崔稷宁与国家知识产权局专利复审委员会其他二审行政判决书

法律文书290字数 12965阅读模式

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

行政二审判决书

(2019)京行终1117号

上诉人(原审原告):崔稷宁,住北京市西城区。
委托诉讼代理人:崔晓光,北京市铭盾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国家知识产权局,住所地北京市海淀区。
法定代表人:申长雨,局长。
委托诉讼代理人:任国丽,国家知识产权局审查员。
委托诉讼代理人:程强,国家知识产权局审查员。

北京知识产权法院查明:
本申请是申请号为201010180755.6、名称为“垃圾处理方法、装置及其制备的材料”的发明专利申请,申请日为2010年5月18日,公开日为2011年11月23日,申请人为崔稷宁。
第101762号复审请求审查决定(简称被诉决定)以崔稷宁于申请日2010年5月18日提交的说明书第1-8页、说明书附图第1-5页、说明书摘要及摘要附图;2014年2月20日提交的权利要求第1-19项作为审查基础。权利要求第1-19项为:
“1.一种垃圾处理方法,其特征在于,所述方法包括:
将垃圾加热至110℃至150℃脱水;在脱水的同时利用高温杀灭细菌和病毒;以及
将脱水后的垃圾碾碎。
2.如权利要求1所述的方法,其特征在于,所述的脱水采用电加热方式、干燥热空气加热方式、工厂余热或废热的方式中的一种或任意几种的组合。
3.如权利要求2所述方法,所述的电加热方式为微波加热方式、电阻丝加热方式、灯泡加热方式中的一种或任意几种的组合。
4.如权利要求1所述方法,其特征在于,所述方法还包括在垃圾脱水之前,先将待处理垃圾破碎。
5.一种垃圾处理装置,其特征在于,所述装置包括:
一个用于垃圾脱水的烘烤炉,烘烤炉炉温控制在110℃至150℃;以及
一个用于将脱水后的垃圾碾碎的设备。
6.如权利要求5所述的垃圾处理装置,所述装置还包括在垃圾脱水前,将待处理垃圾初步破碎的破碎设备。
7.如权利要求5或6所述的垃圾处理装置,其特征在于,所述的脱水烘烤炉为用电阻丝制成的电炉、灯泡组成的烘烤炉、微波炉或工业干燥空气塔之中的一种。
8.如权利要求5或6所述的垃圾处理装置,其特征在于,所述的烘烤炉为隧道式烘烤炉。
9.如权利要求7所述的垃圾处理装置,其特征在于,所述的烘烤炉的长度为10米至50米。
10.如权利要求7所述的垃圾处理装置,其特征在于,所述的烘烤炉包括:一个传送带,所述传送带沿所述的烘烤炉的纵向,穿过所述烘烤炉。
11.如权利要求5或6所述的垃圾处理装置,其特征在于,所述的烘烤炉具有筒状旋转式炉体。
12.如权利要求11所述的垃圾处理装置,其特征在于,所述的筒状旋转式炉体倾斜设置,倾斜角度在10°至25°之间。
13.如权利要求5和6所述垃圾处理装置,其特征在于,所述的碾碎设备是带齿的碾磨机。
14.如权利要求13所述的垃圾处理装置,其特征在于,所述的碾磨机包括一台粗磨机和一台细磨机。
15.如权利要求6所述的垃圾处理装置,其特征在于,所述的破碎设备包括一台冲击式破碎机和一台粗磨机,或带有冲击破碎功能的粗磨机。
16.一种水泥添加材料,其特征在于,所述水泥添加材料是经权利要求1至4所述的方法制成的絮状物质。
17.如权利要求16所述的水泥添加材料,其特征在于,所述水泥添加材料以5%至35%的量加入水泥中。
18.一种注塑材料,其特征在于,所述注塑材料是经权利要求1至4所述的方法制成的絮状物质。
19.如权利要求18所述的注塑材料,其特征在于,所述注塑材料与注塑用塑料颗粒混合使用制备改性注塑产品。”
经实质审查,国家知识产权局原审查部门于2014年5月26日发出驳回决定,驳回了本申请,其理由是:权利要求1-19不具备《中华人民共和国专利法》(简称专利法)第二十二条第三款规定的创造性。驳回决定中引用的对比文件为:对比文件1:CN101028628A,公开日为:2007年9月5日;对比文件2:CN1461678A,公开日为:2003年12月17日。
