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踏(中国)有限公司与李昌德等二审行政判决书

2020年11月18日法律文书3122991字阅读模式

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

行政二审判决书

(2020)京行终3895号

上诉人(原审原告):安踏(中国)有限公司,住所地福建省晋江市。
法定代表人:丁世家,执行董事。
委托诉讼代理人:庄严,北京高文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殷敬慧,北京高文律师事务所实习律师,住内蒙古自治区赤峰市。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国家知识产权局,住所地北京市海淀区。
法定代表人:申长雨,局长。
委托诉讼代理人:王倩,国家知识产权局审查员。
原审第三人:李昌德,住浙江省台州市椒江区。

北京知识产权法院审理查明:
一、诉争商标
1.注册人:李昌德。
2.注册号:1602550。
3.申请日期:2000年5月15日。
4.专用期限至:2021年7月13日。
5.标志
6.核定使用商品(第9类,类似群0921):眼镜;太阳镜;隐形眼镜;眼镜玻璃;眼镜框;眼镜架;眼镜盒;擦眼镜布;眼镜链;夹鼻眼镜架。
二、引证商标
(一)引证商标一
1.注册人:安踏公司。
2.注册号:547903。
3.申请日期:1990年4月10日。
4.专用期限至:2021年3月29日。
5.标志
6.核定使用商品(第25类,类似群2507):鞋。
(二)引证商标二
1.注册人:安踏公司。
2.注册号:1333427。
3.申请日期:1998年9月10日。
4.专用期限至:2029年11月13日。
5.标志:“ANTA安踏”。
6.核定使用商品(第25类,类似群2501-2513):服装;衣领(衣服);童装;婴儿全套衣;游泳衣;游泳裤;防水服;戏装;足球鞋;跑鞋(带金属钉);运动鞋;鞋面;鞋底;帽子(头戴);袜子;手套(服装);围巾;皮带(服饰用);腰带;婚纱。
(三)引证商标三
1.注册人:安踏公司。
2.注册号:1387242。
3.申请日期:1999年1月20日。
4.专用期限至:2020年4月20日。
5.标志
6.核定使用商品(第25类,类似群2501-2504;2506-2507):鞋;服装;衣领(衣服);童装;婴儿全套衣;游泳衣;游泳裤;防水服足球鞋;跑鞋(带金属钉)。

