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峰与国家知识产权局专利复审委员会其他二审行政判决书

2020年11月17日法律文书214字数 4684阅读模式

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

行政二审判决书

(2019)京行终2615号

上诉人(原审原告):陈峰,住广西壮族自治区柳州市。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国家知识产权局,住所地北京市海淀区。
法定代表人:申长雨,局长。
委托诉讼代理人:彭齐治,国家知识产权局审查员。
委托诉讼代理人:刘新蕾,国家知识产权局审查员。

北京知识产权法院查明:
一、本申请
(一)申请人:陈峰。
(二)发明创造名称:高精度智能象限地震测试仪。
(三)申请号:200810110044.4。
(四)申请日:2008年5月30日。
(五)公开日:2009年12月2日。
(六)第108217号驳回复审请求审查决定(简称被诉决定)针对的是陈峰于2014年6月16日修改的权利要求,修改后的权利要求1为:
“1.一种高精度智能象限地震测试仪,其特征是:振动传感器8、3用螺钉分别固定安装在两个支架2、10上,两个振动传感器为石英伺服电路加速度计;振动传感器9用螺钉固定安装在支架7上,振动传感器为石英伺服电路加速度计配有零位调整电路;2.7.10支架用螺钉固定安装在可调整平台1上成为一体,平台的三点调整螺丝11为45#钢,振动传感器的输出信号通过数据线4与带有模数转换器和计算机系统6显示屏5连接。”
二、对比文件
对比文件1:专利号为CN201062948Y,授权公告日为2008年5月21日的专利文件,公开了一种高精度智能水准象限测角仪,并具体公开了以下内容:高精度智能水准象限测角仪,底座和测量支架为球墨铸铁,测试支架V型通槽相对面上通过螺母固定装有水准角度传感器3,水准角度传感器为石英伺服电路加速度计(也称为磁场力平衡伺服电器加速度计),水准角度传感器通过数据线4与带有数模转换器和显示器6的单板机5连接;采用磁场力平衡原理,在同一轴向内将永久磁场中加一个力矩线圈,当力矩线圈的感应电动势输出为零时,说明力矩线圈处于与水平面完全垂直的状态,此时力矩线圈在两个磁场的中心位置,称为平衡点,即水准点;当传感器向左或向右倾斜时力矩线圈将会产生正或负的电压值,传感器采集的电压值通过数据线传输给单板机,经数模转换、电压角度转换后电压值转换为方位角度值,通过显示器直接显示。
对比文件2:专利号为CN1256597C,授权公告日为2006年5月17日的专利文件,公开了一种三分量数字地震勘测检波器,并具体公开了以下内容:三分量数字地震勘探检波器,装配时,将三个MEMS加速度传感器按X轴、Y轴和Z轴三个相互垂直的方向放置,其信号输出与三只24位模/数转换器相连,再加上带CAN总线单片机芯片U10集成到一起封装进检波器壳体,就可以从U10的CAN总线直接输出经数字化后的地震信号;工作时,不同震动方向的地震信号被三个相互垂直放置的MEMS加速度传感器分别接收,经MEMS内部的放大器放大后通过信号输出端分别与三路24位模/数转换器相连,将此模拟信号转换成24位数字信号;单片机P87C59X控制模/数转换器的转换方式和转换过程、采集模/数转换器输出的24位数字信号,然后通过片内的CAN总线将结果送给上位机。对比文件2说明书最后一段记载“MEMS检波器能检测低至直流的加速度(即静态重力加速度),所以可以通过分析每个传感器检测到的静态g的大小来判断其埋放垂直度(或倾角);分析的结果可以作为方向余弦与该道的地震道数据存储在一起,并在处理中心在数据预处理前恢复每个检波器真正垂直方向的矢量值”。
三、被诉决定
作出时间:2016年4月13日。