崔稷宁对上述驳回决定不服,于2014年9月9日向原国家知识产权局专利复审委员会(简称专利复审委员会)提出了复审请求。专利复审委员会于2014年9月18日依法受理了该复审请求。
专利复审委员会于2015年11月16日作出被诉决定,该决定认定:
权利要求1请求保护一种垃圾处理方法。根据本申请说明书背景和发明内容部分的记载,本申请针对现有技术中垃圾处理技术中填埋、垃圾焚烧等存在的缺点,提供了一种不占土地资源、不产生有害气体并且简单成本低的垃圾处理方法,该方法主要包括垃圾脱水和碾碎两个基本步骤。
对比文件2公开了一种城市生活垃圾无害化的处理工艺,并具体公开了以下技术内容(参见说明书全文、权利要求1及附图1):针对现有技术中的焚烧、填埋、分类处理垃圾存在的投资大、占用大量土地和产生有害气体等缺陷,对比文件2提出了一种可将城市生活垃圾不分类、不焚烧或填埋的垃圾处理方法(与本申请的发明目的基本相同),该方法包括,将垃圾挤压破碎,除去垃圾中的钢铁成分后置入灭菌脱水罐中在100℃温度下保持不低于30分钟,将致病菌、卵杀灭,然后送入干燥罐中干燥垃圾,干燥后的垃圾被粉碎,粉碎后的垃圾筛分成橡、塑成份、建筑原料和肥料原料,由此可见,对比文件2中的垃圾处理方法也包括垃圾脱水和破碎两个基本步骤,其处理垃圾的基本思路与本申请基本相同。
权利要求1请求保护的技术方案与对比文件2公开的技术内容相比,区别在于:(1)权利要求1中的加热脱水温度为110℃至150℃,脱水的同时还可杀灭病毒;(2)权利要求1中将脱水后的垃圾碾碎,对比文件2中将脱水后的垃圾破碎。
基于上述区别技术特征,权利要求1请求保护的技术方案实际解决的技术问题是:简化垃圾处理方法。
对于区别技术特征(1),在对比文件2公开了加热垃圾至100℃使垃圾脱水并杀灭细菌的基础上,根据垃圾含水率以及含细菌病毒的不同,选择合适的其它加热脱水温度是本领域技术人员根据实际需要以及有限的试验能够进行的常规选择,而在加热的同时能够杀灭病毒是显而易见的;
对于区别技术特征(2),现有技术中将垃圾破碎的方式方法均是公知的技术,包括碾碎、粉碎等,本领域技术人员可以根据情况来选择适当的破碎方法,无需付出创造性的劳动。
综上可知,对比文件2与本申请的发明目的基本相同,两者采取了相同的基本处理步骤(加热脱水和破碎),而两者的区别均是本领域技术人员在对比文件2的基础上能够进行选择的常规技术选择,无需付出创造性的劳动,在对比文件2的基础上结合本领域的公知常识以得到权利要求1请求保护的技术方案,对于本领域技术人员来说是显而易见的,权利要求1请求保护的技术方案不具有突出的实质性特点和显著的进步,因而不具备专利法第二十二条第三款规定的创造性。
权利要求4的附加技术特征已被对比文件2公开(参见权利要求1第1行),将垃圾进行挤压破碎后再进行脱水,在其引用的权利要求不具备创造性的情况下,权利要求4也不具备专利法第二十二条第三款规定的创造性。
权利要求5请求保护一种垃圾处理装置。对比文件2公开了一种城市生活垃圾处理装置,并具体公开了如下技术内容(参见对比文件2的说明书具体实施方式部分及附图1):该处理装置包括挤压破碎机2、电磁式除铁器3、灭菌脱水罐5、燃烧炉6、干燥罐9以及粉碎机13等,燃烧炉6燃烧产生的热量加热灭菌脱水罐5内的垃圾,温度为100℃,灭菌脱水后的垃圾经过干燥罐9后进入粉碎机13进行粉碎。
权利要求5请求保护的技术方案与对比文件2公开的技术内容相比,区别在于:(1)权利要求5采用烘烤炉对垃圾进行脱水,对比文件2中采用灭菌脱水罐和燃烧炉,两者脱水的温度不同;(2)权利要求5中的破碎设备是脱水后碾碎垃圾的设备,对比文件2中为破碎机。
基于上述区别技术特征,权利要求5请求保护的技术方案实际解决的技术问题是:简化垃圾处理设备。
