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庆幸机电设备有限公司等与国家知识产权局其他二审行政判决书

2020年11月23日法律文书239字数 2246阅读模式

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

行政二审判决书

(2020)京行终4117号

上诉人(原审原告):广州庆幸机电设备有限公司,住所地广州市白云区。
法定代表人:李超成,执行董事。
委托诉讼代理人:杨海龙,北京市康达(苏州)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刘波,北京市康达(苏州)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国家知识产权局,住所地北京市海淀区。
法定代表人:申长雨,局长。
委托诉讼代理人:孙红,国家知识产权局审查员。
原审第三人:冯冰玉,男,住广东省中山市。

北京知识产权法院查明:
一、诉争商标
1.注册人:庆幸公司。
2.注册号:11017419。
3.申请日期:2012年6月4日。
4.专用期限至2023年10月6日。
5.标志:
6.核定使用商品:(第11类,类似群1104)炉用金属框架;电炊具;炉子;燃气炉;电炉;电炉灶;烤炉;汽油炉;煤油炉;电铁锅。
二、其他事实
2019年3月6日,原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评审委员会(简称商标评审委员会)作出商评字[2019]第44750号《关于第11017419号“好邦厨GOODHEIPER”商标撤销复审决定书》(简称被诉决定)认定,庆幸公司提交的证据不能形成完整的证据链证明庆幸公司在2014年12月11日至2017年12月10日期间(简称指定期间)在核定商品上对诉争商标进行了公开、真实、有效的商业使用,依照2013年修正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简称2013年商标法)第四十九条第二款的规定,决定:诉争商标予以撤销。
庆幸公司不服,在法定期限内向北京知识产权法院提起行政诉讼。
庆幸公司在商标权撤销复审程序中未予答辩。庆幸公司在商标权撤销程序中提交了以下主要证据:
1.庆幸公司的营业执照副本;
2.产品图片及产品说明书;
3.商标宣传材料;
4.购销合同;
5.手工销售单、收据;
6.发票截图;
7.第27709031号商标信息等。
原审程序中,庆幸公司补充提交了以下主要证据(均为复印件):
1.销售合同、发票、业务回单:旨在证明庆幸公司对诉争商标的商业使用;
2.画册印刷订购合同、网上银行电子回单:旨在证明庆幸公司委托印刷公司制作诉争商标及相关产品宣传册,对诉争商标进行宣传、推广;
3.网页宣传链接,旨在证明庆幸公司在网络上对诉争商标及其相关产品进行宣传和推广。

北京知识产权法院认为,在案证据不能形成完整证据链,证明庆幸公司在指定期间内在核定商品上对诉争商标进行了公开、真实、有效的商业使用。诉争商标应予撤销。
本院认为,根据2013年商标法第四十九条第二款的规定,注册商标没有正当理由连续三年不使用的,任何单位或者个人可以向商标局申请撤销该注册商标。
商标的使用是指商标的商业使用,包括将商标用于商品、商品包装或者容器以及商品交易文书上,或者将商标用于广告宣传、展览以及其他商业活动中。商标权人自行使用、许可他人使用以及其他不违背商标权人意志的使用,均可认定属于实际使用的行为。用以证明诉争商标的使用证据应当能够显示出使用的诉争商标标识。
本案中,庆幸公司在商标权撤销程序中提交的营业执照复印件与诉争商标的使用情况无关;宣传册和实物图片等属于自制证据,在无其他证据予以佐证的情况下,宣传册和实物图片等真实性和形成时间无法确定,不能证明庆幸公司在指定期间内在核定商品上对诉争商标的使用;购销合同无对应的发票与之对应,故购销合同是否实际履行不能证明;手工销售单为自制证据,证明力较弱;发票截图未体现诉争商标,不能证明诉争商标在核定商品上的使用。
庆幸公司在原审程序中提交的销售合同无原件,在其他当事人对其真实性提出异议的情况下,该合同的真实性不能予以认定。发票未显示诉争商标,不能证明诉争商标的实际使用。画册订购合同,即使其真实性及履行情况能够确认的情况下,亦不能证明使用诉争商标的核定商品进入市场流通领域,从而发挥商标识别商品来源的作用;网页宣传链接为自制证据,在无其他证据予以佐证的情况下,其真实性和形成时间无法确定,无法证明诉争商标在指定期间内的使用情况。
庆幸公司在二审诉讼程序中提交的合同为复印件,虽然庆幸公司主张,合同双方“汕头潮南民生医院”及庆幸公司在合同复印件上加盖了红色印章,但庆幸公司提交的合同本身仍为复印件。且该合同复印件,应为彩色复印件。故庆幸公司主张其在二审诉讼程序中提交的合同与合同原件具有相同的法律效力的主张不能成立。在庆幸公司提交的合同为复印件的情况下,其提交的发票仍属于没有与之对应的合同,且上述发票中并未显示诉争商标。故庆幸公司提交的合同及发票不能证明诉争商标在指定期间内进行了使用。广州市白云公证处2020年8月24日出具的公证书及其所附互联网页面打印件,可以证明在2020年8月24日在互联网上有涉及庆幸公司及“号帮厨”字样的网页内容存在,但并不能证明庆幸公司在指定期间对诉争商标进行了宣传。
因此,庆幸公司提交的在案证据不能证明诉争商标在指定期间内进行了商标法意义上的使用。
综上所述,庆幸公司的上诉理由不能成立,其上诉请求本院不予支持。原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八十九条的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一审案件受理费一百元,由广州庆幸机电设备有限公司负担(已交纳),二审案件受理费一百元,由广州庆幸机电设备有限公司负担(已交纳)。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判长刘辉
审判员孙柱永
审判员曹丽萍
法官助理李海山
法官助理杨柳青
书记员郑皓泽

2020-10-28

本文来自于网络公开的文档,相关人员如有异议可联系我们删除。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