北京知识产权法院认为,本案实体问题的审理适用2001年商标法,程序问题应当适用2014年施行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简称2014年商标法)。安踏公司针对诉争商标提起无效宣告请求的时间为2017年12月27日,距诉争商标获准注册时间已经超过五年,故安踏公司若依据2001年商标法第十三条第二款提起无效宣告,其必须满足两个条件,即引证商标在诉争商标申请之前构成驰名商标,且李昌德系恶意注册诉争商标。安踏公司提交的证据多产生于诉争商标申请日之后,且其在鞋类商品上持有多个含“安踏”文字的商标,相关广告等无法体现与引证商标形成对应关系,不足以证明在诉争商标申请日之前,各引证商标已经在中国为相关公众广为知晓并享有较高声誉,构成驰名商标;故亦不足以证明李昌德申请诉争商标属于恶意注册。因此,安踏公司无法依据商标法第四十五条第一款的规定对诉争商标申请宣告无效。北京知识产权法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六十九条之规定,判决:驳回安踏公司的诉讼请求。
本院认为:
根据当事人的上诉主张,本案二审焦点问题为诉争商标的注册是否违反2001年商标法第十三条第二款的规定。
2014年商标法第四十五条规定,已经注册的商标,违反本法第十三条第二款和第三款、第十五条、第十六条第一款、第三十条、第三十一条、第三十二条规定的,自商标注册之日起五年内,在先权利人或者利害关系人可以请求商标评审委员会宣告该注册商标无效。对恶意注册的,驰名商标所有人不受五年的时间限制。
2001年商标法第十三条第二款规定,就不相同或者不相类似商品申请注册的商标是复制、摹仿或者翻译他人已经在中国注册的驰名商标,误导公众,致使该驰名商标注册人的利益可能受到损害的,不予注册并禁止使用。第十四条规定,认定驰名商标应当考虑下列因素:(一)相关公众对该商标的知悉程度;(二)该商标使用的持续时间;(三)该商标的任何宣传工作的持续时间、程度和地理范围;(四)该商标作为驰名商标受保护记录;(五)该商标驰名的其他因素。
判断诉争商标申请人是否“恶意注册”他人驰名商标,应综合考虑引证商标的知名度、诉争商标申请人申请诉争商标的理由以及使用诉争商标的具体情形来判断其主观意图。引证商标知名度高、诉争商标申请人没有正当理由的,可以推定其注册构成“恶意注册”。
根据查明的事实,安踏公司在原审诉讼及商标评审阶段提交了市场销售及排名情况、广告宣传情况、“安踏”品牌获得的相关商誉、“安踏”品牌知名度及保护情况等证据,该证据可以证明在诉争商标申请日前后,引证商标二在核定使用的运动鞋商品上,经过大量宣传、销售以及相关社会活动的开展,已为公众广泛知晓,在案证据可以证明引证商标二“ANTA安踏”构成使用在运动鞋商品上的驰名商标。安踏公司在原审诉讼中另主张引证商标一、三以及二审诉讼中再主张引证商标三构成驰名商标并请求跨类保护,基于驰名商标按需认定原则,并考虑在案证据体现的商标实际使用形式多为引证商标二,故对安踏公司的该主张本院不予支持。
引证商标二的文字“安踏”系臆造词,固有显著性较强,诉争商标由“安踏及图”构成,其文字与引证商标二相同,李昌德不能对诉争商标的构思及文字来源作出合理解释,故诉争商标标志构成对引证商标二的摹仿。诉争商标核定使用的眼镜、太阳镜等商品与引证商标二核定使用的运动鞋商品在销售渠道、消费群体等方面较为接近,均为生活穿戴用品,关联性较强。考虑诉争商标申请日前后,引证商标二的知名度已经及于李昌德,且诉争商标存在不规范、傍靠他人商誉使用情形以及李昌德在相关民事案件中被判定侵犯安踏公司的商标权等,可以推定其申请注册诉争商标时的行为构成“恶意注册”。安踏公司请求商标评审委员会宣告诉争商标无效应不受五年的时间限制。鉴于此,诉争商标的注册和使用,已足以使相关公众认为诉争商标与引证商标二具有相当程度的联系,减弱驰名商标的显著性并不正当利用引证商标二的市场声誉,致使引证商标二注册人安踏公司的利益可能受到损害。因此,诉争商标的注册违反了2001年商标法第十三条第二款的规定,应不予注册并禁止使用。原审判决和被诉裁定相关认定错误,本院予以纠正。安踏公司的该项相关上诉理由成立,本院予以支持。
鉴于本案二审作出的结论充分考虑了安踏公司在原审诉讼中补充提交的证据,故本案原审诉讼费用由安踏公司负担。
综上所述,原审判决及被诉裁定部分事实认定不清,法律适用有误,依法予以撤销。安踏公司的上诉请求和主要上诉理由成立,应当予以支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八十九条第一款第二项、第三款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撤销北京知识产权法院(2019)京73行初5160号行政判决;
二、撤销原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评审委员会作出的商评字[2019]第56349号《关于第1602550号“安踏及图”商标无效宣告请求行政裁定书》;
三、国家知识产权局针对第1602550号“安踏及图”商标重新作出无效宣告请求裁定。
一审案件受理费一百元,由安踏(中国)有限公司负担(已交纳);二审案件受理费一百元,由国家知识产权局负担(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七日内交纳)。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判长孔庆兵
审判员吴斌
审判员刘岭
书记员赵静怡

2020-10-23

本文来自于网络公开的文档,相关人员如有异议可联系我们删除。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