对于区别技术特征(1),在对比文件2公开了使用灭菌脱水罐和燃烧炉加热垃圾至100℃使垃圾脱水并杀灭细菌的基础上,本领域技术人员能够想到用其它合适的对垃圾进行脱水的设备来替换对比文件2中的脱水设备,其对于本领域技术人员来说属于常规技术的选择,并且根据垃圾含水率以及含细菌病毒的不同,选择合适的其它加热脱水温度是本领域技术人员根据实际需要以及有限的试验能够进行的常规选择;
对于区别技术特征(2),现有技术中将垃圾破碎的各种设备均是公知的技术,包括碾碎、粉碎等设备,本领域技术人员可以根据情况来选择适当的破碎设备,无需付出创造性的劳动。
综上可知,对比文件2与本申请的发明目的基本相同,在对比文件2的基础上结合本领域的公知常识以得到权利要求5请求保护的技术方案,对于本领域技术人员来说是显而易见的,权利要求5请求保护的技术方案不具有突出的实质性特点和显著的进步,因而不具备专利法第二十二条第三款规定的创造性。
权利要求6的附加技术特征已被对比文件2公开了(参见说明书第4页第1行),先将垃圾放入挤压式破碎机2中破碎,在进行后续处理。在其引用的权利要求不具备创造性的情况下,权利要求6也不具备专利法第二十二条第三款规定的创造性。
权利要求7-10分别对烘烤炉的具体结构、尺寸进行了进一步的限定,而烘烤炉的具体结构和尺寸等均是本领域技术人员可以根据实际需要进行选择和设计的,无需付出创造性的劳动,在它们引用的权利要求不具备创造性的情况下,权利要求7-10也不具备专利法第二十二条第三款规定的创造性。
权利要求11-12进一步限定了烘烤炉具有筒状旋转式炉体,该筒状旋转炉体倾斜设置,倾斜角度在10度至25度之间,对比文件2公开了(参见说明书第2页第14-21行):干燥罐的轴线与水平线夹角小于20度大于2度(与权利要求12中的角度范围重叠),采用卧式安装,干燥罐可绕轴线正向或反向转动,使垃圾干燥均匀,时间减少。由此可见,对比文件2给出了将干燥垃圾的设备设置为筒状旋转式炉体的技术启示,即从属权利要求11-12的附加技术特征是本领域技术人员在对比文件2公开的技术内容的基础上容易想到的。在它们引用的权利要求不具备创造性的情况下,权利要求11-12也不具备专利法第二十二条第三款规定的创造性。
权利要求13-15对碾碎设备进行了进一步的限定,对比文件2公开了采用粉碎机13进行粉碎垃圾这一技术内容,本领域技术人员根据垃圾的种类和粉碎程度的需要,设置碾碎设备的数量和类型是不需要付出创造性劳动的,因此,将所述的碾碎设备设定为带齿的碾磨机,或者将所述的碾磨机设定为包括一台粗磨机和一台细磨机;或者将所述的破碎设备设定包括一台冲击式破碎机和一台粗磨机,或带有冲击破碎功能的粗磨机,均是容易想到的技术手段,也没有带来预料不到的技术效果。在它们引用的权利要求不具备创造性的情况下,权利要求13-15也不具备专利法第二十二条第三款规定的创造性。
权利要求16请求保护一种水泥添加材料,所述水泥添加材料是经权利要求1-4所述的方法制成的絮状物质。对比文件2公开了粉碎后的垃圾中的无机粉末可作为建筑材料的原料,而水泥是常见的建筑材料(参见说明书第3页第2段),因而本领域技术人员根据对比文件2公开的内容,容易想到将处理后的粉末用于水泥制造中,即用于水泥添加材料,而处理后为粉末或絮状物质是可以根据需要选择不同的破碎程度来进行选择的,属于本领域的常规技术手段,同时,由上述评述可知,权利要求1-4请求保护的技术方案相对于对比文件2和本领域公知常识的结合不具备创造性,因此,权利要求16相对于对比文件2和本领域公知常识的结合也不具备专利法第二十二条第三款规定的创造性。
权利要求17对水泥添加材料加入水泥中的比例进行了限定,该比例是本领域技术人员根据实际需要以及有限的试验能够进行选择的,无需付出创造性的劳动。在其引用的权利要求不具备创造性的情况下,该从属权利要求也不具备专利法第二十二条第三款规定的创造性。
