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知识产权局与北京音歆文化发展有限公司其他二审行政判决书

2020年11月17日法律文书366字数 1583阅读模式

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

行政二审判决书

(2020)京行终5085号

上诉人(原审被告):国家知识产权局,住所地北京市海淀区。
法定代表人:申长雨,局长。
委托诉讼代理人:刘海波,国家知识产权局审查员。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北京音歆文化发展有限公司,住所地北京市海淀区。
法定代表人:王晴,总经理。
委托诉讼代理人:李勇,北京高文律师事务所律师。

北京知识产权法院查明:
一、诉争商标
1.申请人:音歆公司。
2.申请号:32718784。
3.申请日期:2018年8月6日。
4.标志:
5.指定使用服务(第41类,类似群4101;4102;4105):教育;培训;教育信息;家教服务;安排和组织学术讨论会;安排和组织会议;安排和组织培训班;安排和组织音乐会;安排和组织现场教育论坛;除广告片外的影片制作。
二、被诉决定:商评字[2019]第225608号《关于第32718784号“音歆国艺馆”商标驳回复审决定书》。
作出时间:2019年9月23日。
国家知识产权局以诉争商标的注册申请违反了2013年8月30日第三次修正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简称2013年商标法)第十条第一款第八项规定为由,决定:诉争商标的注册申请予以驳回。
三、其他事实
音歆公司不服被诉决定,在法定期限内向北京知识产权法院提起行政诉讼。
在原审庭审过程中,音歆公司明确表示对被诉决定作出的行政程序不持异议。

北京知识产权法院认为,诉争商标是纯文字商标,由汉字“音歆国艺馆”构成,易被拆分为“音歆”与“国艺馆”两部分。其中“国艺”是具有固定含义的词语,通常包含中国古代六艺(礼、乐、射、御、书、数)以及琴、棋、书、画、戏剧、剪纸、瓷器、服饰、茶艺、丝绸等;“国艺馆”亦是相对固定的词组,使用在诉争商标指定的服务上易被视作描述服务内容和场所的用语,“国艺馆”作为商标的构成要素既不会有害于社会主义道德风尚,也不会对我国的政治、经济、文化、宗教、民族等社会公共利益和公共秩序产生消极、负面影响。“音歆”二字无固定含义,系诉争商标的显著识别部分。因此,无论是从整体上看,还是将诉争商标的文字拆分来看,诉争商标均未违反2013年商标法第十条第一款第八项之规定。综上,被诉决定认定事实不清,适用法律错误,应予纠正。
本院认为,根据2013年商标法第十条第一款第八项的规定,有害于社会主义道德风尚或者有其他不良影响的,不得作为商标使用。商标标志或者其构成要素可能对我国社会公共利益和公共秩序产生消极、负面影响的,可以认定其属于2013年商标法第十条第一款第八项规定的“其他不良影响”。
本案中,诉争商标为汉字“音歆国艺馆”,按照汉语常用的构词方式,一般理解为“音歆”与“国艺馆”两部分。“音歆”为臆造词,非固有词组,属于诉争商标的显著识别部分。“国艺馆”中的“国艺”是固有词,一般理解为与中国传统文化艺术有关,并不必然代表“国家级”或“国内最好的艺术”等最高级修饰含义。与诉争商标其他汉字组合后,“国艺”一词未产生新的含义,故诉争商标标志或其构成要素未对我国社会公共利益和公共秩序产生消极、负面的影响,诉争商标的申请注册未构成2013年商标法第十条第一款第八项所指的情形。原审判决对此认定并无不当,本院予以确认。国家知识产权局的相关上诉主张缺乏依据,本院对此不予支持。
综上所述,原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程序合法,应予维持。国家知识产权局的上诉请求,本院不予支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八十九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一审案件受理费一百元,由国家知识产权局负担(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七日内交纳);二审案件受理费一百元,由国家知识产权局负担(已交纳)。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判长谢甄珂
审判员吴静
审判员郭伟
法官助理高歌
书记员王瑜

2020-10-22

本文来自于网络公开的文档,相关人员如有异议可联系我们删除。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