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恩泰有限公司等与国家知识产权局其他二审行政判决书

2020年11月20日法律文书3222310字阅读模式

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

行政二审判决书

(2020)京行终4450号

上诉人(原审原告):康恩泰有限公司,住所地瑞士联邦世达比奥。
法定代表人:罗伯特·皮佐,特命代表。
委托诉讼代理人:王振坤,北京费岚清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党培,北京费岚清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知识产权局,住所地中华人民共和国北京市海淀区。
法定代表人:申长雨,局长。
委托诉讼代理人:徐永垒,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知识产权局审查员。
原审第三人:北京捷利尼亚时装有限公司,住所地中华人民共和国北京市通州区。
法定代表人:季连宇,总经理。
委托诉讼代理人:于川,北京市中闻律师事务所律师。

北京知识产权法院审理查明:
一、诉争商标
1.注册人:捷利尼亚时装。
2.注册号:3002586。
3.申请日期:2001年10月23日。
4.核准日期:2003年1月21日。
5.专用期限至:2023年1月20日。
6.标志:
7.核定使用商品(第25类,类似群2501;2507;2509-2512):服装;鞋;领带;袜;手套(服装);腰带;衬衫;羊毛衫;T恤衫;皮制长外衣。
二、被诉决定:商评字[2018]第230346号《关于第3002586号“捷利尼亚JELNA及图”商标撤销复审决定书》。
作出时间:2018年12月11日。
被诉决定认定:原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评审委员会(简称商标评审委员会)以捷利尼亚时装公司提交的证据可以证明诉争商标在指定使用的服装商品进行了商标法意义上的使用,因服装商品与衬衫、羊毛衫、T恤衫、皮制长外衣四项商品属于类似商品,在案证据亦可以证明诉争商标在上述四项商品上进行了有效使用。捷利尼亚时装公司提交的在案证据未涉及诉争商标指定使用的鞋、领带、袜、手套(服装)、腰带五项商品,故不能证明诉争商标于指定期间内在上述五项商品上进行了有效使用。故诉争商标在服装、衬衫、羊毛衫、T恤衫、皮制长外衣五项商品上予以维持,在其余商品上予以撤销。
三、诉争商标使用证据提交情况
(一)行政阶段
捷利尼亚时装公司提交如下主要证据:
1.相关联营合同及经营合同;
2.经公证的发票及其他发票;
3.相关商品及店铺图片;
4.产品购销合同。
康恩泰公司提交了相关裁定书作为证据。
(二)原审诉讼阶段
捷利尼亚时装公司向原审法院补充提交以下主要证据(序号接前):
5.世纪金花新疆时代广场购物中心有限公司合同书、补充协议、合同延期协议、发票;
6.北京贵友大厦有限公司合作经营协议书、发票;
7.山西铜锣湾国际购物中心有限公司联销合同、发票;
8.沈阳赛特奥莱商贸有限公司联营合同续约协议书、发票;
9.广州沣渡服饰有限公司产品购销合同、发票。
康恩泰公司向原审法院补充提交两份判决书作为证据。
原审法院另查,根据中央机构改革部署,商标评审委员会的相关职责由国家知识产权局统一行使。
北京知识产权法院认定,捷利尼亚时装公司提交的在案证据可以形成完整证据链证明诉争商标于指定期间内在“服装”商品上进行了商标法意义上的使用,另鉴于诉争商标核定使用的“服装”与“衬衫、羊毛衫、T恤衫、皮制长外衣”四项商品属于类似商品,故在案证据亦可以证明诉争商标在上述四项商品上进行了有效使用。因此原审法院认定,诉争商标于指定期间内在核定使用的“服装、衬衫、羊毛衫、T恤衫、皮制长外衣”商品上进行了真实、合法、有效的商业使用。

本院认为,本案二审焦点问题为诉争商标于指定期间内在核定使用的“服装、衬衫、羊毛衫、T恤衫、皮制长外衣”等商品上是否进行了商标法意义上的使用。
商标的使用是指商标的商业使用,包括将商标用于商品、商品包装以及商品交易文书上,或者将商标用于广告、展览以及其他商业活动中。商标的使用不仅要公开、真实、合法,还应该与特定商品、服务相联系并且必须发生在商业活动中。司法实践中,对于连续三年未使用商标的审查,不仅要坚持形式上的审查,亦要重视实质上的审查,对于以维持商标注册为目的的象征性使用、无法通过使用发挥识别商品或服务来源作用的使用、使用注册商标的商品未进入流通环节的使用,一般不认为其满足使用的要求,进而提高囤积商标成本,建立诚信市场环境。
本案中,捷利尼亚时装公司提交的证据1、2联营合同、经营合同及相应的发票,显示有诉争商标的显著识别汉字“捷利尼亚”及其指定使用的服装商品,且有相应的发票予以佐证;证据5-9捷利尼亚时装公司与各公司签订的合同书及相应的发票等证据,显示的时间在指定期间内且有发票能互相印证,所载的标志为诉争商标的显著识别汉字“捷利尼亚”,结合提交的证据3服装照片显示的标志,可以证明捷利尼亚时装公司在指定期限内在“服装”商品上对诉争商标进行了真实有效的商标使用。鉴于诉争商标实际使用的“服装”商品与“衬衫;羊毛衫;T恤衫;皮制长外衣”商品在《类似商品和服务区分表》中属于类似商品,故在案证据亦能证明诉争商标在上述四项商品上进行了商标法意义上的使用。故原审法院认定诉争商标于指定期间在核定使用的“服装、衬衫、羊毛衫、T恤衫、皮制长外衣”存在真实、合法、公开的商标使用并无不当。康恩泰公司的相关上诉理由不能成立,本院不予支持。
综上所述,原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结论正确,应予维持。康恩泰公司的上诉请求缺乏事实及法律依据,本院不予支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八十九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一、二审案件受理费各人民币一百元,均由康恩泰有限公司负担(均已交纳)。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判长刘继祥
审判员吴静
审判员郭伟
法官助理张慧
书记员郑皓泽

2020-10-28

本文来自于网络公开的文档,相关人员如有异议可联系我们删除。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