权利要求18请求保护一种注塑材料。所述注塑材料是经权利要求1至4所述的方法制成的絮状物质。对比文件2公开了干燥后的垃圾被粉碎筛分成橡、塑成分、建筑原料和肥料原料(参见权利要求1)。即对比文件2公开了处理后的垃圾的粉末可以分离出橡塑成分,而将该成分回收利用制成注塑材料是本领域技术人员容易想到的,无需付出创造性的劳动。而处理后为粉末或絮状物质是可以根据需要选择不同的破碎程度来进行选择的,属于本领域的常规技术手段,同时,由上述评述可知,权利要求1-4请求保护的技术方案相对于对比文件2和本领域公知常识的结合不具备创造性,因此,权利要求18相对于对比文件2和本领域公知常识的结合也不具备专利法第二十二条第三款规定的创造性。
权利要求19的附加技术特征属于本领域的常规技术手段,将注塑材料与塑料颗粒混合制成注塑产品是本领域的公知技术,在其引用的权利要求不具备创造性的情况下,该从属权利要求也不具备专利法第二十二条第三款规定的创造性。
根据上述的事实和理由,专利复审委员会作出决定:维持驳回决定。
在原审庭审过程中,崔稷宁表示在权利要求1不具备创造性的情况下,不再坚持权利要求2和3的创造性;在权利要求5或6不具备创造性的情况下,不再坚持权利要求7具备创造性。
北京知识产权法院认定:
本申请权利要求1不能仅解释为垃圾脱水和破碎步骤,其撰写方式决定了其并未排除权利要求1中未限定的其他处理步骤。对比文件2公开了本申请中所包含的加热脱水和破碎两个基本步骤,因此,权利要求1请求保护的技术方案与对比文件2公开的技术内容相比,区别在于:(1)权利要求1中的加热脱水温度为110℃至150℃,脱水的同时还可杀灭病毒;(2)权利要求1中将脱水后的垃圾碾碎,对比文件2中将脱水后的垃圾破碎。
基于上述区别技术特征,权利要求1请求保护的技术方案实际解决的技术问题是:简化垃圾处理方法。
对于区别技术特征(1),在对比文件2已经公开了加热垃圾至100℃使垃圾脱水并杀灭细菌的基础上,根据垃圾含水率以及含细菌病毒的不同,本领域技术人员根据实际需要以及有限的试验即能够确定其他合适的温度,而在加热的同时能够杀灭细菌病毒是显而易见的。
对于区别技术特征(2),现有技术中将垃圾破碎的方式方法是公知常识,包括碾碎、粉碎等,当需要对垃圾进行破碎时,本领域技术人员可以根据实际需要,例如根据待处理的垃圾的种类以及需要将垃圾破碎到何种程度等需求而选择具体的破碎手段,无需付出创造性的劳动。
此外,虽然对比文件2公开的垃圾处理方法相对于本申请具有更多细致的步骤,但是如上所述,这些步骤并不构成二者区别技术特征,而且这些步骤均是本领域技术人员可以选择的,例如筛分垃圾的步骤,如果待处理垃圾中含有较多的钢铁成分,本领域技术人员自然可以想到先对钢铁成分进行去除,然后再进行脱水处理,相反,如果待处理垃圾中钢铁成分含量较少,则可以选择省略掉钢铁筛分步骤,当然也可以从节约成本等角度出发省略去除步骤,对于进一步干燥垃圾的步骤也是一样,本领域技术人员完全可以根据实际需要而决定是否选择该步骤,这些选择无需付出创造性的劳动。
综上,本申请权利要求1与对比文件2的发明目的并无不同,均提供了一种不分类、不焚烧、不填埋的垃圾处理方法,并且两者对垃圾处理的基本思路相同,都包含脱水和破碎两个基本步骤以实现对垃圾的无害处理,也即两者的发明构思也基本相同;在此基础上,两者所要实现的技术效果也基本相同,本申请是通过脱水和破碎后的垃圾用于水泥或注塑材料,对比文件2也是将处理后的垃圾用于建筑材料及筛分后的塑料成分加以利用。而两者的区别均是本领域技术人员在对比文件2的基础上能够进行选择的常规技术手段,无需付出创造性的劳动,在对比文件2的基础上结合本领域的公知常识以得到权利要求1请求保护的技术方案,对于本领域技术人员来说是显而易见的,权利要求1请求保护的技术方案不具有突出的实质性特点和显著的进步,因而不具备专利法第二十二条第三款规定的创造性。
鉴于崔稷宁明确表示在权利要求2、3所引用的权利要求不具备创造性的情况下,不再坚持权利要求2、3具备创造性,故对被诉决定的相关认定予以确认。
