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晓东等与陆亮其他二审行政判决书

法律文书484字数 2875阅读模式

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

行政二审判决书

(2020)京行终3069号

上诉人(原审被告):国家知识产权局,住所地北京市海淀区。
法定代表人:申长雨,局长。
委托诉讼代理人:杨少文,国家知识产权局审查员。
上诉人:常州市喜久汇食品有限公司,住所地江苏省常州市武进区。
法定代表人:何晓东,董事长。
委托诉讼代理人:吴琼,北京康瑞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佟燕燕,北京康瑞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陆亮,男,汉族,1979年11月13日出生,住江苏省泗洪县。
委托诉讼代理人:刘文彬,北京市集佳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赵敏敏,北京市集佳律师事务所律师。
原审第三人:何晓东,男,汉族,1969年6月29日出生,住江苏省常州市天宁区。

北京知识产权法院审理查明:
一、诉争商标
1.注册人:何晓东。
2.注册号:7571528。
3.申请日期:2009年7月27日。
4.专用期限至:2021年2月20日。
5.标志:
6.核定使用商品(第32类):啤酒。
二、被诉决定:商评字[2019]第95068号《关于第7571528号“天之蓝”商标撤销复审决定书》。
被诉决定作出时间:2019年5月8日。
国家知识产权局认定:诉争商标在2014年9月29日至2017年9月28日期间(简称指定期间)在核定使用商品上进行了真实、合法、有效的商业使用,决定:诉争商标予以维持。
三、诉争商标使用证据提交情况
在行政阶段,何晓东提交了以下证据:
1.何晓东授权许可江苏天籁酒业有限公司(简称天籁公司)使用诉争商标的《注册商标使用许可授权书》以及天籁公司的营业执照副本;
2.天籁公司参加2017江西糖酒食品交易会的参展合同表及对应展览服务发票,参展产品为“天之蓝啤酒”;
3.何晓东授权许可无锡市新力啤酒有限公司(简称新力公司)使用诉争商标的《注册商标使用许可授权书》;
4.新力公司与他人签订的销售合同一份及对应发票两张,其中销售合同显示经销产品为“天之蓝原汁麦”“天之蓝纯啤”,并约定净水价为10.00元,空瓶退0.4元/只,两张发票均显示货物名称为“啤酒”,单价为13.675213675,发票金额共计5万元;
5.天之蓝啤酒宣传页、2017年成都全国糖酒交易会邀请函。
在原审诉讼中,何晓东提交了以下证据(序号续前):
6.天籁公司参加2017江西糖酒食品交易会的参展照片;
7.天之蓝啤酒实物及照片等。
在原审诉讼中,陆亮提交了以下主要证据:
1.何晓东的商标注册信息档案;
2.天籁公司的企业信用信息;
3.关于2017江西糖酒食品交易会的网络报道;
4.新力公司的商标注册信息档案;
5.美酒招商网页面截图;
6.在先行政判决书等。

北京知识产权法院认为:根据在案证据显示,何晓东系以授权方式许可天籁公司、新力公司在指定期间内使用诉争商标。就天籁公司的使用证据来看,何晓东仅提供了该公司参加展会的相关材料,并不能证明标有诉争商标的啤酒商品已实际进入市场流通领域。就新力公司的使用证据来看,何晓东提供的销售合同与发票显示的产品单价不一致,难以认定二者具有对应关系。退一步讲,即使认定该销售合同已真实履行,新力公司在指定期间内仅有两次交易行为,也不能证明其对诉争商标具有真实的使用意图,应属于象征性使用。何晓东提交的产品实物及相关照片、图片等为自制证据,真实性亦难以确认。因此,在案证据未形成完整证据链,不足以证明诉争商标于指定期间在“啤酒”商品上进行了真实、合法、有效的商业使用。
本院认为:2014年施行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简称2014年商标法)第四十九条第二款规定,注册商标没有正当理由连续三年不使用的,任何单位或者个人可以向商标局申请撤销该注册商标。
本案中,喜久汇公司认可在二审诉讼中提交的证据已包括行政阶段和原审诉讼中提交的证据,故本院仅对喜久汇公司在二审诉讼中提交的证据进行评述。证据1-3、11-12、证据13何晓东与妻子蔡晓萍结婚证和户口本,证据15部分大客户营业执照复印件,证据17、25-28、33与诉争商标的使用情况无关,不能证明诉争商标的使用情况;证据4、7、10、14、16仅为诉争商标的授权协议或合作加工、销售商品的协议、合同,在无其他证据佐证的情况下,无法证明上述协议或合同的实际履行;证据5-6、32仅能证明为生产销售所做准备,不能证明使用诉争商标的商品进行了实际商业流通;证据8、31中的品牌使用费支付,不能证明诉争商标的实际使用;证据8徐加福向中山金星啤酒有限公司支付购货款账单记录、证据9、证据13何晓东、妻子蔡晓萍向德州克代尔集团有限公司员工张师洁银行转账记录复印件、手撕发票、收款流水复印件,证据18-22、29-30、34-38,部分证据仅为复印件,真实性不能确认,新力公司签订的销售合同和发票中的产品单价不一致,不能认定二者之间的对应关系,手撕发票上并未显示诉争商标,不能证明诉争商标的使用,徐加福的微信聊天记录虽然可以和转账记录相对应,但不能证明聊天对象身份和诉争商标实际使用于核定商品;证据13喜久汇公司关联主体店内对诉争商标的推广销售照片,不能证明形成于指定期间,证据15德州克代尔集团有限公司、常州同花顺商贸有限公司对外销售的凭证或送货单为自制证据,不能证明诉争商标在指定期间的使用;证据23、39展会合作协议、发票,部分展会时间不在指定期间,同时,发票中并未出现诉争商标,在无其他证据佐证的情况下,仅凭展会合作协议无法证明诉争商标使用于展会中,照片为自制证据,不能证明诉争商标的实际使用;证据24、40线上推广宣传证据,其发布时间显示为2016年10月15日,推广宣传次数较少,属于主要以维持诉争商标注册效力为目的的象征性使用行为。综上,喜久汇公司提交的在案证据不足以证明其于指定期间,在核定使用商品上对诉争商标进行了真实、有效、合法的商业使用。原审判决认定并无不当,本院予以确认。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行政诉讼证据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七条规定,原告或者第三人应当在开庭审理前或者人民法院指定的交换证据之日提供证据。因正当事由申请延期提供证据的,经人民法院准许,可以在法庭调查中提供。逾期提供证据的,视为放弃举证权利。原告或者第三人在第一审程序中无正当事由未提供而在第二审程序中提供的证据,人民法院不予接纳。本案中,原审法院要求喜久汇公司于指定日期前提交证据并无不当,并未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和相关司法解释的规定,故对喜久汇公司相关上诉主张,本院不予支持。
综上,原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结论正确,应予维持。喜久汇公司、国家知识产权局的上诉理由不能成立,对其上诉请求,本院不予支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八十九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一审案件受理费一百元,由国家知识产权局负担(于本判决生效后七日内交纳);二审案件受理费一百元,由何晓东负担(已交纳)。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判长亓蕾
审判员俞惠斌
审判员闻汉东
书记员季依欣

2020-10-27

本文来自于网络公开的文档,相关人员如有异议可联系我们删除。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