被诉决定系原国家知识产权局专利复审委员会(简称专利复审委员会)针对陈峰就本申请所提复审请求而作出。专利复审委员会在该决定中认为:本申请不具备创造性,不符合2000年8月25日第二次修正的《中华人民共和国专利法》(简称2000年专利法)第二十二条第三款的规定,据此维持国家知识产权局于2014年1月17日对本申请作出的驳回决定。
四、其他事实
原审庭审中,陈峰明确其在本案中的争议仅在于本申请权利要求1的创造性问题。
北京知识产权法院认定:
本申请的申请日为2008年5月30日,在2009年10月1日之前,故根据《施行修改后的专利法的过渡办法》的相关规定,本案应适用2000年专利法进行审理。本案的争议焦点是本申请权利要求1是否具备创造性。权利要求1请求保护一种高精度智能象限地震测量仪,对比文件2公开了一种三分量数字地震勘测检波器,两者属于相同的技术领域,对比文件2可以作为本申请最接近的现有技术。权利要求1相对于对比文件2的区别在于:1.权利要求1两个振动传感器为石英伺服电路加速度计;2.振动传感器为石英伺服电路加速度计配有零位调整电路;3.支架2、7、10用螺钉固定安装在可调整平台1上成为一体,平台的三点调整螺丝11为45#钢。基于上述区别技术特征可以确定,权利要求1实际解决的技术问题是:如何测量地震所引发的地面振动。关于区别技术特征1,陈峰主张对比文件1的应用领域是水平角度测试,而本申请则应用于地震测试,两者虽然都采用了石英伺服电路加速度计,但是测试的原理、实施的结构和测试的性能都是完全不同的,两者不属于同一应用领域,因此无法进行比较。由于对比文件2和本申请都属于地震测量领域,故陈峰的该主张具体到创造性判断的三步法中,其实质上是认为对比文件1没有给出与对比文件2相结合的技术启示。对此法院认为,对比文件1公开了采用石英伺服电路加速度计来实现高精度智能水准象限测角仪的技术内容,其测量角度的原理是利用测量被测平面与地球重力方向的夹角,其石英伺服电路加速度计实际测量的是地球重力加速度在该石英伺服电路加速度计地球重力方向上的分量。由此可见,对比文件1给出了采用石英伺服电路加速度计来计算受力方向的变化,进而确定受力方向和角度的技术启示。因此,当面临需要测量地面震动这一技术问题时,本领域技术人员能够想到将对比文件1与对比文件2结合,进而得到权利要求1采用石英伺服电路加速度计来确定震源方向和角度的技术方案。关于区别技术特征2,在地震测试仪器中使用石英伺服电路加速度计来作为敏感元件时,必然需要进行零位调整,这也意味着本领域技术人员采用石英伺服电路加速度计时必然会设置与感测方向对应的零位调整电路,因此为石英伺服电路加速度计配备零位调整电路属于本领域常用技术手段。关于区别技术特征3,使用螺钉将振动传感器分别固定在三个支架上,并将支架一体安装在可调整平台上,以及使用45#钢制作调整平台的调整螺丝,都属于本领域技术人员的常用技术手段。综上,本申请权利要求1相对于对比文件1和对比文件2以及公知常识的结合不具有突出的实质性特点和显著的进步,不具备2001年专利法第二十二条第三款所规定的创造性。被诉决定对此认定正确,予以支持。陈峰另主张对比文件2公开了一种三分量数字地震勘测检波器,其三个传感器输出的是三个加速度的分量值,而本申请权利要求1采用的是石英伺服电路加速度计,输出的是六个方向加速度的分量值。对此法院认为,对比文件2说明书另记载“MEMS检波器能检测低至直流的加速度(即静态重力加速度),所以可以通过分析每个传感器检测到的静态g的大小来判断其埋放垂直度(或倾角);分析的结果可以作为方向余弦与该道的地震道数据存储在一起,并在处理中心在数据预处理前恢复每个检波器真正垂直方向的矢量值”。因此,本领域技术人员可以直接地、毫无疑义地确定,对比文件2中所采用的MEMS加速度传感器也能够通过正负数值来表示所承受的加速度的正负方向,否则将无法准确确定MEMS检波器的埋设倾角,所以对比文件2中按X轴、Y轴和Z轴三个相互垂直方向放置的三个MEMS加速度传感器也能够实现陈峰所主张的六个方向面的坐标轴体系,也可以直接准确地测试出自然地震震源的象限方位角度和本地的地震级别。因此,陈峰的该项主张不能成立,不予支持。综上所述,被告作出被诉决定证据确凿,适用法律正确,符合法定程序。