权利要求4的附加技术特征已被对比文件2公开(参见权利要求1),先将垃圾进行挤压破碎再进行脱水,在其引用的权利要求不具备创造性的情况下,权利要求4也不具备专利法第二十二条第三款规定的创造性。
权利要求5请求保护一种垃圾处理装置。经查,对比文件2公开了一种城市生活垃圾处理装置,并具体公开了如下技术内容(参见对比文件2的说明书具体实施方式部分及附图1):该处理装置包括挤压破碎机2、电磁式除铁器3、灭菌脱水罐5、燃烧炉6、干燥罐9以及粉碎机13等,燃烧炉6燃烧产生的热量加热灭菌脱水罐5内的垃圾,温度为100℃,灭菌脱水后的垃圾经过干燥罐9后进入粉碎机13进行粉碎。
如前所述,被诉决定关于权利要求5请求保护的技术方案与对比文件2公开的技术内容的区别技术特征以及实际解决的技术问题的认定亦无不当。二者的区别在于:(1)权利要求5采用烘烤炉对垃圾进行脱水,对比文件2中采用灭菌脱水罐和燃烧炉,两者脱水的温度不同;(2)权利要求5中的破碎设备是脱水后碾碎垃圾的设备,对比文件2中为破碎机。基于上述区别技术特征,权利要求5请求保护的技术方案实际解决的技术问题是:简化垃圾处理设备。
对于区别技术特征(1),在对比文件2已经公开了使用灭菌脱水罐进行脱水以及用燃烧炉加热垃圾至100℃将垃圾脱水并杀灭细菌的基础上,本领域技术人员可以根据实际需要选择其它合适的脱水设备,无需付出创造性劳动,至于其他合适的加热脱水温度也是本领域技术人员根据垃圾含水率以及含细菌病毒的不同等实际需要以及有限的试验能够进行的常规选择,而在加热的同时杀灭细菌病毒也是显而易见的。
对于区别技术特征(2),现有技术中将垃圾破碎的各种设备均是公知的技术,包括碾碎、粉碎等设备,本领域技术人员可以根据实际情况来选择适当的破碎设备,无需付出创造性的劳动。
综上,对比文件2与本申请权利要求5的发明目的、所达到的技术效果均基本相同,在对比文件2的基础上结合本领域的公知常识以得到权利要求5请求保护的技术方案,对于本领域技术人员来说是显而易见的,权利要求5请求保护的技术方案不具有突出的实质性特点和显著的进步,因而不具备专利法第二十二条第三款规定的创造性。
权利要求6的附加技术特征已被对比文件2公开(参见说明书第4页第1行),先将垃圾放入挤压式破碎机2中破碎,再进行后续处理。在其引用的权利要求不具备创造性的情况下,权利要求6也不具备专利法第二十二条第三款规定的创造性。
鉴于崔稷宁明确表示在权利要求7所引用的权利要求不具备创造性的情况下,不再坚持权利要求7具备创造性,故对被诉决定的相关认定予以确认。
权利要求8-10分别对烘烤炉的具体构造、尺寸等进行了进一步的限定,而烘烤炉的具体构造和尺寸等均是本领域技术人员可以根据实际需要进行选择和设计的,并无需付出创造性的劳动,在它们引用的权利要求不具备创造性的情况下,权利要求8-10也不具备专利法第二十二条第三款规定的创造性。
权利要求11-12进一步限定了烘烤炉具有筒状旋转式炉体,该筒状旋转炉体倾斜设置,倾斜角度在10度至25度之间,对比文件2公开了(参见说明书第2页第14-21行):干燥罐的轴线与水平线夹角小于20度大于2度(与权利要求12中的角度范围重叠),采用卧式安装,干燥罐可绕轴线正向或反向转动,使垃圾干燥均匀,时间减少。由此可见,对比文件2给出了将干燥垃圾的设备设置为筒状旋转式炉体的技术启示,即从属权利要求11-12的附加技术特征是本领域技术人员在对比文件2公开的技术内容的基础上容易想到的。在它们引用的权利要求不具备创造性的情况下,权利要求11-12也不具备专利法第二十二条第三款规定的创造性。
权利要求13-15对碾碎设备进行了进一步的限定,对比文件2公开了采用粉碎机13进行粉碎垃圾这一技术内容,本领域技术人员能够根据垃圾的类型和粉碎程度等实际需求来选择碾碎设备的具体类型和数量,而不需要付出创造性劳动,因此,无论将所述的碾碎设备设定为带齿的碾磨机,还是将所述的碾磨机设定为包括一台粗磨机和一台细磨机;或是将所述的破碎设备设定为包括一台冲击式破

