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全棉时代科技有限公司与国家知识产权局其他二审行政判决书

法律文书414字数 1727阅读模式

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

行政二审判决书

(2020)京行终3494号

上诉人(原审原告):深圳全棉时代科技有限公司,住所地广东省深圳市龙华区。
法定代表人:李建全,董事长。
委托诉讼代理人:张婧,北京盛美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于永琴,北京盛美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国家知识产权局,住所地北京市海淀区。
法定代表人:申长雨,局长。
委托诉讼代理人:郑婷,国家知识产权局审查员。

北京知识产权法院查明:
一、诉争商标
1.申请人:全棉时代公司。
2.申请号:29740701。
3.申请日期:2018年3月21日。
4.标志:
5.指定使用商品(第24类,类似群2401;2405-2407):棉织品等。
二、引证商标
1.注册人:爱美设计有限公司。
2.注册号:5341068。
3.申请日期:2006年5月11日。
4.初审公告日期:2009年4月20日。
5.注册公告日期:2009年7月21日。
6.专用权期限至:2019年7月20日。
7.标志:
8.核定使用商品(第24类,类似群2401;2405-2407):纺织织物等。
三、被诉决定:商评字[2019]第145703号《关于第29740701号“PurcottonKIDS”商标驳回复审决定书》。
被诉决定作出时间:2019年6月27日。
国家知识产权局以诉争商标构成2013年修订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简称2013年商标法)第三十条所指的情形为由,作出被诉决定,决定:驳回诉争商标的注册申请。
四、其他事实
在法定期限内,全棉时代公司向国家知识产权局提出复审申请。另查,引证商标仍为在先有效注册商标。全棉时代公司在原审庭审过程中对诉争商标指定使用的商品与引证商标核定使用的商品属于同一种或类似商品不持异议。原审诉讼过程中,全棉时代公司提交了引证商标撤销材料等证据,以证明诉争商标可注册性。

北京知识产权法院认为:全棉时代公司申请中止审理本案。但全棉时代公司所述情形并非《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的解释》第八十七条第一款第六项所指的需要等待并中止审理的情形。全棉时代公司提出的中止审理申请不能成立。全棉时代公司对诉争商标指定使用的商品与引证商标核定使用的商品属于同一种或类似商品不持异议,经审理予以确认。诉争商标和引证商标相比较,在呼叫等方面近似,已构成使用在同一种或类似商品上的近似商标。在案证据亦不足以证明诉争商标经使用能够与引证商标相区分。
本院认为,2013年商标法第三十条规定:“申请注册的商标,凡不符合本法有关规定或者同他人在同一种或类似商品上已经注册的或者初步审定的商标相同或者近似的,由商标局驳回申请,不予公告。”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商标授权确权行政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二十八条规定:“人民法院审理商标授权确权行政案件的过程中,商标评审委员会对诉争商标予以驳回、不予核准注册或者予以无效宣告的事由不复存在的,人民法院可以依据新的事实撤销商标评审委员会相关裁决,并判令其根据变更后的事实重新作出裁决。”
本案中,引证商标在全部核定使用的商品上的注册已被国家知识产权局撤销并公告,不再构成诉争商标注册的权利障碍。鉴于诉争商标是否应予核准注册的事实基础发生根本性变化,故本院对被诉决定及原审判决的结论予以纠正。国家知识产权局应当基于这一事实重新作出决定。因本案系在诉讼中出现新情况导致改判,故本案一、二审诉讼费用均应由全棉时代公司承担。
综上所述,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八十九条第一款第二项、第三款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撤销北京知识产权法院(2019)京73行初11473号行政判决书;
二、撤销国家知识产权局作出的商评字[2019]第145703号《关于第29740701号“PurcottonKIDS”商标驳回复审决定书》;
三、国家知识产权局针对深圳全棉时代科技有限公司就第29740701号“PurcottonKIDS”商标所提复审申请重新作出决定。
一、二审案件受理费各一百元,均由深圳全棉时代科技有限公司负担(已交纳)。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判长潘伟
审判员苏志甫
审判员俞惠斌
法官助理孟津
书记员金萌萌

2020-10-23

本文来自于网络公开的文档,相关人员如有异议可联系我们删除。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