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市利宜达企业管理有限公司与国家知识产权局其他二审行政判决书

法律文书390字数 2383阅读模式

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

行政二审判决书

(2020)京行终4664号

上诉人(原审原告):深圳市利宜达企业管理有限公司,住所地广东省深圳市。
法定代表人:苏娟,总经理。
委托诉讼代理人:那书怡,广东知恒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廖艳当,女,广东知恒律师事务所实习律师,住广东省深圳市。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国家知识产权局,住所地北京市海淀区。
法定代表人:申长雨,局长。
委托诉讼代理人:马健婕,国家知识产权局审查员。

北京知识产权法院查明:
一、诉争商标
1.申请人:利宜达公司。
2.申请号:27769699。
3.申请日期:2017年11月29日。
4.标志:
5.指定使用服务(第35类,类似群:3501-3504;3506-3507):广告;经济预测;替他人推销;为商品和服务的买卖双方提供在线市场;人事管理咨询;开发票;会计;商业审计;税款准备;税务申报服务。
二、引证商标
(一)引证商标一
1.注册人:深圳市华泰动物药业有限公司。
2.注册号:12108054。
3.申请日期:2013年1月28日。
4.专用期限至2025年4月6日。
5.标志:
6.核定使用服务(第35类,类似群:3501;3509):兽药零售或批发服务;兽医用制剂零售或批发服务;计算机网络上的在线广告;广告。
(二)引证商标三
1.注册人:北京市富世杰家具制造有限公司。
2.注册号:13450298。
3.申请日期:2013年10月30日。
4.专用期限至2025年9月20日。
5.标志:
6.核定使用服务(第35类,类似群:3501;3507-3508):户外广告;商业审计;寻找赞助。
(三)引证商标四
1.注册人:河南大华安防科技股份有限公司。
2.注册号:17994239。
3.申请日期:2015年9月28日。
4.专用期限至2027年3月27日。
5.标志:
6.核定使用服务(第35类,类似群:3502):特许经营的商业管理;商业管理辅助。
(四)引证商标五
1.注册人:杨能战。
2.注册号:20057937。
3.申请日期:2016年5月24日。
4.专用期限至2027年10月6日。
5.标志:
6.核定使用服务(第35类,类似群:3503-3504;3506):进出口代理;拍卖;替他人推销;替他人采购(替其他企业购买商品或服务);市场营销;电话市场营销;人事管理咨询;将信息编入计算机数据库。
三、被诉决定:商评字[2019]第33539号《关于第27769699号“大华”商标驳回复审决定书》。
作出时间:2019年2月9日。
被诉决定认定:原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评审委员会(简称商标评审委员会)以诉争商标已构成2013年修正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简称2013年商标法)第三十条所指情形为由,决定:驳回诉争商标的注册申请。
利宜达公司不服被诉决定,在法定期限内向北京知识产权法院提起行政诉讼。
原审法院另查,根据中央机构改革部署,商标评审委员会的相关职责由国家知识产权局统一行使。

北京知识产权法院认为,诉争商标与引证商标一、三、四、五构成使用在相同或类似服务上的近似商标。截至本案一审判决结束前,引证商标三仍为合法在先商标,仍构成诉争商标申请注册的权利障碍。此外,诉争商标与引证商标三在实际使用中是否会发生混淆误认不是本案的审理范围。故利宜达公司相应主张依据不足,不予支持。
本院认为,根据2013年商标法第三十条规定,申请注册的商标,凡不符合本法有关规定或者同他人在同一种或者类似商品上已经注册的或者初步审定的商标相同或者近似的,由商标局驳回申请,不予公告。
本案中,首先,引证商标三在3507群组的“商业审计”服务上的注册现在已经被撤销注册并公告,不再成为诉争商标在指定使用的3507群组“会计;商业审计;税款准备;税务申报服务”服务上申请注册的权利障碍。诉争商标在上述指定服务上是否应予注册的事实基础发生根本性变化,故对被诉决定及原审判决应予撤销。鉴于上述事实发生于二审诉讼中,故本案案件受理费应由利宜达公司承担。利宜达公司的该项上述理由成立,本院予以支持。其次,诉争商标指定使用的“经济预测;替他人推销;为商品和服务的买卖双方提供在线市场;人事管理咨询;开发票”等服务与引证商标四、五核定使用的服务在《类似商品和服务区分表》中划分为类似服务,且诉争商标的上述服务与引证商标四、五核定使用的服务在服务的内容、对象等方面相近,故构成类似服务。诉争商标为汉字“大华”;引证商标四为汉字“大华安防”、字母“DSD”及图的组合商标;引证商标五为汉字“大华高科”、字母“D”及图的组合商标;引证商标四、五的显著识别部分均为“大华”,诉争商标完整的包含在上述引证商标中,在此基础上,若将诉争商标与引证商标四、五共同使用在同一种或类似服务上,易导致相关公众对服务来源产生误认,或认为其来源与上述各引证商标存在特定联系。故原审法院认定诉争商标与引证商标四、五构成使用在同一种或类似服务上的近似商标并无不当,本院予以确认。利宜达公司的该项上述理由缺乏事实依据,本院不予支持。
综上所述,基于新发生的事实变更情况,利宜达公司的部分上诉请求成立,本院予以支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八十九条第一款第二项、第三款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撤销北京知识产权法院(2019)京73行初7232号行政判决;
二、撤销国家知识产权局作出的[2019]第33539号关于第27769699号“大华”商标驳回复审决定;
三、国家知识产权局针对深圳市利宜达企业管理有限公司就第27769699号“大华”商标所提复审申请重新作出决定。
一、二审案件受理费各一百元,均由深圳市利宜达企业管理有限公司负担(均已交纳)。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判长刘继祥
审判员吴静
审判员郭伟
法官助理张慧
书记员郑皓泽

2020-10-28

本文来自于网络公开的文档,相关人员如有异议可联系我们删除。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