崔稷宁不服原审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请求撤销原审判决。其主要上诉理由为:本申请权利要求1为开放性权利要求,但只能隐含解决本申请提出的技术问题的必要技术特征,不隐含附加技术特征,对比文件2具有更多的细致特征,应认定为区别技术特征。原审判决对本申请与对比文件2的差异分析是对两者共同点上的差异分析,创造性判断的基本方法错误。对比文件2说明书中所述的“不分类”只是不对自然状态下的垃圾分类,其对处理后的垃圾还要进行如筛分橡塑成分、无机粉末、有机粉末等分类。而本申请既不对自然状态下的垃圾分类,也不对处理后的垃圾分类。本申请和对比文件2所说的“不分类”内容不同,故不能认定二者的发明目的并无不同。本申请中的“碾碎”与对比文件2中的“粉碎”都是用来解决各自技术方案中具体细节技术问题的技术手段,二者无法进行直接置换。碾碎在垃圾处理的技术领域并非公知常识,本申请刻意避免将垃圾破碎的过细,本申请选择了碾碎而非粉碎。原审判决不应当脱离具体细节的技术问题而简单使用上下位的概念作出认定。本申请权利要求4增加的垃圾“破碎”技术手段与比对文件2的“挤压破碎”不同,不能认为其已被公开。本申请权利要求16中的“水泥”不能等同于对比文件2中的“建筑材料”,能作为其他建筑材料(如空心砖)的原料不代表能作为“水泥”的原料,且“制作水泥的原料”也不等于本申请的“水泥添加材料”,本申请是在水泥被制造出来之后,用水泥制作水泥混凝土构件时添加到水泥中的,二者应用场合、作用和时间不同。对比文件2没有给出其所分离出的橡塑成分的用途,本领域技术人员不容易想到本申请未分类的垃圾处理物可以用作注塑材料。虽然本申请与对比文件2是不同的技术路线,并非要素省略发明,但即便以要素省略发明的角度看,也具有创造性。本领域技术人员并不具有选择技术手段的能力,原审判决认为本领域技术人员在公知常识或对比文件2的基础上能够根据实际需要进行选择,无需付出创造性劳动是错误的。综上,本申请具有创造性。
国家知识产权局服从原审判决。
经审理查明:原审法院查明的事实属实,证据采信得当,且有被诉决定、本申请权利要求书和说明书、各方当事人提交的证据材料及其陈述等在案佐证。
另查,根据中央机构改革部署,专利复审委员会的相关职责由国家知识产权局统一行使。
本院认为:
根据专利法第二十二条第三款的规定,创造性,是指与现有技术相比,该发明具有突出的实质性特点和显著的进步,该实用新型具有实质性特点和进步。
本案中,本申请权利要求1请求保护一种垃圾处理方法。对比文件2公开了一种城市生活垃圾无害化的处理工艺,对比文件2中的垃圾处理方法也包括垃圾脱水和破碎两个基本步骤,其处理垃圾的基本思路与本申请基本相同。将权利要求1请求保护的技术方案与对比文件2公开的技术内容相比,区别在于:(1)权利要求1中的加热脱水温度为110℃至150℃,脱水的同时还可杀灭病毒;(2)权利要求1中将脱水后的垃圾碾碎,对比文件2中将脱水后的垃圾破碎。基于上述区别技术特征,权利要求1请求保护的技术方案实际解决的技术问题是:简化垃圾处理方法。对于区别技术特征(1),在对比文件2公开了加热垃圾至100℃使垃圾脱水并杀灭细菌的基础上,根据垃圾含水率以及含细菌病毒的不同,选择合适的其它加热脱水温度是本领域技术人员根据实际需要以及有限的试验能够进行的常规选择,而在加热的同时能够杀灭病毒是显而易见的;对于区别技术特征(2),现有技术中将垃圾破碎的方式方法均是公知的技术,包括碾碎、粉碎等,本领域技术人员可以根据情况来选择适当的破碎方法,无需付出创造性的劳动。由上可见,对比文件2与本申请的发明目的基本相同,两者采取了相同的基本处理步骤(加热脱水和破碎),而两者的区别均是本领域技术人员在对比文件2的基础上能够进行选择的常规技术选择,无需付出创造性的劳动,在对比文件2的基础上结合本领域的公知常识以得到权利要求1请求保护的技术方案,对于本领域技术人员来说是显而易见的。因此,原审判决和被诉决定认定权利要求1不具备创造性并无不当。
