宏珏高级时装股份有限公司与国家知识产权局其他二审行政判决书

2020年11月24日法律文书213字数 1642阅读模式

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

行政二审判决书

(2020)京行终3860号

上诉人(原审原告):宏珏高级时装股份有限公司,住所地广东省深圳市福田区金田路**安联大厦****。
法定代表人:邵晓荣,总经理。
委托诉讼代理人:陈建民,北京铸成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姜开锋,北京铸成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国家知识产权局,住所地北京市海淀区蓟门桥西土城路**,住所地北京市海淀区蓟门桥西土城路**法定代表人:申长雨,局长。
委托诉讼代理人:龚玉杰,国家知识产权局审查员。

北京知识产权法院审理查明:
一、诉争商标
1.申请人:宏珏公司。
2.申请号:33144229。
3.申请日期:2018年8月27日。
4.标志:“GIADA”。
5.指定使用商品(第21类,类似群2103;2105;2110;2113):杯;玻璃杯(容器);日用玻璃器皿(包括杯、盘、壶、缸);家庭用陶瓷制品;瓷器;茶具(餐具);饮用器皿;花瓶;水桶;纸巾盒;盥洗室器具;化妆用具;水晶(玻璃制品);未加工或半加工玻璃(建筑玻璃除外)(统称复审商品)。
二、引证商标
1.注册人:台州席丹家居工业有限公司。
2.注册号:7923916。
3.申请日期:2009年12月17日。
4.专用期限至:2021年1月27日。
5.标志:“GIADA”。
6.核定使用商品(第21类,类似群2103-2104;2106;2110;2113):家庭用陶瓷制品;瓷器装饰品;散发纸巾的金属盒;卫生纸架;肥皂架;撑衣架;盥洗室器具;婴儿浴盆(便携式);化妆用具;未加工或半加工玻璃(建筑玻璃除外)。
三、被诉决定:商评字[2019]第272925号《关于第33144229号“GIADA”商标驳回复审决定书》。
被诉决定作出时间:2019年11月14日。
国家知识产权局以诉争商标的注册申请违反了2014年施行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简称2014年商标法)第三十条的规定为由,作出被诉决定,决定:对诉争商标的复审申请予以驳回。
四、其他事实
原审诉讼中,宏珏公司提交了引证商标档案打印件作为证据,用于支持其诉讼请求。
原审庭审中,宏珏公司明确认可诉争商标与引证商标构成使用在同一种或类似商品上的近似商标。
原审法院经查,截至原审判决前,引证商标处于连续三年不使用撤销复审程序中,仍为在先有效商标。

北京知识产权法院认为:宏珏公司明确认可诉争商标与引证商标构成使用在同一种或类似商品上的近似商标,经审查予以确认。商标法并未规定在商标申请驳回复审行政程序中,若涉案引证商标的效力处于其他案件审查中,应当依法中止审查,故国家知识产权局未予中止审查的行政行为不构成程序违法。本案为商标授权案件,主要是对被诉决定合法性的审查,且上述撤销申请的结果待定,并不必然导致撤销被诉决定的后果,故上述理由并非本案暂缓审理的当然理由。同时,截至原审判决作出前,引证商标仍为在先有效商标,依然构成诉争商标注册申请的在先权利障碍。
本院认为:宏珏公司明确认可诉争商标与引证商标构成使用在同一种或类似商品上的近似商标,本院经审查予以确认。
至二审审理终结,宏珏公司并未提交关于引证商标效力发生变化的证据,本案系商标授权行政案件,主要审查被诉决定的作出是否合法,鉴于引证商标为合法有效的在先商标,可以用来评判诉争商标是否可以获准注册。宏珏公司请求暂缓审理本案的理由并非《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及相关司法解释规定的情形,对宏珏公司的相关上诉主张,本院不予支持。
综上所述,原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程序合法,应予维持。宏珏公司的上诉理由不能成立,对其上诉请求,本院均不予支持。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八十九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一、二审案件受理费各一百元,均由宏珏高级时装股份有限公司负担(均已交纳)。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判长潘伟
审判员亓蕾
审判员闻汉东
法官助理朱彤
书记员谢京辉

2020-10-28

本文来自于网络公开的文档,相关人员如有异议可联系我们删除。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