逸翔国际(英国)有限公司与国家知识产权局其他二审行政判决书

2020年11月12日法律文书2151887字阅读模式

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

行政二审判决书

(2020)京行终4480号

上诉人(原审原告):逸翔国际(英国)有限公司。
法定代表人:凯文·费尔,董事。
委托诉讼代理人:贺言,北京派道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王华,北京派道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知识产权局,住所地中华人民共和国北京市海淀区。
法定代表人:申长雨,局长。
委托诉讼代理人:戴艳,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知识产权局审查员。

北京知识产权法院查明:
一、诉争商标
1.申请人:逸翔国际公司。
2.申请号:26107176。
3.申请日期:2017年8月29日。
4.标志:
5.指定使用商品(第25类,未核准部分,类似群2501-2505;2507-2509;2511-2512):服装;衬衫;夹克(服装);T恤衫;背心式紧身运动衣;内衣;婴儿全套衣;骑自行车服装;(杂技、舞蹈等演员穿的)紧身连衣裤;雨衣;化妆舞会用服装;鞋(脚上的穿着物);运动鞋;鞋用防滑配件;帽子(头戴);袜;围巾;服装带(衣服);婚纱。
指定使用商品(第25类,已核准部分,类似群2510;2513):手套(服装);十字褡;服装绶带;浴帽;睡眠用眼罩;理发用披肩。
二、引证商标二
1.注册人:高春兰。
2.注册号:24703792。
3.申请日期:2017年6月12日。
4.初审公告日期:2019年4月6日。
5.标志:
6.指定使用商品(第25类,类似群2501-2505;2507-2509;2511-2513):服装;内衣;内裤;鞋;帽子;袜;披巾;头巾;服装带(衣服);婚纱。
三、被诉决定:商评字[2019]第152407号《关于第26107176号“IFLY”商标驳回复审决定书》。
作出时间:2019年7月3日。
被诉决定认定: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知识产权局(简称国家知识产权局)以诉争商标构成2013年修正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简称2013年商标法)第三十条、第三十一条所指情形为由,决定:驳回诉争商标在复审商品上的注册申请。
逸翔国际公司不服被诉决定,在法定期限内向北京知识产权法院提起行政诉讼。
原审诉讼过程中,逸翔国际公司向原审法院提交了引证商标二商标流程打印件等证据,用于支持其诉讼请求。同时,逸翔国际公司明确认可诉争商标指定使用的商品与各引证商标核定使用的商品构成类似商品。
原审法院经查,截至本案一审判决前,引证商标一已被撤销并公告。(撤销公告第1683期)。引证商标二处于异议申请程序中,仍为在先申请商标。

北京知识产权法院认为,鉴于引证商标一已被撤销在全部商品上的使用并公告,故引证商标一不再构成诉争商标获准注册的在先权利障碍。至本案一审判决前,引证商标二仍为在先申请商标,依然构成诉争商标注册申请的在先权利障碍。诉争商标与引证商标二已构成使用在相同或类似商品上的近似商标。引证商标二的权利人并未参与诉讼,逸翔国际公司的证据均为单方证据,且其提交的证据尚不足以证明诉争商标在指定使用商品上经使用已具有足以与引证商标二相区分的知名度。逸翔国际公司的此项诉讼主张缺乏事实和法律依据,不予支持。
本院认为,根据2013年商标法第三十条规定,申请注册的商标,凡不符合本法有关规定或者同他人在同一种商品或者类似商品上已经注册的或者初步审定的商标相同或者近似的,由商标局驳回申请,不予公告。
本案中,鉴于逸翔国际公司明确认可诉争商标指定使用的商品与引证商标二核定使用的商品构成类似商品,本院经审查予以确认。诉争商标为英文“IFLY”,引证商标二的英文部分亦为“IFLY”,二者若共同使用在上述相同或类似商品上容易引起相关公众的混淆和误认,故诉争商标与引证商标二构成2013年商标法第三十条所规定的近似商标。关于逸翔国际公司主张引证商标二权利状态不稳定,本案应中止审理的问题,被诉决定作出之时引证商标二尚为有效的在先注册商标,且截至本案审理终结之时,根据在案证据显示,引证商标二仍为有效的在先注册商标。故逸翔国际公司主张的上述事由并非本案应当中止审理的法定事由,其相关主张缺乏法律依据,本院不予支持。
综上所述,原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结论正确,应予维持。逸翔国际公司的上诉请求缺乏事实及法律依据,本院不予支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八十九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一、二审案件受理费各人民币一百元,均由逸翔国际(英国)有限公司负担(均已交纳)。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判长刘继祥
审判员吴静
审判员郭伟
法官助理张慧
书记员郑皓泽

2020-10-28

本文来自于网络公开的文档,相关人员如有异议可联系我们删除。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