本申请权利要求1为开放性权利要求,其保护范围并不排斥在其所限定方法步骤基础上增加方法步骤,故对比文件2所公开技术方案中包含的更多细致特征并不构成权利要求1相对于对比文件2的区别技术特征,崔稷宁相关上诉意见本院不予采纳。对比文件2中对处理后的垃圾进行分类,并不影响其所公开的垃圾处理方法等技术内容对本申请技术方案的技术启示,崔稷宁相关上诉意见本院亦不予采纳。“碾碎”作为一种具体的破碎方式,具有自身的技术特点,虽然可以产生一些与“粉碎”不同的具体细节技术效果,但这些技术效果是本领域技术人员能够预期的,本领域技术人员可以根据实际要达到的具体细节技术要求来选择适当的破碎方法而无需付出创造性的劳动,故本申请技术方案无法基于此而具备创造性,崔稷宁相关上诉理由不能成立,本院不予支持。
权利要求2、3对脱水的加热方式进行了进一步的限定,这些方式方法均是本领域常见的加热方法,本领域技术人员可以根据实际需要进行选择,无需付出创造性的劳动,因此,在引用的权利要求不具备创造性的情况下,原审判决和被诉决定认定权利要求2、3也不具备创造性并无不当。
权利要求4的附加技术特征已被对比文件2公开,将垃圾进行挤压破碎后再进行脱水,故在其引用的权利要求不具备创造性的情况下,原审判决和被诉决定认定权利要求4也不具备创造性并无不当。权利要求4中并未对“破碎”这一技术手段的方式方法进行具体限定,崔稷宁认为对比文件2未公开该技术特征的上诉意见本院不予采纳。
权利要求5请求保护一种垃圾处理装置。对比文件2公开了一种城市生活垃圾处理装置,权利要求5请求保护的技术方案与对比文件2公开的技术内容相比,区别在于:(1)权利要求5采用烘烤炉对垃圾进行脱水,对比文件2中采用灭菌脱水罐和燃烧炉,两者脱水的温度不同;(2)权利要求5中的破碎设备是脱水后碾碎垃圾的设备,对比文件2中为破碎机。基于上述区别技术特征,权利要求5请求保护的技术方案实际解决的技术问题是:简化垃圾处理设备。对于区别技术特征(1),在对比文件2公开了使用灭菌脱水罐和燃烧炉加热垃圾至100℃使垃圾脱水并杀灭细菌的基础上,本领域技术人员能够想到用其它合适的对垃圾进行脱水的设备来替换对比文件2中的脱水设备,其对于本领域技术人员来说属于常规技术的选择,并且根据垃圾含水率以及含细菌病毒的不同,选择合适的其它加热脱水温度是本领域技术人员根据实际需要以及有限的试验能够进行的常规选择;对于区别技术特征(2),现有技术中将垃圾破碎的各种设备均是公知的技术,包括碾碎、粉碎等设备,本领域技术人员可以根据情况来选择适当的破碎设备,无需付出创造性的劳动。由上可见,对比文件2与本申请的发明目的基本相同,在对比文件2的基础上结合本领域的公知常识以得到权利要求5请求保护的技术方案,对于本领域技术人员来说是显而易见的,因此,原审判决和被诉决定认定权利要求5不具备创造性并无不当。
权利要求6的附加技术特征已被对比文件2公开,先将垃圾放入挤压式破碎机2中破碎,在进行后续处理。故在其引用的权利要求不具备创造性的情况下,原审判决和被诉决定认定权利要求6也不具备创造性并无不当。
权利要求7-10分别对烘烤炉的具体结构、尺寸进行了进一步的限定,而烘烤炉的具体结构和尺寸等均是本领域技术人员可以根据实际需要能够进行选择和设计的,无需付出创造性的劳动,故在其引用的权利要求不具备创造性的情况下,原审判决和被诉决定认定权利要求7-10也不具备创造性并无不当。
权利要求11-12进一步限定了烘烤炉具有筒状旋转式炉体,该筒状旋转炉体倾斜设置,倾斜角度在10度至25度之间,对比文件2公开了:干燥罐的轴线与水平线夹角小于20度大于2度(与权利要求12中的角度范围重叠),采用卧式安装,干燥罐可绕轴线正向或反向转动,使垃圾干燥均匀时间少。可见,对比文件2给出了将干燥垃圾的设备设置为筒状旋转式炉体的技术启示,即权利要求11-12的附加技术特征是本领域技术人员在对比文件2公开的技术内容的基础上容易想到的。因此,在其引用的权利要求不具备创造性的情况下,原审判决和被诉决定认定权利要求11-12也不具备创造性并无不当。
