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品金等与国家知识产权局其他二审行政判决书

2020年11月21日法律文书3131742字阅读模式

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

行政二审判决书

(2020)京行终3802号

上诉人(原审原告):张品金,住安徽省涡阳县。
委托诉讼代理人:弋冬冬,北京儒德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国家知识产权局,住所地北京市海淀区。
法定代表人:申长雨,局长。
委托诉讼代理人:谢娜,国家知识产权局审查员。
被上诉人(原审第三人):江西金太阳教育研究有限公司,住所地江西省南昌经济技术开发区。
法定代表人:黄利平,总经理。
委托诉讼代理人:刘东阳,北京市京师律师事务所律师。

北京知识产权法院查明:
一、诉争商标
1.注册人:张品金。
2.注册号:17307713。
3.申请日期:2015年6月29日。
4.专用权期限至:2026年9月6日。
5.标志:
6.核定使用服务(第41类):函授课程、教育信息、辅导(培训)、安排和组织学术讨论会、文字出版(广告宣传材料除外)、录像带发行、翻译、组织文化或教育展览、动物训练、经营彩票。

北京知识产权法院认为,张品金申请商标时提供的主体资格证明与工商登记部门所记载的信息不符,在其未能提交相反证据的情况下,应当认定其以虚假文件取得诉争商标的注册,构成2013年商标法第四十四条第一款所指的“以欺骗手段取得注册”之情形。张品金主张因委托代理公司申请注册而对其他情况并不知晓,不能作为其不构成2013年商标法第四十四条第一款所指情形的当然理由。综上,被诉裁定证据确凿,适用法律、法规正确,审查程序合法。
北京知识产权法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六十九条之规定,判决:驳回张品金的诉讼请求。
本院认为,根据2013年商标法第四十四条第一款的规定,已经注册的商标,违反本法第十条、第十一条、第十二条规定的,或者是以欺骗手段或者其他不正当手段取得注册的,由商标局宣告该注册商标无效;其他单位或者个人可以请求商标评审委员会宣告该注册商标无效。判断是否构成“以欺骗手段取得注册”主要应当考虑以下三个因素:一是诉争商标申请人是否存在欺骗商标行政机关的主观意愿,二是诉争商标申请人是否存在以弄虚作假的手段欺骗商标行政机关的客观行为,三是商标行政机关作出的具体行政行为是否与诉争商标申请人的主观意愿和客观行为存在直接因果关系。而判断诉争商标申请人的主观意愿需要根据其客观行为进行综合考虑。
本案中,诉争商标申请注册时提交的个体工商户营业执照中显示“临沂市兰山区博深教育咨询服务部”经营者为张品金,金太阳公司提交的其于2017年12月26日查询的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页面打印件显示“临沂市兰山区博深教育咨询服务部”经营者为胡跃杰,企业状态为“注销企业”,且张品金明确认可其与临沂市兰山区博深教育咨询服务部并无任何关联,不存在变更经营者的情形。因此,张品金申请注册诉争商标时提供的相关材料与实际情况不符,存在提供虚假材料欺骗商标行政机关的行为。虽然张品金委托商标代理机构办理诉争商标的注册申请,但商标代理机构的相关代理行为来源于张品金的委托且代表了张品金,张品金对商标申请注册提交的材料理应知晓。此外,商标一旦获准注册,商标专用权亦由张品金享有。因此,张品金应对商标代理机构提供虚假材料欺骗商标行政机关的行为承担相应的法律后果。原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局对诉争商标予以核准注册系基于张品金提供的包括虚假个体工商户营业执照在内的相关材料而作出的,与张品金申请注册时的主观意愿和客观行为存在直接因果关系,而张品金提交的在案证据亦不足以证明其对诉争商标进行了实际使用,从而能够作为其未违反2013年商标法第四十四条第一款关于“不得以欺骗手段取得注册”之规定的理由。因此,被诉裁定和原审判决认定诉争商标的注册违反了2013年商标法第四十四条第一款之规定并无不当。张品金的相关上诉理由不能成立,本院对此不予支持。
综上,原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程序合法。张品金的上诉请求及其理由均缺乏依据,本院不予支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八十九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一、二审案件受理费各一百元,均由张品金负担(均已交纳)。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判长谢甄珂
审判员吴静
审判员郭伟
法官助理高歌
书记员王瑜

2020-10-22

本文来自于网络公开的文档,相关人员如有异议可联系我们删除。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