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新橙科技有限公司与国家知识产权局二审行政判决书

2020年11月12日法律文书130字数 1529阅读模式

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

行政二审判决书

(2020)京行终4873号

上诉人(原审原告):北京新橙科技有限公司,住所地北京市海淀区。
法定代表人:胡清平,执行董事。
委托诉讼代理人:李国龙,北京知果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国家知识产权局,住所地北京市海淀区。
法定代表人:申长雨,局长。
委托诉讼代理人:郭昱,国家知识产权局审查员。

北京知识产权法院审理查明:
一、诉争商标
1.申请人:新橙公司。
2.申请号:33710927。
3.申请日期:2018年9月25日。
4.标志
5.指定使用服务(第45类,类似群:4506):调解;仲裁;法律研究;诉讼服务;替代性纠纷解决服务;域名注册(法律服务);为法律咨询目的监控知识产权;与合同谈判相关的法律服务(替他人);法律文件准备服务;关于响应招标的法律建议。
二、被诉决定:商评字[2019]第228655号《关于第33710927号“行业雷达”商标驳回复审决定书》。
被诉决定作出时间:2019年9月23日。
国家知识产权局以诉争商标的申请注册构成《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简称商标法)第十一条第一款第二项所指情形为由作出被诉决定,驳回诉争商标的注册申请。

北京知识产权法院认为,诉争商标的注册申请构成商标法第十一条第一款第二项所规定之情形。新橙公司提供的在案证据不足以证明诉争商标经过长期使用与其建立起唯一对应的关系,在指定使用的服务上取得足以作为商标注册的显著特征,便于相关公众识别服务来源。此外,商标授权审查因个案事实不同可能结论各异,新橙公司主张的“视立康”等商标被认为系具有一定暗示性含义的标志而未违反商标法第十一条第一款第二项规定的情况与本案不同,不是诉争商标应当核准注册的当然依据。北京知识产权法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六十九条之规定,判决:驳回新橙公司的诉讼请求。
本院认为:
商标法第十一条第一款第二项规定,仅直接表示商品的质量、主要原料、功能、用途、重量、数量及其他特点的标志不得作为商标注册。
本案中,诉争商标为文字商标“行业雷达”。雷达有无线电探测和测距的意思,也被称为无线电定位。新橙公司对此不予认可,但未提交相反事实证据,原审判决以公众的通常知识认定雷达的含义并无不当。“行业雷达”作为商标指定使用在“为法律咨询目的监控知识产权、与合同谈判相关的法律服务(替他人)”等服务上,直接表示了服务的方式、方法等特点,通常情况下相关公众不易将其作为区分服务来源的标志加以识别,诉争商标缺乏作为商标应有的显著性。在案事实不足以认定诉争商标属于暗示性含义的标志而具有显著特征。原审法院和国家知识产权局认定诉争商标的注册申请构成商标法第十一条第一款第二项的规定并无不妥。新橙公司相关上诉理由不能成立,本院不予支持。
商标授权审查因个案事实不同可能结论各异,新橙公司主张其他具有暗示性含义的标志未违反商标法第十一条第一款第二项规定而予以注册的情况与本案不同,不是诉争商标应当核准注册的当然理由。新橙公司提交的在案证据不足以证明诉争商标经过使用已与其建立起唯一对应关系,并在指定使用的服务上取得足以作为商标注册的显著特征。因此,新橙公司的相关主张依据事实和法律依据,本院不予支持。
综上所述,原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程序合法,依法应予维持。新橙公司的上诉理由缺乏事实与法律依据,对其上诉请求,本院不予支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八十九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一、二审案件受理费各一百元,均由北京新橙科技有限公司负担(均已交纳)。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判长孔庆兵
审判员吴斌
审判员刘岭
书记员赵静怡

2020-10-23

本文来自于网络公开的文档,相关人员如有异议可联系我们删除。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