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百鑫帽业有限公司与国家知识产权局二审行政判决书

2020年11月26日法律文书347字数 1720阅读模式

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

行政二审判决书

(2020)京行终3885号

上诉人(原审原告):天津百鑫帽业有限公司,住所地天津市宝坻区。
法定代表人:刘会东,执行董事。
委托诉讼代理人:麻莉坤,河北王笑娟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王青,北京高沃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国家知识产权局,住所地北京市海淀区。
法定代表人:申长雨,局长。
委托诉讼代理人:刘琳琳,国家知识产权局审查员。

北京知识产权法院查明:
一、诉争商标
1.申请人:百鑫公司。
2.申请号:32177164。
3.申请日期:2018年7月11日。
4.标志:
5.指定使用商品(第25类,类似群2508;2510-2511):帽子;帽;帽子(头戴);贝雷帽;耳套(服装);手套(服装);披肩;围巾。
二、引证商标二
1.注册人:深圳市缝人服饰有限公司。
2.注册号:10538108。
3.申请日期:2012年2月27日。
4.专用期限至2023年10月13日。
5.标志:
6.核定使用商品(第25类,类似群2501-2505;2507-2512):服装;裤子;裙子;内裤;帽子;袜;手套(服装);围巾;腰带;鞋(脚上的穿着物)。
三、被诉决定:商评字[2019]第222872号《关于第32177164号“VISON及图”商标驳回复审决定书》。
被诉决定作出时间:2019年9月11日。
国家知识产权局以诉争商标在复审商品上的注册申请违反了2013年修正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简称2013年商标法)第三十条的规定为由,决定:诉争商标在复审商品上的注册申请予以驳回。
百鑫公司不服被诉决定,于法定期限内向北京知识产权法院提起行政诉讼。
四、其他事实
原审诉讼中,百鑫公司提交了产品包装的订货合同、发货单、销售收据、产品库存等图片的复印件等,用于证明诉争商标在指定使用商品上经使用已具有一定知名度和影响力。
原审庭审中,百鑫公司明对诉争商标指定使用的复审商品与引证商标二核定使用的商品属于相同或类似商品的认定不持异议。

北京知识产权法院认为,引证商标二仍为合法、有效的在先注册商标,构成诉争商标在复审商品上注册申请的在先权利障碍;诉争商标在指定使用的复审商品上与引证商标二构成使用在相同或类似商品上的近似商标;在案证据不足以证明诉争商标在指定使用复审商品上经使用已具有一定知名度,并产生了与引证商标二相区分的显著性。
本院认为,2013年商标法第三十条规定,申请注册的商标,凡不符合本法有关规定或者同他人在同一种商品或者类似商品上已经注册的或者初步审定的商标相同或者近似的,由商标局驳回申请,不予公告。
原审法院和国家知识产权局关于诉争商标在复审商品上与引证商标二构成使用在同一种或类似商品上的近似商标,因而违反2013年商标法第三十条规定的相关认定并无不当,本院对此予以确认。
根据国家知识产权局确认的事实,引证商标二在“帽子;手套(服装);围巾”商品上的注册已被撤销,且相关撤销决定已生效,故该事实足以导致引证商标二在上述商品上的效力状态发生变化,从而影响诉争商标在复审商品上的注册申请。若不对此予以考虑,则显失公平。因此,国家知识产权局应结合上述事实对诉争商标在复审商品上是否应予核准注册进行重新审查。
鉴于上述事实发生在二审诉讼期间,且本院处理结论是在考虑该新的事实基础上作出的,因此本案一、二审诉讼费用,均应当由百鑫公司负担。
综上所述,由于原审判决及被诉决定所依据的事实发生变化,因此不宜再予以维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八十九条第一款第二项、第三款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撤销北京知识产权法院(2019)京73行初14467号行政判决;
二、撤销国家知识产权局作出的商评字[2019]第222872号《关于第32177164号“VISON及图”商标驳回复审决定书》;
三、国家知识产权局针对天津百鑫帽业有限公司就第32177164号“VISON及图”商标驳回复审请求重新作出决定。
一、二审案件受理费各一百元,均由天津百鑫帽业有限公司负担(均已交纳)。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判长陶钧
审判员孙柱永
审判员曹丽萍
法官助理何娟
书记员郭媛媛

2020-10-28

本文来自于网络公开的文档,相关人员如有异议可联系我们删除。

继续阅读