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乐蜂(中国)餐饮管理有限公司与国家知识产权局其他二审行政判决书

2020年11月18日法律文书3412440字阅读模式

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

行政二审判决书

(2020)京行终4280号

上诉人(原审原告):快乐蜂(中国)餐饮管理有限公司,住所地上海市黄浦区。
法定代表人:陈觉中,总经理。
委托诉讼代理人:饶云峰,北京圣伟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国家知识产权局,住所地北京市海淀区。
法定代表人:申长雨,局长。
委托诉讼代理人:马静雯,国家知识产权局审查员。
原审第三人:永和食品(中国)股份有限公司,住所地上海市静安区。
法定代表人:林建雄,董事长兼总经理。
委托诉讼代理人:梁洁泉,北京北智律师事务所律师。

北京知识产权法院查明:
一、诉争商标
1.注册人:永和食品(中国)股份有限公司(简称永和公司)。
2.注册号:4033258。
3.申请日期:2004年4月23日。
4.专用期限至2022年1月13日。
6.核定使用服务(第43类):餐馆;自助餐馆;餐厅;茶馆;酒吧;柜台出租;咖啡馆;流动饮食供应;饭店;出租椅子、桌子、桌布和玻璃器皿。
二、引证商标
(一)引证商标一
1.专用权人:世纪投资有限公司。
2.注册号:1352232。
3.申请日期:1998年8月27日。
4.专用期限至2030年1月6日。
6.核定使用服务(第42类):餐馆;快餐馆。
(二)引证商标二
1.专用权人:世纪投资有限公司。
2.注册号:1322412。
3.申请日期:1998年6月1日。
4.专用期限至2029年10月6日。
6.核定使用服务(第42类):快餐店。
(三)引证商标三
1.专用权人:世纪投资有限公司。
2.注册号:1322413。
3.申请日期:1998年6月1日。
4.专用期限至:2029年10月6日。
6.核定使用服务(第42类):快餐店。
(四)引证商标四
1.专用权人:世纪投资有限公司。
2.注册号:1322414。
3.申请日期:1998年6月1日。
4.专用期限至2029年10月6日。
6.核定使用服务(第42类):快餐店。

北京知识产权法院认为,诉争商标由稻草人图形、汉字“永和豆浆”及装饰性背景图案构成,与四引证商标的纯文字“永和大王”“永和天下”“永和传奇”“永和世界”中的主要识别文字部分“永和”相同,将诉争商标与引证商标一至四相比较,诉争商标的显著识别部分“永和”二字已为引证商标一至四完整包含,且含义无明显区分,相关公众在施以一般注意力的情况下,容易认为两者标识的服务提供者相同或具有较大关联性。但是,根据第3037号行政判决、第486号行政判决以及本案的相关证据可以认定,诉争商标在餐馆等服务上经长期使用业已形成稳定的市场秩序。而且,考虑到快乐蜂公司的商标与永和公司的商标在餐馆等服务上均有深厚的商标使用背景,诉争商标不应予以撤销。
北京知识产权法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六十九条之规定,判决:驳回快乐蜂公司的诉讼请求。
本院认为,2013年商标法第三十条规定,申请注册的商标同他人在同一种商品或者类似商品上已经注册的或者初步审定的商标相同或者近似的,由商标局驳回申请,不予公告。
原审庭审中,快乐蜂公司明确表示对于被诉裁定作出的行政程序、被诉裁定关于服务类似方面的认定无异议,本院经审查予以确认。
商标近似是指商标的文字字形、读音、含义或者图形的构图及颜色,或者其各要素组合后的整体结构相似,或者其立体形状、颜色组合近似,易使相关公众对商品或服务的来源产生误认或者认为其来源存在某种特定联系。认定商标是否近似,既要考虑商标标志构成要素及其整体的近似程度,也要考虑相关商标的显著性和知名度、所使用商品或服务的关联程度等因素,以是否容易导致混淆作为判断标准。商标申请人的主观意图以及实际混淆的证据可以作为判断混淆可能性的参考因素。
本案中,诉争商标为“永和豆浆及图”,引证商标一为“永和大王”,引证商标二为“永和世界”,引证商标三为“永和传奇”,引证商标四为“永和天下”,虽然诉争商标与各引证商标均包含“永和”,但是根据永和公司提交的证据表明,永和公司及其各特许经营门店长期大量使用“永和豆浆”招牌,且“永和豆浆”商标也有多起行政、司法领域的维权保护记录,可以认定“永和豆浆”与永和公司之间产生了稳定的对应关系。永和公司的第730628号“永和YUNGHO及图”商标早在1995年2月21日即已获准注册,通过连锁经营形式长期、大量使用,获得了较大数量、较高质量的荣誉,产生了较高知名度,并曾经被认定为驰名商标。虽然诉争商标与第730628号“永和YUNGHO及图”商标存在一定区别,但其商标注册人、使用人相同,显著识别部分均为“永和”,故永和公司申请注册含有“永和”字样的商标并非具有恶意。综合考虑上述因素,可以认定诉争商标核定使用在餐厅等服务上与永和公司建立了对应关系,形成了稳定的市场格局,能够与各引证商标相区分,不致引起相关公众对服务来源产生混淆、误认。因此,诉争商标核定使用在上述服务上的注册,并未违反2013年商标法第三十条的规定。2013年商标法第三十条规定的“近似”并非仅指商标标志的近似,而是足以导致商品或者服务来源混淆的近似。原审法院正是基于对商标法本意的正确理解,综合考虑诉争商标的使用情况、知名度等因素,得出诉争商标的注册未违反2013年商标法第三十条的结论。原审法院的审查范围并未偏离具体行政行为,法律适用亦无不当。快乐蜂公司提交的证据不足以证明诉争商标与各引证商标并存会产生混淆或者误认。快乐蜂公司提出的其他上诉理由亦依据不足,本院不予支持。
综上,原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审理程序合法,依法应予维持。快乐蜂公司的上诉理由缺乏事实及法律依据,对其上诉请求不予支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八十九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一、二审案件受理费各一百元,均由快乐蜂(中国)餐饮管理有限公司负担(均已交纳)。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判长樊雪
审判员王晓颖
审判员宋川
法官助理李双阳
书记员王译平

2020-10-26

本文来自于网络公开的文档,相关人员如有异议可联系我们删除。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