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八十九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一、二审案件受理费各人民币一百元,均由维纳康佳阿拖拉公司负担(均已交纳)。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判长亓蕾
审判员闻汉东
审判员吴静
书记员谢京辉

2020-10-21

本文来自于网络公开的文档,相关人员如有异议可联系我们删除。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