本院认为:
根据2000年专利法第二十二条第三款的规定,创造性,是指同申请日以前已有的技术相比,该发明有突出的实质性特点和显著的进步,该实用新型有实质性特点和进步。
本案中,权利要求1要求保护一种高精度智能象限地震测量仪,相同领域的对比文件2公开了一种三分量数字地震勘测检波器,将本申请权利要求1与对比文件2公开的内容相比,区别技术特征在于:两个振动传感器为石英伺服电路加速度计;振动传感器为石英伺服电路加速度计配有零位调整电路;2.7.10支架用螺钉固定安装在可调整平台1上成为一体,平台的三点调整螺丝11为45#钢。基于上述区别技术特征可以确定,权利要求1实际解决的技术问题是:如何测量地震所引发的地面振动。对比文件1公开了一种高精度智能水准象限测角仪,其采用石英伺服电路加速度计来检测传感器所受重力加速度的大小和方向来实现高精度智能水准象限测角仪的技术方案,给出了使用石英伺服电路加速度计来测量受力方向变化的技术启示。具有零位和进行零位电路调整是由石英伺服电路加速度计的原理特点所决定的,为石英伺服电路加速度计配备零位调整电路属于本领域常用技术手段。对比文件1中的底座和测量支架分别相当于本申请权利要求1中的平台和支架,在对比文件1中使用螺母将石英伺服电路加速度计固定于测试支架的技术方案的启示下,使用螺钉将三个振动传感器分别固定安装在三个支架上也属于本领域技术人员的常用技术手段,并且使用螺钉将支架固定安装在可调整平台上以成为一体,并使用45#钢来制作三点调整平台的调整螺丝都属于本领域技术人员的常用技术手段。当地震引发地面振动时会引起地面受力方向和幅值的变化,故本领域技术人员容易想到将对比文件1中所公开的用于测量受力方向变化的石英伺服电路加速度计应用到对比文件2中的三分量地震测量仪器中以对地震所引发的地面振动来进行测量,并基于石英伺服电路加速度计的具体尺寸和安装需求,对其安装固定结构进行调整,从而得到本申请权利要求1所要求保护的技术方案,即,在对比文件2的基础上结合对比文件1和本领域技术人员的常用技术手段得到本申请权利要求1的技术方案是显而易见的,原审判决和被诉决定认定本申请权利要求1不具有创造性并无不当。对比文件1说明书公开了石英伺服电路加速度计的磁场力平衡原理,并给出了在其受到不平衡力时需要对其平衡点进行调整的技术启示,当在地震测试仪器中使用石英伺服电路加速度计来做为敏感元件时,其必然具有零位特点,也就必然需要进行零位调整,本领域技术人员采用石英伺服电路加速度计时必然也会设置与感测方向对应的零位调整电路,故权利要求1无法基于此技术特征而具备创造性,陈峰相关上诉意见本院不予采纳。本领域技术人员容易想到使用对比文件1中的石英伺服电路加速度计来替换对比文件2中的MEMS加速度传感器并可预测其技术效果,石英伺服电路加速度计与MEMS加速度传感器在测量原理上的区别并不影响该结合启示的存在,陈峰认为权利要求1具备创造性的上诉理由不能成立,本院不予支持。
此外,被诉决定关于本申请权利要求2-6不具备创造性的认定亦无不当,本院予以确认。
综上,原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程序合法。陈峰的上诉请求及其理由缺乏根据,本院不予支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八十九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一、二审案件受理费各一百元,均由陈峰负担(均已交纳)。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判长潘伟
审判员戴怡婷
审判员王东勇
书记员王瑜

2020-10-28

本文来自于网络公开的文档,相关人员如有异议可联系我们删除。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