权利要求13-15对碾碎设备进行了进一步的限定,对比文件2公开了采用粉碎机13进行粉碎垃圾这一技术内容,本领域技术人员根据垃圾的种类和粉碎程度的需要,设置碾碎设备的数量和类型是不需要付出创造性劳动的,因此,将所述的碾碎设备设定为带齿的碾磨机,或者将所述的碾磨机设定为包括一台粗磨机和一台细磨机;或者将所述的破碎设备设定包括一台冲击式破碎机和一台粗磨机,或带有冲击破碎功能的粗磨机,均是容易想到的技术手段,也没有带来预料不到的技术效果。在其引用的权利要求不具备创造性的情况下,原审判决和被诉决定认定权利要求11-12也不具备创造性并无不当。
权利要求16请求保护一种水泥添加材料,所述水泥添加材料是经权利要求1-4所述的方法制成的絮状物质。对比文件2公开了粉碎后的垃圾中的无机粉末可作为建筑材料的原料,而水泥是常见的建筑材料,因而本领域技术人员根据对比文件2公开的内容,容易想到将处理后的粉末用于水泥制造中,即用于水泥添加材料,而处理后为粉末或絮状物质是可以根据需要选择不同的破碎程度来进行选择的,属于本领域的常规技术手段,同时,如上所论权利要求1-4请求保护的技术方案相对于对比文件2和本领域公知常识的结合不具备创造性,因此,原审判决和被诉决定认定权利要求16相对于对比文件2和本领域公知常识的结合也不具备创造性并无不当。权利要求16中水泥添加材料与对比文件2中可作为建筑材料的原料在技术原理上存在共通之处,二者的区别不足以妨碍本领域技术人员从对比文件2中获得权利要求16技术方案的相应技术启示,崔稷宁相关上诉意见本院不予采纳。
权利要求17对水泥添加料加入水泥中的比例进行了限定,该比例是本领域技术人员根据实际需要以及有限的试验能够进行选择的,无需付出创造性的劳动。故在其引用的权利要求不具备创造性的情况下,原审判决和被诉决定认定权利要求17也不具备创造性并无不当。
权利要求18请求保护一种注塑材料。所述注塑材料是经权利要求1至4所述的方法制成的絮状物质。对比文件2公开了干燥后的垃圾被粉碎筛分成橡、塑成分、建筑原料和肥料原料,即对比文件2公开了处理后的垃圾的粉末可以分离出橡塑成分,而将该成分回收利用制成注塑材料是本领域技术人员容易想到的,无需付出创造性的劳动。而处理后为粉末或絮状物质是可以根据需要选择不同的破碎程度来进行选择的,属于本领域的常规技术手段,同时,如上所论权利要求1-4请求保护的技术方案相对于对比文件2和本领域公知常识的结合不具备创造性,因此,原审判决和被诉决定认定权利要求18相对于对比文件2和本领域公知常识的结合也不具备创造性并无不当。对比文件2虽未公开其所分离出的橡塑成分的用途,但将该成分回收利用制成注塑材料是本领域技术人员基于一般的技术知识所容易想到的,崔稷宁相关上诉意见本院不予采纳。
权利要求19的附加技术特征属于本领域的常规技术手段,将注塑材料与塑料颗粒混合制成注塑产品是本领域的公知技术,故在其引用的权利要求不具备创造性的情况下,原审判决和被诉决定认定权利要求19也不具备创造性并无不当。
综上,原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程序合法。崔稷宁的上诉请求及其理由缺乏根据,本院不予支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八十九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一、二审案件受理费各一百元,均由崔稷宁负担(均已交纳)。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判长潘伟
审判员戴怡婷
审判员王东勇
书记员王瑜

2020-10-28

本文来自于网络公开的文档,相关人员如有异议可联系我们删除。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